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36章:世界真小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李梦婷就像是一杯香味浓郁的美酒,色泽,香味,还有模样,都恰到好处的勾引起男人想品尝她的味道。我自己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想的,反正看到她跟陈文一起吃饭,内心就不自觉的吃醋了,所以现在忍不住带着点报复性,又带着点宣示李梦婷是我的心理,就情不自禁的亲吻了她。

    她居然也没有抗拒我,反而热烈的回应着,最后我们都有点儿情迷意乱,如果不是秦勇见我太久没有回来,怕我出什么事情了,打电话来询问我,估计我真直接在洗手间里将她给办了。

    手机铃声让我和李梦婷两个都从迷乱中清醒过来,不过李梦婷似乎很眷恋在我怀里的感觉,她像是一条美女蛇般腻在我怀里,一双细长的凤眼带着春色,眼梢微微上挑,佯嗔道:“还不接电话?”

    我接通了电话,里面传来秦勇的声音:“哥,你在干嘛,怎么半天没回来?”

    我没好气的说:“在干要紧事呢。”

    李梦婷听我对秦勇说跟她搂着亲吻是要紧事,眼角忍不住多了一抹小羞涩,轻轻的伸手打了我一下,低声啐道:“正经点。”

    秦勇闻言以为我要去收拾陈文呢,他就压低声音说:“哥,你是去收拾陈文那小子了吧,我们刚才从你脸色就看出来了,那个李梦婷一直跟你很亲密的,她跟陈文一起出现,你吃醋了吧?”

    “别瞎说,我就回来了。”

    李梦婷一直腻在我怀里,也在偷听秦勇说什么呢,她听到这里,忍不住抬起头望了我一眼,眼神中不可掩饰的露出喜悦之色,原本搂着我腰部的一双手搂得更紧了。我忍不住偷偷翻白眼,这大魔女是怎么想的,她听说我真是吃醋了,居然很开心。←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我不知道的是,李梦婷这些日子一直在恩情和爱情的悬崖上来回徘徊,无从选择。她想还清秦夫人的养育之恩,但是又不想失去跟我的这份感情,所以一直犹豫不决要帮我还是帮陈文?先前她听说我吃醋了,其实只是半信半疑,现在又听到秦勇说我吃醋了,她才完全的相信了,一颗心欢喜的要死。她知道自己并不是一厢情愿,我多多少少都是喜欢她的,不然怎么会吃醋?

    我跟李梦婷整理了一下衣衫,然后她自己先出去看看没人,才招手让我出来快点离开。

    李梦婷也回去二叔公的包厢,我也径直的回去富贵号包厢。殊不知我跟她从女洗手间出来的时候开始,在楼梯拐弯处就有一双充满怨恨的眼睛一直盯着我们的背影,忽然我回头肯定能发现是陈文那家伙正脸色森然的看着我。

    我回到包厢,发现谢天来也带着几个兄弟过来了。毕竟秦勇是东星五虎之首,他今天回归,副帮主谢天来必须过来给他接风洗尘。

    陈文这家伙在暗中策划了一系列针对我们东星兄弟的小动作,大罗小罗和哨牙、秦勇几个都相继出事,最严重的是哨牙和秦勇,差点产生不可挽回的恶果,东星的一帮兄弟都对陈文恨之入骨。甚至我早就已经发出话来,如果陈文胆敢踏入我们东星的地盘,就不顾后果直接废了他。

    谢天来听说陈文也在这家酒楼吃饭之后,顿时就满脸怒气跟我说:“老大,这孙子在我们背后捅冷刀子,已经蹦跶的够久了,是时候为秦勇他们几个讨回一点代价了,咱们今晚就废了这家伙。”

    秦勇和哨牙、大罗小罗他们都朝着我看来,虽然他们都没有说话,但是从他们的表情我能看得出来,他们都赞同谢天来的建议。我作为东星的掌舵人,需要考虑的东西就比他们多,我犹豫的说:“这是河西,不是我们的地盘,河西是林家和朱家的地头。你们应该知道,在别人的地盘干架这是犯忌讳的。”

    确实,道上是很讲究这个的,譬如我的车子在这条街丢失了,那我不用报警,也不去找小偷,就找这条街的老大。谁是这条街的老大谁就要负责,当然前提条件是实力要震慑得住这个老大。

    同样,如果陈文在朱家的地头上出事了,那朱家肯定要背负一定的责任,面子上肯定不好看,保不准还会来找我们东星的霉气。毕竟我们东星敢在他们地头搞事,这绝对是对他们地位的挑衅,这是很犯忌讳的。

    谢天来半眯着一双鬣狗般凶残的眼睛,说:“老大,陈文那家伙怎么可能敢踏入我们的地盘,如果他不踏入我们地盘那我们岂不是永远都替秦勇他们报不了仇了,太多顾忌就什么事情都干不成。我觉得目前先不要管那么多,先收拾掉那小子再说。”

    五虎三将他们几个也纷纷表示赞同谢天来的意思,最后一帮人全部望着我,等我拿主意。

    我满脸凝重,端起一杯白酒慢慢的喝着,脑子里计算着后果。喝完酒之后,我心中已经有了决定,重重的将酒杯往桌面一搁,沉声说:“既然兄弟们都一致赞成今晚就收拾陈文,如果我退缩了那岂不是寒了兄弟们的心。行,今晚就算是天王老子的地盘,我们也要废了这孙子。”

    哨牙和大罗小罗他们闻言都满脸兴奋之色,大家都跃跃欲试。

    秦勇则半眯着一双狼眼,没有说什么,只是端起一杯酒仰头一饮而尽,他估计等这一刻也等了好久了。

    二叔公身边有个身手很厉害的鬼手,还有陈文和那帮老头都带有保镖的,而且在酒楼这种公共场合不能对他们下手,所以我们一帮人先买单离开了酒楼,谢天来留下七匹狼当中两个兄弟,守在酒楼门口等着陈文那帮人出来。

    没多久,两个外围兄弟打电话来汇报说二叔公一帮老头和陈文、李梦婷带着一大群保镖出来了,二叔公跟鬼手带着自己的保镖先行离开,而陈乾几个陈家老头也各自带着自己的手下回去。陈文本来想邀请李梦婷去玩的,李梦婷好像婉拒了,然后李梦婷就开着她的红色法拉利跑车走了。

    陈文接了个电话,然后带着两个保镖开着他的奥迪a朝着滨江大街方向离开。

    我让两个外围兄弟开车跟着他们,随时报告陈文的位置,然后我对谢天来他们说:“陈文刚刚离开酒楼,带着几个保镖朝着滨江大街方向去了,我们开车过去,一旦到了偏僻路段就对他下手。”

    我们十几个人开着三辆面包车,朝着滨江大街一路飞驰过去,大约是三辆面包车速度有点快,引得一些路人皱眉,经过十字路口的时候。李梦婷开着她的红色法拉利刚好远远的看到我们几辆面包车一蹿而过,她认出了三辆车都是我们东星的车子,还有看到我们几辆面包车开得飞快,似乎是急着去干什么事情似的,她就忍不住皱了皱眉头。

    因为有两个人开车远远的跟踪着陈文,所以我们对陈文的行踪了然于胸,我们准备等他出来繁华的路段就对他下手的,但是没想到这家伙似乎不急着回家,居然在滨江大街路段的一间娱乐会所停车,带着他几个手下进了娱乐会所。

    哨牙几个有点懵:“我们现在怎么办,要不要继续守着他出来?”

    我这会儿已经有点不耐烦了,甚至后悔刚才应该在酒楼停车场就直接下手的,我一把瞄了一眼那不甚豪华的娱乐会所,嘭的一声推开门说:“看这场子也不像是很有实力,我们进去直接揪那小子出来。”

    哨牙秦勇他们都喜欢这种简单粗暴的行动,他们都纷纷的跟着我下车,一帮人朝着娱乐会所大门走去,门口有两个保安在聊天,看见我们一帮人凶神恶煞的过来,吓得连忙问我们是干什么的,甚至还想用对讲机通报里面的人。

    但是大罗小罗两个身高一米八以上的铁塔大汉一个箭步冲上去,掐着他们的脖子两拳把他们给撂倒了。

    前台有个女文员,见到我们把保安都揍趴了,吓得脸色苍白不敢乱动,我就笑着柔声问刚从进来那几个人去了哪里,她几乎是想也没想就直接告诉我:“号房。”

    “留下几个人看管这里,其他的人跟我上去。”

    留下七匹狼看着门口,我跟谢天来带着五虎三将上去二楼,一路上遇到几个保安全部被我们撂倒了。来到号房门口,陈文的两个保镖跟另外两个穿着西服的男子守在门口,秦勇跟谢天来几个冲上去干净利落的把这四个家伙给放到了。

    我上去一脚踹开房门,里面的人顿时一阵鸡飞狗跳,里面只有三个男的,但是每人都左拥右抱的着两个妙龄女郎,他们正一边聊天一边对怀里的美女上下其手的时候,我们就闯了进来。

    这三个男的一个是陈文,另外一个是个三十来岁的消瘦男子,还有一个是名微胖的西服男子,脸上长着一颗色的毛痣,竟然是朱家二少爷朱建辉。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