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65章:我不当狗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叔公那帮老头虽然是陈家的长者,严格的说还是我真正的长辈,但是这帮人在道上混得太久了,变成了十足的老狐狸。先是李梦婷在缅甸出事,他们袖手旁观见死不救;然后是我去灵堂给我爸爸上香,被箫媚和陈青龙等人阻拦,他们躲在一边幸灾乐祸想看我碰壁。

    所以,我是打内心瞧不起这帮小老头的,别看他们口口声声喊着什么陈家什么血脉传承,其实他们更关心的是自己利益,他们想把我接回来跟箫媚斗争,也无非是想扶持我当他们手中的傀儡而已,这样能赶走箫媚的话,我又是他们一帮人控制的傀儡,那陈家就是他们的天下了。

    李梦婷说让我跟她去找二叔公寻求帮助的时候,我是不怎么乐意去的,但是想想李梦婷说的也对,大丈夫能屈能伸,韩信当年还忍受胯下之辱呢,我去借钱顶多被他们奚落几句,厚着脸皮当没听到就是了。

    这么想着,我就答应了下来,开车去了风情酒吧跟李梦婷碰头,李梦婷敏感的发现我的跑车上有损伤,就皱着眉头问我怎么回事,我也没藏着掖着,把今晚跟涂文轩的冲突跟她说了。

    “这涂文轩真是越来越丧心病狂了。”

    李梦婷今晚穿着一条复古红色绣梅旗袍,听完我的话之后,气得凤眼睁圆,胸口急速的起伏,我见状忍不住咽了下口水,劝道:“有容乃大,无容乃小,姐,咱得大气,别弄得胸怀缩水啊!”

    李梦婷闻言错愕了一下,然后没好气的对着我翻了个白眼,那表情真心妩媚动人。她见我居然敢对她口花花起来,她直接过来就抱起我一条胳膊,那傲人的胸部就在我手臂上挤呀挤的,让我瞬间脸红了。她见我害臊,才得意的在我耳边吹着气吃吃的笑说:“放心,姐姐的胸怀大着呢,小冤家你说是不是?”

    “是!”

    我这会儿挺尴尬的,被李梦婷这大美女这么亲密的抱着我的胳膊,固然是挺爽的,但是每次都是她占据主动,感觉我自己被她反过来调戏了似的,就让我有点儿不服气。我心想大魔女你最好悠着点,涂文轩给我吃的那颗药,效果还没完全过去的,再撩拨我,小心我吃掉你。

    李梦婷却没有再跟我开玩笑,而是挽着我过去上了她那辆红色的法拉利,开车去二叔公家,路上问了我一些涂文轩的伤势情况,让我这段时间小心涂家的报复。她听说章爱蓉出面警告涂华栋之后,才稍微放心了一些,说:“你有你这位章阿姨照看着你,涂家至少明面上不敢对你下手。”

    我们来到二叔公的别墅,仆人告诉我们二叔公还没有睡觉,正在偏厅里听粤曲呢。

    二叔公听说我跟李梦婷来了,就带着带着鬼手出来,一副热情洋溢的笑脸,哈哈的笑道:“是小婷跟小瑜你们两个来了,走走走,上房去坐。”

    一行人来到房,仆人上茶,坐下互道问候寒暄之后,二叔公才一边把玩手里一串佛珠,一边漫不经心状问:“你们两个这段时间也没来看看我这老人家,今晚连夜来访,是不是有什么事情呀?”

    李梦婷就趁机说我们准备投资一点生意,但是手头上差点钱,想跟二叔公借款三千万。

    二叔公听完之后,嘴角就微微上扬了起来,但是旋即又恢复了古井不波的表情,平静的望着我问:“你们投资的是什么生意呀?”

    我闻言有点愣住不知道如何回答,总不能说是凑钱准备买下陈家旗下的千翠子公司吧,但是不解释清楚到底是做什么生意,好像很难说服人家借钱。

    我正左右为难之际,还是李梦婷久经商场,嫣然一笑说:“二叔公,你也是商场打滚多年的老人了,商机商机,这么机密的事情怎么能说的嘛?”

    二叔公闻言笑了笑,然后半眯起眼睛,老态横秋斜了我一眼说:“唉,衣不如新人不如故呀,你爸临死前什么商业机密都能跟我聊的,陈瑜你明显没有你爸爸跟我那么亲近呀。”

    我闻言不置可否的笑了笑,心想你这老小子一心想拿我当傀儡,我怎么去跟你亲近?不过今天我有事求着老头子帮忙,人在屋檐下,只能陪着笑说:“呵呵,其实我对二叔公也尊敬得紧。”

    二叔公呵呵的笑了笑,也没说答应不答应借钱,只跟我俩开始聊起家常来,不知道有意无意,他说话的时候动不动就来一句你爸临死前如何如何,你爸临死前跟我怎么怎么,各种说我爸爸也要尊重他给他面子,我对他的态度远远比不上我爸,让我以后学着点云云。

    任何一个孩子被人别人拿自己的爸爸来说事都会不高兴,更不用说我爸爸龙爷已经过世,二叔公拿个死人来说事就更加不礼貌,甚至还动不动对着我来一句你爸爸临死前,听得我坐在那里脸色铁青一片。如果不是边上李梦婷一直给我使眼色提醒我要克制忍耐,还有看在二叔公是陈家长辈的份上,换作别人我早就跳起来在他脸上狠狠甩两个巴掌了,麻辣隔壁的,动不动就你爸临死前,这样玩很爽是不是?

    我虽然没有做出冲撞长辈的举动,但是自尊心素来要强的我也再也无法受得了这老头子拿我爸爸说事,我脸色铁青的站起来说:“对不起,今晚叨扰了,婷姐,我们走吧。”

    李梦婷连忙站起来追上,拉着我的手臂小声的对我说了一句:“陈瑜,小不忍则乱大谋,难道你忍心我们计划了那么久的投资功亏一篑吗?”

    诚如李梦婷所言,盘下千翠公司我们是下了很大功夫的,前面搞定吴青山,就导致小笼包为了我下跪,用她一生婚姻幸福作为代价,交换到她爸爸帮我的忙。现在差的就是临门一脚,只要凑够钱买下千翠公司,我就当着拥有了一棵摇钱树,如果我现在离开了的话,保不准就前功尽弃了,连小笼包的付出也付之东流。

    二叔公虽然年纪大了,但是他还精神健康的紧,他甚至听到了李梦婷跟我说的这句话,他就大马金刀的坐在太师椅上,得意洋洋的望着我,从鼻孔里哼出一声,很有力的说道:“三千万不是小数目,除了我之外,估计整个丽海市没有人能帮你们这个忙,就算把你们的产业都抵押了,也向银行借不了这么多钱。所以,陈瑜,这笔钱我可以送给你花,就当是长辈给小辈的零花钱,但是我要你对我学会尊敬,尊敬你懂吗?”

    我闻言回头冷眼的望着他:“尊敬我懂,但是我不太确定你口中的尊敬是什么?”

    二叔公端起茶杯用茶杯盖轻轻的刮了下茶沫,老眼斜视着我,掷地有声的说:“尊敬长辈的方法自然是要事事都听长辈的话,我叫你往东你不能往西,我叫你站着你就不能坐下,你懂吗?”

    说一千道一万,二叔公还是不死心,他还是渴望能通过控制我、扶持我驱走箫媚,然后达到他私人的最大利益化。

    我当着李梦婷和鬼手的面重新走了回去,二叔公见我回来,还以为是我对他白送我三千万的条件心动了呢,神情挺得意的。

    我走到他跟前,瞄了他一眼,不亢不卑的说:“二叔公,外面的人都管我爸爸叫龙爷,可见他在道上众人心目中就是人中之龙般存在。我陈瑜或许很多地方比不上家父,当不了人中之龙。但是,我陈瑜成不了龙,也绝对不会去当一条卑躬屈膝的狗,这回答你懂了吗?”

    二叔公闻言老眼睁大,有点不敢置信我居然能拒绝得了三千万的诱惑,而且还是我急需这笔钱的关头,他忍不住吹胡子瞪眼的一拍桌子骂道:“无礼,你这什么态度?”

    我懒得搭理他,转身招呼李梦婷一起大步离开。

    鬼手等我们离开之后,才皱着眉头对二叔公说:“二叔公,你今晚是不是有点急躁了,陈瑜年轻气盛,你这样很难让他屈服的。”

    二叔公犹自不服气的说:“一个不知天高地厚的小子而已,我倒要看看他上哪弄三千万?你就等着瞧,他走投无路的时候还得回来哀求我帮他。”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