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40章:酒吧街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狼狈不堪的逃回房间,却发现张晴晴这娘们躲在房间里偷笑。我就抱怨说她平日顶多化淡妆,怎么最近开始用一些色彩比较鲜明的唇膏了。张晴晴哼了一声说在最近在公司上班,跟着箫阿姨到处跑,当然要打扮得衣着得体一点了。

    我就忍不住问了一些张晴晴在陈氏集团公司工作的情况,张晴晴说压力挺大,子公司的老总和总公司的各部门高管都不把她这年轻董事长助理放在眼里。不过箫阿姨真心对她很好,很用心栽培她,所以她不想辜负箫阿姨的期望,一定要学着帮箫阿姨打理公司。

    “你好像很箫媚相处得很融洽?”

    张晴晴闻言白了我一眼,嘀咕了一句:“她是你妈妈,我当然要跟她好好相处了。”

    我闻言有点儿窃喜,张晴晴这是已经渐渐的以媳妇的身份自居了呀,这是一个好兆头。

    接下来的几天,我以为逃过一劫的陈文,还有河西的朱建辉会来找我麻烦的。但是这几天都很平静,但是越是平静我就觉得越是不对劲,生怕陈文那阴谋家又在酝酿什么恶毒的计划来对付我。上次他对秦勇几个兄弟下手,可是让我心有余悸。

    不过,李梦婷这会儿已经光明正大的带着鹰眼、地主、眼镜等三十多个旧属下,加入了我们东星。她曾经担任陈家朱雀堂主以及陈家产业君悦酒店的总经理,无论是领导能力还是商业能力,以及她自身的身手,都是很强的。现在加入我们东星真心是完全看在我的份上,不然我们东星这座小庙还容不下她这尊大神。

    所以我当着东星所有兄弟的面宣布李梦婷成为我们东星另外一个副帮主,地位跟鬣狗谢天来同等。至于人手分配问题,五虎三将三十六精英依旧是我管,谢天来还是带着他七匹狼等一票兄弟,李梦婷则对她自己那帮手下负责,所以我们东星隐隐是三个小堂口。

    随着李梦婷的加入,还有谢天来早些日子的扩张,我们东星的人数已经接近两百,这已经是一股不小的力量。还有我手下有两大门客,一个是大杀神屠夫,还有一个是泰国地下拳王察差。屠夫这家伙最近跟妈妈桑周琴云勾搭上了,两人蜜里调油,屠夫这家伙也懒惰了很多,最近我让他暗中保护张晴晴,都不知道他到底有没有执行?

    至于察差,他伤及背脊骨,身手确实大打折扣,再去打死亡率超高的市拳赛他是不行了,不过他的泰拳水准确实是一等一的,现在主要工作是教五虎三将还有三十六精英一帮年青兄弟们泰拳。军体拳只是入门级别的格斗技术,在世界级的格斗比赛,泰拳有立技最强之称,意思是站立干架最厉害,算是高级格斗技术。

    哨牙他们对泰拳都非常感兴趣,跟察差学得很认真,尤其是秦勇,玩命死的练习,让察差对他印象深刻,还经常私底下指点他。

    当然人手增多之后,各种小麻烦也随之而来,最大的问题是人多了之后我们的场子收入已经不足以养活这么多人,扩张势在必行。

    早在之前,章爱蓉就给了我一个目标作为考验,那就是拿下整条酒吧街。她这段时间虽然没有问我进度,但是我知道她一定盯着东星一举一动的。再加上酒吧街跟我们所在的文澜区相邻,如果我们想走出去,就必须踏进酒吧街。

    酒吧街原本是涂家的地盘,我正犹豫要怎么对它下手的时候,忽然收到了一个让我感到很意外的消息,就是涂家居然把酒吧街的场子转手给了陈文。陈文自己有一帮兄弟,还有二叔公也让鬼手带了一帮人帮助他,现在弄了一个叫宏兴的社团,坐镇了酒吧街。

    这一天,我将李梦婷和谢天来还有五虎三将全部叫到了金殿二楼休息室,跟他们商议怎么对付陈文。其实我这也是故意试探李梦婷的态度,看看她跟陈文正面为敌的时候是怎么个表现,是不是真的跟她说的那样,当陈文是个陌生人?

    休息室里有一张长形的桌子,我们一群人按照自己的身份坐下商议,李梦婷坐在我的右侧,她今天穿着一条粉色紧身裙,打扮的妖娆动人,坐在我的身边我都能清晰的闻到她身上那股撩人的香水味道,我就故意的问她:“婷姐,你怎么看待涂家把酒吧街让给了陈文,还有陈文居然弄了个宏兴出来,你觉得我们该怎么办?”

    我这表面是询问李梦婷的意见,其实是要她表态,李梦婷那么精明的女人,我这点小手段她怎么会看不出来?

    她斜了我一眼,带着点儿嗔怪的味道,不过当着众人的面,她说话的时候显得很沉着冷静,慢条斯理的分析说:“涂文轩两次谋害你,两次都危及到了唐大小姐的生命安危。第一次事件唐安宁只是有惊无险,章爱蓉可能顾及方方面面的关系,只是敲打了一下涂家,让涂家蒙受了不少的经济损失。但是随着上次唐大小姐感染病毒,虽然没有十足的证据证明是涂家父子雇佣疯华佗干的,但章爱蓉也知道,这背后就是涂家父子在搞鬼。”

    我跟谢天来和秦勇、哨牙他们一帮人都望着李梦婷的俏脸,正认真听着她的分析的时候,忽然桌底下一条穿着透明丝袜的伸了过来,有意无意的在我小腿上磨蹭了一下。我的心就好像被一根羽毛撩拨了一下一样,忍不住望了李梦婷一眼,她脸色表情显得很正常,让我疑惑她是故意的还是无意的?

    李梦婷顿了顿继续说:“章爱蓉依旧针对涂家进行了前所未有的报复,涂家的明悦酒店因为卫生不及格被罚款,几个夜店因为黄和毒被勒令整顿,还有涂家的运输公司涉嫌偷税被查等等。虽然这些事还没有伤到涂家的筋骨,不过这也让涂家意识到章爱蓉是来真的了。所以涂家要在章爱蓉再一次出手收拾他们之前,自己先把那些底子不干净的产业先扔掉,免得成为章爱蓉收拾他们的契机。而众所周知,酒吧街是河东最乌烟瘴气的地方之一,只要查,那条街的场子基本都跟黄和毒搭边。酒吧街看场子的收入对涂家来说是很小的一环,所以涂华栋直接把这鸡肋扔给了陈文。”

    谢天来同意李梦婷的分析,他说:“还有一个原因就是涂家跟我们有仇,另外陈文跟我们也有仇,所以涂家故意把酒吧街让给了陈文。我们文澜区地理位置不好,相邻的四周都没有什么发展的出路,唯一就是东边的酒吧街比较繁荣,我们要扩张必须从酒吧街下手。涂华栋把酒吧街让给陈文,无疑是用一块肥肉养了一条恶狗守在我们家门口,我们先扩大地盘,就必须先干掉家门口的陈文。”

    我沉吟了起来,其实我知道涂华栋还有更深的用意,我背后是箫媚,而陈文的背后是二叔公那帮陈家的老头。涂华栋是故意将陈文跟我放在了一起,让我跟陈文斗个你死我活,最好最后演变成二叔公跟箫媚互斗。只要陈家陷入内斗,他就有机会渔翁得利。

    就在我陷入思考的时候,李梦婷穿着丝袜的美腿又在我小腿上蹭了一下,我抬头瞄了她一眼,她这会儿凤眼眉梢上挑,正大胆的望着我,我在心里骂了一声靠,这大魔女在开会时间都敢在桌底下撩拨我,真是岂有此理,我不动声色的一下子用双脚夹着她那条美腿,不松开了。

    李梦婷脸上难得的出现一丝晕红,不过幸亏现在大家都在考虑酒吧街的问题,没有发现她脸色的异样。

    我桌底下用脚夹着李梦婷的一双美腿,嘴上问道:“婷姐,既然这陈文是涂家故意养在我们东星门口的一条恶狗,你看如何处理?”

    李梦婷沉默了一下,说:“我赞成谢天来的意见,宏兴是我们的拦路石,我们就必须干掉宏兴。”

    我听了李梦婷的话,顿时眼睛一亮,我就怕李梦婷还念昔日情分,不想跟陈文为敌,现在看来是我多虑了,我环视了一圈大家,沉声说:“我要一个月只能,踏进酒吧街,扫平宏兴。”

    远在市郊外一栋别墅里,一个穿着白色西服的四旬男子正垂手而立站在一个头发花白,留着山羊胡子的老头面前。这老头年约七旬,目光却非常的锐利,正跪坐在蒲囤上面无表情的望着桌案上摆着的一副围棋,原来他在一个人下旗和白棋,也就是俗称的自弈。

    老头拿起一颗棋子,一边望着棋盘思考,一边淡淡的询问:“卢曦,箫媚那边如何了?”

    被唤作卢曦的男子诚惶诚恐的说:“陶老我们安排进去陈氏集团的那些手下,都被安排到了基层岗位上,箫媚在敷衍我们。”

    陶老白眉拧紧:“她想背叛社团组织,她身上被下了血盅,难道她连命都不要了?”

    卢曦犹豫了一下说:“箫媚现在身边多了个叫张晴晴的女子,好像被张晴晴培养为接班人。我怀疑箫媚真的会为了这份家业连命都不要了,毕竟她努力了十几年才换回来的,而且还是上百亿资产的家业,不要命了也不出奇。”

    陶老毫不犹豫的说:“派人杀了张晴晴。”

    卢曦摇摇头:“尝试过了,有个很厉害的缅甸人保护着她,可能是东星陈瑜养的门客。”

    陶老满脸的狐疑:“箫媚到底在搞什么?”

    卢曦说:“她好像已经安排好了身后事,张晴晴是她儿子陈瑜的妻子,她这是把媳妇培养成公司接班人。而且她可能知道她心脏的血盅就快要危及她性命了,她过几天准备去欧洲一趟,作垂死挣扎。”

    陶老闻言冷哼:“她想死我就成全她,你联系陈文,就说我们能帮他干掉箫媚,扶他上位当陈家家主。作为回报条件,我要衬衫集团的%股份。”

    卢曦问:“如果他不答应呢?”

    陶老抬头看了卢曦一眼:“那你就想办法逼他答应,如果你搞不定他,那你就不用回来见我了。”

    卢曦闻言一颤,连忙说:“陶老,我知道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