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42章:暴风雨前的平静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跟陈文约定三天之后在北郊决一死战之后,东星上下战意高昂,同时也多了一丝以往不同的紧张,毕竟宏兴实力不差,背后还有二叔公他们的影子,这算是东星成立之后遭遇最强的一战了,输了我们都承受不起。←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为了预防万一,我出了派人关注陈文这几天的动静之外,还把这事情通知了箫媚。我本来以为箫媚会责怪我冒然冲动行事,但是让我意外的是她听了之后只嗯了一声,说她知道了。

    虽然箫媚没有说什么,但是我知道她一定会帮助我的,就像二叔公他们一定会帮助陈文一样。

    箫媚说她刚好也是三天之后下午的机票去欧洲,说趁着今天是周末,让我出来陪她吃顿饭,我闻言就答应了,开车去了君悦酒店。这酒店本来是李梦婷帮陈家打理的,现在负责人换成了青龙堂的堂主陈青龙。这家伙身穿色西服,不过没有西服外套没有扣扣子,也没有打领带,白色衬衫衣领处隐隐约约的能看到青色的纹身,即便穿上的西服也不像商人,浑身上下一股浓浓的道上人物气息。

    他见到我走进大堂,立即带着两个手下迎上来,毕恭毕敬的对我说:“少爷,夫人跟张小姐在三楼号包厢等候你多时了。”

    虽然我一直逃避,没有真正面对我跟箫媚的母子关系,也从来没有喊过她一声妈妈。但是箫媚却越来越不在乎别人的想法,一点也不掩饰她对我的宠爱,所以搞得大家都知道了我跟箫媚的关系。而她一帮手下譬如陈青龙之流,更是直接的开始称呼我为少爷。这让我觉得不合适,但也不好意思纠正他们。因为箫媚手下上千,大家见到我都这么叫,我总不能被人叫一次少爷就纠正对方一次吧?

    陈青龙商业能力不强,但是在道上还是很有名气的,而且他是箫媚手下一大得力助手,所以我也很客气的说了声谢谢陈哥,然后乘坐电梯上了二楼。

    进入号包厢之后,我才发现箫媚正跟张晴晴两个坐在一起,气氛很融洽的在聊天。箫媚这会儿正拉着张晴晴白皙的右手,望着张晴晴手指上一枚精致的拉克钻戒,笑眯眯的赞赏说:“看来我挑选首饰的眼光还行,这戒指小晴你戴着非常衬,也很好看。”

    张晴晴见到我进来,连忙的想脱下戒指,说:“箫阿姨,你这礼物太贵重,我不能收。”

    箫媚看了一眼刚开门进来的我,然后对着张晴晴促狭的说:“陈瑜这笨蛋从来没有给你买过首饰吧,这戒指是我替那笨小子送给你的,陈瑜送给你的戒指,小晴你自己决定要不要收下?”

    张晴晴闻言就犹豫了,一来是因为箫媚的这番话,二来可能是考虑到箫媚其实是我的妈妈。她瞄了我一眼,然后飞快的低下头,红着脸不抗拒了,不过眼眸中有着一抹小幸福的喜悦。

    原来张晴晴也喜欢钻戒,就算她喜欢玫瑰花一样,女人都是喜欢这种东西的。

    我跟箫媚和张晴晴打了个招呼,然后在张晴晴身边坐了下来。

    箫媚今天好像是大派礼物似的,刚刚送给张晴晴一只钻戒,立即又拿出一把钥匙递给张晴晴,说她买了一辆新的保时捷,给张晴晴代步。张晴晴立即拒绝,但是箫媚很狡猾的说这是公司安排给张晴晴上班的代步车,还有张晴晴以后要代表公司去会见客人洽谈业务,车子不能太寒酸,否则影响公司的形象。

    张晴晴没辙,只能接过了钥匙。

    箫媚最后又变戏法的从身边椅子上拿起一只礼物盒子,递给我说:“陈瑜,这是送给你的,三天后是你生日,这算是给你准备的生日礼物。”

    我错愕的说:“箫阿姨,我生日前些日子已经过了。”

    箫媚淡淡的说:“那是你养父养母给你弄的生日,其实并不是你真正的,三天之后才是你的生日。”

    我闻言愣住,在箫媚坚持的目光下接过了礼物盒子,箫媚还让我当场打开看看喜欢不喜欢?

    张晴晴知道箫媚其实是我妈妈,箫媚送给她的礼物全部都价格不菲,拉克的钻戒至少得五六百万,而保时捷也要一两百万,她很好奇箫媚会送给我什么礼物?

    在箫媚的示意和张晴晴好奇的目光中,我拆开了礼物盒子,里面安安静静的躺着一条卷着的皮带。张晴晴一下子愣住了,我也有点儿狐疑,再拿出来一看,发现并不是什么lv或者爱马仕之类奢侈品牌的皮带,而且拿出来稍微有点沉重。

    我狐疑的看了箫媚一眼,然后反复的看了一下手中的皮带,发现这皮带似乎是特别制造的,也不知道是什么工艺,像是皮革,又像是掺了钢丝在里面。外形看似精致的皮带,但是拿在手里却有一条钢鞭的感觉。

    箫媚说:“感觉如何,这是特殊复合皮革材料做出的,韧性非常强,就算用刀也砍不断。”

    我一听这话就明白了箫媚的用心良苦,她知道我平日一般不适用什么武器的,如果遇到敌人众多的时候,唯一的武器就是皮带,所以她找工匠给我特制了一条非常厉害皮带,这样以后我遇到危险的时候,这皮带就是我很好的武器。

    “这礼物很好,我很喜欢。”

    我轻轻的说了一句,箫媚就顿时笑容满脸,她叫来服务员吩咐上菜,席间她说了很多勉励我跟张晴晴的话,然后眼眸里还带着点眷恋和不舍的叮嘱我以后要照顾好自己,照顾好张晴晴。这让我隐隐觉得很不对劲,似乎她在安排身后事,就要去世似的,这种错觉让我非常的不舒服。

    吃晚饭之后箫媚又邀请我跟张晴晴去看歌剧,去逛街,一直到晚上十点多,她才跟我们道别回去。

    箫媚离开之后,就剩下我跟张晴晴两个人,我跟她又随便逛了会儿,就也准备回家,刚刚从步行街出来,忽然身边的张晴晴就停下了脚步,不愿意走了。

    我就愣住问她咋了?

    张晴晴没有吱声,眼睛有意无意的往右边方向瞄,我顺着她的眼角瞄的方向看去,发现那边是一间花店,门口带着各种漂亮的鲜花,我顿时明白了,原来张晴晴这娘们是想我给她买花呢。

    花店不远处有一个公共厕所,我就故意装着恍然大悟的样子对张晴晴说:“噢,原来你要上洗手间呀?”

    张晴晴等着我自动给她买花呢,没想到我却憋出这么一句来,她顿时气得脸都绿了,说了声去死,扬起手中的手袋就狠狠的砸了我一下,气呼呼的踩着高跟鞋就走。

    我嘿嘿的笑了笑,然后跑去花店里买了一束红色玫瑰,然后追上她,扯了扯她的衣角:“晴晴!”

    “干嘛?”

    张晴晴扳着一张脸回头,然后她刚刚回头就看到了我手中那束鲜艳的玫瑰花,眼睛立即的亮了,俏脸上的表情瞬间生动起来。不过这娘们就是爱面子,那欣喜的表情只维持了半秒,然后就被她刻意的换上了一副满不在乎的表情。

    “送给你的。”

    我知道早知道张晴晴的脾气,笑嘻嘻的把玫瑰花递过去。

    “嬉皮笑脸的,这花挑选得也不好,估计是早上的鲜花吧,卖到现在晚上都有点儿皱了……”

    张晴晴接过玫瑰,嘴上却一个劲的数落不足,我着脸说:“不喜欢扔了。”

    “不要!”张晴晴吓得连忙把玫瑰花护在身后,但她看见我揶揄的眼神,忍不住面色一红,娇哼了一声:“买都买了,扔了多可惜。”

    说完,她就手捧鲜花朝着我们停车的地方走去,一边走还一边低头嗅那束玫瑰花,眼眸笑眯眯的,表情充满了喜欢和迷恋。我见了忍不住翻白眼,这女的就是虚伪,喜欢就喜欢,嘴上偏偏死活嘴硬不肯承认。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