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26章:栽培张晴晴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晴晴埋怨了我几句,她似乎瞧出来我似乎找箫媚有事,就说她在楼下大厅等我,然后跟箫媚打了个招呼,径直的开门离开,倘大的房里只剩下我跟箫媚两个人。

    我脸色也随着张晴晴离开,而瞬间沉了下来,望着箫媚说:“你明知道我跟李梦婷关系很好,为什么要背着我对她下毒手?”

    箫媚看了我一眼,淡淡的说:“你今晚来就是跟我说这个事?”

    我声音提高了一点:“这不可不是小事!”

    箫媚手指把玩着桌上一块雕工精致的镇纸羊脂白玉,脸色古井不波的说道:“就是因为她跟你关系太好,我才替你感到担忧。她是秦良素一手养大的,算得上是秦良素的养女,她把秦良素的死归咎在我头上,你是我的儿子,她跟你在一起我觉得不是什么好事,必须处之而后快。”

    我怒道:“放屁,李梦婷不会对我不利的。”

    “是吗”箫媚冷笑:“那在上海会所,她最后是帮你还是帮陈文了?”

    我辩解说:“那是有点误会,她才会站在陈文那边。”

    箫媚哼了一声说:“如果你们真的情同姐弟,我觉得她应该会无条件的站在你这边,不管你是对还是错,她最后站在陈文那边,说明秦良素在她心里沾有举足轻重的地位。既然她是个不安定因素,我当然要在最后的日子帮你把这些潜在危险能抹杀的都抹杀掉。”

    我刚想开口反驳,但是却猛然察觉箫媚这话好像有点不对劲,我就狐疑的望着她:“什么最后的日子?”

    箫媚闻言愣了一下,她随即很自然的说:“我现在还是陈家的临时家主,二叔公等几个老人,已经陈家四个堂口的堂主和公司前十大股东,三年后有权重新投票选择新家主,如果支持我的人不多,我到时候肯定被赶下来,我说的最后日子是这个意思。”

    不知道为什么,箫媚解释的很详细,但给我有种此地无银三百两的感觉,不过我也没有往别的方面去想,也没有把她这话放在心上,只顾着对她说:“李梦婷我很信任她,她绝对不会害我的,你以后别动她了。”

    箫媚对我这么护着李梦婷,还有我这么跟她说话的态度很不满意,她狭长的眼睛一眯:“你这是要求我,还是威逼我?”

    其实,箫媚对我真心很好,如果不是她很章爱蓉维护着我,估计凭涂家的能力我早就没法在丽海市混下去了,甚至保不准我已经是第二个谢天来,前不久秦勇出事,她也是不遗余力的帮我,现在她跟李梦婷作对,让我很是为难,面对她生气的目光,我咬咬嘴唇说:“如果这是我在求你呢?”

    箫媚闻言忍不住一愣,因为我在她面前一直都是那种很倔强的男生脾气,但是没想到我今晚会因为李梦婷而对她底下高傲的头颅,第一次开口说求她。

    她对我的宠爱到底胜过对李梦婷的忌恨,脸色也缓和了下来,叹了口气说:“罢了罢了,你都用上了求这个字了,我如果还执意要杀掉李梦婷,估计你要恨我一辈子的。”

    我听到她这么说,就知道她终于肯放过李梦婷了,忍不住松了口气,说了句谢谢箫阿姨。

    箫媚听到我还是喊她箫阿姨,眼眸中有点失落,她对我说:“我原本觉得唐安宁会更适合你,但是我让人查过你跟张晴晴的以往的资料,发现这个张晴晴对你似乎真心不错,甚至还帮你挡过刀子,是个面冷心热的好女子。”

    我傻乎乎的望着她:“你说这个什么意思?”

    箫媚笑道说:“当然是在选儿媳呀!”

    我翻了下白眼:“我跟张晴晴都摆过结婚酒了,拜过堂洞过……呃,反正我们已经算是夫妻了,这还有什么好选的。”

    箫媚笑眯眯的说:“我也觉得她人不错,她长得漂亮,气质也好,而且她对商业有着一种天生的惊人洞察力,稍微培养一下,就能成为独当一面的商业人才。我准备聘请她作为陈氏集团公司的顾问,你看怎么样?”

    我刚想说张晴晴就算考了个经济管理学学位,但她的管理个经商能力就仅限于打理一家几百万的酒吧,你们一个上百亿资产的集团公司,请她一个小家伙当顾问,这不是开玩笑吗?

    但是我忽然看到箫媚眼睛里那掌握全局的笑意,我意识到了什么,狐疑的问:“你想搞什么?”

    箫媚也没有瞒着我,她笑道:“我先前让你进入集团公司跟我学着打理公司,你一口拒绝了。既然我儿子不愿意来学着打理我的公司,那我只好把我的儿媳妇给弄进来了。”

    我听了她的话,愣了半响,然后觉得自己被箫媚耍了,箫媚的态度很显然易见:你瞧不起这份用不正当手段夺来的家业,不愿意继承,那我就让你老婆来帮忙打理,变相的把家业继承给你。

    我怒道:“张晴晴爱好是教育人,她不会辞掉教师的工作跑去你公司上班的,她不是那种贪财的女人。”

    箫媚得意的说:“这点我当然知道,如果张晴晴爱财的话,当初涂文轩拿着九拉克的钻戒想她表白,她面对一颗价值五百万的钻戒,想也不想就拒绝了涂文轩,从这就能看得出来她不是那种市侩的女子。不过她也有个明显的弱点,我用这个弱点能轻易让她来公司任职。”

    “晴晴有弱点?我不信!”

    我心中冷笑,那娘们臭屁得很,我平日都得哄着她让着她,哪里发现她有什么弱点可以威胁她了?

    箫媚促狭的望着我,揶揄的说:“她的弱点就是你,她那么喜欢你,肯定害怕失去你。所以你身份地位发生翻天覆地的变化时候,她也开始患得患失起来。为了留在你身边成为你最好的内助,她已经在自学考得了经济管理学学位,我相信她也愿意来公司任职学习。而且我给她安排的职务是顾问,这是一个虚职,没有什么具体工作,所以她根本不必辞掉教师的工作。”

    我明白了,箫媚是安排张晴晴进去“镀金”呢。表面是顾问,其实是进去熟悉公司的大体运作。一旦时机成熟,估计箫媚就会把张晴晴安排到很重要的职位上去,她这是在栽培张晴晴。

    本来这套计划应该是给我准备的,可是我没有按照箫媚的意愿进入公司,所以箫媚就退而求其次,栽培张晴晴。

    我觉得自己被箫媚算计了,她似乎要利用张晴晴,变相的让我继承陈家的公司,我还想跟她说两句什么,她忽然脸上一苍白,然后就急忙的捂着嘴巴朝房的独立洗手间跑过去,我大吃一惊:“你怎么了?”

    箫媚跑进洗手间里,让我焦急的等了好几分钟,她才脸色憔悴的出来,我连忙的搀扶着她过去坐下,同时狐疑的问她刚才怎么了,身体不适?

    箫媚轻飘飘的说了一句:“今晚吃海鲜有点肠胃不适,没什么事情。”

    我不疑有他,就说:“既然不舒服就去医院吧。”

    箫媚摇摇头说:“已经开过药了。”

    她说着拉开桌抽屉,拿出一个苗族小锦囊,打开之后里面有个精致的小瓶子,到出一点灰色的药粉和水吞服了下去,我见了忍不住直皱眉:“你这什么肠胃药,看着感觉怪怪的?”

    箫媚看了一眼那苗族小锦囊,面不改色的说:“是苗族医生开的药,专治肠胃的。”

    我见箫媚服了药粉之后气色好了一点,就没有再说什么。看看时间也不早了,张晴晴还在楼下等着我呢,我就站起来提出告辞。箫媚亲自送我下楼,目送我跟张晴晴两个离开。

    我和张晴晴刚刚离开陈家,箫媚的手机就响了,箫媚回到房才接通电话:“卢曦,你这么晚打电话过来,又有什么事情?”

    卢曦愤怒的说:“陶老让你安排组织的那批人进入陈氏集团要害部门任职,你却把他们安排当汽车运输司机,仓库搬运工,甚至有几个还被安排当厕所清洁工,箫媚,你这是在耍陶老吗?”

    箫媚淡淡的说:“我怎么敢耍陶老呢?”

    卢曦:“那你怎么解释把我们的人安排到这些无关要紧的职位上?”

    箫媚:“他们一来就安排到各个公司部门当主管不合适,所以我先给他们安排基层的职位,再慢慢把他们升起来。”

    卢曦冷笑:“你最好别耍花样,你知道背叛组织,背叛陶老的下场,你现在身体里的还有血盅,小命还掌握在我们手上呢。”

    箫媚声音不带一丝感情:“放心,我自有打算。”

    卢曦:“陶老有点等得不耐烦了,你好之为之吧。”

    箫媚挂断了电话,狭长的眼睛里不满了冷笑:“哼,陶老,你当我是棋子,我要好好的跟你下一盘大棋。”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