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17章:我不许你走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箫媚估计也没想到我会深夜打电话给她,不过一向倔强的我破天荒的来求她帮忙,她显得非常开心,好像能够替我做点什么,她就格外的高兴。

    她听完我的叙说之后,建议我说她安排私人医生给秦勇戒瘾,只要我把秦勇交给她就可以了。如果秦勇心瘾不强的话,大约强制两个月之后,就能戒除成功。当然这是看一个人的心瘾程度,还有毅力意志坚强与否有关系,一般意志力差的人就算暂时的解除成功,但以后出来还是会忍不住心瘾重新去碰的。

    我谢过箫媚,然后答应明天会亲自把秦勇送过去,就挂断了电话。

    秦勇这会儿耷拉着脑袋站在一边,情绪已经稳定了许多,耷拉着脑袋站在一边不敢吱声。

    我对他说:“已经搞定了,你等下回去跟你爸妈撒个慌,就说外出旅游什么的,随便找个他们相信的借口。明天我会亲自送你去箫媚哪里,她会安排医生帮你安排治疗和戒除。期间痛苦和难受是不言而喻的,我希望你能撑这一关,两个月之后我要看到一个健健康康的奔雷虎。”

    秦勇点点头,咬牙承诺说:“瑜哥,我一定不会再辜负你的期望的。”

    我跟秦勇开车回到金殿夜总会已经半夜两点多,夜总会刚刚打烊,屠夫那家伙正在吧台那里跟周琴云在亲密的聊着天,服务生在打扫卫生,兄弟大多也回去休息了。让我意外的是郑展涛、王子天、倪安琪、李宏城几个居然都在,原来他们也很关心秦勇的情况,一直在等着我和秦勇回来呢。

    我们一帮人跟秦勇喝了半晚酒,第二天早上,秦勇就跟他爸爸打招呼说要去外地旅游一趟,而且还是很任性的说走就走的旅行。虽然这把秦东海气得够呛,但是秦勇性格比较叛逆,所以秦东海虽然臭骂了一顿秦勇,但是对秦勇也无可奈何。

    我亲自开车送秦勇到陈家七里塘庄园,箫媚已经在客厅跟几个穿着白大褂的私人医生在聊天,看到我带着秦勇来了之后,她就让让几个医生带着秦勇走了。因为按照我跟她的约定,我不能过问戒毒过程和方法的,只需要等两个月之后看强戒结果就好。

    箫媚兴致盎然的留我下来吃午饭,甚至她还亲手下厨做菜,做了四菜一汤,跟我坐下来一起吃午饭。不过其实她根本什么都没吃,一个劲的笑眯眯看着我吃,那母爱十足的架势让我很是不习惯。

    吃完午饭之后,我刚刚离开陈家庄园,就接到了一个电话,是李梦婷手下鹰眼的电话。鹰眼和地主、眼镜、以及张诚赫曾经跟我一起出生入死进入缅甸救出李梦婷,我们之间关系一直不错。

    但是这次他打电话过来,劈头盖脸就是对着我一顿怒骂,最后恨恨的说:“陈瑜,我真想不到你是这种人。”

    我莫名其妙被他咆哮怒骂一顿,有点儿不高兴的说:“鹰眼,到底发生什么事情让你这么不待见我?”

    鹰眼冷冷的说:“你自己背地里做过什么事情,你自己不知道吗?亏以前婷姐对你那么好,现在你就这么急着想婷姐死,一翻脸之后立即派人杀婷姐,心真狠啊!”

    我闻言失声的说:“李梦婷怎么了?”

    鹰眼冷哼说:“用不着你假惺惺装好人,你派来的杀手虽然开枪打中了婷姐,但她福大命大,阎王还不收她,让陈公子你失望了。”

    我听说李梦婷被杀手开枪打中,顿时一颗心就充满了焦虑,急吼吼的说:“你说话少给我阴阳怪气,老子问你我姐到底怎么了?”

    鹰眼被我的咆哮震慑住了,他狐疑的问我:“杀手真不是你派来的?”

    我怒道:“鹰眼你是傻子吗,你想想李梦婷在缅甸出事,我比谁都紧张,我连命都不要了也要去缅甸救她,你觉得我会派人杀她?”

    鹰眼气势弱了很多:“但是你们最近不是因为陈文的事情闹翻了吗,而且你是箫媚的儿子,跟婷姐根本不是一个阵营的……”

    我冷冷的说:“但是我们之间的感情却不是假的。”

    鹰眼也知道我曾经跟李梦婷有多么的亲密,他这会儿也相信了杀手不是我派来的,就叹了口气跟我说:“昨晚你跟婷姐说以后从此陌路,大家再无瓜葛之后,她嘴里没有说什么,但是其实我知道她内心是很伤心的。后来她独自开车回家,半路上被杀手袭击了,肩膀被中了一枪,她当时跳下鸳江逃得性命……”

    我连忙的问:“她现在在哪里,伤势如何?”

    鹰眼叹气说:“她现在她家别墅养伤,有专门的私人医生照顾她,不过因为她伤口有炎症,而且她昨晚跳河浑身湿漉漉导致发高烧,更重要的是她意志消沉,莫医生说这不利于她伤势病情的恢复。我刚才去看望了一次她,她在昏睡当中,眼角还偷偷的流泪,我在她房间里呆了五分钟,她就在昏睡中喊了两次陈瑜。估计恩情和爱情之间的抉择,快把她逼到了绝望的悬崖了吧?”

    我听到鹰眼说箫媚在昏睡中眼角还流泪,还下意识的喊我的名字,眼睛瞬间就迷蒙住了。原来并不是我一个人舍不得这份感情,李梦婷同样也舍不得。后面鹰眼说得那些什么恩情和爱情的抉择,我都没有注意听了,整颗心都关心着李梦婷现在怎么样了,我一下挂掉电话,开车就朝着竹林山李梦婷家别墅飞驰而去。

    我来到李梦婷别墅,她家的女仆和佣人都认识我,让我通行无阻的进了别墅。

    来到二楼大厅的时候,一个穿着白大褂的女医生正在看,这个女医生叫莫磬,我当初去炼狱之前曾经受到她的照顾,所以她也认识我,她惊愕的望着我说:“陈瑜?”

    我就连忙的问:“莫医生,我姐呢?”

    莫磬指了指主卧室:“李小姐在里面,刚吃完躺下没多久,也不知睡了没有?”

    “我进去看看她!”

    我说着就走过去,轻手轻脚的推开门,李梦婷的房间很大,落地窗却拉上了窗帘,即便是大中午房间里也是灰蒙蒙的一片,房间中摆着一张非常大的深红色大床,看起来就像是一朵绽放的巨型红色玫瑰。

    李梦婷就躺在床上,身子摆着被子,秀发披散在枕边,稍微显得有些凌乱,脸色显得有点苍白憔悴,眼眸紧闭着,一缕细发丝黏在她的嘴唇边,整个人想是一朵被暴雨打残的白色莲花,显出一种病态美。

    似乎是为了证明鹰眼没有跟我说假话,我刚刚轻手轻脚的走进房间,李梦婷就在昏睡中发出一声幽怨的梦呓:“陈瑜——”

    我闻言忍不住心一疼,觉得昨晚自己说的那些以后大家形同陌路,彼此当着不认识的话太任性了,毕竟大家曾经那么深的一段感情,怎么能轻易说放弃呢?

    我走到李梦婷床边坐下来,伸出手指轻轻的触碰在她光滑的脸颊上,指尖带着浓浓的眷恋,慢慢的移到她的眼角边上,温柔的给她抹去了眼角泪痕。

    李梦婷大约是感受到了什么,长长的睫毛像是蝴蝶翅膀般闪动了两下,然后就缓缓的睁开了眼睛,等她看到我近在咫尺的熟悉脸庞之后,原本一片死灰之色的眼睛瞬间生动起来,情不自禁的说:“陈瑜,真的是你?”

    我给了她一个自认为很阳光的笑容,点点头说:“姐,是我!”

    一声姐,李梦婷的眼泪就立即落了起来,竟然哭了,吓得我手足无措,连忙问她怎么了?

    李梦婷不说话,就是哭,而且好像受了委屈的小女生,越哭越伤心。

    “姐,你是不是在生我的气,你不想见到我的是吧,别哭了,我立即消失。”

    我见李梦婷哭得梨花带雨,自己也是真急了,连忙转身就准备从她眼前消失,但是没想到李梦婷却立即哭着喊住我:“站住,我不许你走——”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