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486章:将军山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虽然我和陈青龙约好只要一有机会,就干掉陈文这家伙。可是陈文自从上次在河西被我挟持了一次之后,他就狡猾了很多,平常出入都是带着一帮手下,让我们没有太好的机会下手。

    不知不觉已经到了农历八月十二,陈青龙约我在平江街的一家小饭馆见面。我们俩这些天基本三天就会碰头一次,毕竟很多事情在手机里讲很不方便。我们坐下来点了几个砂锅菜,要了一瓶二锅头,一边吃饭一边交谈,我说了一些我们东星这边的动静,陈青龙告诉我一些陈文那边的情况。

    陈青龙喝了一杯二锅头骂道:“陈文这家伙这段时间虽然很跳,但是这家伙防备心还是很强的,出入都带着一帮随从。而且他不知道从哪里找来了一个帮手,身手非常厉害。”

    “神秘高手?”

    我闻言愣住,情不自禁的想起东星跟宏兴在龙头山一战的时候,那些穿着色皮衣,手拎甩棍,身手都格外厉害的那些神秘人。那些人都是不知道从哪里冒出来帮陈文的,连二叔公他们都找不到这么厉害的援手,陈文是哪里找来这些人的?

    记得上去我跟章阿姨出现白金汉爵商业酒会的时候,里面那些穿着色西服,清一色用甩棍的那些面无表情的保安,隐隐有那些神秘人的影子。而白金汉爵俱乐部的总经理卢曦又跟我妈妈的死曾经扯上一点关系,但是最后却没能证实他是凶手,这一些列事情好像是能被一条无形的线串连起来的。

    我苦苦思索,企图找到那条线,陈青龙却说了:“恩,那家伙叫祁琛,总是穿着一身墨绿色的战地吉普外套,戴着色手套。沉默寡言,但是身手很厉害,我亲眼看见他一脚把一个闹事地痞的腿骨给扫断了。”

    我皱眉说:“上次我东星跟陈文在龙头山干架的时候,就有一帮身手很厉害的神秘人来帮他。估计这个祁琛跟那帮神秘人脱离不了关系,陈文背后有一股很强的力量在暗暗支持他啊!”

    陈青龙点点头说:“所有说陈文不但明面上有优势,暗地背后还有杀手锏,所以我们不能拖到选家主的日子,不然我们胜算很小。我们必须在这几天找到机会杀掉他……”

    他说到这里,他的手机就响了起来,刚才还是满脸杀气的络腮汉子见到手机的来电显示,然后脸庞上的杀气就像是春雪遇到阳光似的,瞬间消失得无影无踪。他甚至脸上露出非常罕见的柔和笑意,对着我做了噤声的动作,然后笑呵呵的对手机说:“哈哈,小虎,怎么有时间给爸爸打电话呀?”

    手机里隐隐约约的传来一个怯生生的小男孩声音:“爸爸,中秋节我想去游乐园骑木马,还想吃冰激凌雪糕。但是妈妈说中秋节要回乡下外公家,不准去游乐园玩。”

    陈青龙冷哼一声,一口拍板的说:“她回去让她自己回,爸爸中秋节那天陪你去玩,你要骑木马就骑木马,你要吃冰激凌就吃冰激凌。”

    电话里的小男孩雀跃,但又带着点快乐到不敢置信的语气问:“爸爸,真的可以吗?”

    陈青龙听了儿子的话,忍不住眼睛就湿润了,重重的说:“当然,爸爸从来说话算话。”

    小虎立即戳破说:“爸爸说谎,去年除夕爸爸就说来跟我和妈妈一起吃团圆饭的,但是爸爸没有来,说话不算数了。”

    陈青龙语气中带着苦涩:“那是你妈妈不准我来。”

    小虎语气低落了很多:“我知道,爸爸跟妈妈离婚了之后,妈妈就不想再见到爸爸你。”

    我这时候才知道,原来陈青龙居然是离婚了的,儿子应该是判给了他妻子养,而且他妻子不喜欢他去探望孩子。

    陈青龙保证说:“放心,这次爸爸一定说服你妈,中秋爸爸陪你玩一整天。”

    两父子聊了很久,陈青龙才挂断了电话,然后又给他的前妻打了电话,乞求了很久,他前妻才答应中秋节让陈青龙带孩子出去玩一天。

    挂断电话之后,陈青龙显得心情很兴奋,但是见我目光有点怪异的望着他的时候,他立即又有点儿不好意思起来,讪笑说:“是我儿子小虎,我前妻不准我去见他。这是她第一次答应让我带孩子出去玩,所以我有点儿欢喜过头了,嘿嘿。”

    我深深的看了这个在丽海市道上也赫赫有名的陈家青龙堂主,此时表现出农民父亲那种憨厚的表情,让我情不自禁的说:“既然你这么在乎家庭,而且这些年钱也赚得够多了,何不考虑金盆洗手退出江湖,跟你的家人孩子好好过下半生的幸福日子?”

    陈青龙笑了笑,端起酒杯抿了一口酒才说:“说真心话,这些年我钱确实赚了一些,足够我丰衣足食花一辈子了。但是我是夫人一手扶起来的,没有夫人我在陈家屁都不是,夫人待我恩重如山,我怎么能赚够了钱拍拍屁股就走?”

    我把脸别向窗外,声音萧瑟的说:“我妈妈可能已经撒手人寰了,对你们这些老属下来说,也是可以放手的时候了。”

    陈青龙却摇摇头说:“夫人现在生死未卜,如果夫人真被害了,我一定会找出杀她的凶手,像杀一条狗一般杀死他!”

    我们又聊了一会儿,陈青龙看看手表,就说时间不早了,等下跟陈文那帮人有个饭局,他必须离开了,不然陈文他们会怀疑的。

    我们买单之后分头离开,各忙各的。又平静的度过了两天,到了八月十四的那条晚上十点。陈青龙忽然接到陈文的一个电话,说有重要的事情跟四大堂主要商量,让陈青龙来将军山体育馆碰头。

    将军山是我们丽海市河东市区里的一座山,山不高,海拔只有两百米,上面建有露天体育馆。

    陈青龙虽然有点意外陈文晚上约他在将军山见面,但是一般富豪之类的人,都喜欢在高尔夫球场聊天,因为他们觉得这样既悠闲又可以防止被人窃听到一些交谈的机密。所以陈青龙就不疑有他,自己开车朝着将军山去了。

    陈青龙平日出门都带几个手下的,但是去见陈文却从来不带手下去,主要是为了显示自己光明正大,坦荡荡没有心怀二意。

    开车来到将军山体育馆门口,就见到几个穿着西服的男子,陈青龙认得出这些是陈文的手下,就下车问:“周军,文少呢?”

    周军回答说:“文少跟三大堂主在里面的露天篮球场,就等陈堂主你了。”

    陈青龙抬脚准备走进去,周军又拦下他说:“等下,文少爷交代了,今晚他跟你们四个谈的事情很重要。所有进去之前你需要把手机先交给我们保管。”

    陈青龙皱了下眉头,然后就把手机交给了周军,大步走进了冷冷清清不见一人的露天体育馆。

    他刚刚走进去,周军就冷笑了一声,把手机递给身边一个手下:“解开手机的指纹锁。”

    那个手下拿出块皮革,皮革上赫然仿造着陈青龙的指纹,皮革指纹对着手机的指纹锁一碰,手机就瞬间解锁了,那手下把解锁的手机递给周军:“周哥,搞定了。”

    周军接过来,在通话目录了找到我的电话号码,然后又把手机递给另外一个手下:“你擅长口技,你来模仿陈青龙的声音,把陈瑜单独遇到这里来。”

    ……

    陈青龙走进了体育馆,然后朝着露天篮球场的方向走去。篮球场是露天的,四周用三米高的铁网围住,就像是一个巨大的铁笼。陈青龙走到篮球场门口,一个穿着西服的手下对他笑道:“陈堂主,文少爷他们在里面。”

    “嗯!”

    陈青龙走了进去,身后忽然传来咔嚓一声,那个西服男子竟然直接把篮球场的铁门给锁死了,让陈青龙猛然一惊,怒喝道:“你干什么?”

    但是那个男子把门锁死之后,二话不说掉头就跑。陈青龙惊意识到不对劲,正疑不定的时候,背后忽然远远的传来一个沉闷的男子声音:“等你很久了。”

    陈青龙猛然回头,只见冷冽的夜风中,苍白的月光下,一道人影抱臂而立。

    对方身穿一套战地吉普军外套,双手戴着色皮手套,脸上戴着半个面具,腰间悬着两把军匕首,这会儿正抿紧嘴唇,双眼像是看一具尸体般看着自己。

    陈青龙见到这家伙,忍不住脸色剧变:“祁琛!”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