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70:自己作死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中午做的蛋糕已经被张晴晴涂上奶油,上面还写有生日快乐几个字。不知道是为了装饰得好看一点,还是她想表达点什么,蛋糕上面还画了一个很小的爱心。不过这是我第一次收到有爱心符号的礼物,而且还在张晴晴帮我弄的,我一颗心就高兴得要死。

    我们一起点蜡烛,然后张晴晴这娘们居然给我轻声的唱生日歌,最后让我许愿吹蜡烛,我就双手合十闭着眼睛许了个希望能跟张晴晴早点成为真正夫妻的愿望。

    接下来是切蛋糕,我想起这蛋糕可是我中午加了大量味精和可乐进去的,不知道会不会想传言说的那样,味精跟可乐混在一起会有媚药的效果。这么想着,我就立即切了一大块蛋糕跟张晴晴:“老婆,你吃块蛋糕。”

    如果是平日,我胆敢喊张晴晴老婆的话,保不准她就直接面斥我了,我就算就她晴晴这种亲密的称呼,也得看着她心情来叫,如果她心情不好我叫她晴晴,她依然得骂我。

    不过,她今晚似乎心情真的非常好,听我喊她老婆,她居然也是脸颊微微发红,那双明媚动人的桃花眼带着点嗔怪味道白了我一眼,就伸手接过蛋糕吃了起来,不过吃的是蛋糕上面那层薄薄的奶油。她见我坐着不动,就对着我努了努嘴说:“今天是你生日,你也吃呀?”

    “噢”

    我自己也切了一块蛋糕,然后直接咬下去一大口,咀嚼了两下,然后就当场僵住了。因为这蛋糕的味道太他妈的怪了,难吃的要死,一股超级浓烈的味精味道。

    张晴晴她只吃蛋糕上面的奶油,都还没吃蛋糕呢,所以她还不知道蛋糕的味道如何,她见我这模样就错愕的问:“怎么了,这蛋糕是你自己做的呀,味道不对劲吗?”

    我很是艰难的咽吓口中的蛋糕:“对……对的。”

    张晴晴慢里斯条的吃完蛋糕上的那层薄薄的奶油,就径直的把她手中那块蛋糕递给我说:“陈瑜,我只喜欢吃奶油,不喜欢吃蛋糕。喏,蛋糕给你吃。”

    我忍不住叫囔起来:“什么?你吃过的东西居然叫我吃?”

    “你嫌弃我脏咯?”

    张晴晴着脸把蛋糕放在桌面上,然后抱着双臂,一脸生气的看着我。

    我看她这样子,就只能说:“没有,我们平日亲嘴就互相吃口水来着,这叫相濡以沫,我啥时候嫌弃你脏来着?”

    张晴晴虽然还故意的板着脸,不过眼眸却多了点羞恼:“是你老吃我的口水,我可不吃你的!”

    我闻言不置可否,拿起她那块蛋糕就吃了起来,虽然那滋味真的很难吃,也不知道吃完会不会食物中毒,但是我这会儿也硬着头皮吃下去,嘴里囔囔的说:“我吃行了吧,免得你又说我嫌弃你。”

    张晴晴见了,脸上的冰冷表情如同春雪遇到阳光般化解了,瞬间变得笑靥如花。她主动的挪到我身边坐下,然后直接又切下一块蛋糕,她把奶油吃了,然后又把蛋糕给我吃。

    我有点儿懵逼,心想张晴晴这么学起唐安宁来了。我以前很穷的时候,连充饭卡都没钱,有时候只能打个白饭和素菜,唐安宁就打了很多鸡腿之类的荤菜,然后装着吃不完的样子各种往我碗里夹。

    但是人家唐安宁那是贴心,而张晴晴这娘们就有点儿搞事了。我心想这是味精可乐蛋糕,吃就吃吧,等下我吃完之后产生冲动,张晴晴应该不会见死不就救吧?上次在明悦酒店我被人下了药,张晴晴就在洗手间里用手帮我那啥过呢。

    怀着这种想法,最后我居然吃掉了一般以上的蛋糕,但是我一点也感受不到有什么催情作用,反而随着我肚子咕噜的一叫,然后那种肚子翻江倒海,还有远远不断反胃想吐的感觉让我立即意识到不妙了,麻辣隔壁的,以后谁再跟我说味精和可乐混在一起用催情的效果,我第一个杀了他。

    张晴晴也瞧不出了我的不对劲,就连忙扶着我问:“陈瑜,你怎么了,是不是吃得太饱了?”

    “我想吐!”

    张晴晴听了又吃一惊,连忙搀扶着我去了洗手间,我就立即呕吐了一番,张晴晴在后面不停的拍着我的背部一边皱着眉头问这是怎么回事?

    我这会儿有点说不出话来,因为吐完之后还是很难受,居然有点食物中毒的感觉,脑袋也有点晕,张晴晴就连忙开车送我去医院。

    我们来到人民医院急诊部,医生看了一下我症状,然后说我貌似是食物中毒,问我吃了啥了,我不敢拿自己的生命开玩笑,就弱弱的说:“吃了蛋糕,味精可乐蛋糕,就是添加了很多味精和可乐的那种蛋糕,医生你懂吧?”

    那中年男医生看看我身边美丽动人的张晴晴,似乎明白了什么,他就咳嗽了一声说:“很多人以为味精跟可乐混在一起就能变成媚药,其实这是错的。当味精摄入过多时,会出现眩晕、头痛、嗜睡、骨头酸痛、肌肉无力等一系列症状,你现在就是吃了太多味精蛋糕造成的……”

    张晴晴听了我跟医生的对话,她才终于明白了怎么回事,顿时恼怒的低头质问我:“陈瑜,你敢对我搞小动作?”

    我弱弱的说:“老婆,我这不是想跟你开个玩笑整蛊你一下嘛!你看那蛋糕你一块都没吃,如果我是对你不怀好意的话,无论怎么着也会骗你吃蛋糕是不是?”

    张晴晴闻言才气消了一点,医生也苦笑这摇摇头说了句你们夫妻真会玩,然后给我们开了药,让我去打两瓶吊针就没事了。

    我这次真是不作死不会死,被张晴晴搀扶着去了打吊针。输液区病人很多,而且大多都是小孩子,哭得比较厉害,我就让张晴晴帮我拿着吊瓶去外面的医院大厅,这里也很多长椅,而且比较安静没有那么吵。

    张晴晴刚刚帮我将吊瓶挂好,她望着落地窗外面低呼一声:“咦,坐在轮椅上那家伙是涂文轩吗?”

    我闻言吃了一惊,然后急忙的转头望向窗外,果然见到路灯下一个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推着一张轮椅,轮椅上坐着一个身穿白色病号的男子,不是涂文轩那家伙还有谁?

    涂文轩面容变化不大,不过眉间显得更加阴鸷了,他身后的贵妇女应该是他妈妈,一直在哄着她,后面还有四个保镖远远的跟着。

    张晴晴又在我身边坐下来,忍不住说:“他怎么也在这里,而且还要坐轮椅,看似病得不轻?”

    “他不是病了,而是脚废了。”

    “你怎么知道的?”

    “因为是我废的!”

    张晴晴陡然睁大眼睛,我就说涂文轩想杀了我跟唐安宁,我被迫自卫而已,这事情章市长都是知道的,涂家自知理亏,也没有敢公然来找我报复。

    张晴晴听说章爱蓉维护我之后,才稍微放心一点,但还是责怪我说她上次就叫我别惹涂文轩了。

    我刚想说话,却忽然瞥见落地窗外面的涂文轩的轮椅居然停下来。他们母子就在窗外聊天,说话的人主要是那个珠光宝气的贵妇人,涂文轩似乎有点不胜其烦,眼睛就左右张望起来……

    我刚才虽然说有章阿姨照看着我,涂家不敢胡来,但是涂文轩这家伙素来胆大包天不顾后果。如果让他看见我的话,仇人见面分外眼红,保不准他立即就要叫保镖进来杀我。

    我现在食物中毒,正在打吊针,整个人都没什么战斗力,身边还有一个张晴晴,所以我挺怕被他看到的。我见那小子眼睛左右乱望,我就连忙伸出没有打吊针的右手,一下搂过身边的张晴晴,然后跟她来了个面对面唇对唇,装着情侣亲吻的样子,不让窗外的涂文轩有机会看到我们两个的面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