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68章:绝口不提我爱你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双手被烫伤,两只手掌包裹着厚厚的绷带。医生说至少要经过几天才能慢慢开始康复,这几天要注意伤口的感染,基本上我现在双手都没法做事了,就连端碗拿筷子吃饭都变成了问题。

    我每次受伤,张晴晴都会紧张心疼的直掉眼泪,而且还会不停的苛责我。所以我索性跟张晴晴撒了个谎,说因为金殿夜总会生意上的事务,需要出差几天。然后就住进了李梦婷的别墅,准备等手上的烫伤好了之后,再回家,免得张晴晴老是为我担心受怕。

    但是呀,晚上六点多,我跟李梦婷刚刚吃完晚餐的时候,张晴晴的就立即打电话过来了,她声音有点恼怒的说:“陈瑜,我已经问过黄轩跟周琴云了,他们两个都说金殿夜总会没有什么业务需要出差的,你现在在哪里?”

    我靠,这娘们管我也管得太严了吧,她居然打电话问金殿的两个经理求证我到底是不是出差了?

    我硬着头皮说:“真出差了,我现在已经到了南宁了,我正拿着行李刚刚离开机场。”

    张晴晴闻言立即没好气的说:“少给我瞎扯,你的手受伤了,怎么可能还能拎行李?”

    “你、你怎么知道我手受伤了?”

    我听得又是一愣,然后心中暗骂谁是那个小崽子告诉张晴晴的,我已经叮嘱过秦勇他们一帮人,千万不要把我受伤的事情告诉“我表姐”张晴晴的。

    张晴晴哼了一声,然后说:“你自己看现在丽海市电视台新闻吧!”

    我有点懵,就对身边的李梦婷打了个眼神,因为我手掌受伤不能拿手机,这会儿是李梦婷拿着手机让我听的。李梦婷也隐隐约约听到手机里张晴晴的声音,她这时会意的拿起遥控器打开了电视,并调到了丽海市本地的电视台。

    我们俩错愕的发现电视在报道今天天虹广场超市大楼的火灾情况,画面中记者正在对一对母子进行采访,赫然是我和廖华强两个合力就出来的那对母子。同时新闻还出现了我和廖华强的照片,那名母亲心情激荡的对记者诉说我和廖华强见义勇为的举动,还有她的感激之情。

    记者大约是为了最大程度的表现出我见义勇为举动的感人,记者甚至还跑去医院询问了我的就诊医生,不但把我的姓名、年龄,还有我双手被烫伤的情况全部挖掘并报道了出来,张晴晴估计就是看了这新闻知道了我受伤的情况。

    她先是骂了我两句,然后语气就变得又心疼又温柔起来:“你的手还疼吗?”

    我有点儿受宠若惊:“不疼了。”

    张晴晴说:“你在哪里,我开车来接你?”

    我现在在李梦婷家呢,张晴晴跟李梦婷素来就互相不待见,我连忙的说:“在林峰家呢,我自己回去就行了。”

    李梦婷本来以为能跟我有几天短暂生活在一起的时间,但是没想到张晴晴一通电话,我这就要离开了。她眼眸里原本小女人般的幸福笑意就僵住了,忍不住的露出一丝失落,不过她非常善于隐藏自己的真实感情,笑了笑对我轻声说:“晴晴找你回家了?”

    “抱歉,我……”

    我下意识的说抱歉,其实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说抱歉,反正感觉自己现在离开,好像对不起李梦婷似的。←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不用说抱歉,回去坐车的时候小心点,我就不开车送你回去了,免得晴晴看见不好。”

    李梦婷伸出手给我整理了一下衣领,同时像个送丈夫出远门的小妻子般叮嘱我路上注意安全,小心受伤的手。

    “嗯!”

    我看了李梦婷一眼,然后转身出了别墅大门,李梦婷望着我的背影在门口消失,痴痴的望着门口夜空出神发呆,液晶电视新闻已经播完完毕,音乐节目正在播放着一首老歌:“……爱过就不要说抱歉,毕竟我们走过这一回。从来我就不曾后悔,初见时那美丽的相约……是我自己愿意承受这样的输赢结果,依然无怨无悔……”

    李梦婷听着电视机里带着淡淡忧伤的歌声,忽然鼻子有点儿酸酸的,然后脸庞一湿,伸手一摸才猛然惊觉自己居然哭了。

    她连忙的抬起头,发现客厅里空空荡荡的没有别人,才暗暗松了一口气,自怜的举起手准备抹掉脸上的泪水。手举起到一半的时候,然后就僵住了,一双带雨的凤眼睁得大大的,错愕的望着门口。那里伫立着一个穿着色衬衫的冷峻年青男子,狭长的眼睛正紧紧的盯着她,不是去而复返的陈瑜,还有谁?

    “陈瑜?”

    李梦婷完全没想到我会去而复返,她见到我出现在门口,就忍不住喊了一声我的名字,然后手忙脚乱的像抹掉自己的泪水,掩饰自己刚才哭过的事实。

    “我手机忘记拿了。”

    我走到她跟前,瞄了一眼我刚才打完电话随手放在了沙发上的手机,轻声的说道。

    李梦婷这时候俏脸上的泪痕已经被她抹去了,她假装着刚才什么都没有发生的样子,对着我笑着说真是粗心大意,然后拿起沙发上的苹果手机帮我放进口袋里,然后说:“好了,快回去吧,不然晴晴等急了。”

    她装着一副若无其事的样子,但是无论是她眼中那抹浅浅的幽怨,还是她眼睛弥留的泪痕,都直接的把她出卖了,这些证据似乎都在跟我说:就是这个幽怨小女人,刚才为你流过泪。

    我望着这样子,然后我嘴角就忽然微微扬起,然后露出了弟弟对姐姐调皮般撒娇笑容,对着她说:“姐,我刚才还有一样事情也忘记了呢。”

    李梦婷睁大眼睛,左右看看客厅沙发周围,发现我并没有其它东西忘记拿,就茫然的望着我问:“你忘记了什么?”

    “吻别呀!”

    “吻、吻别?”

    李梦婷原本那略微带着点苍白的俏脸瞬间因为我的话而变得娇艳起来,这时候我已经一下子张开双臂搂住了她的水蛇腰,俯头对着她眼梢亲去,轻轻的吻去了她眼角一点泪痕。

    李梦婷眼睫毛忍不住一颤,眼眸中的幽怨像是遇到阳光的春雪一般,悄然的融化了。

    我刚刚在她眼梢处亲吻了一下,然后李梦婷就忽然一下子用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嫣红的嘴唇一下子亲在了我的嘴巴上,热烈的回应着我的亲吻。她的小丁香一下子溜进我的嘴巴,跟我的舌头互相纠缠起来,直接就跟我来了个舌吻。

    良久,我们才分开,但是分开之后,我们又觉得刚才那种暧昧的亲吻分明已经超过了姐弟之间的亲密。我刚才见到李梦婷哭了,然后就忍住心疼,然后借着开玩笑的吻别,想趁机安慰她一下的。

    但是没想到她的回应这么热烈,所以让我这会儿有点儿不知道怎么面对我们的关系了。说我们的姐弟吧,好像越线了;说我们是恋人吧,又不是,因为我们从来都没有表示过爱意,也更加没有在交往;如果真的要我找一个词来定义我跟李梦婷之间现在的关系,或者“姐姐情人”这个词有点儿合适。

    李梦婷跟我亲吻过之后,整个人像是枯萎的玫瑰淋了雨水一样,瞬间变得娇艳和有生气了很多,甚至轻嗔薄怒的责怪我说:“都怪你,明明已经离开了的,突然又折返回来,非要占一次姐姐的便宜才肯离开,有你这样欺负姐姐的弟弟吗?”

    我睁大眼睛不服气的说:“靠,我亲你的眼角脸颊而已,很正规的吻脸礼。反而是你搂着我脖子要跟我舌吻的,要占便宜也是你占我便宜才对。”

    李梦婷忍不住脸颊红了红,没好气的说:“去去去,小男生一个谁爱占你的便宜了,快回家找你的张晴晴去吧,姐姐我要去洗澡了。”

    她两句话就自称了三次姐姐,我敏感的察觉到了她的想法,估计她也觉得跟我的关系有点儿失控了,所以有意无意的暗中给我强调:我们之间就是姐姐和弟弟。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