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29章:秦箐找我帮忙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本来应该是一个很美好的夜晚,但是自从秦箐的意外出现之后,不但破坏了我跟张晴晴的浪漫,甚至她还把我跟唐安宁暧昧的那点事情抖了出来。导致我跟张晴晴开车回家的一路上,张晴晴都是扳着一张脸不说话,我好几次主动跟她说话,都吃瘪了。

    回到家洗了澡,我刚刚走进卧室,坐在床上背靠床头在玩手机的张晴晴就抬头瞥了我一眼。我以为她会让我交代跟唐安宁的关系,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她什么都没问,只是指着房间里才橱柜说了一句:“看看左边橱柜第一格放着的是什么?”

    我当时还没反应过来,就走过去打开橱柜,发现里面放着一张席子,还有一床被子还有一个枕头,我就回头傻乎乎的告诉她:“是席子和被子还有枕头。”

    “那你知道这是什么意思咯?”

    我闻言一愣,然后顿时明白了,张晴晴这娘们这是让我自觉把这些东西拿出来,然后在房间里自己打地铺呀,我顿时哭丧着脸对张晴晴说:“晴晴,不要玩这个了吧?”

    张晴晴淡淡的说:“不打地铺也行,你可以选择谁客厅沙发或者房。”

    岳父岳母还在客厅外面看肥皂剧呢,我去睡客厅沙发怎么跟两老交代,最后我只能心不甘情不愿的自己打地铺,心里挺悲哀的。本以为今天晚上能跟张晴晴那啥呢,没想到最后居然变成了睡地板,真是从天堂跌到了地狱呀。

    我刚刚一脸哀怨的躺下,眼角余光还见到张晴晴那娘们居然偷偷的用手机拍了我一下,她然后有点儿得意的好像在给谁在发信息聊天,我就忍不住狐疑起来,她跟谁聊天,还聊得挺开心,该不会是男的吧?

    没一会儿,张晴晴似乎也准备睡觉了,她临睡前要去洗漱的,我就跟着她出去的空档,悄悄的爬起来拿起她床上的手机,偷看她手机里扣扣聊天记录。我看到她跟一个备注为“小箐”的网友刚刚聊过天,如果我没有猜错的话,这个小箐应该就是秦箐。

    我粗粗的浏览了一下她们的聊天记录,顿时气得鼻子都歪了,秦箐那臭娘们居然不停的跟张晴晴说我的坏话,说我是花心渣男,还给了张晴晴很多建议,基本都是一些怎么收拾我的方法。张晴晴也同意要好好教训我,还得意洋洋的把我睡地板的照片偷拍给秦箐看,然后两个女人都互相发了个捂着嘴偷笑的扣扣表情,真是气死我了。

    这时候,客厅里传来张晴晴跟岳父岳母互道晚安的声音,我知道她要回来了,赶紧的把手机放回去,然后在地铺上躺下来睡觉。心里对秦箐那娘们恨得牙痒痒的,心想如果她什么时候有把柄落在我手上,我肯定要让她好瞧。

    周末两天我都是睡地板度过的,周一就被张晴晴赶到学校宿舍去住了,甚至连一周亲吻一次的约定也被她取缔了。而且对我管得也特别严格起来,只要看见我跟唐安宁或者倪安琪一些女生靠近一点说话,她就要给我摆脸色,让我格外的郁闷又无可奈何。

    幸好因为箫媚的一次又一次邀请,张晴晴觉得箫媚是我的妈妈,不要意思拒绝箫媚的好意,加上她也想变成商业女强人,所以最后决定了进入陈氏集团公司任职。她空暇时间一下子少了起来,每天都在看箫媚给她的一些报表和资料,很努力的跟着箫媚学习如何打理公司。幸好她有经济管理学位,还有管理月亮湾的经验,所以虽然辛苦,但是上手还是蛮快的,箫媚好几次打电话跟我说张晴晴很有潜力。

    我每天都会抽空去看望李梦婷,她的枪伤随着日子一天天过去,也慢慢的恢复得七七八八了。

    期间,箫媚告诉我秦勇戒毒已经到了最关键的时刻,他说秦勇已经脱毒期最后阶段,也是最困难痛苦的阶段,她说我可以去见秦勇一面,给秦勇一些鼓励。

    我去了箫媚找的那家私人戒毒中心,在如同牢房一般的房间里见到了秦勇。短短一个多星期,他整个瘦了一圈,我见到他的时候,他正蹲坐在房间的角落里浑身发抖,脸上的肌肉都不定的颤动,额头上冷汗簌簌的落下来,明显在经受痛苦的煎熬。

    秦勇见到我之后,哗啦的一声跌跌撞撞冲过来,一只手从铁门缝隙里伸出来,死劲的抓住我的胳膊,满脸痛苦的喃喃说:“哥,我好难受,帮帮我——”

    我见到他这样饱受折磨,心里也是很不忍,甚至有点想请求医生给他一点那玩意的冲动,但是最后还是理智占据了上风,我抓着他的手说:“医生说这是你最辛苦的两头,熬过这最艰难的两头,以后每天痛苦就会减低,所以你一定挺过去。这两天我也不回去了,就陪着你度过这最暗的日子。”

    在接下来两天,我就在病房外陪着他度过。病房里的秦勇被折磨的不成人形,就算是半夜也经常听到他痛苦发狂的喊叫。看见秦勇这样子,我内心更加对毒感到憎恨,心想以后我的地盘谁敢弄这玩意,谁就得死。

    让我欣慰的是,秦勇在经过最痛苦的两头之后,就慢慢往好的方面发展,每天发作的次数和痛苦程度也减轻了。要知道这种东西是很难戒的,无数人戒了之后出去社会又会上瘾,秦勇这情况算是很好的了。

    我陪了秦勇两天,才回到市区,这时候已经是上午九点多了,我已经请了假的,准备在新兴街的一家面馆吃点东西,然后就回家。

    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在面馆里居然碰到了我这段时间恨得直咬牙的秦箐,秦箐身穿白色t恤,搭配一条蓝色的铅笔裤,简约的衣服掩盖不住她妙曼的身材。

    她坐在角落的位置,点了一碗过桥米线,一边吃一边拿着个手机在打电话:“妈,我说了不相亲了,我……我已经有男朋友了,真的,没有骗你……什么,今天你跟爸要来丽海市呀,还有见一下我的男朋友?”

    秦箐似乎有点儿慌张:“没骗你们,谁骗人了,好吧,下午我安排他跟你们见下面。”

    我虽然跟秦箐不算很熟,但是对她还是了解一点的,她似乎根本就没有男朋友,不然林峰那花花公子也在追求她。

    这时候秦箐挂断了电话,抬头就看见了我,自从她认定我脚踏两船之后,就对我强烈的鄙视和各种瞧不顺眼,见到我之后撇撇嘴就低哼了一句:“渣男。”

    我顿时被她给气着了,不过好男不跟女斗,我就懒得搭理她,着一张脸点了一碗牛肉面,在她邻桌坐下来自己吃了起来,准备吃饱走人,老子惹不起你还躲不起吗?

    秦箐见我没有搭理她,她就冷哼了一声,我严重花样这娘们以前可能是被脚踏两船的渣男伤害过,不然没道理这么嫉恨脚踏两船的男生。

    秦箐一边吃米线一边上下瞄我,最后目光落在我的脸庞上,望着我眉清目秀的样子,似乎想起了什么,然后她眼睛就亮了起来。接着她对我的鄙视表情不见了,甚至还端起她那碗米线来到我桌子对面位置坐下了下来,她看看我的牛肉面,然后居然好心的建议我说:“陈瑜,你吃面怎么不加点辣酱,牛肉面没有辣酱不好吃的。”

    我有点懵逼的望着她,这女的刚才见到我还一脸厌恶的奚落我是渣男,怎么突然就笑嘻嘻的过来教我怎么吃美食了,这是不是有什么猫腻呀?

    秦箐见我眼神警惕的望着她,她眼珠子溜溜乱转,然后笑着说:“看什么,我刚才跟你开玩笑的呢,你该不会真生气了吧?”

    我闻言翻了个白眼,心想你他喵的跟张晴晴私底下聊扣扣的时候,没少损我也没少给张晴晴出馊主意收拾我,毛线的开玩笑。不过,看破不说破,我嘴上淡淡的说了句:“没生气。”

    秦箐故意的跟着我闲聊,但是没多久她就图穷匕首见了,舔着笑脸对我说:“陈瑜,你刚才似乎也听到我跟我爸妈打电话了,我爸妈老是想给我安排相亲,我挺烦这个的,就撒谎说我有个男朋友了,所以……”

    我皱着眉头问:“所以怎么了?”

    秦箐:“所以我得找个人应付假扮我的男朋友,演戏应付我爸妈一下,我看你长得挺俊秀的,刚刚合适,要不你假装半天我的男票吧?”

    我对假装别人男朋友没什么兴趣,尤其是秦箐害得我睡地板,张晴晴跟我亲吻的约定也被取消了,我正对她很的牙痒痒的呢,怎么愿意帮她,我就说:“我不感兴趣,你还是去找林峰帮忙吧!”

    秦箐顿时否定说:“林峰不行,他那股花花公子气质肯定不受我爸妈喜欢,尤其是我妈妈。我爸妈比较喜欢你这种,眉清目秀的邻居男孩,看起来比较靠谱。”

    我本来是想一口拒绝的,但是看看秦箐那英气勃勃的俏脸,还有她姣好的身材,心想或者假装她男票能趁机占点她的便宜也挺爽的。怀着这种报复心理,我就懒洋洋的说:“假装你男朋友也是可以的,但是假装一次,费用两千,明码标价,绝无欺诈。”

    秦箐的工资并不高,听到我说扮一下她的男票就要两千块的时候,她顿时像是猜到尾巴的猫一般跳了起来,瞪眼眼睛说:“两千,普通男模特演出一天才几百块钱,你居然要两千,不如去抢算了。”

    我见她气急败坏的样子,就忍不住暗爽,扬扬眉头说:“不愿意就算了。”

    “好!”秦箐气呼呼的从钱包里掏出一叠钞票,恨恨的说:“两千就两千,不许反悔。”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