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63章:车子丢了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张晴晴在酒吧里要了两打啤酒,张晴晴大约是怕我们都喝醉了会出事,所以她喝得比较少,最后我喝得酩酊大醉,连后来是怎么回去的都记不起来了。

    到我醒来的时候,已经是第二天上午十点多的时候了,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躺在自家卧室的床上,窗口投射进来的阳光非常刺眼,宿醉初醒的脑袋像是要裂掉似的。

    我摇晃了一下脑袋爬起来,手机这时候却响了,原来是在公司上班的张晴晴打回来的电话。她告诉我昨天晚上我们的那辆保时捷在天虹区爱疯酒吧门口丢了,昨晚她已经报警和报了保险公司,不过等下还要去警局还有保险公司办理一些流程。她这会儿在上班没时间去,让我抽时间去一趟。

    箫媚送给张晴晴的那辆保时捷丢了?

    我闻言睁大眼睛,然后瞬间愤怒起来,我对妈妈箫媚的死已经充满了愧疚。如果当初她不是想跟我单独待一会儿,跟我去了北郊,那她就不可能会出事。加上我一直不肯开口喊她妈妈,让她临死前都没有能听到我喊她一声妈,这些都让我耿耿于怀。

    她给我和张晴晴的礼物不多,这辆车子是其中之一,所以即便丢掉车子有保险公司赔偿,但是我要的不是赔钱,我要的是我妈妈给我的这辆车子。

    “晴晴,我知道了,这事情你不用管了,这车子我会找回来的。”

    我跟张晴晴知会了一声,然后就挂断了电话,然后我就开车去了金殿大本营。

    二楼大厅,秦勇跟哨牙、大罗小罗还有李宏城、王子天、郑展涛几个在一边打牌一边看nba篮球比赛,见到我的时候,他们都有点儿意外,问我怎么没事白天过来这边?

    我就说昨晚我表姐的那辆保时在爱疯酒吧门口丢了,还问他们知不知道那属于谁的地盘?

    郑展涛一听立即说:“天虹区那一片儿都是忠义社的地盘!”

    “那就是廖华强的地头咯?”我闻言眯起了眼睛:“整个河东的扒手和惯偷在河东干活儿都要得到廖华强的允许,每天要给廖华强上缴一定的钱。廖华强是河东扒手小偷的头儿,今个儿居然偷到我的车上来了。你们几个打电话叫人,还有准备车子,等下跟我过去找廖华强算账。”

    秦勇他们立即忙碌起来,打电话叫人的叫人,负责准备车子的准备车子,准备家伙的准备家伙。没一会儿,除了前几天跟宏兴一战还在住院的几个兄弟之外,三十六个精英来了三十个。大家一听我的车被廖华强的小偷给偷了,一个个都愤怒起来,说找廖华强那丫的算账,必须要他完整无缺的把车子给交出来。

    我们正准备出发,追风虎倪安琪的打了个电话过来:“陈瑜,我跟乡下表姐在天虹区农家乐饭馆吃饭,钱包被人给偷了,没钱结账买单,你赶紧来救火吧!”

    其实,我们只知道天虹区是忠义社的地盘,但是廖华强平日喜欢猫在哪里我们一概不知,我正愁怎么找廖华强呢。这会儿听倪安琪打来的电话,我心中立即就有了计较,笑眯眯的对倪安琪说:“虎妞,别急,哥几个马上过来。”

    我们四十个人开了六辆面包车,直奔天虹区金辉客运汽车站附近的农家乐饭馆。因为客运站的缘故,这里的人流量挺多的,不过跟别的城市一样,客运站周围扒手很多,而且附近的饭店消费价格普遍比较贵,食物又不怎么卫生。←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本地人一般是比较少在这里消费的,通常是来旅游的外地人会在客运站周围的饭馆吃饭。

    来到农家乐门口,我让王子天、李宏城和郑展涛三个带着他们的手下守在车上,我自己带着秦勇和哨牙、大罗小罗四虎,走进了农家乐饭馆。

    刚刚走进大厅门口,就听到了倪安琪那虎妞生气的声音:“都说我朋友马上就来了,你急什么,我们还会赖帐?”

    “看你们两个小妞长得挺漂亮的,怎么干些吃白食的勾当?”

    “你说谁吃白食,还有你们几个又不是饭店老板,凭什么一直催我们?”

    只见在饭馆大厅角落靠窗的位置,倪安琪正愤怒的瞪着一个染着黄毛的小混混,那小混混跟廖华强长得有几分相似,他身后还跟着几个虎视眈眈的手下。而倪安琪旁边还有一个手足无措的女生,应该就是她的表姐黄洁萍。

    那黄毛嘴里叼着一根烟,轻浮的对着倪安琪跟黄洁萍两个女生喷了一口烟雾,弄得两个女生被二手烟呛得咳嗽起来,他才得意洋洋的咧嘴笑道:“嘿嘿,这一片儿都是我们忠义社的地盘,饭馆老板是给我们忠义社交了保护费的,你们两个吃白食,我当然不能坐视不理了。不过美女,我看你染着红色头发,左耳戴着一排银色耳钉,也像是个混社会的。要不这样,如果你愿意跟我混,当我的马子,这顿饭就算我的,还有以后包你吃香喝辣,怎么样?”

    黄毛说完之后眼睛在倪安琪身上迅速的瞄了两眼,眼睛露出一丝贪婪的目光,倪安琪今天穿的是白色t恤搭配蓝色短热裤,露出一双俏生生的大白腿,脚上穿着一双三叶草白球鞋,身材玲珑有致,典型的叛逆美少女打扮。

    倪安琪冷笑的说:“想要我跟你混,还要我当你的马子,你哪根葱呀?”

    黄毛对倪安琪的嘲讽不以为意,甚至还对着他身边一个小混混努努嘴谁:“斌子,你告诉这位美女,我是哪根葱?”

    那个叫斌子的小混混上前一步,很是自得的介绍说:“小妞,这位是河东五大社团之一忠义社老大的独生子廖宇明,别的不敢说,至少在河东没有人敢不给我们明哥面子的,你当我们明哥的马子,不算委屈你吧?”

    倪安琪刚想说话,忽然她目光视线越过廖宇明身后,看到了我带着秦勇几个人走进来,然后眼睛一亮,泛出异彩,俏脸上也情不自禁的露出喜色,就差没有对着我喊陈瑜了。

    廖宇明正紧紧的盯着倪安琪的表情呢,他见斌子刚刚把他的身份告诉倪安琪,然后倪安琪就眼泛异彩,满脸惊喜的样子。他以为倪安琪是因为他的身份喜欢上了他呢,立即得意洋洋的想:这种小女混混我见过了,哪个不是爱慕虚荣的?我一报上我爸爸的身份,她们就自觉的投怀送抱了。别的美女喜欢傍大款,道上这些叛逆美女却喜欢傍有实力的老大。

    廖宇明非常得意:“看美女的表情,似乎听过我的名号?”

    “完全没听过!”倪安琪的话让廖宇明的得意笑容瞬间僵住了,倪安琪没等他说话就立即说:“我只知道东星太子陈瑜,不知道你跟陈瑜比起来,哪个更厉害?”

    廖宇明没想到自己报出忠义社老大的儿子这名号,都没有让倪安琪折服,甚至看着小美妞的表情,似乎很崇拜东星太子陈瑜,他眼睛转动了两下,就张口胡吹说:“呵呵,你说的是东星那个小陈呀!”

    我本来是准备带着秦勇几个上去帮倪安琪解围的,但是还没走近,就听到廖宇明说我是小陈。

    秦勇和哨牙、大罗小罗几个就全都忍不住望向我,似乎觉得有点好笑。第一次有人管我叫小陈,而且还是一个年青的小黄毛。

    我想听听这廖宇明在怎么说我,就没有急着上去给倪安琪解围,而是在不远处的一张空桌边拉开一张椅子,径直的坐了下来。秦勇几个对视一眼,也跟着我坐了下来。这会儿饭店里是有几桌客人的,大家都把注意力放在了廖宇明和倪安琪的争执上,所以也没有人注意到刚刚进来的我和秦勇几个。

    倪安琪听这廖宇明管我叫小陈,也是忍不住感到好笑,就故意的问:“你认识太子?”

    廖宇明昂起脸一脸不屑的说:“太子,我呸,孙子还差不多。外面的人都说他单挑非常厉害,其实他曾经得罪过我,还跟我单挑过,你知道结局怎么样吗?”

    倪安琪一听就知道这货是在漫天胡吹,她眼睛眨呀眨的问:“结局怎么样了?”

    “当然是陈瑜被我揍得跟条狗似的趴下了!”廖宇明一副理所当然的样子,然后不无鄙视的说:“从那次之后,你说的这个什么太子,见到我的就跟孙子差不多,又是恭恭敬敬的喊我明哥,又是递给递烟,我叫他站着他不敢卧着,整一脓包货!”

    我他妈的听到这里,再也忍受不了这个装逼货了,再让他吹下去,他就直接成了我祖宗了!

    倪安琪见我着脸带着秦勇几个走过来,她就俏皮的吐了吐舌头,喊了一声:“哥,你来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