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86章:生母身份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箫媚明明是我的仇人,但是我见到她出现的刹那,却恍惚有种忽然很安心的感觉,好像觉得她一定会帮我,我也不知道这种自信是从何而来?

    箫媚长得跟林青霞有几分神似,板着脸的时候显得格外的冷艳,眼神也格外的锐利,随着她带着陈青龙等属下大步走进酒会大厅,现场的那些宾客都忍不住纷纷出声跟她到招呼,口称陈夫人。

    涂国强见到箫媚也是忍不住吓了一跳,连忙带着手下上来跟箫媚打招呼,涂文轩虽然对陈家人非常怨恨,但是面子还还得违心的喊了箫媚一声陈夫人。

    箫媚却鸟也不鸟他们一帮人,反而径直的走到我面前来,等她见到我嘴角居然还沾着一颗小小的鱼子酱的时候,她甚至掏出手帕当众被我拭擦了一下嘴角,然后眼眸里带着笑意柔声的问:“怎么了?”

    我被箫媚这么亲昵的举动弄得有点手足无措,下意识的说:“我吃了点东西,他们说我粗鄙不堪,要帮我轰出去。”

    箫媚听完我的话之后,回眸冷眼的看了一眼朱红霞、涂国强和涂文轩一帮人,那态度十足护崽的母鸡,眼神凶得很,吓得朱红霞脸色苍白,涂国强尴尬有忐忑的上来解释说:“陈夫人,这有点儿小误会……”

    箫媚正眼都没看他一眼,只是径直的走过去餐桌上面,自取了一份面包,慢里斯条的抹上一层鱼子酱,然后返回到我身边,居然亲自喂我吃东西,她眼眸里闪着慈光,笑眯眯的对我说:“肚子饿了吧,来尝尝这个?”

    我真心被箫媚的举动给弄糊涂了,我又不是小孩子,她又不是我妈妈,干嘛在这种场合喂我吃东西呀,周围一帮人看着呢,弄得我多不好意思?

    不过,我还是能隐隐猜到箫媚此举的意思,朱红霞不是说我在酒会现场狼吞虎咽吃东西而嗤笑我是乡巴佬山老鼠吗,箫媚正是要给我出这口气,她就要我光明正大的在这里吃东西,问全场人能耐我何?

    我犹豫了一下,虽然弄不清箫媚帮我的动机,但是她现在着着实实是在帮我,我总不能辜负人家一番好心吧。于是只能按照箫媚的意愿,老老实实的张嘴咬了一口涂着鱼子酱的面包,然后还故意的瞄了一眼朱红霞,然后对着她大口的咀嚼两下,直接她这个自认为高人一等的女人给恶心到了,气得她脸色发白,偏偏又不敢吱声。

    “呵呵,陈夫人行事真是不拘一格呀。”

    这时候,大门又来了一帮人,走在最前面的是一对中年夫妇,男的身穿西服,戴着金丝眼镜;妇女身材臃肿珠光宝气,赫然是涂家的家主涂华栋跟他妻子钟金兰来了。

    涂文轩见到涂华栋和钟金兰,连忙手拄拐杖迎上去喊了一声爸妈。

    涂华栋见到儿子那条跛腿,眼睛深处不可避免的闪过沉重和心疼,不过他掩饰得很好,淡淡的应了一声涂文轩之后,就过来跟箫媚打招呼。

    箫媚好像因为我的缘故这段日子已经跟涂华栋有了仇隙,两人见面都是冷嘲热讽的。

    这时候,林家的人和朱家的人都陆陆续续的来了,四大家族的代表人进去里面豪华包厢坐下来洽谈,其他资格不够的人物,就只能在酒会现场守候着继续聊天喝酒,等待四大家族谈判的结果。

    四大家族最近半年摩擦增多,导致互相火拼事件不断,严重的影响了原来的稳定,搞得上头章爱蓉等人很不高兴,已经开始着手严厉敲打四大家族。

    今晚四大家族目的就是想坐下来谈谈,大家如何避免日后继续产生火拼或者激烈的冲突,因为老是打打杀杀,如果上头一旦严打,那大家都没有好日子过了。

    四大家族林家跟朱家有地盘上的争夺矛盾,而陈家跟涂家也有很大矛盾,主要就是因为我跟涂文轩两人的仇隙。←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最近我不但废了涂文轩一条腿,还打了涂家夫人钟金兰,昨晚还扫了钟金兰弟弟响尾蛇的场子,跟涂家已经是不共戴天之仇。

    我和秦勇、王子天几个坐在就会大厅等着四大家族代表人商议出来的结果,忽然一个身材挺拔修长,身穿名贵衣服的公子哥朝着我走了过来,打招呼说:“嗨,陈瑜。”

    “咦,林峰,你这家伙怎么也来了?”

    林峰耸耸肩无奈的说:“我爸让我跟过来的,其实来了之后我就有点后悔了,完全不知道来这里干嘛?”

    我忍不住苦笑说:“同感,我也后悔来了。”

    林峰看看是身边两个手下,他忽然对我说:“对了,我最近有点关于你的事情想告诉你,我们找个无人的地方聊聊吧?”

    我有点儿纳闷是什么事情这么隐秘,但是对林峰我还是很信任的,就让秦勇和王子天留在原地等我,我自己跟着林峰走到大厅阳台无人处,确信没有人偷听我们说话之后,我才好奇的问林峰:“到底你想跟我说什么?”

    林峰深深的看了我一眼:“你知道我一直拿你当我的好兄弟看待,你的事情我一向都比较关注,后来我听说你是龙爷的私生子,然后我就忍不住好奇,偷偷派人去查了查。”

    我闻言顿时不高兴起来,说:“林峰,你怎么能擅自查我的隐私。”

    林峰这家伙也瞧出了我的不悦,他伸手一把揽住我的肩膀,没心没肺的笑道:“好奇啊,如果你生气了,我跟你道歉就好了,你该不会觉得我对你有什么恶意吧?”

    我其实也觉得林峰对我不会有什么恶意,他在缅甸救过我的命,回到丽海市还帮过我,跟我一向关系要好,没理由害我。而且我也知道这家伙一直偷偷关注我的,不然上次我在灵堂被箫媚等人拦在门口,他又怎么能第一时间赶来帮我?

    我就没好气的拍开他的手,问道:“你那到底查到什么东西?”

    林峰顿时来了兴致,看看左右无人,然后小声的对我说:“外面的人都说你是龙爷跟秦良素的孩子,秦良素产下你之后没几天,婴儿在医院里就被人偷走了,秦良素痛失儿子,抑郁成疾,最后撒手人寰。”

    我闻言心里忍不住有酸楚,因为这事情李梦婷跟我说过一次,说我妈妈就是秦良素,当时不但因为失去了我这个儿子,而且还因为第三者箫媚跟我爸爸龙爷关系纠缠不清,让我妈妈秦良素各种打击之下,才抑郁成疾最后病死的。根据李梦婷的说法,我当初很有可能是箫媚派人偷走的,所以我妈妈秦良素也算是变相被箫媚害死的。

    林峰继续说:“但是,经过我花费大量精力派人查探当年的事情,却发现了一点猫腻。”

    我错愕的抬头望着林峰:“什么猫腻?”

    林峰:“根据我得到的消息,当时龙爷跟秦良素是夫妻,而箫媚还算是龙爷的情人,不过秦良素有身孕的时候,箫媚也是同时怀上了孩子的。”

    我傻乎乎的望着他问:“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林峰:“秦良素的婴儿是在医院产房里丢失了的,但是箫媚的儿子却也是同一时间不知所踪,而且箫媚后来还从来不提及这件事,箫媚的婴儿是死是活也是个迷?”

    我现在真是丈二和尚摸不着头脑:“你到底想说什么?”

    林峰语出惊人的说:“跟着我的资料,你已经跟龙爷dna做了一次亲子鉴定,确定你是龙爷的儿子无疑。但是我很怀疑,你到底是龙爷跟秦良素遗失的儿子,还是箫媚生下来有神秘不见了的儿子?”

    我身子忍不住一颤:“我有可能是箫媚的孩子,这怎么可能?”

    林峰看了我一眼,平静的说:“没有什么不可能,根据我这几个月花费九牛二虎查到的资料,箫媚几乎是跟秦良素在同一天产下男婴的。当时箫媚还是个小三,不过她的手段和心机已经很厉害了。她产下男婴之后,第二天就让人把自己的孩子送到医院里去,狸猫换太子,用她的孩子把秦良素的孩子换掉。”

    我失声:“她这么做是想干什么?”

    林峰淡淡的说:“你想想龙爷和秦良素把箫媚的儿子养大,那孩子又成为陈家少主,那箫媚岂不是轻轻松松就让自己儿子获得了陈家偌大的家业,可怕不可怕?”

    我连忙问:“秦良素那个婴儿被箫媚换走之后,后来怎么样了?”

    林峰说:“根据我前不久收买箫媚以前派去掉包婴儿的那个老人,从他口中得知。箫媚当时是让他掉包之后就杀掉秦良素的儿子的,但是那老人下不了手,就把婴儿到外地给人养了。”

    我忍不住问:“那剩下一个婴儿呢,箫媚掉包给秦良素的那个婴儿呢,后来为什么又会失踪了?”

    林峰说:“不知道什么原因,反正是秦良素把婴儿弄丢了,她以为丢失的是自己亲生儿子,愧疚交加,抑郁患病死了。”

    我身子无力的挨在墙壁上,喃喃的自言自语:“那我到底是秦良素的亲生儿子,还是箫媚的亲生儿子?”

    林峰拍拍我肩膀说:“本来这个谜底我也可以帮你查清楚,只要弄到你跟箫媚的dna进行对比就能知道你们是不是母子。但是这事对于你来说事关重大,我觉得还是留给你查清楚最后一步最合适。不过,从最近箫媚对你的态度来看,我觉得我心中已经有答案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