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14章:左臂右膀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跟箫媚从上海会所出来,箫媚陪着我去了附近一家诊所处理了一下伤口,还跟我聊了很多一些事情,甚至她还提出让我搬进七里塘陈家庄园里跟她一起住,让我在陈氏集团公司任职,她教导我做生意云云。

    我一口就回绝了:“箫阿姨,我现在生活得很好,而且我一个外人哪里的资格住进陈家,这事情不要再提了。”

    箫媚见我拒绝她的好意,她就忍不住轻叹了口气:“你还叫我箫阿姨,看来你还不愿意认我这个妈。”

    其实我对箫媚的真的不知道怎么面对,她原本是龙爷的一个情人,生下我之后直接将我跟秦良素的婴儿陈文来了个掉包,从这举动就看得出她把名利金钱地位看得比儿子还重。后来她又通过一系列见不得人的手段,害死了秦良素,架空了龙爷,一步步掌控了陈家。

    虽然我也是龙爷的亲生儿子,但是这份家业却的的确确的箫媚用不光明的手段争夺得来的,年轻气盛自尊心很强的我其实内心是有点瞧不起箫媚的手段的,更加不愿意享受这有污点的荣华富贵。我不想以后出入一些场合的时候,有人在我背后指指点点说,我妈妈谋夺了陈家的家业,我才享受到荣华富贵。

    箫媚顿了顿之后,她告诉我说:“虽然你不愿意面对,但大家都知道你是我箫媚的儿子。大家都认为秦良素是被我害死的,陈文也肯定拿我当杀母仇人对待。他现在跟二叔公一帮陈家老人勾结在了一起,明显就是奔着咱们母子来的,你自己记得小心提放他,我也会找机会干掉他的。”

    我冷哼说:“一个只会玩阴谋的小白脸而已,在真正的实力面前,任何阴谋诡计都是徒劳。他今晚故意破坏我跟李梦婷的关系,我饶不了他。”

    箫媚看了我一眼说:“不要小觑任何一个对手,陈文把你跟我列为仇人,他想对付我的话不是那么容易,所以肯定从你先下手。最近你看着点你东星那帮兄弟吧,别出了什么意外才好。”

    我闻言一惊,狐疑的望着箫媚说:“你是不是得到什么消息,或者发现什么端倪了?”

    箫媚笑了笑说:“陈文好像在对你的兄弟悄悄使手段了,估计是想在对付你之前,先砍掉你的左臂右膀。如果你愿意喊我一声妈妈的话,我就帮你把这系列的危机解决掉,怎么样?”

    “哼,我自己能解决。”

    我听说陈文早已经暗中对我东星兄弟下手了,一颗心就忍不住悬了起来,拒绝了她的条件之后,就跟她告辞,开着自己的保时捷往金殿夜总会赶去,生怕东星的兄弟会出现什么事情。

    回到金殿夜总会的时候已经是晚上点多,对于娱乐行业来说,这个时间点正是最火爆的时候。倪安琪是女生,早已经回去休息,李宏城跟他女票林洁菲也已经走了,秦勇和哨牙、大罗小罗几个家伙都不在,只有郑展涛跟宋东阳、缪东华一帮兄弟在吃花生喝啤酒看场子。

    我就把郑展涛叫到一边,然后郑重其事的问他:“胖子,你老老实实的告诉我,最近兄弟有没有出现什么状况?”

    郑展涛闻言眼神有点儿发虚,不敢跟我目光对视,嘴里说:“没有什么不妥啊,都还是老样子。”

    我不高兴的说:“少跟我扯淡,今天晚上安琪说不想在背后说兄弟坏话,我就隐隐觉得不对劲。还有你跟李宏城当时一个劲的对安琪使眼色,示意她别乱说话,当我没看见吗?”

    郑展涛支语着不知道说什么了,我就冷冷的说:“说吧,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如果你拿我当哥,就不应该有事瞒着我。”

    郑展涛一咬牙,说:“其实,确实出了点状况。”

    我就问:“谁?”

    郑展涛说:“秦勇、李金玉,甚至我觉得大罗小罗两兄弟最近也不太对劲。”

    我皱起眉头:“别急,一个个逐个说清楚,这几个混蛋到底发生什么事情了?哨牙这段时间老是要钱,我今天就觉得不对劲了,开始还以为是他家里人病了什么之类的,现在看来别有原因啊!”

    郑展涛掏出一包五叶神,给我递了一根烟,然后他自己又叼了一根,点燃喷了一口烟雾,才叹气的说:“哨牙这家伙最近不知道怎么的,染上了赌博,现金已经输了几十万了,欠下的赌债更多。他不敢让你知道,一直叮嘱我们帮他保密。”

    我闻言就怒了:“王八蛋,他自己也是穷苦人家出身,赚得这点钱容易吗,居然学人烂赌,他有那个资本吗?”

    我发了一通脾气,然后又说:“哨牙以前不赌的,不可能无端端的突然迷上赌博,一定是有什么人故意设局勾引他参加赌博。胖子,你明天给我查一查,哨牙最近跟那些人走得比较近,在那些场合参与赌博,跟谁赌,欠下谁的赌债,这些都要给我一五一十的查清楚,我倒要看看谁这么大胆,敢对我的兄弟下手。”

    郑展涛点头:“等下我立即让宋东阳和缪东华他们去查。”

    我旋即又问:“说说大罗和小罗两个傻帽吧,他们两个又出现什么岔子了?”

    郑展涛说:“他们两兄弟喜欢上了一个叫郑心梦的女生。”

    我愣了愣:“这不算什么问题吧?”

    郑展涛苦笑说:“问题是他们两个同时喜欢那个郑心梦,大有为了一个女人兄弟反目成仇的趋势。”

    我怒道:“这两个家伙真傻还是假傻,十几年亲兄弟感情,还不如认识不到一个月的女人,两兄弟为了一个女反目成仇?”

    郑展涛说:“那个郑心梦我见过一次,长得确实有几分姿色,打扮得挺妖娆动人的。不过这个女人我觉得有点问题,她在大罗小罗两兄弟之间游刃有余,既跟大罗关系要好,又跟小罗玩暧昧,把大罗小罗兄弟耍的团团转,好像故意要让他们兄弟互相反目似的。”

    我皱了皱眉头:“大罗和小罗两个是农村娃,长得又挺憨货的,平日打扮又比较土气,很难讨得女生喜欢,怎么这个长得挺漂亮的郑心梦就乐意跟他们兄弟俩玩暧昧呢?胖子,顺便也查一查这女的来头,我收到消息有人要对我们东星兄弟下绊子,我觉得这女的可能有问题。”

    郑展涛说:“行,明天我就让王子天去查。”

    我听了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人的问题,真是为这群家伙操碎了心,叹了口气说:“奔雷虎秦勇呢,这家伙又遇到什么情况了?”

    郑展涛脸色凝重起来:“阿勇的问题最为严重,也是最为棘手。”

    我惊疑不定的说:“他怎么了?”

    郑展涛咬咬嘴唇说:“今晚缪东华不是碰巧在男洗手间垃圾篓里发现了针筒吗,其实,那是秦勇他用的……”

    “什么?!”

    我整个人如同被一道晴天霹雳劈中,心中的震惊根本无法形容,惊愕过后心里涌起一股难以言喻的辛酸和愤怒,真心有种恨铁不成钢的感受。我握紧拳头狠狠的砸了两拳墙壁,哀其不幸怒其不争的说:“混蛋,真心混蛋,我都千叮万嘱,三申五令不许碰这种东西的,这混蛋干嘛就不听我的话呢?”

    郑展涛见我这痛苦的表情,也耷拉着脑袋不敢说话。

    我恨恨的说:“秦勇那混蛋呢,让他滚来见我。”

    郑展涛小声的说:“他刚出去不久,我看他出去的时候精神不对劲,想必去梨花大道后巷里买那种玩意去了。”

    梨花大道后巷是粉仔专门兜售那种玩意的地方,属于涂家天地玄黄四个堂口当中天字堂的地盘,我脸色铁青的说:“你去准备面包车,把现在在金殿的兄弟全部召集起来,我要去梨花大道找秦勇那混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