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76章:强买强卖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和李梦婷、谢天来带着一帮东星兄弟,开车回到金殿。

    谢天来他们一帮人都已经知道了我在跟陈文争夺陈家家主的事情,他们虽然以前就听过不少关于我是龙爷儿子的小道传言,也见过很多次箫媚关照我,但是直到今天他们才真正的确定我是四大家族中陈家的人,甚至还有机会继承陈氏家业。

    这会儿,将近两百个东星兄弟全部聚集在金殿会议室里,目光各异的看着我,有兴奋的,有好奇的,有对未来充满憧憬的,也有不少为目前处境感到不安和担忧的,谢天来忍不住问出了众人的心声:“老大,现在你是准备当五龙的龙头,还是拿出全部精力先跟陈文争夺陈家家主的位子?”

    我淡淡的说:“陈家的事情你们不用管,我们先解决五龙的事情。”

    我跟陈文争夺家主是一个月之后的事情,而河东五大社团选龙头则是半个月之后的中秋节。虽然我跟陈文的斗争是不死不休的,但是现在我在陈家势弱,所以我暗暗有了一个大胆的决定:先搞定其他几个社团,当上五龙龙头,纠集五个社团的力量,到时候才有能力跟陈文和二叔公一帮人正面叫板。

    兄弟们见我说让他们别管陈家的事情,甚至我也不说要当龙头了,只说解决五龙的事情,跟前些日子我雄心勃勃的说要当龙头相比,要低调了许多。他们也摸不清我的想法,只能按照我的吩咐,都老老实实的回去看守好东星的地盘,待命行事。

    中午,雨水就停了。

    李梦婷见我情绪不是很好,整个上午基本都是绷着一张脸凝神在思考问题,她趁着中午的时候,就笑眯眯的邀请我去吃午餐,还建议说去河东鸳江码头振江街吃海鲜。

    我虽然没有多少食欲,但是抵不过李梦婷的热情,就只能被她拉着出了金殿,李梦婷开了她那辆红色的法拉利超跑,一路呼啸飞驰直奔振江街。

    河东市是沿海城市,海鲜特别便宜,振江街则是丽海市吃海鲜最有名气的地方。

    李梦婷随便挑了一间装潢比较可以的饭店,然后挽着我的胳膊跟我走了进去。李梦婷长得妩媚漂亮,身材又要而且敢穿,剪裁合身的青花旗袍将她动人的身材曲线完美的勾勒出来,走路的时候,腰部臀部很有韵律的扭动着,让周围的那些男人看得眼睛都忍不住发绿了。

    这家饭店叫四海饭店,门面是挺大的,装潢也过得去,但是似乎食客却不多,要知道很多外地游客来丽海市玩,都会顺便尝尝丽海市的海鲜。而吃海鲜最合适的地方就是这振江街了,但是相比较街上其它饭店生意的火爆,这四海饭店显得有点儿冷清。

    我跟李梦婷虽然有点觉得有点意外,但是因为中午吃饭时间点,其它生意火爆的饭店不好找停车位,甚至连吃饭也要等桌子,所以就没有换地方,选择了这家四海饭店吃午饭。

    这里的服务员几乎都是男的,甚至领班还是个染着黄毛的吊儿郎当青年,如果不是这家伙穿着一套服务生的制服,我还要误会他是个地痞无赖呢。

    黄毛领班见我跟李梦婷衣着不凡,像是有钱人,就眼睛一亮,带着我跟李梦婷过去海鲜水箱挑选海鲜。

    水箱里海鲜倒是挺多的,什么海鱼海虾海参都有。李梦婷兴致勃勃的挑选海鲜,因为水箱上没有写海鲜的名字和价格,所以李梦婷就时不时的会问那个黄毛,这是什么虾这这条鱼叫什么名字,而那个黄毛领班都很耐心的回答。

    但是,我们经过一个有一条红色海鱼的水箱,李梦婷又下意识的指着水箱里那条鱼问:“这条鱼是……”

    手里一直拿着网兜的黄毛领班好像是专门训练过的,李梦婷循例的想问这条鱼叫什么?但是黄毛领班不等她话说完,直接噢了一声,然后闪电般的将手中的网兜伸进水箱,一下子将那条红色海鱼给网了出来,然后嘭的一下将红色海鱼朝着地面一砸,那条鱼当场就被砸死了。

    黄毛领班这才在我和李梦婷目瞪口呆的目光中,斯条慢理的将红色海鱼放到旁边的电子秤上,称了称重然后对我俩咧嘴笑道:“红石斑鱼,刚好一斤,两千四百块钱,你们是要清蒸还是红烧?”

    我靠,李梦婷就伸手指了指,想问下是什么鱼而已,这家伙就直接把鱼网起来一下砸死称重报价了。这他妈的分明是店强买强卖啊,怪不得别的饭店生意都那么好,这里却门可罗雀,也就能坑骗一下一些外地游客了。

    李梦婷这玉罗刹顿时柳眉倒竖凤眼睁圆:“你们手段挺的呀,强买强卖啊?还有红石斑价格根据我知道的市场价,也就八十块钱一两,一斤顶多就八百块,你们居然要价两千四,硬生生的翻了三倍,真当是宰肥羊呀?”

    黄毛领班眉头一挑,眼睛一瞪,脸色瞬间变得凶狠起来:“怎么着,是你刚才自己指着那条鱼说这条的,现在想耍花样啊?”

    随着黄毛的叫囔,顿时有一个穿着色风衣的三十岁小眼睛男子,带着几个地痞无赖还有几个服务员,手里拿着菜刀锅铲等家伙气势汹汹的过来,将我和李梦婷围住了。那小眼睛看似是这里的老板,瞪着一双绿豆眼骂道:“警告你们别自找难堪呀,我刘老二是出了名的讲道理。这鱼你们自己点的,伙计也砸死称重了,讲道理你们就得买,不然甭怪我对你们不客气。”

    饭店大厅里正在吃饭的几桌外地游客见了,都忍不住纷纷摇头,用同情的目光看着我们,小声的嘀咕:“又有两个倒霉鬼跟我们一样被宰了。”

    李梦婷当然不会害怕这些小地痞,就要当场发作,而我却伸手拉住了她,笑眯眯的说:“算了,虽然价格贵了点儿,但是咱们也不差钱,这红石斑鱼拿起厨房给我们清蒸了。”

    李梦婷有点意外的望着我,我脾气素来是出了名的暴戾的,这次竟然这么好说话?她隐约从我眼睛深处闪过的冷笑觉察到了什么,于是就不吱声了。

    那自称刘老二的小眼睛老板见我愿意买这鱼,当然是笑颜逐开,把他身后的服务员和地痞都挥退了,亲自给我点菜:“哈哈,我刘老二是出了名的讲道理,你们还要吃点什么海鲜,等下我给你们打个九九折,够讲道理了吧?”

    我似笑非笑的看了一眼将“讲道理”三个字当口头禅的刘老二,没有说什么,然后伸手一通乱指,看见什么海鲜想吃就是点,虽然我知道这里的价格比外面价格贵了将近三倍,最后点了差不多五六千块的海鲜。刘老二笑得嘴巴都要裂开了,屁颠屁颠的请我们在大厅最好的位子坐下来。

    四海饭店虽然很心,但是上菜速度还是蛮快的,清蒸红石斑,油焖海虾,香炒海蟹,香葱海参等等,都陆陆续续的端了上来,我招呼李梦婷吃饭,等吃得差不多的时候,我就拿着一双筷子到处乱瞄。

    李梦婷见状就像张嘴问我想干嘛?这时候我终于发现了一只苍蝇,我用筷子飞快的一夹,就把那只苍蝇给夹住了,然后直接往那盘吃剩下的清蒸石斑鱼里一扔,然后立即对着收银台那边的小眼睛老板怒道:“刘老二你过来,我要跟你讲讲道理!”

    刘老二闻言一愣,立即带着两个小混混过来,狐疑的问:“两位怎么了?”

    我指着清蒸石斑鱼,冷淡的说:“你们怎么回事?菜里为什么会有苍蝇?”

    刘老二三人俱是一愣,他身后的一个小地痞装模作样道:“让我看看!”

    李梦婷这时候立即说:“别跟我们玩吞虫子的那套把戏,你们这饭菜的卫生让我们愤怒,这饭菜我们不会买一毛钱的账。”

    刘老二看看我和李梦婷,又看看那碟石斑鱼,他似乎明白了,于是不屑的笑了笑:“两位第一次来振江街吃饭,还不知道我是谁吧?老老实实把这桌饭给结了,想讹钱,我保证你们吃不了兜着走!”

    李梦婷也不屑的笑了笑,然后拉起我的手就朝着门口走去:“陈瑜,我们走。”

    “想走,没那么容易!”

    刘老二见我们真敢走,顿时恼怒起来,伸手就拦我们,不知道是有意无意,这家伙伸手拦李梦婷的时候,长着粗毛的大手径直的就推向李梦婷高耸的胸部。

    我见状眼睛怒气一闪,眼疾手快的半途抓住他的手腕,再狠狠用力一拧,这家伙就哎呀的一声惨叫起来。我右手狠狠的一巴掌扇在这家伙的脸上,啪的一声巨响,这家伙就像是风车般转了两圈,一头撞到身边的桌子倒在了地上。

    饭店里的几个小混混和服务员见老板被打,都怒吼着手持菜刀跟椅子冲上来和我们拼命,可是他们哪里是我跟李梦婷的对手,很快就被我俩全部揍趴在地上。

    “谁在我二弟的饭店闹事?”

    可是这时候,一个中年男子带着几个手下走了进来。这家伙小眼睛、尖鼻子、大嘴巴,外貌长得跟凶猛的鲨鱼似的,居然是河东五大社团之中鲨鱼帮的老大,大白鲨刘永华。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