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13章:美丽的错误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这家伙是谁?”

    二叔公惊疑不定的望着坐在吧台椅子上若无旁人的喝着酒的屠夫,有点愤怒的质问身边的手下。但是他的那些手下和保安都全部茫然的摇头说不知道。只有那个小胡子额头冷汗簌簌的留下来,解释说:“刚才清场的时候,这家伙好像喝醉趴在吧台上,我们当时也没有在意,所以没有扔他出去。”

    二叔公闻言狠狠的瞪了小胡子一眼,正准备吩咐几个人去搞定屠夫,可是这时候会所大厅门口传来几声惊呼和惨叫。

    众人忍不住纷纷朝着门口方向看去,只见几个保安被打得头破血流扔进来,然后有四个穿着西服的高大男子冷着一张脸走了进来,我见到这四个家伙又是忍不住一喜,脱口而出:“四大金刚!”

    这四个家伙就是箫媚安排暗中保护我的四个保镖,这会儿终于也出现了。不过让我惊愕的是,四大金刚开路进来之后,一个冷滟美妇带着一帮压压的手下也走了进来,赫然是箫媚亲自来了。

    箫媚带着陈青龙等得力手下走进来,她撇了一眼现场,冷笑的说:“这么早就关门不做生意了?”

    陈文、鬼手等人见到箫媚,顿时如临大敌,只有二叔公脸色还能保持不变,他手拄拐杖,他半眯着眼睛徐徐的说:“箫媚,你来这里做什么,这里可是我的私人产业,不是陈家的产业,这里不属于你管。”

    箫媚没有搭理二叔公,而是把目光投到了我身上,她见到我右手上有几道明显的伤痕,还有嘴角还有血迹,立即心疼的过来拉起我的手,柔声的问:“疼不疼?”

    “不疼!”

    我被箫媚充满母爱的举动弄得有点儿局促,但是内心有忍不住有点感动,因为从小到大,我养母都很少会这样子关心我,箫媚这种无微不至的呵护,是我在穷苦人家长大从来没有过的感受。

    箫媚听了我的话,不置可否,她转过身去的时候已经是另外一副冷漠的表情:“谁打伤陈瑜的,自己站出来,用手打的自断一臂,用脚踢的自断一腿。”

    鬼手脸色剧变,二叔公闻言忍不住老脸涨红,愤怒的说:“箫媚,你别欺人太甚,陈瑜也打了陈文,这笔账又怎么算?”

    箫媚闻言把目光移到站在二叔公身边的陈文脸上,微微的皱了皱眉头,旋即又松开了,她冷冷的说:“陈瑜打你们的左脸,你们就把自己的右脸伸出来继续挨打好了。但是你们敢动陈瑜,就是跟我在叫板,就是跟我过不去。”

    二叔公被箫媚的话气得浑身发抖,怒道:“今天我就拼着这条老命不要了,也要保下鬼手,今个儿我看看谁敢在我的地盘动鬼手?”

    箫媚淡淡的说:“既然二叔公不识抬举,那就怪不得我了,青龙,动手吧!”

    陈青龙一帮人闻言立即就拎着武器准备对二叔公他们动手,人数上两边都是四五十人,真打起来可能就是一场混战。

    二叔公估计也是没想到箫媚居然敢真的动手,瞬间有点措手不及,论实力他们的人跟箫媚手下这帮精英还是有差距的,而且箫媚是陈家家主,这里的人不过是箫媚很小的一股力量,真打起来箫媚一个电话就能召集来更多的手下,到时候吃亏的肯定是他们。

    二叔公明显是不想硬碰硬的,但是他刚才扬言说一定要保鬼手的,现在碍于面子又没法改口,眼看一场大战要爆发,但是这时候鬼手忽然大喝一声:“等下!”

    双方的人手都顿住了,齐齐疑惑的望向鬼手。

    鬼手似乎做了某种决定,他深呼吸了一口气,对箫媚说:“夫人,打伤陈瑜的人是我,是不是我按照你刚才说的,自断一臂,这事情就既往不咎?”

    箫媚沉默了一下,才点点头说:“对!”

    我偷偷的打量这箫媚的脸色,只见她眼神有点儿不甘心和失望。我暗暗心惊,看来箫媚今晚本来是准备借题发挥,利用这次机会狠狠打击二叔公一帮人的,可能她甚至已经想好了如何消灭二叔公和陈文这股势力。

    不过,她这样做肯定会落下一个对长辈下毒手的不好声誉,而且手段太急躁暴力了一点。我隐隐觉得有点不对劲,依照箫媚以往缜密的心思和过人的心计,按道理说她应该不会使用这么激进的手段。现在她似乎很赶时间,急着要在短时间内搞定二叔公一帮人似的,为什么呢?

    鬼手大概也看穿了箫媚今晚想借机将他们一网打尽,所以毅然的来了个弃卒保车,牺牲自己保存二叔公一帮人,他听到箫媚肯定的回答,立即就沉声说:“好,我自断一臂,给你一个交代。”

    这家伙生怕箫媚会反悔,劈手夺过身边一个手下的铁管,反手一棍敲在自己的左臂上面。只听到咔嚓一声响,当真硬生生的把他左臂给敲断了。周围的人见状都忍不住暗暗心惊,毕竟砸得别人的手谁都敢干,但是自己砸断自己的手,这可需要莫大的勇气。

    鬼手疼得脸上的肌肉不停的跳动,他扔掉铁管,抽着冷气问箫媚:“夫人,这样可以了吧?”

    箫媚也不好当众反悔,只能不甘心的看了二叔公一眼,冷哼一声说:“你们好自为之吧!”

    说完,她就转身想牵着我的手离开这里,我不着痕迹的挣脱了她的手,然后在众人惊讶的目光中,我朝着李梦婷和陈文两个人跟前走了过去。

    李梦婷看我的眼神非常的复杂,眼眸中似有千言万语却不不能说出口。

    陈文则如临大敌的警惕望着我,甚至还下意识的摆出防御的架势。我见到这家伙的站姿,就明白这家伙也是个练家子,再细看他的双手,手背上有一层明显的茧子,只有经常练拳的人手背才会有这么一层拳茧。还有他右手的食指也有一层厚茧,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家伙平日除了练拳之外,还经常练习热武器,右手的食指茧子就是长期扣扳机磨出来的。

    我看了陈文两眼,忽然出手,两根手指闪电般插向他的眼睛。

    陈文大惊,不过他反应超级迅速,微微仰头就避开了我这闪电般的双指插眼,同时急忙的退后几步:“你想干嘛?”

    “呵呵,反应速度挺快的嘛,看来你也是练过的,但是刚才为什么被我轻轻松松一拳打倒了?”我冷笑的望着陈文:“想必是故意让我打伤的吧,还故意的躺在地上哀嚎,拼命的博取李梦婷的同情,让李梦婷觉得我无理取闹?”

    李梦婷闻言脸色顿时变了,因为先去陈文确实表现得文质彬彬弱不禁风的斯文男子模样,当时还被我一拳就撂倒了。现在看他的身手和动作,明显当时是在演戏,这么一来,陈文先前说的那些话就变得不可信起来。

    她大约想到了我当时说的那句话:姐,我这么不顾一切的想保护你,而且你却选择相信别人不相信我,你知道这有多让人伤心吗?

    然后,她的俏脸就瞬间变得苍白起来,一双美眸充满了愧疚的望着我,似乎想开口说点什么?但是在二叔公、陈文等人的紧紧注视下,迟疑了半天也没法说出一句话。

    我望着李梦婷,轻声的说:“姐,这可能是我最后喊你一次姐了,今晚你的表现,太让人难过了。既然这是我们生命中一段美丽的错误,那以后我们就当彼此是不认识的陌生人好了,这样或者对大家都好。”

    李梦婷听了我的话,眼睛瞬间就红了:“陈瑜,我……”

    我没有听李梦婷的解释,告诉她大家日后当彼此是陌生人之后,就立即的转身离开,甚至还是微微低着头走出去的,因为我怕周围的人看到我眼睛里有不舍的泪花。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