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37章:恩怨两清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是你!”

    朱建辉见到我领着一帮人闯进来,顿时惊怒交加的站起来,眼睛瞪得跟牛眼般大,明显这家伙还记得我之前在丽景酒店揍过他。那个消瘦男子则是惊疑不定的望着我们,而陈文见到我进来的时候,他就意识到了不妙,往日一直带着温文尔雅笑容显得高深莫测的英俊脸庞也首次露出了惊慌。

    我自己也没料到朱建辉居然会在这里,看来陈文真是不遣余力的四处结交道上各个势力的人物呀,不但跟涂文轩勾搭在一起,现在居然还跟朱建辉攀上了。

    我不想再跟朱家的人发生冲突,免得事情闹得一发不可收拾,所以对着朱建辉耸了耸肩笑道:“朱二少居然也在这里,不过今晚我来这里的目标是陈文,跟朱兄弟没关系。我只带陈文走,你们继续嗨。”

    陈文看看我身后那群凶神恶煞的手下,尤其是见到秦勇和哨牙两个人狰狞的眼神时候,更是吓得脸色苍白,他现在唯一的救命稻草就是身边的朱建辉了,他连忙的对朱建辉说:“朱哥,你要救我。”

    虽然现在场面暂时被我们一帮控制住了,但是朱建辉在自己的地盘上却有着一股自信,他抬起头用一双铜铃般大的眼睛怒视着我,身上一股气势油然而生,沉声的说:“我查过你的资料,箫媚的儿子,东星太子陈瑜,据说这段时间你在河东出尽了风头。但是这里是河西,还轮不到你在这里耀武扬威,陈文今晚是我让他来这里玩的,他我保定了,我看谁敢带他踏出这个门口?”

    哨牙他们开始意识到这个微胖男子不简单,这会儿都把目光投到我身上,这种关头还是得我来拿主意,他们已经习惯了听从我的吩咐办事。

    我刚才出发的时候曾经夸下海口说就算天王老子今晚也保不住陈文,但是没想到刚吹牛没多久,就真的跳出来一个河西小霸王力挺陈文。一下子让我为难起来,强行在朱家的地盘当着朱建辉的面掳走他的客人陈文,肯定让朱家脸面挂不住,再加上我原本就得罪过朱建辉,新仇旧恨,肯定日后很麻烦。但是如果我不敢动陈文,气势汹汹而来,灰溜溜的离开,那传出去我就没脸在道上混了,甚至在秦勇一帮兄弟面前也要失去一些威信。

    朱建辉见我迟迟没有说话,就以为我被他吓到了,他微胖的脸上露出一丝得意之色,趾高气扬的望着我说这里不是我撒野的地方,然后喝了一声:“滚。”

    他这话一出,素来以我为荣的哨牙一帮兄弟立即勃然大怒。

    秦勇是第一个站出来的,他走到朱建辉面前,眯着狼眼上下了一下朱建辉,目光落在朱建辉脸上那颗色的毛痣上面,然后突然伸手一下把朱建辉毛痣上面的那根毛给硬生生拔掉了,疼得朱建辉“哎呀”一声叫囔。

    秦勇冷哼一声:“你算哪根毛,也敢威胁我们瑜哥?”

    朱建辉捂着发疼的脸庞,惊愕的两秒,才发出杀猪般的哀嚎:“我曹你娘咧,你个小崽子把我的富贵痣上的毛给拔了,天哪,我要杀了你……”

    朱建辉还真的不顾一切的朝着秦勇扑去,但是秦勇已经练了一年军体拳,而且是东星一帮兄弟练得最好的一个,朱建辉这种纨绔弟子打架又怎么是秦勇的对手。他连秦勇的衣角都没碰着,就已经被秦勇噼啪的甩了两个耳光,一个趔趄跌倒在身边的皮沙发上。

    我也怕秦勇真把这家伙给揍伤了,就示意秦勇可以了,然后似笑非笑的对终于冷静一点的朱建辉说:“陈文我带走了,如果你不忿气随时欢迎来河东找我霉气。”

    说完我瞥了一眼脸色煞白的陈文,对着哨牙他们淡淡吩咐:“揪这小子先离开这里。”

    哨牙和大罗小罗几个如狼似虎的冲上去,二话不说对着陈文就是先报以一顿老拳,打得这家伙皮青脸肿嘴角溢血,这才拽着他的衣领跟着我一起走出包厢,张扬而去。

    我们撤退的速度很快,一帮人开着三辆面包车挟持着陈文迅速的离开河西。刚刚进入河东,我就让开车的哨牙带路把车子开进一条偏僻的胡同里,打算在这里废了陈文那孙子,免得夜长梦多。

    但是刚刚停车,郑展涛那辆车就传来了惊呼声,然后车门一下拉开,陈文那家伙居然偷袭了看管他的郑展涛跟王子天,抢先逃下面包车,忙不迭的朝着胡同亡命而逃。

    我又惊又怒:“靠,你们怎么看住他的,别让他给跑了。”

    小巷狭窄,开车不方便追赶,我们一帮人就弃车发足狂奔追赶陈文那家伙。不知道是活该他倒霉,还是幸运眷恋我们,陈文像是无头苍蝇般一顿乱窜,最后竟然跑进一条死胡同里面。胡同的尽头是两扇铁栅栏大门,被一把锁头锁着。

    “跑啊,继续给我跑啊?”

    我们一帮人是死胡同,也不急着追赶了,放慢脚步冷笑着一步步走上去,现在陈文已经是插翅难飞。

    陈文眼害得我跟箫媚差点形同路人,害得大罗小罗两兄弟差点反目成仇,害得哨牙染上赌瘾差点十根指头都被剁掉,害得秦勇成了瘾君子差点毁了一辈子。他自然知道落在我手里是什么下场,这会儿最后一丝逃跑希望已经没有了,他眼神充满骇怕的望着一步步走过来的我们,绝望的不停拍打着铁栅栏大门,喃喃的说:“开门……我不想死……开门……”

    我刚想说就算是天王老子也救不了你了,但是这时候铁栅栏大门后面却猛然出现一个身材妖娆的身影,她在我们惊愕的目光中,动作非常快速利索的龙两根小铁丝在锁头里撬动两下,然后只听到咔嚓一声响,那大锁头居然让她打开了。

    她迅速的打开铁栅栏大门,急声对着陈文说:“快走!”

    陈文这时候跟我们都看清楚了来人,一袭青色秀发旗袍,长得千娇百媚,不是李梦婷还有谁?陈文绝地逢生,连忙的从李梦婷打开的铁门逃了过去,同时拉起李梦婷的说,欣喜万分的说:“婷姐,我们快跑。”

    李梦婷却瞬间挣扎脱了,她一下子越过铁门,然后赶在我们一帮人冲过来之前已经把铁门重新锁上了,然后才隔着铁门一脸决绝的陈文说:“陈文,我今晚救了你一命,欠下夫人的恩情也还清了。以后我跟你形同路人,我不会再帮你任何事情了,你好自为之吧。”

    陈文闻言愣住,恨恨的看了李梦婷一眼,没有说什么,转身仓狂逃跑。

    我跟秦勇他们冲上来的时候,陈文已经跑出很远一段路了,而且还有铁门锁死小巷通道,我们根本没法追,我就对着李梦婷怒道:“你在干嘛,把铁门打开!”

    李梦婷摇头:“不开。”

    我脸色铁青的说:“你知道你现在在干什么吗?”

    李梦婷倔强的说:“我很清楚我在干什么,如果再给我一次机会,我还是会选择放他走。”

    我听了李梦婷的话,真心气得肺都要炸了,上前一把拽住她的手,拉着她就往外面走去。李梦婷一声娇呼,被我强行走。

    哨牙和秦勇、谢天来等人面面相觑,郑展涛苦笑说:“陈文那小子命大,瑜哥在教训婷姐,我们先回去吧,瑜哥会处理好的。”

    我拉着李梦婷走到无人处,带一把甩开她的手,冷冷的说:“我需要一个解释,你说过两不相帮的,不然的话我没法接受你这样做,也没法跟我的兄弟交代。如果解释不能让我满意,那我们的情谊就到此为止。”

    李梦婷说过不偏帮我和陈文任何一个人的,但是她却又一次站在了陈文那边,与其说是今晚我没有收拾陈文而发火,不如说是因为李梦婷的站位让我愤怒。我总觉得自己跟她要更亲密一些,但是她却屡屡的站在陈文那边帮助陈文,这让我有一种被背叛的感觉,心里非常的不爽。

    “你生气了?”

    李梦婷伸手想拉我的手,却被我冷哼一声甩开了。

    她轻笑了一声,然后强行的牵起我的手,目光温柔的望着我,淡淡的说:“你不是总埋怨我愚忠吗,秦夫人确实对我有恩情,这段时间我也帮了陈文一些忙,今晚更是直接放走了他。昔日欠下秦夫人的恩情,随着今晚放走陈文,我觉得已经两清了。”

    我听得有点懵:“什么意思?”

    李梦婷妩媚的白了我一眼:“笨蛋,我意思是说我跟陈文已经恩怨两清,以后我只守护我弟弟一个人。如果你还为今晚的事情生气,要杀要剐,那小女子悉听尊便。”

    靠,你当你是美髯公关羽吗,在华容道放了曹操,然后跟曹操恩断义绝?

    不过,我听李梦婷说以后跟陈文恩断义绝,以后只对我好之后,我内心的那股不爽却消散了很多。心想关羽放了曹操,也没见刘备把关羽给杀了。李梦婷现在放了陈文,但是以后却只会跟我好,想想这笔买卖也不亏,只是便宜了陈文那家伙,让他捡回了一条狗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