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49章:黄雀在后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说完之后,猛然就是一皮带朝着鬼手脑袋抽过去,皮带是特殊金属弄成的外表皮质合金,发出呼啸的破空声,如同一条钢鞭般,非常的吓人。

    鬼手虽然不再年轻,但是动作却非常的快速利索。他身形一偏避开皮带,不退反进,一下子欺身到了我跟前,手中的匕首朝着我额头眉心就是凌厉一刀切下来。

    我左手一抄皮带尾部,双手将皮带一下一横,欲用皮带挡下这刀。

    “断!”

    鬼手匕首斩在皮带上的时候,低喝了一句,按照他的料想,他这凌厉一刀肯定能一刀割断皮带,再砍在我脸门上。可是让他震惊的是,他这风驰电挚的一刀非但没有斩断皮带,甚至连皮带一点损伤都没有,刀锋划在皮带上,只发出如同金属摩擦的难听声音。

    我趁机飞起一脚,踢向对方的胸口,鬼手连忙的用左手格挡了一下,才迅速退开两步。但是我却立即察觉到他用左手抵挡我这一脚的时候,脸上的肌肉跳动了一下,眼睛深处明显的露出一丝痛苦之色。我瞬间想了起来,他一个多月之前在上海俱乐部,为了顾存大局,曾经自断一臂。

    俗话说伤筋动骨一百天,估计他这会儿左手的钢板都还没拆除呢,难怪刚才仓促之间用左手当了我一脚,会露出这样的痛苦表情。

    发现这个破绽之后,我立即毫不犹豫的冲上去对着鬼手的猛攻,拳脚跟皮带招招不离开他有旧伤的左臂。

    鬼手原本身手跟我相仿,但是现在他有旧伤,而我怀着一股复仇的戾气,出手招招不留情。很快他就招架不住,被我一皮带抽在他左臂上,咔嚓的一声把他还没有痊愈还镶着钢板的右臂骨头抽断了,疼得他发出一声惨叫。我趁机上去对着他胸膛就是连珠炮两拳,打得他当场呕血,跌坐在地上,无法再战。

    这时候都宏兴已经被东星一帮兄弟打得节节败退,眼看兄弟们就要一鼓作气拿下宏兴的时候,忽然前方路口出现了一群不速之客。人数不是很多,只有五十来个,但是每个人都是穿着色皮衣,蓝色牛仔裤,脚上穿着大头皮鞋,武器全部都是甩棍,每个人左臂上都包扎这一条色的布条。

    陈文见到这些人的出现,眼睛里顿时露出狂喜之色,对着他的就要溃败的人大喊:“大家稳住,我们的帮手来了。”

    我和谢天来、李梦婷俱是忍不住皱眉起来,因为这帮穿着色皮衣的不速之客人数虽然不算太多,但是五十人也不少了。更要命的是这帮人行动迅速,没有人说话,冷漠着一张脸朝着我们就过来了,显得很有纪律性。人不多,但是却给人有一种云压城的气势。

    对于这群不速之客的出现,二叔公和陈乾一帮陈家老头也是感到愕然,几个老头面面相觑对视一眼,二叔公忍不住问陈文:“这些神秘人是谁?”

    陈文有点儿心虚,不敢跟二叔公对视,他说:“我为了预防万一,在外面找来的帮手。”

    “为什么不事先告诉我们?”

    “因为我也不住地这些人有没有用,所以也没有跟你们提起。”

    二叔公等人隐隐觉得不对劲,但是这时候场面因为这群身穿色皮衣的不速之客加入战斗,局势立即发生了逆转。这些家伙身手都是一等一的厉害,就连我们东星这些身手很好的兄弟,碰到他们之后也讨不到什么好处,很多人没几下就被他们用甩棍撂倒了。而且这些穿着色皮衣的家伙不但身手好,而且非常狡猾,他们一旦碰上秦勇、谢天来、大罗小罗、鹰眼这些难缠的对手,立即放弃纠缠,转而去寻找更弱的对手,然后三两下撂倒对手。

    宏兴那些本来要溃逃的人,看到这批神秘外援这么厉害,立即打了一剂强心针似的,嗷嗷的吼叫着开始反攻,瞬间我们东星形势急转直下,处境变得非常危险。

    我看见不断有兄弟倒在这些神秘人的甩棍之下,顿时目疵欲裂,咆哮着冲上去跟那些神秘人拼命。

    不过这些家伙战斗力真心强,我好不容易才干翻两个,但是我身边倒下的兄弟却越来越多,按照这种情况,没等我打倒几个神秘人,我身边的兄弟可能就要全部倒光了。

    陈文见到他们已经稳稳占据上风,刚才脸上的担忧全部褪去,这会儿兴奋得两眼放光,满脸通红,忍不住暗暗感叹说:“厉害,卢曦真是厉害,不但弄死了箫媚,今天陈瑜也逃不了,哈哈哈——”

    就在我跟谢天来、李梦婷还有一帮东星兄弟苦苦支撑,大家都以为大势已去的时候,忽然龙头山不远处的山路口又传来了汽车的声音。原本激战中的所有人都忍不住全部停手,大家都不知道又有什么人出现,所有都惊疑不定的望向路口。

    沉重的汽车轰鸣声越来越近,一辆破破烂烂、烟囱喷着浓浓烟的大卡车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大卡车虽然很破旧,但是司机驾驶却非常暴力,全速冲了上来,在路口猛然来了个急刹。

    大卡车车身剧烈颤抖,刺耳的刹车声中,车胎在泥土山路上刨出两道深深的痕迹,最后才停了下来。尾部烟囱烟还在冒着烟,而车头的防撞护栏也可能因为螺丝松动了,“晃当”的一声掉落在地面上,让在场的人看得全部目瞪口呆。

    然后,大卡车副驾驶座的门首先被打开了,一个长得非常英俊的男子从车上跌跌撞撞的跑下来,再一手扶着山里边的一棵大树。他喉咙动了动,然后控制不住哇的一声呕吐了出来。

    我睁大眼睛:“是林峰!”

    这时候,大卡车的驾驶座门也被打开了,一个身材魁梧的中年大汉嘴里叼着根雪茄,从两米高的驾驶室一跃而下,然后瞄了一眼大卡车掉下啦的防撞护栏和旁边在呕吐的林峰,这家伙情不自禁的皱了皱眉头,吐出一句:“真他妈的废!”

    我见到这叼着雪茄的中年大叔有点愣住,因为最近我安排他去暗中保护张晴晴,没想到他今天居然赶来救我了。李梦婷和谢天来见到这中年大汉,也忍不住脱口而出:“屠夫!”

    这时候,山路上又来了十多辆金辉面包车,下来近百人,全部都是身穿色西服,赫然是林家的人来了。

    他们见到林峰在呕吐,连忙的过来搀扶,嘴里紧张的问:“大少爷,你没事吧?”

    林峰一把推开他这些手下,然后恨恨的看了屠夫一眼,说:“没事,某人开车太疯,弄得我有点晕车而已。”

    陈文见林峰带了这么多人过来,立即明白林峰是来帮我的,他连忙对着宏兴的人大叫:“先全力以赴干掉陈瑜再说。”

    林峰闻言也吩咐他的那帮手下:“去帮陈瑜,把这些碍眼的家伙全部给我干掉。”

    顿时,几帮人混战在一起,场面非常的混乱。屠夫这会儿也亲自加入了战局,如果说那些穿着色皮衣的神秘人是一群野狼,那屠夫就是一头狮王,屠夫简直就是他们的噩梦,一旦被屠夫逮到,下场非死即伤。

    二叔公几个老头见情况不对劲,立即跟陈乾几个老头连座驾都不要了,钻进茂密的山林了仓狂逃跑。

    那些神秘人被屠夫杀得鸡飞狗跳之后,也不敢恋战了,全部化整为零,一个个互相搀扶着,朝四周山林逃命。陈文那家伙虽然心有不甘,但是也知道大势已去,转身朝着一条山道小径逃跑。

    我见状拎着皮带就要追上去,但是重伤的鬼手见了,却猛然挣扎着爬过来一下抱着我的右脚,死死拽住让我没法去追杀陈文。

    我又惊又怒,抬起脚准备一脚结果了鬼手,但是抬起脚之后又心软了。毕竟他效忠了陈家一辈子,也曾经是我爸龙爷的得力手下,现在已经是个垂暮的老人,而且我去缅甸炼狱的时候,他还给过我一点小照顾,最终让我没法对他痛下杀手。

    被鬼手这么一阻拦,陈文就已经逃得没有了踪影。

    林峰这会儿走了过来,看看我和地上的鬼手,摇摇头说:“你还是真在炼狱里一模一样,对敌人太仁慈了。”

    二叔公几个老头逃了,陈文逃了,那些穿着色皮衣的人互相搀扶着也都跑掉了。宏兴的人身手没有神秘人那么好,脑子也没有二叔公跟陈文那么狡猾,几乎都被留了下来,全部打趴在地上。

    走了陈文,我赢下了约战也不是很高兴,心有不甘的吩咐李梦婷、谢天来和秦勇:“谢天来你带人送受伤的兄弟去医院,李梦婷你负责跟酒吧街的徐老板他们洽谈,秦勇你带没受伤的兄弟去全盘接收宏兴酒吧街的所有场子。”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