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33章:秦勇回归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听到林峰的话忍不住愣住,没想到林峰居然想跟我联合起来对付四大家族之中其它的两个家族,其实他不知道的是,章爱蓉依旧看四大家族不顺眼,决心扫平四大家族。

    当然这个扫平指的是扫掉四大家族那些堂口,譬如陈家的青龙、白虎、朱雀、玄武四大堂口,他们正当的生意公司不会受到太大的影响。章爱蓉的目的是让这些人全部老老实实的洗白经商,不许他们四个家族再控制丽海市的地下秩序,道上的秩序必须要章爱蓉扶植的人来控制。

    还有就是我现在根本没法代表陈家,就算箫媚现在想把陈家的家主位置让给我,二叔公那帮老头肯定也不会同意,因为秦良素的儿子陈文已经回来了,我跟陈文虽然都是龙爷的儿子,但是陈文毕竟是龙爷原配夫人的孩子,按照传统的观念,他比我更有资格继承陈氏家业。

    出于这两个考量,我沉默了半响,才对林峰说:“林峰,虽然你的想法很诱人,但是我现在并不能代表陈家,如果你想联合陈家对付涂家跟朱家,我觉得你应该找箫媚商议。”

    林峰闻言皱眉,看了我一会儿,才慢慢的舒张开眉头,他笑道:“我忘记了二叔公那帮老头,还有刚刚冒出来的那个陈文,估计你现在的首要任务是对付陈文,巩固自己在陈家的地位吧。没事,对付涂家和朱家不是一朝一夕的事情,你先搞定陈文,合作的事情我等得起。”

    我跟林峰又聊了一会儿,我委婉的表示了我不能代表陈家,这个合作行不通,但是林峰却似乎有点执着,说让我考虑考虑,他随时等着我的答复。

    接下来的日子过得飞快,不知不觉已经过了一个多月。

    千翠公司和月亮湾酒吧还有金殿夜总会生意都不错,每个月都有固定收入,而魅色夜总会给我们东星的看场费一个月也有不少钱。有了钱之后什么事情都好办了很多,我就让谢天来开始扩充外围的兄弟数量,不过宁缺毋滥,人数控制住一百人左右,再加上五虎三将还有三十六个精英兄弟,东星在河东已经初露狰狞,异军突起,让那些老牌的势力都开始提防和关注我们起来。

    张晴晴每天除了在学校教之外,其它的时间基本跟着箫媚到处跑,学习打理公司事务,箫媚对张晴晴的能力十分赞赏,让我忍不住有点儿狐疑,难道张晴晴对经济管理真的很有天分?

    不知不觉也迎来了暑假,放暑假的第一天晚上,我们全班同时就在月亮湾开了一间豪华大包厢喝酒玩乐。半途的时候保安队长马睿冬进来告诉我,一个身材高大,皮肤黝,长得像是乡下农民的男子操着一口生疏的普通话,说要见我。

    我有点纳闷,就带着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出去酒吧大厅,见到吧台边神情拘束的站着一个衣着朴素的中年男子,我和哨牙几个见到这家伙都忍不住惊呼一声:“是那个泰国地下拳王察差。”

    察差这时候也看见了我,快步的迎上来,对着我毕恭毕敬的低头行了个礼,称呼道:“陈先生。”

    我就指指旁边一张散座,让他坐下来说话,又让适应生端来茶水小吃,然后才问:“察差你出院了,身体恢复了吗?”

    察差眼睛里泛着感激,连连的点头说:“恢复得七七八八了,这得多谢陈先生你帮我付的医药手术费,不然我肯定没法活下来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我有点儿不好意思,虽然说擂台上拳脚无情,还签了生死状,但是毕竟人家是被我打成这样的,我摆摆手说:“举手之劳而已,对了,你还继续在碧海蓝天地下拳赛场打拳吗?”

    察差脸色忍不住露出一丝苦涩,他摇摇头说:“碧海蓝天认定我实力下滑,而且他们找了一个欧洲那边的人拳手来镇场子,已经不需要我了。”

    我就问:“那你以后有什么打算?”

    察差看着我咬咬嘴唇,忽然说:“陈先生,我想在你身边谋一份工作。”

    我闻言忍不住皱眉,察差见我的表情就连忙的说:“我出生在泰国贫穷的农村,从小就被送去练习格斗技巧,我现在只会打架,请陈先生务必收留我。”

    “察差,基于你以前是地下拳王,如果你期盼的薪水太高,恐怕我没法请得起你。”

    察差闻言就小心翼翼的说了他心目中的价格,年薪八万块。我知道他在碧海蓝天的年薪大概是三十多万,加上一些奖金能有四十万,但是一年大概需要打五十场比赛。中国到处卧虎藏龙,估计察差也不想打市拳赛了,他宁愿少赚一点,至少不用一年面对几十次生命危险。

    他说出的薪水意愿之后,就很紧张的看着我,似乎怕我会拒绝,我见他这副样子就忍不住笑了,伸手拍拍他的肩膀:“我可以开给你十万块的年薪,不过我对你有另外一个要求。”

    察差睁大眼睛:“什么要求?”

    我淡淡的说:“你必须教我身边这帮兄弟打泰拳。”

    泰拳是世界上都赫赫有名的拳法,主要运用人体的拳、腿、膝、肘四肢八体作为八种武器进行攻击,出拳发腿、使膝用肘发力流畅顺达,力量展现极为充沛,攻击力猛锐,素有立技最强格斗技之称。哨牙他们虽然学习了军体拳,但是军体拳只是军人一套最基本的拳法,所以我想哨牙他们再学习更强的搏斗技术,泰拳无疑是一个很少的选择。

    察差闻言立即喜出望外,连声的同意了,我就吩咐马睿冬负责安排察差住下,以后哨牙他们跟随马睿冬他们练习军体拳的时候,也要跟随察差练习泰拳。

    第二天是秦勇戒毒成功出院的日子,我只带了哨牙、倪安琪、大罗小罗,还有王子天、郑展涛和李宏城几个人,开车去郊外的私人医研中心接秦勇。

    我们在研究中心门口等了半天,还没见秦勇出来,我就急不可耐的亲自进去病房里找秦勇,原本用大锁锁着的病房铁门已经大开,有两个医护人员在房间里收拾东西,我就问他们说:“秦勇呢?”

    那两个医护人员还没回答,盥洗室里就传来秦勇沉着的声音:“哥,我在里面。”

    “搞毛呢,兄弟们都在门口等着你呢。”

    我走进去一看,这家伙已经换上一身洗得干干净净的复古牛仔衫,头上打着泡沫,手里正拿着一把锋利的剃刀,在对着盥洗镜自己剃头,他的手很稳,只见剃刀在头上轻轻一刮,滋的一声,那里的头发就全部被剃掉了,没两分钟,这家伙就给自己剃了个铮亮的光头,他望着镜子中虽然消瘦了几分,但是却变得精神奕奕的自己,说道:“我又回来了。”

    秦勇拎着个小旅行袋跟我从医研中心出来的时候,哨牙和大罗小罗他们全部冲了上来,一个个抱着秦勇又蹦又跳又叫又囔的,明显为兄弟回归打心里感到高兴。

    毕竟,秦勇脾气虽然急躁,但是每次干架,他总是一马当先冲在最前,也是最彪悍的一个,东星的兄弟都隐隐的说秦勇是东星五虎之首,大家跟秦勇的关系都很不错。

    为了庆祝秦勇回归,我们去了河西最有名的酒楼“紫气东来”,给秦勇接风洗尘。紫气东来酒楼一般都是要预定的,我们今天运气不错,没有预定居然有一间包房是空着的,正好合适我们吃饭。

    但是我们刚刚进去坐下的时候,服务员还没来得及上茶,一个穿着制服的酒店楼面经理就急急忙忙的进来跟我们说:“对不起,这间包厢我们要招待几个贵宾,你们出去大厅角落里吃吧。我们在大厅还有一张空桌,刚好合适你们一帮人用。”

    其实我们刚才进来的时候,就知道了大厅里只剩下一张桌子,那张桌子是在洗手间门口不远。虽然这里很干净卫生,就算再洗手间门口也不会闻到任何异味,但是毕竟是距离洗手间门口不远,吃饭的时候肯定会有心理影响,觉得怪怪的。

    而且,今晚我给秦勇接风洗尘,这包厢我们都已经坐下来了,才突然说不让我们坐了,我的脸色就有点不悦起来:“明明是我们先到的,凭什么我们要被赶出去,把吃饭的地方腾给别人?”

    楼面男经理刚想解释两句,但是这时候一个俊气的年青男子和一个穿着旗袍的妩媚少妇出现在包厢门口,居然是陈文跟李梦婷,陈文一进来还没注意到我,只对着那个男经理说:“苏经理,还没把包厢腾出来吗?”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