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27章:河滨公园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开车载着张晴晴从陈家出来,张晴晴一直盯着我脸上的瘀伤看,我这会儿挺虚的,有点怕这娘们骂我。不过让我意外的是,她最后居然没有骂我,而是板着脸问了一句:“去过医院没有?”

    “没有,不过哨牙给我去开了点消炎药,还有我自己也擦了铁打酒。”

    从碧海蓝天出来之后,我就跟一帮兄弟去酒楼吃饭了,脸上的瘀伤只简单的处理一下,这一年多时间以来,受伤对我来说已经习以为常。

    张晴晴很霸道的吩咐:“掉头去人民医院。”

    “其实伤的不严重,回家随便擦铁打酒……好吧,我立即掉头去医院。”

    我刚想说回家差点铁打酒就可以了,但是张晴晴眯着眼睛瞥了我一眼,吓得我改口,然后老老实实的按照她的吩咐把车子掉头,前往人民医院。

    人民医院是我们丽海市最好的医院之一,当然收费也是扛扛的。没钱的穷人真是能死不能病,一场病可能辛辛苦苦攒下来的几年积蓄就没有了;如果没有积蓄的人那就可怜了,经常看到有病人因为没钱缴费而被拒绝治疗或者半途停药。

    晚上急诊部的病人挺多,我和张晴晴走过挂号之后,途径大厅走向急诊室的时候,走廊一张长木椅上就躺着一个作了简单包扎,浑身衣服带着血迹的男子。这男子脖子呈现一个怪异的扭曲姿势,明显脖子被严重扭伤,他脑袋似乎已经不能活动,躺在木椅上眼睛固定的望着走廊的一端,目光呆滞,悲哀而绝望,就像是一个患了绝症等待死亡到来一样。

    我跟张晴晴经过的时候,张晴晴有点儿害怕这个半死不活的家伙,下意识的来着我的手离对方远一点儿,但是我看清那家伙的脸的时候,忍不住停下脚步,错愕的说:“咦,竟然是他?”

    张晴晴闻言秀眉皱起,多看了那个躺在长木椅上濒临死亡的中年男子,问道:“他是谁?”

    “来自泰国的一位地下拳王,名字叫察差。”

    张晴晴不知道什么是地下拳王,不过她听到拳王两个字,就知道对方肯定是打拳的。她看看伤得非常严重的察差,忍不住的小声说:“看他伤成这个样子,不知道是不是打拳输了?”

    “应该是吧!”

    我嘴里淡淡的说道,其实张晴晴肯定没想到我脸上的瘀伤就是拜这个察差所赐,而他伤成这样也是我造成的,张晴晴看看察差周围没有任何家属或者其他公司朋友陪同,就错愕的说怎么他被扔在这里没人管?

    我现在和张晴晴站的位置,正好是察差固定视野范围里面,他看见我的时候,微微惊愕了一两秒。我以为我把他打成这样,他会非常嫉恨我。但是让我意外的是,他看我的目光并没有什么恨意,经过最初的愕然之后,他旋即就继续沉浸在悲哀和绝望中,并没有因为看到我而有太多的情绪变化。

    这个发现让我有点儿意外,我立即又想到比赛开始的时候,他还平伸出双拳跟我拳头轻轻对碰,这是一种尊重对手的礼仪表现,现在从察差的行为举止来看,他性格脾气还算是不错的。

    我犹豫了一下,刚才这时候有一个值班护士从走廊上经过,我就拦下那护士指着躺在长木椅上的察差问:“这家伙怎么回事?”

    那护士看了一眼察差,说道:“有几个人将他送过来医院,医生给他拍片检查之后,发现他脖子和背脊骨都严重受伤,需要进行手术,那些人听说一共大约需要三十万的医药费时候,立即扔下他在这里就走了。”

    我闻言忍不住替察差感到悲哀,他脖子和背脊骨受伤,就算治好估计也大不如从前了。涂文轩恼怒他没有能在擂台上杀了我,加上他治好对涂文轩的利用价值也不高了,所以涂文轩直接舍弃他了,扔在医院了事,连医药费都懒得付了。

    我望着察差那宛如搁浅在沙滩上濒临死亡的鱼那样绝望的眼神,忍不住动了仁慈的恻隐。心想罢了罢了,今晚因祸得福赚了七百万,虽然大家都签了生死状的,赢输生死都怪不了对手,但是他毕竟是被我弄成这样的,看着他这样死掉,我内心有点不忍。

    于是,我就对那护士说:“让医生给他安排治疗吧,他的医药手术费我替他缴。”

    我身穿迪奥衬衫西裤,张晴晴一身香奈儿连衣裙,手里还拎着个lv手袋。那护士见我们穿着不凡,不像是开玩笑的,立即就带我去缴费。有钱能使鬼推磨,我回来的时候已经有几个医护人员弄来担架车,正将察差要送去急救。

    一群医护人员推着担架车从我身边经过的时候,察差忽然伸手抓住我的手臂,在我错愕的目光下,他居然用沙哑的声音,语调生涩的说了一句:“谢谢。”

    我没想到这家伙居然还会说普通话,正想跟他说两句说,但是医护人员已经拉开察差的说,急急忙忙的推着担架车送察差去急救了。

    张晴晴目睹我花钱救这个泰国中年男子,语气有点儿埋怨的说:“你钱挺多呀,轻轻松松就把几十万块钱给花出去了。”

    我也不敢说这个家伙是被我打成这样的,更不敢说我打市拳赛赚了七百万,这会儿只能跟张晴晴撒谎说这个察差曾经是我的偶像,我不忍心看着他这样子死掉,就当是做一次好事好了。

    张家本来就是小康家庭,再加上我现在已经拥有了金殿和月亮湾两家夜场,甚至张晴晴还知道我亲手妈妈是一家资产上百亿的公司董事长,所以几十万就显得不是那么的多,而且还是用来救一条人命的,她就没有再多说什么。

    我看了下医生,随便开了点药就跟张晴晴离开了医院,张晴晴见我伤势没什么大碍,加上今晚又是周末,她兴致盎然的拉着我逛街。张晴晴啥东西都要看,关键的是看了又不买,靠,简直折磨人。

    我们两个逛了半个小时,已经是晚上点,步行街的商店都纷纷关门了,张晴晴兴致未消的指着不远处的滨江公园大门说:“要不我们去里边走走吧?”

    滨江公园是丽海市最好的公园了,晚上也开放,而且夜晚公园还挺漂亮的,算是情侣们约会的圣地。

    我点点头说行,然后就跟张晴晴肩并肩的进了公园,这公园比较高级,重要路口都安装有摄像头,甚至还有警察值班亭,到处都有路灯,这时间情侣还挺多。我看见别人都是亲密的手牵手或者搂抱着偎依在一起,然后忍不住看看跟我肩并肩的张晴晴,就偷偷的伸手拉她的手,张晴晴用眼角余光斜了我一眼,但是没有挣扎,让我抓着她软软的小手,挺爽的。

    我们逛了一会儿,然后就在公园的人工湖心亭停下来歇息,人工湖不算大,借着凉亭的灯光,可以看到湖里面有成群的锦鲤在觅食。

    张晴晴就趴在凉亭围栏上看湖里面的锦鲤,她这么趴着,差点就把我看得给流鼻血了。因我这会儿站在她后面,她趴在围栏上,就让我情不自禁的起了一个邪恶的念头,寻思如果从后面跟她那啥,那该多爽呀?

    张晴晴像个小女生般在看湖里的鱼,而我则偷偷的看被姣好的背影和她趴在围栏上的姿势,偷偷的不停的咽口水。

    张晴晴看了一会儿,然后发现湖里的那群锦鲤朝着旁边游开了,她就连忙的转身朝着凉亭的另外一边走去,但是我正在她身后呢,她一转身就撞到了我,然后哎呀的一声就要跌到。

    我正看着她的身子浮想联翩呢,见到她要摔倒也是吓了一跳,连忙的上前一把将她香软的身子给抱住了。温香软玉在怀,鼻子闻到全是她身上那股香喷喷的味道,还有我抱的位置也是恰好是她的臀部,手上就传来了惊人的触感,这种嗅觉和触觉双重刺激下,我就立即就有了反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