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25章:箫媚的橄榄枝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从碧海蓝天出来的时候已经是晚上八点多,我手上多了一张七百万的支票,林峰账户里多了三千六百万巨款,大家心情都挺不错。尤其我临终前见到涂文轩跟陈文两个人那想是吃了翔般难看的脸色,心里就忍不住升起一股难以言喻的快感,让你两个孙子设陷阱算计我跟我的兄弟,自己搬石头砸自己的脚了吧。

    刚刚从碧海蓝天出来,就看到外面有两帮人在对峙着,一帮衣着很高档,清一色的色西服,全部都是碧海蓝天的保安,而跟这些保安对峙的一帮人赫然是我们东星的兄弟,为首的人竟然是谢天来,身后不但跟着七匹狼等外围兄弟,还有缪东华、宋东阳那三十六个精英全部都来了。

    谢天来正要带人硬闯碧海蓝天,却见到我们一帮人出来了,他顿时一喜,可是见到我脸上带伤,旋即又急了,带着一帮兄弟迎上来问:“老大,你怎么了?”

    “没事,在市拳赛场跟他们的擂主打了一场,赢了几百万奖金。”

    谢天来自然也是知道碧海蓝天有市拳赛,甚至还知道这里的地下拳王实力很厉害,听说我居然打赢了擂主赢了巨额奖金,震惊的目瞪口呆,周围的兄弟也忍不住欢呼起来,看我的目光隐隐以我为荣。

    我故意的没有打拳时候差点命都丢了,只轻飘飘的说我赢了地下拳王,引得兄弟们浮想联翻,觉得我深不可测。

    在东星,我一直就是兄弟们心目中的一面精神旗帜,他们也是看好跟着我混的前途才跟着我的,所以一些威风事迹我对他们一般不藏着掖着,而是故意的告诉他们,让他们觉得我很厉害。毕竟小弟们就喜欢很厉害的老大,你藏着掖着人家还以为你没本事呢,出去跟别人吹牛也没有资本。

    有一帮兄弟固然威风,但是一帮人去海鲜大酒店搓了一顿,六七十人吃喝花掉了我近万块钱。我心想幸好今晚有七百万进账,不然明天去跟负责管理东星账目的唐安宁那小妮子报销的时候,估计她肯定要睁大眼睛训我乱花钱。不知道为毛,这小妮子什么都好,但是看管钱袋子的时候,就像是小媳妇看管老公挣回来的钱一样,特别严格。

    一帮人吃饱喝足之后,林峰和秦箐两个人率先提出告辞,然后谢天来一帮人回去魅色。我们一帮人回到金殿,回去之后少不了当众训斥了哨牙一顿,让我欣慰的是哨牙这家伙也知道错了,发誓说如果以后再赌就自己砍手指。

    本来我准备告诉他们,东星的近期目标已经瞄着了距离我们地盘不到三公里外的酒吧街,因为这是章爱蓉给我的考验目标。如果我能成功拿下涂家酒吧街的场子,证明东星的实力,她才会真正的考虑扶持我。东星想抓住这个崛起的机会,就必须要拿下酒吧街。

    可是最近的因为陈文的出现,导致打乱了我的节奏,更可恶的是这家伙接二连三的对我身边兄弟出手,大罗小罗差点兄弟反目,秦勇现在已经被强行戒毒,哨牙因为烂赌的缘故差点连我也栽跟头。更要命的是李梦婷也因为陈文而跟我关系变得有点处境尴尬,幸好今天我跟李梦婷算是冰释前嫌了,但李梦婷不会帮着我对付陈文,她自己尽量保持中立。

    现在东星内部不稳,所以我深思熟虑之后,觉得打酒吧就的注意还是不能操之过急,先稳住东星,还有把暗杀李梦婷的人查出来再说。

    所以我暂时没有把目标锁定酒吧街的事情说出来,只叮嘱大家小心看场子,然后自己开车去了一趟李梦婷家。

    李梦婷这会儿已经不像下午见她时候那样病怏怏的,显得有点儿精神了。

    我来的时候,她正坐在床上背靠床头跟远在数千里之外的缅北曼德勒市的千翠公司负责人张诚赫在打电话。她见我推门进来,就对手机里的张诚赫说:“你安心在那边处理千翠公司的事务吧,丽海市这边的事情我能驾驭得住,你不用分心。”

    说完,她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抬起头冲着我妩媚一笑:“张诚赫跟我报告说这个月开采的翡翠质量不错,公司赚了两百多万。”

    “还不错,估计用不了两三年就能把本钱赚回来了。”

    李梦婷又跟我聊了一下千翠公司的情况,当然也给我带回了一点小笼包的消息,说小笼包已经被迫跟毛昂订婚了,应该在明天春节左右举行婚礼。

    我听了之后真心有种时不我待的感觉,越发感觉剩下的时间越来越少了,小笼包为了帮我,连自己毕生幸福都付出来了,我无论如何都要帮助她解除这场家族联婚,不然我肯定要愧疚一辈子的。

    最后,我问李梦婷有没有关于暗杀她那些杀手的消息?

    李梦婷闻言沉默了一下,才摇摇头说:“没有!”

    我看见李梦婷这表情,隐隐觉得她肯定能查到一点消息的,但是为什么不告诉我,难道是陈文那家伙派人干的,陈文怕李梦婷帮我?

    但是这似乎不可能,因为李梦婷昨晚在上海当时可是帮着陈文的,那到底是谁对李梦婷下杀手?

    我心中猛然想起一个人来,那就是昨晚一度想当场对二叔公、陈文、李梦婷等人赶尽杀绝的箫媚。箫媚最近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她一改以前细腻的处事手法,变得激进起来,似乎为了解决目的有点不择手段起来。

    李梦婷知道是谁派人杀她,她却选择隐瞒不告诉我,可能就是怕我跟箫媚发生争执,她不想让我为难。

    我脸色沉了下来,望着她说:“是箫媚?”

    李梦婷闻言眼神稍微有点慌张,但是很快就被她掩饰了过去,她故作茫然的望着我问:“什么箫媚?”

    我不悦的说:“你别装了,昨晚是箫媚派人来杀你吧?”

    李梦婷见我已经知道了,就咬咬嘴唇说:“她也是为了你好,毕竟我是秦夫人一手养大的人,算是秦夫人的半个女儿,她不不想我跟你走在一起也是正常,毕竟我们是两个阵营的敌人。”

    “你不是我的敌人,你是我姐!”我转身就朝着门口大步走去:“我去找她讨个说法。”

    李梦婷在我背后喊道:“陈瑜,算了,她是你妈!”

    我闻言顿了顿,但还是走了出去,开车一路飞驰,没多久就来到七里塘陈家庄园,刚刚来到庄园的铁栅栏大门前,可能是值班的保安通过摄像头看到我的车子,居然不用按门铃通报,铁栅栏大门自动缓缓的大开了。

    我开车进去,穿越过辽阔的前院,把车子停在车库之后,才怒气冲冲的大步朝着别墅客厅门口走去,这时候已经有一个穿着礼服的管家已经在门口垂手而立等着我了,他见到我之后笑眯眯的说:“陈先生,门卫刚才报告说你来了,夫人让我出来迎你进去。”

    “带路吧!”

    我跟着管家走进别墅,上了二楼房,进去的时候张口就准备大声质问箫媚为什么对李梦婷痛下杀手?

    可是,我话还没说出口,却发现房里除了贵妇打扮的箫媚之外,还有一个穿着白衬衫女西裤的明媚美女,居然是张晴晴,我瞬间有点愣住:“晴、晴晴,你怎么会在这里?”

    箫媚见到我之后情眼睛里不自禁的露出宠溺的笑意,她率先的解释说:“今晚我恰巧碰到晴晴,就跟她聊了一会儿,然后我发现晴晴居然有着惊人的商业目光和洞察力,忍不住邀请她来家里做客细聊,没想到你也来了。”

    事实上,在我买老街地皮的时候,李梦婷就根据一些很细小的市场线索,推断出市里要开发老街,导致地皮价格飙升,那时候她的商业洞察力就已经震惊了我一次。后来她还自学考了经济管理学学士,月亮湾酒吧也让她搭理的整整有条。但是我没想到她居然会让一个上百亿资产的集团公司总裁对她赞赏有加,而且还对她很感兴趣的样子。

    张晴晴平日性格挺高傲的,今晚在箫媚这个长辈还有商业女强人面前,她难得的谦虚了一次,笑了笑说:“箫阿姨谬赞了,我只是纸上谈兵而已,箫阿姨可是丽海市商业界首屈一指的女商人,我刚才说的那些话有点班门弄斧,让您见笑了。”

    箫媚似乎对张晴晴很是喜爱,她笑眯眯的说:“晴晴你不必过谦,我刚才给你说的事情你考虑考虑,陈氏集团公司实力宏厚,绝对适合让你这样的人才在商业的舞台上尽情的发挥。”

    张晴晴不好意思一口回绝,只含糊的说:“我会考虑的。”

    我傻乎乎的看着这两个女人,自己气势汹汹过来准备质问箫媚,还有准备发脾气的但是这会儿却没法开口了。

    张晴晴注意到我脸上有瘀伤,脸色顿时沉了下来,语气不善的问:“又打架了?”

    我连忙的摇头:“没有!”

    张晴晴走过来,眼眸深处闪过一丝心疼,但是俏脸却扳着:“那你脸上的伤怎么解释?”

    我唯唯若若的解释不出来,最后耷拉着脑袋被张晴晴苛责了一阵,箫媚在一边看得津津有味,似乎对这种家庭小琐事很感兴趣。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