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62章:一点代价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望着屠夫骑着山地单车嘎兹嘎兹的上来,涂文轩等人都有点懵,全部面面相觑起来。

    屠夫从山下骑着单车上来,但是额头上却没有半滴汗水,显得很轻松的样子。他见到我们几个也是微微愣了愣,尤其是望着被打倒在地上的我,这混蛋居然还跟个憨货似的咧嘴一笑,露出两排惨白的牙齿问:“那啥,需要帮忙吗?”

    我气得脸都绿了,张嘴想骂他两句,但是牵动胸膛的内伤,疼得我抽着冷气说:“你说呢?”

    其实屠夫出现的一刻开始,涂文轩跟白双煞和阿虎阿豹两个保镖迅速的交换了眼色,毕竟他们今天对付的人不但是我,而且还牵连到唐安宁。他们如果不想出事的话,肯定是不会留下目击证人的。所以在屠夫过来的时候,白双煞就不着痕迹朝着屠夫包抄过去,准备争取合力迅雷一击,将这个虽然很魁梧,但是好像有点傻帽的男子拿下。

    涂文轩见白双煞已经围住了屠夫,毫不犹豫的命令道:“动手!”

    动手二字响起,白双煞就已经同时有了动作。白煞老头用脚狠狠一蹬地面,整个人凌空弹跳起来,半空中闪电般对着屠夫那颗硕大的脑袋就来了个飞踢。而煞老头也暴喝一声,双拳用了一招双龙出海,同时朝着屠夫的胸膛擂去。

    白双煞两个人练的功夫,一个是洪拳,另外一个是谭腿,也就是传说中的南拳北腿。南拳北腿都以暴力著称,即便我知道屠夫实力很强,但是看到白双煞同时对屠夫出手,而屠夫却是一副大大咧咧的模样,我内心忍不住为他捏了一把汗。

    屠夫面对两人的夹击,嘴角咧嘴一笑,忽然头一低就轻轻松松的避开了白煞老头的凌空一脚,同时迎向了煞老头,一个虎扑直接把煞老头给扑倒了。煞老头吃了一惊,被扑倒在地上还想用手肘砸屠夫的脑袋反击,却被屠夫铁钳的双手抓住他的脑袋,直接一拧,咔嚓的一声响,这家伙就立即没有了动静。

    白煞老头凌空一脚踢空,刚刚稳住身形回头,却猛然发现煞居然已经一照面就被击杀了,顿时骇得眼睛都瞪大了,失声的说了声:“你——”

    屠夫动手素来都是讲究一个干净利落不拖泥带水,他完全没有跟白煞老头啰嗦的意思,身形一闪就已经窜了上来,一个正位高蹬腿踹在白煞老头的胸膛上。巨大的力道直接踹得白煞老头胸口肋骨尽数断掉,身体如同断线的风筝中倒飞出去,嘭了撞在山路边一个老松树上,震得松树簌簌的落下来,白煞老头也只有出气没有入气了……

    屠夫干掉白双煞,然后才朝着我走过来,看了我看我脱臼的双臂,弯下腰来帮我将双臂都复原了,阿虎阿豹两个保镖就在一边浑身发抖的看着,屁都不敢放一个。而涂文轩这家伙同样是吓得脸色惨白,一步一步悄悄的朝着山路下面挪去,明显这小子知道大势已去,已经想开溜了。

    我复原之后,站起来活动了一下双臂,然后望着想开溜的涂文轩,冷哼道:“涂少爷,你觉得你跑得了吗?”

    涂文轩闻言吓得浑身一哆嗦,立即弯腰揪起晕厥过去的唐安宁,用手臂勒住唐安宁的脖子,对着我色厉内荏的威胁道:“你别过来,不然我就杀了唐安宁,大不了我跟她同归于尽。”

    我望着他冷笑说:“你杀了她?你这是打算掐死她吗?”

    涂文轩闻言错愕了一下,然后连忙的伸手去口袋掏东西,没想到这家伙口袋里居然有一把瑞士多功能军刀,但是没等他来得及把折叠的刀刃弄出来,我已经猎豹般窜了上去,一拳将他给撂倒了。

    同时,我伸手揽住唐安宁的小蛮腰,把她给抱了过来。

    涂文轩被我迎面砸了一拳,鼻血飙得满脸都是,手中的多功能军刀也掉落地上,他还匍匐前行的爬向不远处的军刀,我将唐安宁放下,走过去一脚踩住了他就要伸向军刀的手。

    涂文轩抬头望着我冰冷的目光,吓得浑身发抖起来,他惊慌失措的说:“你不能杀我的,我是涂家少主,如果你杀了我,你就等着我爸爸对你的报复吧。我爸爸会让你给我陪葬的,还有你的家人,张晴晴和你岳父岳母,你乡下的爸妈,甚至是你们东星那帮人,全部都要给我陪葬。”

    我面无表情的弯腰捡起地上的军刀,内心其实也是很挣扎的,毕竟在炼狱毕业考试中,我都没法下手杀掉杨鹏。眼前这个涂文轩好几次想干掉我,我对他说不恨之入骨肯定是假的,但是现在真给机会我干掉他,我却有点迟疑不敢下手。

    对杀戮本能的抗拒,还有更主要的是对涂家实力的忌惮。诚如涂文轩现在所说的,如果我真的杀了他的话,那他爸爸就要对我甚至对我身边的人斩尽杀绝了。作为丽海市道上四大家族之一,涂家要对付我的话,绝对有这个能力。

    涂文轩见我迟迟没有动手,就知道他的威吓起了效果,他得意的狞笑起来:“哈哈,你不敢杀我的,你杀了我的话,你吃不完兜着走,识趣的话现在就乖乖的放我走。”

    我闻言忽然笑了,点点头说:“确实,你们涂家在丽海市实力太强大,如果我把你这个涂家少主给结果了的话,你们涂家肯定是不会饶过我的。不过你已经三番两次对我下毒手了,如果我不礼尚外来给你一点教训,恐怕我这就是对敌人仁慈对自己残忍了,所以我打算给你一个你一辈子都忘不了的教训,它会时刻提醒着你对我下毒手的结局。”

    涂文轩开始听说我不敢杀他,还挺得意的,但是听说我虽然不杀他,但是却要给他一个终生难忘教训的时候,他顿时就惶恐起来,失声的说:“你敢?”

    我这会儿腹中升起一股热力,暗道不好,阿虎阿豹刚才逼我吃的那颗药已经开始发作了。我就冷哼的对涂文轩说:“基于你几次想要我的命,我先跟你讨回点小小的代价,今晚是只废你一条腿,你自己说要留左腿还是右腿?”

    涂文轩吓得浑身哆嗦起来:“我不选,陈瑜,如果你敢废了我,我包准你会后悔的。”

    我没有跟他啰嗦,弯下腰直接用军刀在他右脚筋上就是一刀下去,顿时他的惨叫响彻了整座落霞山。

    我扔掉军刀,弯腰抱起地上的唐安宁,走到跑车边上的时候,瞄了一眼那两个簌簌发抖的保镖,撇撇嘴说:“你们两个,刚才喂我吃什么,现在你们就把那个瓶子里剩下的药拿出来分了吃。”

    阿虎阿豹闻言惊恐的说:“不要!”

    他们刚说不要,我就把目光投到旁边抱着双臂在看戏的屠夫身上,刚想开口说话,就吓得阿豹阿虎两个亡魂皆冒,连忙的抢着说:“我们吃,我们吃……”

    说着两个家伙拿出那个瓶子,像吃炒豆子般哭丧着脸你一颗我一颗的吃了起来,我满意的笑了笑,然后抱着唐安宁上了保时捷跑车,回头问屠夫:“老屠,你是要坐我的跑车下山,还是骑你的小单车?”

    屠夫瞄了一眼我的跑车,撇撇嘴说:“你的这跑车还塞不下我,我自己骑我的小飞鸽好了。”

    我也没有强求,开车调转车头,然后顺着山路蜿蜒而下,这时候腹中的热力越来越强,胸膛里好像有一把火在烧。我心想麻辣隔壁的,涂文轩这混蛋真是害人不浅,我现在这满身邪火,得去找谁解决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