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398章:唐安宁不舒服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你想我跪下?”

    长毛脸上带着讥笑,径直的走前两步,来到我跟伍文权身前,还没等我跟伍文权回答,他就忽然闪电般的飞起一脚,狠狠的蹬在伍文权的胸膛上。他这一脚是含怒出手的,一点都不留余力,巨大的力量直接把伍文权踹得倒飞出去,哗啦的撞翻了一张玻璃桌才倒在地上。

    长毛一脚踹翻伍文权的同时,嘴里暴喝一声:“全部给我上,灭了东星这群杂碎,为蛇爷报仇。”

    “弄死他们!”

    “干掉太子陈瑜!”

    毒蛇帮一帮混混还有负责看场子的那些保安,纷纷的拎起家伙,嗷嗷的吼叫着朝我们冲过来,夜总会大厅里顿时尖叫声四起,乱成一团。

    “东星的兄弟跟我杀!”

    鬣狗谢天来这会儿也是目露凶光,浑身散发出亡命之徒的气息,他撩起风衣,掏出一把闪亮的水果刀,一马当先的就冲在最前面,带领着兄弟们迎上长毛一帮人,瞬间激战在一起。

    长毛他们人数虽然比我们多一些,但是我们这边的人都很彪悍,尤其是鬣狗谢天来。这家伙当年是丽海市第一刀手,现在人到中年,虽然在监狱了蛰伏十几年,但是英勇一点不减当年。只见他运刀如风,动作干净利落,瞬间就砍翻了两个对手,然后直奔长毛,要跟长毛捉对厮杀。

    我盯着徐江和刘鹏飞保护唐安宁和徐捷两个女生之后,自己也一下子抽出腰间的黄牛皮带,大步的走上去加入战局。我平日不喜欢携带什么家伙,皮带是我最常用的武器。这皮带是李梦婷找工匠特制送给我的,除了模样精致好看之外,其实这还是一条韧性十足的皮带武器,一鞭抽下来,直接就能砸的对手皮开肉绽。

    有了我的加入之后,原本还是不相上下的战局瞬间起了变化,毒蛇帮的人被打得节节败退,长毛本人这会儿也被谢天来逼到了角落。他身上已经有好几处刀伤,额头也流血了,披头散发的模样非常的狼狈,不过还在苦苦支撑,嘴里大声叫喊:“杜老七呢,不是打电话让杜老七带人来救场的吗,怎么还没有来?”

    他话音刚落,夜总会大门就冲进了一帮人,长毛以为是自己的救兵来了,正面露喜色,但是等他看清门口来的那帮人都是清一色的年青面孔之后,立即发现不对劲了。因为来的不是他们毒蛇帮的人,而是我们我们东星五虎三将带着一帮兄弟来了。

    冲在最前面的依然是性格最冲的奔雷虎秦勇,他手里拎着一根铁管,铁管上还有血迹,明显他们这帮人刚才在外面已经干过一架了,估计是把毒蛇帮赶来支援的杜老七他们全部干翻了,才进来帮我们的忙。

    果然,秦勇进来之后,就睥睨自雄的环视了一圈全场,暴喝一句:“长毛,杜老七已经在外面躺下了,你们还要做无谓的反抗吗?”

    长毛这里的人手应付我跟谢天来他们就已经捉襟见肘,现在秦勇再带着一帮东星精英杀到,毒蛇帮的人顿时全部心如死灰了,长毛惊怒之下一个分神,被谢天来抓住机会,上去嗖嗖就是两刀,直接把长毛给砍翻了。

    长毛倒下之后,其他的混混就群龙无首了,再加上我们人数和实力上的碾压,我们很快的控制了场面。

    这时候,一个身材臃肿的中年男子脸色铁青的走出来,原来是魅色夜总会的老板杜金顺,他见夜总会大厅被砸的一片狼藉,愤怒的站出来想跟我们理论。

    有了谢天来找个副帮主之后,这种残局就不用我亲自出面处理了。谢天来整理了一下衣衫,抬脚踢了踢躺在血泊中的长毛,然后转头对杜金顺咧嘴笑道:“杜老板,你的夜总会得重新装修一下了,还有你这个场子也得换人看了,毒蛇帮罩不住你的场子,以后你的场子就交给我们东星给你看吧?”

    谢天来当年就是老混子了,处理这种事情游刃有余,毒蛇帮经过今晚肯定一跌不振,我们东星接手他们所有的场子也是理所当然。至于杜金顺,他夜总会想继续开张赚钱,就必须有人给他看场子,所以我们东星实力更强,他为了利益,也会答应把场子交给我们东星看的。

    接下来那些残局处理,我就懒得插手了,全盘交给谢天来和哨牙他们处理,我自己当了个甩手掌柜,带着唐安宁和徐捷他们几个先行离开。

    从夜总会出来之后,我跟徐捷兄妹几个道别,自己开着自己那辆保时捷,亲自送唐安宁这大小姐回家。

    伍文权看着我的跑车慢慢消失在街头,他现在还有点儿懵逼,转头对着徐江、徐捷兄妹说:“陈瑜不是说他是农民吗?”

    徐捷没好气的翻了个白眼,徐江拍拍伍文权的肩膀小声的说,他家里虽然是乡下的,但是他是二中的霸主,也是东星的老大。徐江说完怕伍文权不知道东星老大有多厉害,就立即补充了一句:“长毛的老大响尾蛇,其实就是被陈瑜单挑打成重伤,现在还躺在医院里。”

    伍文权抽了口冷气:“妈的,亏我当时还对他冷嘲热讽来着,原来我一直在作死啊!”

    我开着车送唐安宁会家,可是回到半路上的时候,唐安宁就觉得有点儿身体不适,跟我说车里的空气好闷,她头有点儿晕。

    我转头看了她一眼,觉得她脸色却是有点儿煞白,似乎是晕车的样子,我就建议说:“前面是鸳江丽港,要不我们在河堤上吹吹风,歇息一下?”

    唐安宁很乖巧的点点头:“嗯!”

    我们丽海市有两条河,两条河在汇合在一起,从市区中间穿城而过。因为有一条河水很清澈,而另外一条河水泛黄,所以两条河的水汇合成一条河之后,就出现了半江清半江浊的情形,所以我们当地人把这条穿城而过的大河起了个名字叫鸳江。

    鸳江把丽海市一分为二,一边是河东一边是河西,河岸筑有很漂亮的河堤,清风明月,杨柳弯弯,晚上很多情侣来这里散步的。

    我将车子停在路边,然后跟唐安宁在杨柳树下一张长木椅上坐下来歇息,周围的木椅上也坐着一对对的年轻男女情侣。那些家伙浓情蜜意的偎依在一起,时不时搂抱着亲个嘴动动手脚什么的,我有点儿尴尬的对唐安宁说:“靠,我们好像又来错地方了。”

    唐安宁身体不适,她轻轻的偎依在我身边,脸色好像很疲惫,不过眼眸里带着一点儿笑意,小声的嗔怪说:“陈瑜,我怀疑你是不是故意的,上次带我去落霞山,这次又带我来鸳江丽港,是不是别有企图?”

    我还没说话,唐安宁就立即又说道:“不过你就算对我别有企图我也不怕。”

    我就好奇的问:“为什么?”

    唐安宁很女孩子气的翻了下白眼,然后牵着我一只手跟我说她的小女生心事:“因为我知道你喜欢我,而我也喜欢你,等我们考上大学我们就一起谈恋爱,那多幸福呀?”

    我闻言有点心虚,不知道怎么搭话,原本以为三年之约不过是个小女生一时感情冲动的承诺,但是没想到唐安宁是认真的,时时刻刻都记着这个承诺,一心一意等考上大学之后就光明正大的跟我交往。

    唐安宁没有发现我的脸色不对劲,她忽然有点儿自卑的对我说:“陈瑜,你是不是比较喜欢徐捷那种女生?”

    我睁大眼睛问:“怎么这么问?”

    唐安宁娇哼的说:“徐捷今晚说如果她跟我都愿意当你的女朋友,你会选择哪一个,你当时都没有明确作出选择,想必你们男生都很喜欢徐捷那种女生吧?”

    我没想到唐安宁还记着这个,就好笑的问她徐捷是哪种女生?

    “胸部大身材好的女生!”

    唐安宁红着脸说完,然后又下意识的低头看看她的胸部,然后俏脸上就有点儿自卑,因为她跟颖儿一样,胸部稍微有点儿小,属于外貌漂亮的太平公主。

    其实唐安宁的不算小,只不过也谈不上傲人,只能算普普通通,主要是有徐捷这个好身材的闺蜜整天在她面前晃悠,才会让她觉得自己的好小,产生自卑了。

    我就凑在她耳边说:“其实我有办法变大的。”

    唐安宁闻言俏脸涨红,不过还是强忍着羞涩小声问我:“什么办法?”

    我就伸手她面前虚抓了两下,扬扬眉头坏笑的说:“按摩!”

    唐安宁顿时闹了个大红脸,连耳垂都涂了一层红霞,不依的用手打我,嗔怪道:“陈瑜,你真是个大流氓!”

    我跟唐安宁互相开了下玩笑,但是她却感觉越来越不适了。她说头晕得更厉害,而且浑身乏力,有点胸闷想呕吐的感觉,我闻言有点皱眉,怎么好好的就病了,心情也陡然紧张起来:“你可能感冒了,我立即送你去医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