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46章:孝子穿白衣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两个保镖说他们会处理现场,让我先行离开。

    我给秦勇打了个电话,没多久秦勇就开车过来接我。现场已经被两个保镖处理的差不多,所以秦勇虽然察觉我脸色和情绪有异,但也猜不出发生了什么事情。

    箫媚的“死”让我大受打击,我跟秦勇回月亮街金殿夜总会。哨牙和大罗小罗他们一帮人都在,见我进来大家都纷纷的给我打招呼。我都没心情回应他们,径直的一个人在吧台坐下,让调酒师给我倒酒。

    哨牙他们都瞧出了我的不对劲,但是我没说他们也不敢问,面面相觑的望着我,有点不知所措。明天就是东星跟宏兴决一死战的日子,我这副失魂落魄的模样明显不是兄弟们想看到的。

    短短一年不到的时间,我就知道了我亲生爸爸和亲生妈妈是谁,但是他们两个活着的时候,都没有听到我喊他们一声爸妈,而且在一年之内都双双的离开了我。

    龙爷跟我相处的时间很短暂,所以他去世的时候我虽然很难过,但是却跟箫媚完全没法比。想起箫媚这些日子关心我的点点滴滴,还有她临死都没有听到我喊她一声妈妈,我就格外的悲伤和内疚。从小到大,养父养母对我并不怎么好,终于有了一个宠溺我的亲人,但是现在又失去了,让我很难受。

    记得可爱淘说过,明亮欢快的火焰稍纵即逝,如果初始于一片暗之中,无从想象光明的模样,可能会更快乐。

    这个捉弄人的世界,为什么要安排我跟箫媚重逢,然后又让我感受到箫媚对我的好,最后偏偏又让我失去了她,如果结局注定是一场悲剧,我宁愿选择没有跟箫媚重逢。

    我酒量本来就不好,伤心之余更是容易醉,没就多久我就已经喝得有点醉眼朦胧了。

    这时候,一阵香风扑鼻而来,穿着粉色紧身包臀裙的李梦婷出现在我跟前,劈手就夺过了我的酒杯,凤眼眯着的质问说:“陈瑜,你这是在干嘛?”

    原来,哨牙几个一直躲在一边关注着我呢,虽然他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觉得我这样颓废喝酒不是个事,尤其是明天还有一场东星生死攸关的硬战。于是直接打电话,把李梦婷叫了过来,因为他们觉得这时候只有李梦婷或者张晴晴能劝得了我。

    我抬起头看了李梦婷一眼,喷着酒气说别管我,然后伸手想抢回她手中那杯酒,但是李梦婷却直接就酒杯连同带酒朝着角落里的垃圾篓一扔,明显不许我喝。

    我骂了声靠,然后就对着吧台的调酒师说:“再给我来一杯威士忌,不要加冰。”

    李梦婷冷冷的对调酒师说:“不要给他!”

    我怒道:“我是老板,你们敢不听我的?”

    李梦婷一点都不畏惧我,凤眼睁圆望着我说:“我是你姐,你要听我的!”

    我愣了一下,然后对那调酒师说你不给我调我自己拿,说着我就要走进去吧台从酒架上自己拿酒。从来没有见过我如此颓废的李梦婷顿时怒了,她一下子拿了个小篮子,噼里啪啦的从酒架上拿了几瓶威士忌下来,然后一手拎着篮子一手拽着我往包厢方向走,嘴里冷冷的说:“要喝是吧,行,我陪你喝个够。”

    我这时候才发现李梦婷这大魔女生气的时候力气还真是挺大的,她硬是将我从夜总会大厅拽到里面的一间空包厢里,然后反手嘭的一声把门给关上了。

    李梦婷拧开了两瓶威士忌,直接将其中一瓶塞到我手里,说:“来,你想醉生梦死是吧,我陪你喝,一起喝死算了。”

    说完,她就当真拿着一支威士忌仰头猛喝了起来。这种年份的格兰金奇威士忌,酒精度数在五十度以上的,一瓶酒七百毫升,也就是一瓶快一斤半了。就算李梦婷酒量不错,像这样猛喝,也很容易酒精中毒出事的。

    我连忙的伸手抢下她的那瓶酒,说:“别喝了。”

    李梦婷余怒未消的望着我说:“为什么不喝了,明天就是东星跟宏兴决战的日子了。我跟你一起醉死,明天东星解散,省的因为你这颓废的模样让大家看着揪心,到时候兄弟们情绪受到影响无心恋战害死他们。”

    “我妈妈死了!”

    “什么?”

    我无力的耷拉坐在沙发上,双手捧着脑袋伤心的说:“就在刚才,我妈妈死在了我眼前,我失去了我仅剩的亲人,你懂吗?”

    李梦婷满脸的震惊,她不敢置信的问我发生什么事情了?

    我很少有事会隐瞒李梦婷的,就拿起酒瓶灌了两口酒,把事情跟她说了。

    李梦婷听了之后终于知道我为什么会前所未有的低落和颓废,她终于不责怪我了,轻轻的在我身边坐下来,拥抱住了我,柔声的安慰说:“你没有失去所有的亲人,姐会在你身边一直陪着你,姐还在亲人就还在,家也还在。”

    这一晚,我在李梦婷怀里喝得酩酊大醉。

    第二天,凌晨六点夏日清晨第一缕阳光从窗口投在沙发上的时候,我就从宿醉中醒来,发在自己正窝在李梦婷的怀里,昨晚我们两个居然在包厢沙发上睡着了。

    李梦婷估计昨晚照顾了我一夜,所以现在还没有醒来,我轻轻的从她怀里挣扎了出来,找来一张小毯子给她盖上,然后才走出了包厢。

    夜总会早晨的大厅一片死寂,我从楼梯上了二楼。上面是员工宿舍还有休息娱乐室,反正东星的兄弟平日没事也把二楼当成了家,很多人有时候晚上不回去都会在上面过夜。

    我本来想上去洗漱一番的,可是走到楼梯一半的时候,却听到有人在二楼大厅小声的说话,我就不由的放轻了脚步,下意识的想看看是谁在说话,说些什么?

    没想到五虎三将和谢天来居然都在上面,秦勇这时候语气担忧说:“老大不知道遇到什么挫折了,昨晚表现的非常颓废,如果他今天还是这样的状态,估计很难带领我们干翻宏兴那帮杂碎。”

    王子天说:“最好能弄清楚老大发生了什么事情?”

    哨牙焦急的说:“可是老大这人有什么事情总是自己一个人偷偷的抗,永远不会跟我们说的。就像上次栽在姜皓文手里那样,他为了我们下跪,受了屈辱之后就偷偷里离开了二中,一个人躲在角落里舔伤口。”

    他们一群人你一句我一句,都在分析我遇到了什么挫折,然后又想了很多让我重新振作的方法,语气中透过出对我的浓浓关切。

    我原本满是悲伤的心不由的升起了一丝温暖,我失去了一个妈妈,但是我还有姐姐,还有一群好兄弟。今天就是东星跟宏兴决战的日子了,我现在作为东星的老大,一举一动都关系着一帮兄弟的死活。我昨晚即便很伤心,也不应该在众人面前表露出来的,更加不能在他们面前表现得这么颓废,这样会让兄弟们分心的,我真是太自私了。

    这时候,我从楼梯走了出去,哨牙和秦勇他们见到我都是一愣,然后全部站起来喊了一声老大。

    我看见他们这帮人大多数眼睛都布着血丝,明显昨晚一夜没有睡好。我就收拾起内心中悲戚的情绪,换上一副平静的表情,对他们几个笑了笑说:“昨晚我生活上出现了点意外,所以表现得有点失态,让大家挂心了。”

    哨牙就忍不住问我怎么了?

    我就随便撒了个慌,说我有一个异地恋的女票,昨晚她跟我说分手了。

    哨牙和秦勇他们听了一个个都骂骂咧咧起来,说原来是失恋而已,还以为怎么了呢。秦勇还对着染着一头酒红色的倪安琪说:“失恋有啥了不起的,我们现在就赔给你一个小姑娘,追风虎倪安琪。”

    “秦勇你去死!”

    倪安琪又羞又恼,抬起穿着小蛮靴的脚就狠狠的踢了秦勇一下,惹得大家哈哈大笑。

    我吩咐大家没休息好的回去补个回笼觉,调整好最佳的状态,应对下午跟宏兴的硬战。哨牙他们昨晚确实没有睡好,这会儿见我没事之后,一帮人心情全部放松了,嘻嘻哈哈的各自回去休息了。

    我自己去盥洗室洗漱,最后还把色的衬衫脱掉,换上一件白色的衬衫。我对着镜子整理衣领的时候,李梦婷打着哈欠出现在门口,她倚门望着我,有点儿意外的问:“陈瑜,你平日都是穿色衬衫的,今天怎么例外换成白色衬衫了?”

    “因为我妈妈是在北郊死的,今天东星跟宏兴决战地点是北郊的龙头山。我妈妈的死不是涂家干的,就是陈文跟二叔公他们干的。孝子穿白衣,今天我先杀陈文,为我妈妈报仇。”

    我整理了一下自己的衣袖,杀气凌然的说道。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