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15章:阴险的陈文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给秦勇打了个电话,本来想问问这小子现在在哪里?

    可是,打电话的时候却提示对方手机关机了,我急着找到这家伙,就带着郑展涛、缪东华、宋东阳还有几十个东星的精英兄弟,一共开了五辆面包车,浩浩荡荡的直奔秦勇最有可能去的梨花大道后巷。

    梨花大道两边都是比较高级的酒店和宾馆,后巷偏街里入夜的时候徘徊着一些粉仔,我们将车子停在梨花大道,进去的时候巷子口有两个穿着背心、纹龙刺虎的地痞正在抽烟聊天,见到我带着一帮人走进来,他俩顿时警惕起来,手握着对讲机走上来喝问:“你们什么人,来这里干什么的?”

    我今晚心情很不好,脾气也很暴躁,今晚不但遇到了陈文这个我一直渴望不要出现的家伙,害得我跟李梦婷变成了陌生人,还有哨牙几个人的出事也更加的激化了我的暴躁,尤其是知道秦勇沾上那种东西之后,我的一颗心就急得慌。

    这两个家伙明显就是守在这里望风的,防止警察来抓人或者是其他道上的人来捣乱。我对其他行业都没什么特别嫉恨,就算是对疯华佗那种杀手职业,都不是非常嫉恨,但是对粉仔,我现在就特别有恨意。所以这会儿我都不跟这俩家伙废话,直接一个左勾重拳砸在跟我说话的那个家伙下巴上,一拳就将他跟打翻了。

    另外一个家伙见我话不说一句就动手,吓得拿起对讲机急急的叫起来:“鳄鱼哥,有人来踢场……”

    他的话还没说完,我就已经抓住他的脑袋,朝着旁边坚硬的墙壁上狠狠一撞,这家伙就闷哼一声,立即软瘫下去,对讲机也掉在地上,里面传来鳄鱼哥焦急又响亮有力的声音:“是什么人来我们我们天字堂的地盘撒野?”

    我捡起对讲机,声音不带一丝感情的说:“东星太子陈瑜!”

    说完我就扔掉手机,然后吩咐郑展涛他们一帮人,进去小巷看见粉仔就打,全部给我撂倒,还有注意找找秦勇这混蛋还在不在这里?

    郑展涛一帮人如狼似虎,拎着铁管等家伙了就闷不吭声的大步进了小巷,没多久小巷里到处都是惊呼声和惨叫声……

    涂家天字堂的副堂主黄继兴,这会儿才带着几个手下急急忙忙的赶来,见到郑展涛一帮人在收拾他那些散步在小巷里的粉仔手下之后,顿时惊怒交加的瞪着我说:“陈瑜,你吃了熊心豹子胆了,赶来我们涂家的地盘闹事?”

    我冷笑说:“你们涂家的少主都让我给废了,也不在乎再踢你一个场子。←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黄继兴闻言勃然大怒,带着几个手下就朝着我扑过来,我冷笑一声,伸手抽出了皮带,猛然抡起,皮带呼啸着一下抽在冲在最前面的一个家伙脑袋上面。只听到啪的一声爆响,巨大的劲道抽得这家伙牙齿混合着血水一起喷出来,整个人歪歪斜斜的跌飞出去。

    我一皮带抡翻一个对手之后,反手又抽翻一个染着黄毛的家伙,不过这时候黄继兴和一个肥胖的混混已经冲到了我身边,胖子混混张开双臂一下子抱住我,然后对着黄继兴说:“鳄鱼哥,弄死他。”

    黄继兴举起手中的铁管就朝着我的脑袋上砸下来,不远处的郑展涛和宋东阳等人见状,顿时吓得大喊一声瑜哥小心。

    我被胖子抱住,双臂动弹不得,不过我在炼狱特训过,而且打架的实战经验也很多,所以即便情况很危险,但是我还是冷静沉着。在黄继兴举起铁管的瞬间,我就果断的飞起一脚,直接给了这家伙一个歹毒的撩阴腿,这家伙被我踢了个正着,顿时手中的铁管跌落地上,整张脸因为痛苦而涨得通红,嘴巴变成了o型:“噢——”

    我这时候才给了抱着我的胖子一个过肩摔,摔得这家伙四仰八叉。同时,手中的皮带一甩,皮带如同毒蛇般嗖的一下就卷住了黄继兴的喉咙。我再用力一拽,黄继兴身体就不受控制的朝着我前面扑来。我整个人猛然跃起,一脚大力的踹在了他的胸口。十足的力道踹得这家伙飞出四五米,撞在墙壁上才慢慢的瘫软坐在地上。

    郑展涛和宋东阳、缪东华几个见我没事都松了口气,全部重新聚拢在到我身边,问我没事吧?

    我看看小巷子里到处都是躺在地上痛哼的粉仔,就问郑展涛他们找到秦勇没有,郑展涛摇摇头说找遍了周围,也没见着秦勇那小子。

    我就带着郑展涛他们走到受伤的黄继兴面前,居高临下的望着他说:“鳄鱼,秦勇今晚有没有过来你这里买货?”

    黄继兴虽然受了伤,但是毕竟是涂家四大堂口的副堂主,脾气还是有的,他睁大一双牛眼瞪着我,呸了一声说:“什么秦勇宋勇,哪里的龟孙子,老子不认识。”

    宋东阳闻言勃然大怒,上去拎起黄继兴的衣领,嘭嘭的朝着对方的脸门就来了两拳,然后冷冷的说:“东星奔雷虎秦勇,剃着光头,整天喜欢穿牛仔衫的,有没有见过?”

    黄继兴被打了两拳之后,鼻子都流血了,不过这家伙脾气挺硬,咧嘴对着宋东阳笑了笑,是那种饱含讥讽的笑容,说了一句:“我见过……你妈!”

    宋东阳见这家伙死到临头居然还硬气,就想再给对方一点颜色看看,我见黄继兴那副咬紧牙关的模样,就知道普通的皮肉之苦是没法让这家伙屈服的。于是,我伸手拦下了宋东阳,然后上下瞄了两眼黄继兴,冷笑说:“都说男人不低头,男人要硬气,鳄鱼哥脾气果然够硬,真男人。”

    黄继兴有点警惕和狐疑的望着我,因为他捉摸不透我什么意思?

    我看了看他刚才吃了我一记撩阴腿的下边,然后扬扬眉头,邪笑的对他说:“但是不知道如果我们把你男人那玩意给废掉了,你还硬气不硬气得起来?”

    黄继兴可能被打断手脚都不怕,但是听我威胁说要废了他那玩意,他顿时就吓得脸色剧变了,失声惊恐的说:“陈瑜你敢?”

    我的答复很直接,转头对着郑展涛等人说:“废了他。”

    宋东阳和缪东华上来就把黄继兴摁在地上,郑展涛的穿着大头皮鞋的右脚已经抬起来,眼看就要往着黄继兴的男人要害狠狠踩下去,黄继兴顿时怂了,急忙叫唤道:“住手,住手,老子怕了你们这帮混蛋了,老子说还不行吗?”

    我跟郑展涛对视一眼,彼此眼神中都有一点儿笑意,我让宋东阳和缪东华把这家伙重新从地上揪起来,然后平静的说:“早点说不就没事了,说吧,秦勇什么时候来过这里?”

    黄继兴不敢耍花样了,老老实实的回答说:“两个星期之前,你说的那个小光头秦勇就跟一个长得斯斯文文的小白脸第一次出现在这里。从那之后,秦勇每天都回来这里买货,少则一次,多的话一天两三次。今晚也来过,他刚刚走向了平江街大排档那边方向,你们后脚就来了。”

    郑展涛就立即问:“那个斯斯文文的小白脸长得什么模样,说得清楚一点。”

    黄继兴努力的回忆说:“肤色白皙,长得眉清目,身高跟你们老大陈瑜相仿,对了,相貌也有两分相似。不过那家伙是小眼睛,你们老大陈瑜眼睛比较狭长,那家伙看起来比较文质彬彬,而你们老大则多了几分凌厉的气息。”

    郑展涛狐疑的问:“都两个星期了,你怎么把那家伙记得那么清楚?”

    黄继兴坦然的说:“因为那小子穿着不凡呀,还有长得比较英俊,容易留下印象。”

    郑展涛还待再问,我开口说:“行了,我大约知道那人是谁了。”

    郑展涛闻言一愣,说:“瑜哥,这人可能就是引诱秦勇沾上那种东西的罪魁祸首,他到底是谁,为什么要害秦勇?”

    我脸色阴沉的说:“他叫陈文,估计是想对付我的,先对我身边的兄弟下手了,估计是想对我动手之前,先砍掉我的左臂右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