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70章:这下就尴尬了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在猜测背后是陈文在搞鬼的时候,脸庞的恨意和眼睛里的戾气都落入了客厅里一直在闷不吭的看着我的秦箐眼中。虽然我这些表情只是在两三秒钟如同昙花一现般就被我隐藏了起来,但是她还是敏感的察觉到不对劲。

    她看看张晴晴已经进去房工作,客厅里只剩下我跟她两个,于是她就凑过来我身边,小声的说:“陈瑜,你老实告诉我,箫媚是不是真的出事了。被人吹笛子用血盅杀死的人是不是她,你最近一直苦苦寻觅笛子的主人,是不是想找出杀她的凶手?”

    “你脑洞真是大开,知不知道你这无端的猜测让我很愤怒,看在你是我朋友还有是晴晴闺蜜的份上,我懒得跟你计较。”

    我冷冷的看了秦箐一眼,站起来准备回房不搭理她。一来是她已经怀疑箫媚出事了,我在她跟前呆得越久,就可能让她瞧出越多的端倪;另外是箫媚的死一直影响着我的情绪,我想一个人静静,然后想想如何应对陈文和二叔公一帮人接下来的动作。像陈文这种不顾手段的阴谋家,如果让他当上陈家家主,他肯定会对东星赶尽杀绝的。无论是为了给我妈妈报仇,还是为我的兄弟们着想,我都不能让陈文得势。

    秦箐见我要走,却忽然一把拉住了我的胳膊,她冷哼一声:“你能骗得了一般人,但是却骗不了我的眼睛,别忘记了我是搞刑侦的。你的眼神和表情都已经出卖了你,箫媚肯定出事了,告诉我出了什么事情,我可以帮你。”

    我没好气的甩开她的手:“我知道你当刑警第一桩案子就是盅虫杀人案,你对破不了那案子,和抓不到凶手而耿耿于怀,一直想抓到那个用毒盅杀人的凶手。但是我妈妈没事,你再口口声声的说我妈妈出事了,还恶意猜测我妈妈被毒盅杀死了,别怪我跟你翻脸不认人。”

    说完,我就朝着卧室门口走去,但是秦箐却压低声音说:“你口口声声说箫媚没事,还说她前天还跟你说她在伦敦海德公园参加音乐会。我可以打个电话给我大伯,让他请求国际刑警帮忙,最多几个小时就能查到前天所有进出海德公园的游客名单,箫媚有没有去过海德公园,我很快就能知道。”

    我没想到远在伦敦的事情秦箐都能查到,顿时有点惊怒的回头等着她,压低声音说:“你到底想干什么?”

    大约是秦箐也怕我们的对话会被房的张晴晴听到,就拉着我朝阳台外走去,来到阳台外面,然后对我说:“很简单,如果箫媚真的是被杀手吹奏笛子用盅虫杀死的,那手法跟我入职时候查的许树仁被害案手法是一模一样,也很有可能是同一个凶手。你想抓到害死箫媚的凶手,我也想破掉自己一直引以为憾的悬案,我们一起合作,将那个杀人凶手揪出来,这不是两全其美吗?”

    秦箐是搞刑侦的,她既然已经严重怀疑箫媚遇害,那就算我想瞒着,她还是会用其它手段查到蛛丝马迹的,所以我知道自己对她是瞒不住的了。我就没有继续演戏,而是默认了箫媚出事,冷哼一声说:“我自己的事情我自己能搞定,想不出有什么理由要跟你这个胸大无脑的笨警察合作?”

    秦箐听我又用胸大无脑来形容她,她一双杏眼立即充满了愤怒:“行,我好心好意想跟你合作,你不领情是吧,咱们各查各的,明天我就去陈氏集团查。”

    我一听她要去陈氏集团查,顿时就急了:“靠,陈氏集团公司现在已经人心惶惶了,你再过去查我妈妈的死,这不是火上加油故意添乱子吗?”

    “怎么着,不行呀?”秦箐却得意洋洋的说:“我不但要去陈氏公司查,我还要去四大堂口查,把四大堂口的堂主都抓起来,逼问他们知不知道陈家家主箫媚的死因?”

    “法科,你这是在故意捣乱!”

    我气得脸都了,她这样一搞,那岂不是全世界都知道箫媚出事了,到时候陈家肯定要乱成一团。

    “呵呵,你不跟我合作,我就捣乱,拼命的捣乱!”

    秦箐这臭娘们仰着俏脸,得意洋洋的望着我,其实知道她说这些都是在威胁逼迫我,让我答应让她参与进来,一起查用毒盅杀人的凶手。

    其实吧,秦箐是刑侦副队长,她大伯是副局,反正这事情她已经知道了,跟她一起合作也不失为一个好的选择。她能利用一些警方的资源信息帮助我,更容易找出凶手。

    但是呢,这娘们不让她参与进来她就要故意捣乱的态度让我很不爽。不跟她合作她要捣乱,跟她合作我心里有点不服气,我就跟她在阳台上大眼瞪小眼,互相对视着。

    秦箐觉得她占据了主动权,得意的问:“考虑得怎么样,到底要不要跟我合作?”

    我这会儿有点尿急,就转身想先上个厕所,秦箐见我要走就连忙一把拉住我:“喂,你去哪里,都还没回答我问题呢?”

    我没好气的说:“我去嘘嘘,要不要一起来。”

    秦箐脸红,连忙放开我的手,羞恼的说:“懒人屎尿多,快去快回,我等着你答复呢。”

    我翻了个白眼,然后用手肘推开虚掩的洗手间门。走进去要嘘嘘的时候,忽然发现自己烫伤的两只手掌上都包扎着厚厚的绷带,整得跟熊掌似的,没法拉拉链和脱小裤裤,自己根本没法单独完成嘘嘘这个艰巨任务。

    可恶,手掌受伤之后变成了半个残疾人!

    我转身想去房敲门让张晴晴出来帮我,但是来到客厅看到秦箐正在哼着小曲得意洋洋的在看电视机的时候,我就眼睛溜溜的转动了两下,计上心头,远远的对着她招手:“秦箐,秦箐——”

    “干嘛?”

    秦箐有点狐疑的瞄了我一眼,然后心不甘情不愿的走了过来。

    “嘿嘿,有件事情想请求你帮忙一下。”

    我咧嘴坏笑着说,同时眼睛忍不住的在秦箐俏脸和身材上一顿乱瞄。凭良心说,秦箐五官精致,眉毛非常英气,还有她的眼睛很明亮,眼神也很锐利,配合着她一米七左右前凸后翘的身材,算得上是警花了。

    秦箐一见我这坏笑,还有我那亵渎的目光,她忍不住面生警惕:“什么事情?”

    我将包扎着厚厚绷带的双手掌在她眼前一摊,然后小声的说:“那啥,你看我的手都包成这个样子了,吃饭都拿不起筷子,更别说拉下拉链自己嘘嘘了,所以我想你……”

    我的话都还没说话,秦箐就目光就在我西裤上迅速的瞄了一眼,然后又气又怒的说:“去死,那种事我才不帮你,自己想办法去!”

    “靠,帮一点小忙都不行,那咱们的合作免谈了,你喜欢捣乱就捣乱吧!”

    秦箐听了的我的话就急了:“陈瑜,你怎么能这么流氓无赖,把这种事情跟合作扯上关系?”

    “我现在是伤患呢,而且还是你的朋友,你就当是照顾了一下伤患不行吗?”我其实是故意的报复一下她刚才威胁逼迫我跟她合作,所以挺贱的对她说:“那啥,你帮了我这一回,我就答应跟你合作怎么样?”

    “可恶,帮就帮,但是你以后敢把这事情说出去,我就杀了你!”

    秦箐又羞又恼,不知道她心里是把我当朋友看待,还是秉着照顾伤患的心理,犹豫了半天居然真的答应了,让我有点意料之外。

    我跟秦箐进了洗手间,然后我的心脏也随之砰砰乱跳起来。秦箐也比我好不到哪里去,一张俏脸都直接红到了脖子根,她就那么径直的在我跟前蹲了下去,我心跳更快了,她这是要给我拉拉链呢。

    “可恶,卡住了。”

    不知道是手忙脚乱还是什么原因,拉链居然卡住了,秦箐又羞又怒,恨恨的说。

    我居高临下的望着美丽动人的警花蹲在我跟前,目光落到她精致的脸颊和嫣红的嘴唇上,然后觉得我站着她蹲着,我们姿势暧昧的,那股子冲动也随之而来,身体某个部位竟然直接起反应了。

    秦箐还没有弄好卡住的拉链呢,然后就发现了我身体某个部位的变化,她抬起头狠狠瞪了我几眼,让我自己也为自己的控制力感到挺尴尬的。

    可是就在秦箐蹲在我跟前帮我弄拉链的时候,洗手间的门“吱呀”的被人推开了,张晴晴探头进来,错愕的望着我跟秦箐:“你俩……在干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