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45:布局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笛声如哭如诉,缥缈不定,我甚至没法捉摸是从哪个方向飘来的,虽然从笛声响起到现在只有半分钟时间不到,但是箫媚已经奄奄一息。我不敢盲目的钻进半人高的荒草寻找那神秘的吹笛人,因为我怕我还没有找到那家伙,箫媚就已经支撑不住了。

    唯一的办法就是赶紧让箫媚逃离这里,不让她再听到这诡异的笛声。我一把拉开车门,将箫媚抱上了副驾驶座,然后自己快速的绕到另外一边车门上了车,可是我急急忙忙的启动汽车引擎要逃离这里的时候,汽车却引擎弱弱的轰鸣了几下,硬是没有能成功启动引擎。我惊怒交加的发现,原来刚才那两个杀手对着箫媚开枪的时候,箫媚利用宝马车作为掩体,子弹可能无意中将汽车某个重要零件打坏了,导致现在汽车没法启动。

    “法科,你他妈的给我启动啊!”

    我尝试了好几次都没有能启动汽车引擎,这让我焦急又愤怒起来,用力的狠狠砸了吓汽车。

    这时候,笛声越来越尖锐,我刚才准备下车背着箫媚跑离这里,可是听到如同子弹透体般“噗”的一声细响,一只色如果指甲盖大小的狰狞虫子猛然从李梦婷心脏胸口处破体而出,发出尖锐的振翅鸣叫声音,如同一只甲虫般在车里胡飞乱转。而箫媚胸口更是直接飙出一道血箭,鲜红的鲜血喷得她前面的挡风玻璃一片嫣红,触目惊心。

    “天哪!”我一把扑倒箫媚身边,伸手死死的给她摁在胸前疯狂流血的胸口,但是心脏供血压力非常强悍,即便我用手死死的摁在她的伤口,血水还是冲我手指缝里不停的渗出来。我这会儿早已经哭成了一个泪人,眼睁睁的望着鲜血不断的从我手指缝中流出来,眼睁睁的看着箫媚死亡却无能无力。

    我情绪这会儿完全的崩溃了,死死的摁在箫媚的伤口,声音无力悲哀又带着乞求般的不断重复:“不要流了,我求求你不要流了,求你……”

    不知道是因为听到我绝望的声音,还是回光返照,原本已经昏迷了的箫媚这会儿眼睫毛颤抖了两下,然后就艰难的睁开了眼睑,她望着我哭得跟个无助的小孩似的,她吃力的抬起一只手用手指揩了下我的脸庞的泪水,虚弱的说:“孩子……别哭……”

    我一听她的话,眼泪就流得更急了,也不甘心眼睁睁的看着箫媚殒命,咬咬嘴唇说:“不行,你不能死,你一定不能死。”

    我左顾右看,然后找出箫媚的一方手帕,用来摁住箫媚胸口的伤口,然后直接用自己的皮带挡住绑带,硬是把手帕勒住固定在箫媚的伤口上,然后我就准备下车,说:“就算我背着你,也要背你去医院。”

    可是,箫媚死死抓着我的手,眼睛:“别做徒劳无功的挣扎了,我不行了……陈瑜,我知道自己不是一个好母亲,但是我还是想在临死前听到你喊我一声妈妈,你能答应我吗?”

    我望着箫媚眼睛的神采不断的在消散,昭示着她生命正在飞快的流逝,正如同她说的那样,回光返照之后,她就要不行了。我眼泪直流,咬咬嘴唇像是任性的小孩,不停的摇头拒绝说:“不行,我不喊,你想听的话就给我好好的活下来,我不准你死,你知道吗?”

    她见我这么在乎她,脸上就定格在了遗憾又欣慰的表情,抓着我的手无力的松开了。

    “妈妈——”

    望着箫媚死去,我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发出一声如同幼兽面对失去母亲般的悲鸣,眼泪疯狂的流了出来。

    这时候,一辆七米多长,将近两米高的加长版奔驰凌特轻客车呼啸的飞驰而来,一个急刹在我们的宝马车身边停了下来。车门打开,四大金刚姗姗来迟的从车上跳下来,他们每个人手里都拿着手枪,听到还在继续飘来的笛声,他们几个人立即朝着四个方向散开,搜索躲在周围的那个神秘吹笛人。

    没一会儿就听到四大金刚之一的郭子墨声音传来:“他在这边!”

    然后就听到嘭嘭两声枪响,笛声也消失了,还有其他三大金刚飞快的朝着郭子墨那边窜过去……

    没多久,郭子墨四人就拎着一支短笛回来了,恨声的说:“那家伙被子弹打中肩膀,但是他逃窜的速度很快,让他给溜掉了。”

    我抱着箫媚没有了动静的身体,头也没有抬的喃喃说:“我想跟我妈妈安静的在一起呆呆,你们都走吧,谁也别来打扰我们母子了。”

    郭子墨几个人对视一眼,他过来拍拍我的肩膀:“少爷,现在不是悲伤的时候,我们……”

    我猛然抬头,眼睛赤红的瞪着他,咆哮道:“老子让你滚蛋,别打扰我跟我妈妈在一起,你们他妈的没有听见吗?”

    郭子墨咬咬牙,掏出一部崭新的手机,打开一段预先录制好的视频递给我看,沉声说:“这是夫人早就录制好的,她说如果她遇到了不测,就让我们把这段视频给你看,她有话要对你说。”

    我闻言错愕的望着郭子墨的手机,慢慢的伸手接了过来,视频里果然是箫媚,她身穿白色绣梅旗袍,显得雍容华贵,双眼狭长,无端让美丽端庄的她多了几分上位者的气势,她声音也比较沉重:“陈瑜,你看到这段视频的话可能我已经遭遇了意外。其实我身体被人下了血盅,生死我已经看开,唯一放不下的就是你跟张晴晴,还有陈家的倘大家业。如果我遇到意外,你们如果能隐瞒我死亡的消息,就尽量的隐瞒,不然二叔公和陈文他们肯定会趁机谋夺陈家的产业的,还有我那些手下也会因为我的死而生出异心。”

    箫媚说到这里,顿了顿又说:“四大金刚几个是我一手培养出来的亲信,如果我遇到了意外,你就信任他们,他们会妥善的按照当时情况来作出最合适的应对和处理。最后,公司我已经让张晴晴负责打理日常事务,但是她毕竟是个女的,我不在了她可能慢慢的就镇不住公司那帮人了,你得帮着她。妈妈一生都亏欠着你,这公司是妈妈给你的礼物,希望你能接受和打理好它。”

    录像到此就戛然而止,郭子墨这时候沉声的对我说:“少爷,如果公司里的人知道夫人死了的话,不但那些跟着夫人的人会有异心,二叔公和陈文他们更是会趁虚而入,所以我们不能让夫人死掉的消息走漏出去,夫人的遗体就交给我们处理吧。”

    我想拒绝,但是录像中箫媚要求我信任四大金刚,我从来没有听过箫媚的话,就算她一直希望我喊她一声妈妈,我也没有答应喊给她听。这是我唯一一次能听从她的话的机会了,所以我抹去了眼泪,无声的点了点头。

    郭子墨几个人立即将箫媚搬到了他们那辆凌特加长版轻客车,然后留下两个人守护我,郭子墨跟另外一个人率先开着车离开了。

    我坐在宝马车里眼睁睁的看着凌特开走,慢慢的消失在我视野里,随着凌特的离开,我的一颗心似乎也被抽空了,变得空荡荡的,整个人像是一具没有了灵魂的行尸走肉。

    直到,宝马车后座传来一声蟋蟀般鸣叫的响亮声音,我才缓缓的抬起头来,面无表情的转头望向车后座,皮椅上一只长得跟牛角虫有几分相似的狰狞虫子。它正在精神奕奕的停在那里,不停的振动翅膀,时不时的发出一两声强而有力的鸣叫。

    我伸手拿起车头上摆放装着满天星的玻璃瓶,将里面的满天星倒掉,过去伸手抓起那个血盅虫子。没想到那家伙还很凶残,我将它抓起来的时候它还一口把我的手指给咬伤了,它两颗锋利的跟钢刃般的牙齿还不停的磨动,像是在品尝我的鲜血。我没有理会手上的伤口,打量了它两眼,然后就把它扔进玻璃瓶里,然后又拿起地上的那根短笛,望着远处满头飞舞的萤火虫,我深深的吸了口气:“杀我妈妈的人,我一定会逮到你,将这只血盅塞进你嘴里让你咽下去!”

    我不知道的是,郭子墨跟周兵两个将箫媚搬上凌特轻客车上,轻客车后座竟然是完全被改造过的。车厢里中间是一张固定的手术台,两边摆着各种手术设备和工具,这辆改装过的轻客车俨然是一间移动的手术室。

    手术台边还坐在一男一女两个穿着白大褂的医生,男的秃头鹰鼻,赫然是医学上的疯子,杀手界的狂人疯华佗,而另外一个女的大约在五十来岁,她是疯华佗的师妹赵红芬。

    郭子墨跟周兵不动声色的将箫媚送上车中手术台,低声对疯华佗跟赵红芬说了一句:“一切都跟夫人预料中的一样,稍微给敌人一点机会,对方就急不可耐的跳出来下毒手,现在夫人就交给两位了。”

    赵红芬点点头,随便检查了一下箫媚的情况,然后说:“还不算太糟糕,我们立即进行换心脏手术,师兄你准备给她输血,郭子墨你开车平稳点,不要影响手术进行……”

    他们一群人似乎早就经过了精密的计划,全部开始忙碌起来,甚至连适合箫媚手术的心脏都早早的准备好了。任凭谁也不会猜得到,这辆不徐不疾行驶在公路上的加长版凌特,里面居然有条不紊的在进行抢救和换心脏手术。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