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62章:熟悉的眼睛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全部都给我放手!”

    我被这帮保安抱拽着,最后忍无可忍的发火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恰巧这时候,白金汉爵俱乐部的总经理卢曦也匆匆忙忙的赶来了,他先是不着痕迹的敢保安当众一个小个子对视一眼,彼此交换了一个眼色,然后才暗暗的松了口气,拿捏出一副紧张的表情:“哎呀,陈公子,曹老板,你们两个怎么打起来了?”

    曹家荣见到卢曦如果见到救命稻草一般,哀嚎着迎上去,指着他被我一拳打崩塌还在流血的酒糟鼻,对卢曦叫囔说我打他,要卢曦替他出头找回公道。

    我也冷冷的说这肥猪企图对我老婆施暴,而且这里是卢曦的地盘,我也要他给我一个交代。

    卢曦这家伙毕竟是在商业界打滚多年老狐狸了,他眼睛溜溜的乱转两圈,然后落在了我和张晴晴身边的秦箐身上,然后说:“我是合法商人,我们俱乐部上上下下也是奉公守法的好市民,遇到什么事情都是报警处理的,现在秦警官不是在这里吗,有什么事情交给秦警官处理就好了,实在不行就报警吧!”

    说到报警,曹家荣就怂了,毕竟他理亏。

    但是我一听卢曦说报警,心里也是立即升起一股怒气,因为曹家荣这种行径并不是很严重,可能罚点小钱刑事拘留两天就出来了,这样的惩罚结果是我不满意的。如果不狠狠的给曹家荣一个深刻的教训,没法让我消气。

    卢曦见我们双方都不赞同报警,他双手一摊,很无赖的说:“既然你们不接受我的解决办法,那我就没办法了,有什么私人恩怨你们离开白金汉爵之后,在自己解决吧。”

    卢曦话中的意思是警告我跟曹家荣不要在他的场子闹事,要闹到外面去闹。这白金汉爵商业俱乐部,里面的会员都是非富即贵,譬如四大家族的家主都是这里的常驻会员,甚至很多银行的行长也是这里的会员,就连章爱蓉也对这顶级俱乐部的老板陶南雄非常钦佩赞赏。

    估计四大家族的人都不敢在这里闹事,如果我在这里闹事实在有点不知死活,我衡量了一翻之后,瞄了一眼满脸鼻血的曹家荣,冷冷的说:“看在卢总的面子上,今天晚上给先放你一马,记住,仅仅是今天晚上。”

    说完,我跟搀扶着张晴晴,秦箐帮忙扶起喝醉的女助理,在曹家荣怨毒的目光中离开了白金汉爵俱乐部。来到停车场之后,我把裤兜里的那盒香烟拿出来,递给秦箐说:“烟蒂交给你,你拿去让你鉴定科的朋友帮忙提取卢曦的dna进行对比,看看他是不是笛子上的主人。另外,这位梁助理,你帮忙送她回家吧。”

    秦箐接过烟盒,点点头说包在她身上,然后让我好好照顾张晴晴,还叮嘱我说张晴晴现在已经不单单是一名普通女教师了,她现在还临时打理着一家大公司,很有必要雇佣贴身保镖保护了。

    我点点头说:“我知道了,明天我雇佣几个女保镖保护她。”

    其实箫媚平日以前出入各种场合,都是带着十几二十多个保镖的。张晴晴因为是仓促负责陈氏集团公司事务的,期间我妈妈箫媚被害,还有东星很宏兴决斗,发生了很多事情,让我根本没有时间注意到张晴晴的安全问题,所以也派了屠夫暗中保护张晴晴,但是毕竟不是贴身保护,所以难免出现纰漏。

    我和张晴晴跟秦箐道别,然后上了张晴晴的那辆保时捷座驾,开车回家。

    这时候我从后视镜中看到一辆吉普车跟了上来,是屠夫的车子,他暗中保护张晴晴的,但是在公司或者想是在刚才白金汉爵俱乐部那种场所,他就没法进行贴身保护。

    张晴晴这会儿情绪已经平静了很多,她受到了惊吓,我也不忍心责怪她了,反而柔声安慰哄着她。毕竟她只是出来谈生意的,没想到会遇上这种事情,她以前再聪明也是个女老师,这下证明社会比校园是要险恶得多的。

    我正开着车子刚刚驾出白金汉爵俱乐部前面不远的十字路口,忽然看到对面有一辆色的凯迪拉克。那辆车后座车窗正慢慢升起,隐约看到一个美妇面孔的模糊轮廓,虽然看得不太清楚,但是那双似乎在盯着我的那双狭长眼睛,让我身体猛然一震,是妈妈箫媚吗?

    但是怎么可能,我亲眼看见血盅虫从箫媚胸口钻出,当时她已经没有了心跳了的,明明在怀里死去了的,怎么可能是她?

    两辆车交错而过,我匆匆忙忙的一眼,由于光线严重不足,我只能隐约看出凯迪拉克后座坐的是一个美妇,她的脸庞很模糊,但是她那双狭长的眼睛让我感觉到异样的感觉,这就是妈妈箫媚给我的感觉。

    明知道这不可能,明知道可能是看错或者某个长得跟箫媚有几分相似的女人而已,但是我几乎是什么都不管了,狠狠踩下油门,然后一踩刹车方向盘一转,猛然来了个一百八十度急甩尾,直接强行调转车头,朝着凯迪拉克追了上去。

    保时捷的性能非常出色,即便我驾驶技术不是很好,但是还是能轻松的控制,引擎发出响亮有力的轰鸣声朝着凯迪拉克奋起直追。

    不知道凯迪拉克车主是个飙车爱好者,还是因为他故意想逃,居然也猛然加速。他的马力没有我的动力足,但是他开车技术很好,街头飙车单单凭马力没法赢下对手的,我很快就因为差点撞上一辆摩托车,吓得连忙踩下急刹,而凯迪拉克则趁机逃之夭夭了。

    张晴晴被我这发疯的举动吓得不轻,就忍不住张口骂我是不是疯了,这样开车是不是连命都不想要了?

    但是她嘴巴刚刚张开,却看见了我储满泪的双眼,她知道我是那种撞破南墙不回头的人,即便遇到再艰难的苦境,我都不会落泪,她望着这刻不知道什么时候已经泪流双眼的我,失声道:“陈瑜,你怎么了?”

    “没什么,就是忍不住难过,有些东西当初不珍惜,一旦失去了,就永远失去了。”

    我默默的把车子停在路边,看见前面不远有一家酒吧,就用手背抹了下脸,推门下车说:“你先回去吧,我很累,想喝杯酒。”

    张晴晴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但是她却看出了我很不对劲,因为我从来不会这样子的,她急急忙忙的下车也跟了上来,我以为她要劝我回去,但是没想到她却拉起我的手,说:“我陪你喝!”

    我错愕的望着张晴晴跟我拉着的手,她主动的跟我十指紧扣,拉着我就往酒吧走。她看出了我很伤心难过,但是发生了什么事情,我没说她也不问。她只是紧紧拉着我的手,似乎在跟我无声承诺无论发生什么事情,我身边最少还有她。

    我和张晴晴刚刚走进了酒吧之后,那辆色的凯迪拉克却悄然的又折返了回来。

    箫媚一脸虚弱的坐在车后座,隔着车窗望着我跟张晴晴手拉手的背影,她忍不住笑了笑,轻声的说:“傻小子虽然一直不肯喊我妈妈,但他心里还是拿我当他母亲看待的。阿福,傻小子最近在忙些什么?”

    开车司机阿福说:“陈瑜依旧没有插手陈氏集团公司的事务,他最近在查杀你的凶手,还有他好像对河东五小龙的龙头宝座有野心。不过小刀会、胭脂帮、鲨鱼帮还有忠义社都对陈瑜的野心不满,甚至忠义社的廖华强还跟陈瑜发生了的小冲突。”

    “小冲突就是打不起来咯,谁都想当龙头,如果没打过谁肯服谁?”箫媚淡淡的说:“像个办法让廖华强跟陈瑜打起来。”

    阿福睁大眼睛:“什么办法?”

    箫媚看了一眼路边的那辆保时捷,然后说:“这里是忠义社的地盘吧,这辆保时捷是我送给张晴晴的礼物,你说如果陈瑜和张晴晴的车在这里丢失了会怎么样?”

    阿福理所当然的说:“这是夫人你送给张晴晴的贵重礼物,估计陈瑜肯定要找廖华强交出车子,毕竟这里是廖华强的地盘,而且廖华强还是河东小偷扒手的头子,不找他找谁?”

    箫媚笑道:“如果廖华强交不出来呢?”

    阿福吃吃的说:“按照陈瑜的脾气,东星肯定跟忠义社要开干。”

    箫媚满意的说:“很好,等下你找人把陈瑜的车子偷了,记住不要用陈家四大堂口的人,用我们自己培养的那些人。”

    阿福不明所以的说:“夫人,我们这样做不是故意给少爷添堵吗?”

    箫媚徐徐的说:“不经过千锤百打,又怎么能锻出一把最锋利的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