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58章:嫌疑加重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二弟!”

    廖华强等人没想到我出手如此迅猛,甚至他们还没有能及时的做出反应,我已经用雷霆手段把廖华贵给踹翻了。

    我不出手还好,一出手顿时捅了马峰窝。廖华强和胡刚、刘永华已经黄欣都全部唰的站了起来,原本站在他们身后的那些手下也一下子冲上来,把我和李梦婷、谢天来十来个人团团的围住了。甚至就连大门口外的那些小混混,听到了动静也纷纷冲进来问什么情况?

    我今晚过来只带了李梦婷、谢天来和五虎三将,我们全部人加起来才十一个人,而廖华强他们四个团社加起来的人足足有将近三百人。如果真的打起来,我们就算人人以一敌十也干不过对方。李梦婷和谢天来他们都忍不住有点紧张起来,紧紧的团结在我身边,李梦婷还有点儿埋怨的小声说:“你太冲动了!”

    哨牙也有点害怕,问:“他们人好多,我们怎么办?”

    秦勇绷紧脸说:“等下保护瑜哥杀出去。”

    廖华强这会儿刚刚让手下扶起他二弟廖华贵,廖华贵胸口凹下去一块,肋骨明显断了几根。

    廖华强惊怒交加的让手下送弟弟去医院,然后脸色铁青的回头瞪着我,咬牙切齿的说:“陈瑜,今天如果你能安然无恙的走出城隍庙的大门,我廖华强这三个字倒过来念!”

    因为涂家父子曾经许诺,四个社团谁能杀掉我,涂家就扶持谁当下一任龙头。胡刚、刘永华和黄欣三人间廖华强这会儿要撕破脸当众对我出手,他们生怕廖华强干掉我,拔了头筹当上龙头,都纷纷的叫囔说为钟建新报仇,然后准备几百人对着我们一拥而上。

    我身后这些都是身经百战的兄弟姐妹,但是今晚毕竟人少,按照人数比例,我们一个人要打三十个,无论如何也是没有任何胜算的。我脸上还能保持冷静,但内心其实是非常紧张焦急的,眼角不由的瞄向门外。

    就在廖华强他们正准备不顾一切准备动手的时候,外面忽然传来了嗡嗡嗡的警笛声,我听到这声音终于暗暗松了口气。在廖华强等人惊疑不定的目光中,穿着警服的秦箐已经带着一帮警察从大门着一张脸进来:“搞什么,非法聚会?”

    我见到秦箐出现的时候,眼睛里就多了一抹笑意,今晚四大社团表面上是要跟我谈我废了钟建新那笔账,其实我很清楚他们就是想干掉我,然后得到涂家父子的扶持,然后当上下一任龙头老大。

    我知道他们摆的这是鸿门宴,所以为了安全起见,我出发的时候给秦箐发了一条信息,让她半个小时之后带人来旧城隍庙救我。

    秦箐对我这个渣男是没有多少好感的,上次我求她帮我查指纹的时候,她都是很不情愿。今晚我又叫她带同事来救我,她当时恨恨的就臭骂了我一顿,说懒得管我的死活。我就嬉皮笑脸的对她说如果她今晚不来帮我,那我就打电话告诉她爸妈,说我不是她的男票,之前的事情都是演戏哄骗他们两老的。

    秦箐没想到我居然敢威胁她,气得破口大骂,又骂我是渣男,又骂我卑鄙无耻,不过她还是很害怕她爸妈整天给她安排相亲的,所以最后还是很不甘心的着一张脸带着一帮警察来救我了。

    廖华强没想到大晚上居然会有这么多警察来旧城隍庙,不过他看见秦箐他们出现的刹那,就知道今晚是没法对我动手了,这会儿恨恨的瞪了我一眼,压低声音说:“小崽子,今晚算你运气好,下次你就没这么好运了。”

    我呵呵的笑了笑:“我运气一向不错,拜拜,强华廖。”

    强华廖?廖华强?

    周围的人忍不住想起廖华强刚才说,如果我安然无恙从这里走出去他名字就倒过来念,众人目光怪异的望着廖华强,廖华强脸皮火辣辣的,又气又恼,但是偏偏没法发作。

    这种运筹帷幄,局势完全掌控在我预料之中的感觉让我得意极了,正带着谢天来和李梦婷等人准备离开,但是忽然一个矫健的倩影一下蹿过来,伸手就揪着我的衣领,冷喝道:“看你长得贼眉鼠眼的,一看就知道不是好东西,身份证拿出来,趴在墙上。我现在要控告你非法聚会,还要检查你身上有没有携带违禁物品?”

    我他妈的嘚瑟不到三秒钟,就被秦箐摁在了墙壁上,原来她一帮手下正在给小混混们一一检查身份证呢,有些有案子在身的小混混当场被抓走了。

    我回头瞄了一眼秦勇他们一帮人也被几个警察带到一边盘问不休,就忍不住的对秦箐说:“秦箐,别闹了。”

    “秦箐是你叫你吗,我现在在上班,你最好给我老实点配合我工作,不然有你好受的!”

    秦箐这臭娘们说着,伸手就在我后脑勺上拍了一巴掌,气得我脸都绿了,她分明是公报私仇嘛!

    我被她拍了一巴掌,气得差点对她说你是更年期提前到来还是咋的,脾气咋这么暴躁?

    但是我望着她那张着的俏脸,还有她眼睛里的火气,就知道她今晚被我威胁之后心里很不爽,如果我再说什么话刺激她,保不准这母暴龙会发飙暴走的,所以话到嘴边临时改口,故意甜甜的喊了声:“箐姐姐!”

    秦箐闻言美眸睁大,她本意是让我叫她秦警官的,但是没想到我这么无耻,居然连箐姐姐这么肉麻的称呼都能喊出来。她顿时忍不住感到一阵恶寒,浑身鸡皮疙瘩都起来了,原本将我摁在墙壁上的手也赶紧的缩回去:“陈瑜,你再叫得这么恶心,信不信我撕烂你的嘴?”

    嘿嘿,没想到风风火火的秦大美女警官居然害怕肉麻的称呼,这让我觉得很好笑,但有点怕她恼羞成怒,只能强忍着,然后小声的对她说:“秦箐,今晚算我又欠你一个人情,装下样子差不多了,就放我们走吧。”

    其实秦箐也是真想把我们全部逮回去,这么多人都抓回去,录口供也够他们忙碌半宿,所以最后装模作样了一番之后,就放了我们走。

    我们一帮人从城隍庙出来,正准备开车离开,警察这时候也收队了,秦箐这会儿追出来喊住我说:“陈瑜你等一下,我有点事情想跟你谈谈。”

    我闻言愣了下,就让李梦婷等人先回去,然后我上了秦箐那辆白色卡罗拉,然后问她:“什么事情?”

    秦箐一边开车离开城中村,一边说:“你去弄了卢曦的dna没有?”

    “还没有”我狐疑的望着她说:“你怎么好像对这事情很关心?”

    秦箐不答反问:“我好奇你为什么请我帮忙查指纹和查唾液nda的那支短笛的主人?”

    “你问这个做什么?”

    “好奇”秦箐犹豫了一下又补充了一句:“其实主要是你要查的那个人可能是卢曦,两年前卢曦涉嫌一桩杀人案。被害者许树仁是白金汉爵俱乐部的一名会员,也是丽海市本地一名富商。据说卢曦在一个商业晚会上用短笛即兴吹奏了一曲,许树仁当场死亡,胸口多了一个血淋淋的伤口,法医也鉴定不成是什么凶器造成的。但是根据一个现场证人说卢曦吹笛子的时候,一只狰狞的虫子从许树仁胸口破体而出,然后许树仁当场死亡。”

    秦箐顿了顿又说:“我当时刚刚入职,负责的第一个案子就是这个案子。因为卢曦跟许树仁有仇,有小道消息传言卢曦用苗疆的毒盅杀死了许树仁,不过这听起来太不合科学逻辑,后来因为证据不足,我没有能把卢曦定罪。所以我见你查笛子的主人,而且跟卢曦还扯上关系,我就忍不住想起那个悬案来,所以我很想知道你到底为什么查笛子的主人?还有这个卢曦到底是不是你要查的人,他是不是真的懂得养盅之术,能用盅冲谋杀?”

    我听得直皱眉,原本秦箐说卢曦有%几率是笛子的主人,我觉得他是杀死我妈妈箫媚的凶手可能性不是很大。但是现在听了秦箐说他以前就跟笛子、盅虫扯上关系,我顿时觉得这个卢曦的嫌疑无限的扩大起来。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