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28章:我成了渣男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张晴晴根本就没想到我居然闷不吭声的站在她身后,她自己穿着高跟鞋的,一转身撞到我差点摔倒。即便是我及时的抱住了她,但她还是受到了惊吓,被我搂在怀里的时候还没回过神来,眼睛楚楚可怜的望着我。

    她难得露出柔软的一面,让我忍不住男人保护欲大发,有种想好好呵护她的冲动,然后几乎是情不自禁的就朝着她嫣红的嘴唇亲吻了下去。

    张晴晴美眸睁大,但是却没有抗拒,任凭我亲吻过来。而且呀,大约是我们已经亲吻过好多次,彼此已经有了默契的缘故。几乎是我们嘴唇刚刚碰触,她就已经下意识的主动微微张开嘴巴,然后我就尝到了她丁香的滋味,爽得全身毛孔都舒张开来。

    记得半年之前,我购买老街地皮的时候,涂文轩的房地产经理为了逼迫我卖掉手中的地皮,还变相的挟持了张晴晴。当初我为了张晴晴而贱卖了老街的地皮,张晴晴当时很是感动,差点当时就把身子交给了我。可惜那次是她亲戚来的日子,让我最后没有能把她给吃了。

    前不久我生日,本来张晴晴也是准备把自己当作生日礼物交给我的,甚至连酒店房间都订好了。可惜那次我自作聪明,弄了个什么味精可乐蛋糕,最后自己把自己吃进了医院,导致又错过了一次跟张晴晴那啥的机会。

    结婚已经一年了,一直没有真正的把张晴晴拿下,我真心觉得自己挺逊的,不过今晚张晴晴好像不太抗拒我跟她亲热的样子,甚至亲吻的时候还有点儿主动,让我既欣喜又意外。

    我心想她平日都很矜持的,今天怎么似乎有点儿不一样呢?我猛然的记起来,张晴晴来亲戚的日子每个月都很准时,现在距离她亲戚日子过去已经有十几天了,可能今天不是她的安全期。呃,就是俗话说的那种受孕期,听说女的在这一两天的日子里,那方面感觉比较强烈。

    这个发现让我在心里嘚瑟的笑了,岳父和岳母招我当上门女婿,日夜期盼的不就是我跟张晴晴快点生个孩子继承他们张家的香火吗?按照约定我跟张晴晴的第一个孩子姓张,等有第二个孩子就跟我姓陈。嘿嘿,今晚办了张晴晴可能还能完成两老期盼已久的心愿。

    我抱着张晴晴亲吻了一会儿,正准备有下一步举动,但是张晴晴却清醒了两分,按住我的手细声的说:“不可以在这里。”

    确实,这会儿虽然是晚上点了,但是不远处的湖边的路灯下石板凳可坐着一对对的情侣,甚至偶尔还会有公园值班的保安拿着手电筒巡逻,严防有什么夜里抢劫之类的匪徒。

    我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拉着张晴晴的手急步朝着我们停车的方向走去。没一会儿就出了公园,见到了我们停在路边的那辆保时捷跑车。我就急吼吼的拉着张晴晴上了我们那辆双门双座的跑车,伸手一关门,然后我就抱着张晴晴亲热起来。

    “陈瑜……不要……”

    张晴晴发生一声呢喃,一双手无力的推搡着我,欲拒还迎的样子让热血方刚的我哪里受得了,嗷嗷的就朝着她扑过去。可是在这时候,车窗却“笃笃”的响了两声响,竟然有人在敲我们的车窗。

    这种事情突然被打扰,我心里陡然就有了一股子火气,猛然的推开车门下车,怒色道:“谁他妈的敲老子的车窗……呃,秦大警官,这么晚了你们还在上班呀?”

    车外敲窗的赫然是美女刑侦队长秦箐,她身穿一件修身衬衫和一条蓝色牛仔裤,外面套着一件写着police字样的马甲外套,扎着马尾,显得英姿焕发。她身后不远处的十字街口,还有几个同样穿着police马甲的同时,手里都拿着武器,甚至有个人还牵着一条狼狗警犬,看似在拦截追捕什么罪犯?

    “有人看见疯华佗今晚在这里出现,我们整个部门封锁了这片区域,正在连夜搜查他。”秦箐一边说着,一边忍不住用眼睛偷瞄我车里,她曾经从录像视频里看过我跟唐安宁同喝一杯柳橙汁,还有我舍命保护唐安宁的救命疫苗,所以她一直认定我跟唐安宁是情侣,这会儿也以为车上的张晴晴是唐安宁,她说道:“我看见你的车子,还隐约看到车里有人影在动,猜测你跟唐小姐在这里,所以过来给你提个醒。”

    疯华佗居然没有去找水鬼送他离开丽海市?他还留在丽海市干什么,还有这里是陈家的地盘,也就是箫媚的地头,他怎么会出没在这里,难道涂家派他来杀箫媚?这不可能呀,上次疯华佗失手之后,他就成了通缉犯,涂家害怕他落入警方手里,把自己给暴露出来,估计恨不得上疯华佗灭口呢,不可能还会雇佣疯华佗杀人的。

    我正狐疑疯华佗为什么还在丽海市的时候,秦箐已经低声惊呼:“晴晴?”

    “小箐!”

    张晴晴也发出一声的惊呼,然后欣喜的从车上开门下来,拉着秦箐的手开心的喊起来,让我看得有点儿傻眼,感情她们两个是认识的呀?

    原来,张晴晴跟秦箐高中三年都是同桌,还是同一间寝室,那时候她们俩的关系已经不能用闺蜜来形容,或者用情同姐妹来形容比较贴切一点。不过高考之后,她们一个念了警校,另外一个念了师范大学,而且还不是在同一个省的学校,后来就慢慢的没有了联系,五六年没见,大家都不知道对方居然都回来丽海市工作了。

    两个女人见面都是又惊又喜,吱吱喳喳的说着自己的近况。

    秦箐毕竟是搞刑侦的,比较理智,这会儿已经从跟旧日姐妹重逢的喜悦中清醒了过来,她狐疑的看了看我,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然后故意问:“晴晴,你跟唐安宁的男朋友陈瑜也认识呀?”

    我在一边听到秦箐这话,顿时差点儿吓尿了,然后果然看到张晴晴脸色的笑容瞬间僵住了,眼眸深处升闪过一丝寒芒,看得我胆战心惊,背脊骨升起一股寒意,觉得周围的气温都骤然的冷了好几度。

    张晴晴看了我一眼,不动声色的对秦箐说:“认识,不过跟他不熟。”

    我听了张晴晴的话,就知道完蛋了,张晴晴已经生气了。

    秦箐平日就是搞刑侦的,审讯犯人察言观色推测心理是她的必修课。她一看我跟张晴晴那些细微的表情变化,似乎就明白了什么,原本对我挺好的印象也开始有点儿崩塌了,从她那带着点鄙视的眼神可以看得出,我这会儿在她眼里就是脚踏两船的渣男。

    秦箐虽然跟张晴晴多年未见,但到底是曾经最亲密要好的姐妹。她看了我两眼,就拉着张晴晴走远一点儿,然后两个女的就小声的聊了起来,一边聊还一边时不时的瞄一眼处境尴尬的我。我不知道两个女的在说些什么,但是我看张晴晴每次看我那恼怒的眼神,我就觉得我要完。

    我站在原地挺尴尬的,看看不远处秦箐的几个同事,我就走上去跟他们套近乎聊天,但是因为我修理过他们的同事刘锦鹏,所以几个家伙都不怎么待见我,没有一个人搭理我,让我吃了个没趣。

    就连他们牵着的那条警犬居然也冲着我汪汪汪的吼叫,一副要扑过来咬我的样子。我心里就火了,连你这畜生也来欺负我。于是,我就暗暗的吸了口气,然后对着那条警犬大叫了一声:“汪——”

    秦箐和张晴晴已经那几个刑警都被吓了一跳,甚至那条警犬也被我震慑住了,被我汪的一声大吼之后,它居然掉头就跑。

    拉绳子的那个刑警正发愣,绳子没有抓稳,让警犬一下子跑开了。不过没有跑远,它跑到停在路边车门敞开的一辆警用面包车上,然后叼着一根骨头又跑回来了,献宝般的把骨头放在我脚边,然后一个劲的对着我摇尾巴,意似讨好。

    秦箐见到这一幕,走过来睁大眼睛吃吃的说:“陈瑜,你对我的狗干了什么?”

    “你这话怎么听着怪怪的,我能对你的狗干什么,我不就吓唬它一声吗?”

    我见那警犬低着头不停的摇尾巴讨好我,我就忍不住伸手摸了摸它的脑袋,它不知道是不是把我当成了它的首领,反正表情挺享受的。

    秦箐自从知道我是“脚踏两船”的渣男之后,就对我各种看不顺眼,甚至我伸手摸一下她的警犬而已,她就冷冷的对着我来了一句:“知不知道你这算是袭警?”

    我闻言气得脸都绿了,袭警袭你妹呀,我要袭我也不摸警犬,我要摸也摸你这个警花。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