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80章:气坏唐安宁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一击得手就立即趁胜追击,而钟建明拼命的反抗,贴身战斗,拳拳到肉,没一会儿我们俩都飙血了。

    这家伙脑门上挨了我几拳,眼角都被打得崩裂了,不停的在流血,而我下颔也吃了他几拳,嘴角溢血,不过鲜血流到我嘴里,一股子腥腥的味道,疼痛和腥味大大的刺激了我内心的暴戾,让我越战越勇起来。

    我又硬抗了对方一拳头,然后用了一个挨身炮的招式一下子逼近对方,然后迅速的在对方胸膛上嘭嘭的来了两拳,打得对方退到二楼临街的玻璃窗边,摇摇欲坠。

    我几乎是毫不犹豫的弯下腰,肩膀向前,用了一个公牛冲撞的招式,猛然的窜过去撞在钟建明的身上,巨大的力量让我们一起撞碎了落地窗,双双从汽修厂二楼往大街上堕下去。

    大街下面有好几百人正在对着楼上指指点点呢,忽然听到哗啦的一声,二楼落地窗被撞碎,两个人直接从二楼窗口堕了下来……

    “轰隆”

    一声巨响,我们钟建明惊天动地的堕在一辆面包车顶上,巨大的冲击力硬是把面包车砸出了一个大凹坑,不过垫底的人是钟建明,二楼离开车顶不算太高,加上有这家伙垫底,所以我只是受了点轻伤。

    至于响尾蛇就惨多了,他估计肋骨都断了好多根,这会儿无力的躺在车顶上,嘴角留着血。

    周围满大街的人都震惊的望着车顶上这一幕,他们正想说这两个人不知道是死是活?然后就看到我摇摇晃晃的在车顶上站了起来,我居高临下的望着响尾蛇,反手抹了一把嘴角的红色污迹,倨傲的宣布:“你输了。”

    钟建明已经没有能力回答我的话,不过他的手机倒是响了起来。我犹豫了一下就从他口袋里拿出手机,却发现上面写着大姐两个字,按下接听键,里面猛然传来涂文轩母亲钟金兰的声音:“阿明,我让你收拾陈瑜的事情,你办的怎么样了?”

    果然钟建明来找我霉气是涂文轩母子指使的,我嘴角勾勒出一抹狞笑,对着手机里的人说:“对不起,他搞砸了。”

    “你是谁?阿明呢?”

    “呵呵,涂夫人真是贵人多忘事,这么快就忘记我了?”

    钟金兰失声惊呼:“你是陈瑜那小杂碎,我弟弟的手机怎么会在你手上,他怎么了?”

    “呵呵,有兴趣的自己来明达汽修厂看一眼不就知道了?”

    我说完之后,也不管钟金兰愤怒的骂声和追问,直接把手机给摔烂了,然后从车顶上像是一头矫健的猎豹般弹跳下来。吓得周围的人都忍不住多远一点儿,但是又忍不住睁大眼睛好奇的望着我这个凶神恶煞,有个染着黄毛戴着耳钉的小混混终于认出我来了,失声的惊呼说:“我就说是谁这么猛,敢带人来扫蛇哥的场子,原来是他!”

    一般人对道上的小道消息都很感兴趣,周围的人就围着那个小混混追问我是谁,小混混被人众星拱月的围在一起,顿时就非常的得意,好像因为认识让他面上很有光,他远远指着我大声的吹嘘着:“他,就是河东新崛起的东星老大,太子陈瑜,据说身手非常厉害,单挑无敌。你们看响尾蛇平日老是吹嘘直接是打架好手,但是今晚还不是被太子从二楼直接干了下来,车顶都砸凹了一大块,也不不知道废了没有?太子真是厉害啊,不知道东星现在收不收人,我都想跟太子哥混了。”

    正在路人对着我的身份还有我以前的事迹津津乐道的时候,哨牙和唐安宁、徐捷他们一帮人也急急忙忙的从二楼上面冲了下来。

    跑在最前面的居然是唐安宁那小妮子,她眼睛含着泪花,满脸的心疼和焦急,抓着连衣裙的裙摆一路飞跑到我跟前。她见到我手臂上有青肿和擦伤,脸上和上身也有小伤痕,她就气得哭了,扬起小拳头当众就打我,一边打还一边哭着骂:“混蛋,是不是想吓死我才甘心,我让你小心点,你却还要故意抱着他从二楼撞下去,一点都不管自己安危的,你真是气死我了。”

    哨牙一帮人也挺紧张的,看到我没事之后才放心,然后一帮人见到唐安宁小媳妇般哭着责打我,这群家伙就全部露出暧昧的笑容,一个个对着我挤眉弄眼的,那表情好像就在跟我说:瑜哥,我们就说你跟唐大小姐有猫腻了吧?

    当然,人群中也有一个人不怎么开心,那就是五虎之中的追风虎倪安琪,她撇撇嘴不乐意的嘀咕了一句:“哼,陈瑜这家伙真是花心。”

    虽然我手下王子天跟他爸爸已经打过招呼,民警不会过来干涉我们,但是现在事情闹得有点大,我就招呼大家先撤了。哨牙他们搀扶着受伤的几个兄弟,该送医院的送医院,没事的都会金殿看场子喝酒庆祝。

    因为负责调练东星这帮兄弟的我们酒吧的一帮退役军人保安,所以哨牙他们也多多少少收到了一些军人风气的,比较有纪律性。一声撤退,他们就有条不紊的纷纷上了我们停放在路边的五辆面包车。我则开了我那辆保时捷,跑车是双门双座的,所以徐捷跟她哥哥只能坐哨牙的车,我亲自拉着还在红着眼睛生闷气的唐安宁上了跑车,张扬而去。

    唐安宁坐在副驾驶位置上,抱着双臂,仰着漂亮的小脸蛋,不过腮帮子鼓鼓的,故意不搭理我,明显我刚才为了场面震慑,不顾危险抱着钟建明从二楼撞下来的举动,让小妮子气坏了。

    “小宁?”

    “哼!”

    “你生气了?”

    “哼!”

    我尝试了两次跟她说话,可是小妮子只用鼻子哼一声表示她现在很生气。我就有点儿无语了,心想一向好脾气的美女班长真生气了,这有点儿头疼呀,得哄哄她呢。

    不过,她现在明显在使小性子,如果我用普通的方式跟她说话,她肯定不愿搭理我的。

    我就一边开车一边眼睛溜溜的乱转在想着办法,其实呀,唐安宁生气,也是因为非常关心我的缘故,她越生气就表示月紧张我。我这么想着就忍不住在心底升起一股子柔柔的感动,能认识唐安宁这样的好朋友,真是我的荣幸。

    我眼睛偷瞄了一眼副驾驶座的唐安宁,然后故意装出痛苦的样子,哎呀的喊了一声。

    果然,原本还扳着一张小脸蛋不愿意搭理我的唐安宁听到我的痛哼,瞬间就急了,连忙的转过身来慌慌张张的问:“陈瑜,你怎么了,是说不是那里受内伤了?”

    我见她终于肯搭理我了,心里立即高兴起来,不过面子上是装着痛苦的样子,把跑车停在公路边,解开安全带,然后难受的望着她说:“我胸膛有点闷痛,应该是刚才挨拳头受伤了。”

    “你呀你呀”唐安宁听了心疼的眼泪都要掉下来了,她说:“你不能开车了吧,我下车截一辆出租车送我们去医院。”

    我其实是装出来的,就连忙的拦住她说:“先不用,我现在不能动,一动就疼得受不了,我想先缓缓喘口气。”

    唐安宁听了就更加紧张了,她可能太想帮忙点什么了,就伸手过来隔着衬衫帮我揉按胸膛,还轻声的说:“是这里疼吗?”

    温柔的小手,细腻的触感,我身子情不自禁的哆嗦了一下,感觉就像是一根白色羽毛在我心灵上轻轻的撩拨了一下,顿时心生涟漪,竟然有点儿痒痒的。

    唐安宁见我居然微微颤抖了一下,就很紧张的问我:“很疼吗?”

    我本来想说没事了,但是话说出口的时候却忽然变成了一句:“那啥,你给我摁着就好像好一点儿。不过,左边有点儿疼的样子。”

    唐安宁闻言直接就把小手往左移了一下,轻轻的给我揉按抚摸着,同时柔声的问:“是这里吗?”

    “恩,好受到了。”

    接着我一下子说右边一下子上一点,让美女班长的小手在我胸膛上摸来摸去。她的小手真的很柔软光滑,让我挺舒服的,不过爽是爽了,但是最后却好像撩拨得我有点儿邪火起来了,纯情少女不经意的一举一动,对我都有着异样的诱惑力。

    唐安宁虽然比较单纯,但她可一点都不笨,眼看我呼吸都急速了,目光还火热的盯着她的脸看,她就好像意识到了什么,忍不住大感羞涩,扬起手打了我一把,嗔怪的说:“好呀,原来你是装出来故意害我紧张的。”

    我没想到自己的这点小伎俩居然被美女班长看穿了,有点儿小尴尬,就厚着脸皮嘿嘿的笑了两声,说:“谁叫你不搭理我来着?”

    “流氓!”

    唐安宁骂了我一句流氓,然后可能就想起了她前不久被我偷吻的事情来,然后脸颊就更加红艳了。沉默了两秒,她忽然勇敢的抬起头,眼眸中满是羞涩,小声的问了一句:“陈瑜,那个,亲吻到底是什么感觉?”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