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22章:地下拳王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生死状是发生攸关生命的行为之前,双方签下的免责切结,内容不外乎“生死两不追究”、“生死有命、富贵在天”等。生死状是白纸字的合约,以确保双方出手时能义无反顾、全力以赴。近代的武术擂台开赛前,都要先签生死状,这是这一行的规则,一般签了这个之后就是走上擂台被人打死了,也没法追究对方的责任的。

    郑展涛和王子天他们几个眼睁睁的看着我在生死状上签下陈瑜两个字,哨牙就再也忍不住,自责的痛哭起来,暮然回首,他才猛然的发现原来已经错得这么深了。

    我看了一眼痛哭流涕、悔恨交加的哨牙,本来准备痛骂他一顿的那些苛责的话最终半句都没有说出口,只是拍了拍他肩膀说:“快点长大吧,我也护不了你一辈子。”

    哨牙闻言眼泪流得更急,嘴唇咬得紧紧的,双手死死的攥紧,指甲深深的扎入手掌肌肉里,我不知道哨牙在这一刻在心里暗暗的发誓:哥,我一定要变强,以后我不要你保护我,以后我来保护你。

    我更没法想到哨牙此后经过这次的事情之后,整个人变得极端激进,整天疯狂的锻炼身体操练军体拳,后来变成了东星五虎之中实力仅次于奔雷虎秦勇的存在,啸天虎的名号响彻了整个丽海市。

    涂文轩和陈文见我已经欠下生死状,就不着痕迹的对视了一眼,彼此露出了阴谋得逞的笑意。在他俩看来,我只要敢踏上擂台,就等于是一只脚踏进了棺材,他们俩已经迫不及待的想看到泰国拳王在擂台上血腥的轰杀我的场面。

    市拳赛场就在碧海蓝天国际会所,跟林家的蓝晶会所不一样的是,蓝晶会所出名的是美女如云,碧海蓝天这里没那种女人的服务,这里最有名的就是市拳赛。

    拳赛场就在会所的负二楼,需要从专用的vip电梯才能下去,电梯显示是没有负一楼、负二楼的,但是我们几个人看到带路的薛帅在电梯按了几个楼层的数字,感觉就像是输入了一组密码,然后电梯就从八楼慢慢下降,叮的一声开门的时候,已经来到了建在地底下的市拳赛场。

    电梯门口站着几个穿着色背心的彪型大汉,见到薛帅之后都齐齐的喊了声薛老大,薛帅没有搭理那几个守在电梯门口的彪型大汉,而是一边带我们去后台休息室一边告诉我们:“拳赛场是禁止拍照录像的,连电话也不许打,这里安装有信号干扰器,还有电磁干扰器等设备,走进来之后你们的手机没有信号,而且任何摄像装备也没法运行,所以你们最好不要企图录像和拍照,否则后果自负。”

    看来涂家虽然在丽海市有着很强的人脉关系,但是他们也很注意保护市拳场的。我看了一眼拳赛现场,只有几百平方米大小,基本没有怎么装修,看着就跟地下停车场差不多简陋,中间是一个四方形的标准擂台,观看席只有两排椅子,估计大部分人都得站着观看比赛。

    不过,现场已经有一两百号人,男的西装革履,女的长裙飘飘,看起来都是非富即贵的上流社会人物,拥有巨额的财富和高人一等的地位之后,他们对一般的娱乐活动已经不敢兴趣,只有这种最血腥的残酷比赛,才能让他们感受到那种激动人心的本能快感。

    我们一帮人来到休息室,秦箐一直板着脸不说话,明显对我不顾劝阻参加市拳赛很不满意,王子天几个脸色充满了担忧,林峰见事情已成定局,就满脸郑重的跟我介绍市拳赛的规则,还有那个叫察差的对手实力。

    市拳赛规则其实也不过介绍,完全就是无规则赛,可以攻击对手任何的部位,察差外号叫战斧,一双脚特别的厉害,扫腿和膝击是他的强项,叮嘱我一定要小心。

    休息了十分钟,外面传来一阵阵喧闹声,原来美女司仪已经在宣布比赛准备开始,还有罗列出我跟察差的一些资料,供现场的那些富豪们参考下注赌博,林峰这家伙这时候走了出去,过了几分钟他就回来了,轻飘飘的说了一句:“外面的人都买战斧察差赢,我买了一千万你赢,才勉强把倍率变成:,所以你千万别输,不然咱们一起倒霉。”

    林峰买了一千万,赔率才变成:,这意味着最少买我输的赌注在千万以上,全场的赌注就有五千万以上。按照这里的规矩,赢钱是要抽头%的,所以这一场比赛下来,涂文轩就能赚几百万。当然,这是在我输掉比赛的情况下,如果我赢了的话,他需要付给我万的奖金,能亏死他。

    我翻了个白眼:“老子都要上擂台拼命了,你还有心情赌钱。”

    “我这不是支持你的一种方式嘛”林峰攀着我肩膀小声的说了一句:“放心,我的手机是制造商特制的高级手机,这里的干扰器没法完全干扰我手机接收信号。我刚才出去下注的空暇,已经偷偷的给我的朋友发了一条信息,让他立即弄一瓶最新型号的兴奋剂。等下他会想办法买票进入这里,把兴奋剂送到我们手上,有了这玩意,你打赢察差就多了三分希望。”

    没多久,薛帅就来休息室通知我比赛要开始了。

    我在林峰、秦箐、哨牙、郑展涛、王子天、倪安琪,还有大罗小罗几个人拥护之下走出了休息室,经过大厅观众中间的通道走向擂台。

    因为在场的人都不认识我,而且他们绝大部分人都是买茶差赢,所以见到我出来之后就全场报以嘘声。甚至有些人还朝着我扔东西表示不屑,其中有个喝得有几分醉意的肥胖男子竟然将他手中一个啤酒瓶朝着我扔了过来。

    我眼疾手快的一把抄住呼啸而来的啤酒瓶,想也没想的就把啤酒瓶往着那家伙硕大的脑袋掷了过去,啪的一声爆响,啤酒瓶直接在他额头上爆碎,砸得他满头血污的跌翻在地。

    周围的人顿时被我这一手给吓住了,再也没有一个人敢发出任何嘘声。

    我面色森冷的踏上擂台,环视了一圈台下众人,在观众席最好的座椅位置看到了被一群手下保护着的涂文轩和陈文两个家伙,我居高临下的看着他们,伸手就扯掉了自己身上的色衬衫,露出菱角分明肌肉,还有浑身纵横交错的伤疤。

    如果说疤痕是男人的勋章,那我就是勋章累累的战士,台下那些观众见了,有小部分人已经开始觉得我有挑战察差的资格,后悔刚才没有买我赢,毕竟我的赔率很高,一赔四。

    全场静寂了一会儿,忽然美女司仪宣布有请二十一连胜的擂主察差,然后就看到后台出口走出一群人。一个身高大约在一米八,体格健壮均匀,肤色黝的泰国男子被一群工作人员拥护着走出来。

    他头戴蒙空,手臂套着八戒,身披一件红色写有古泰文和小乘佛教密文的外衣,典型的泰国拳手打扮。现场的观众见到他全部神色激奋起来,无数人疯狂的呐喊着战斧的外号,甚至还有人大喊说:“战斧,给我劈了他,来一场酣畅淋漓的屠杀吧!”

    察差走上擂台之后,做了一套泰国拳手习惯的祈祷礼拜之后,才解开了他的红色外衣和头上的蒙空,走到擂台中间跟我面对面的站立,我们如丛林中突然相遇的两头猛虎,互相肃然对峙。

    一个穿着条纹裁判衣的男子裁判上来:“记住,这是无规则比赛,你们各有一次喊停的机会,准备好了吗?”

    我和察差都微微颔首,察差还朝着我平伸出双拳。我愣了一下,才明白这是比赛前的打招呼,这就跟足球踢完之后互相交换球衣,是同一种礼仪。我就同样伸出双拳,拳头互相碰了一下,以表示已经准备好了。

    裁判见状手一挥,“当当当”的敲钟声响起,比赛正式开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