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06章:忍无可忍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我正纳闷好端端的秦少柏就哮喘病发作了,而且如果真的是哮喘病人人也会随身携带药物的,就算没有携带哮喘特效药,也不至于病发不到几秒钟就倒地昏迷过去。更加引起我狐疑的是那个突然跑出来建议张晴晴给秦少柏做人工呼吸的家伙,这人既然对哮喘病这么了解,也知道要做人工呼吸,为什么他自己不救人,而建议催促张晴晴给秦少柏做人工呼吸?

    于是我就伸手拉着了想蹲下去嘴对嘴给秦少柏施救的张晴晴,眯着眼睛问那个家伙说:“你好像很懂医学知识,你怎么不给他做人工呼吸急救?”

    那个男子目光有点儿闪缩,讪笑的说:“我有个患有哮喘病的亲戚,所以比较了解,但是我不会做人工呼吸。”

    张晴晴虽然很精明,但是毕竟是女人,在这种生命攸关的时刻她就比较焦急,跟我说道:“陈瑜,谁做人工呼吸都一样,救人要紧。”

    我这时候眼角余光看见地上的秦少柏喉结轻微的转动了一下,好像是在偷偷咽口水。我就顿时明白了,这孙子果然是装的。甚至连眼前催促张晴晴做人工呼吸的男子,都是秦少柏事先找的托。

    “晴晴别着急,救人一命胜造七级浮屠,我在红十字会当过义工,学过专门的急救手段,我来救秦少爷!”

    张晴晴听了我的话,信以为真,跟周围一帮靠拢过来的餐厅食客们纷纷开始催促我快救人,时间就是生命,耽误不得。我就装模作样的走到秦少柏那家伙身边,望着躺在地上装死狗的他,心中冷笑:麻辣隔壁的,你这些都是我玩剩下的了,我当初跳下鸳江假装溺水,还骗张晴晴跟秦箐给我做人工呼吸呢,你小子今天还敢在我面前玩这套,这不是关羽面前耍大刀,找死嘛?

    于是,我在秦少柏身边单膝跪了下来,装着很专业的样子听了一下他的心跳,大声的对周围的人说:“心跳停止了,现在必须先做心跳复苏,不然他真要挂掉。”

    张晴晴连忙说:“那你快救人!”

    “好咧!”

    我说着双掌按着秦少柏的胸口,死命一压一放、一压一放,循环不停。

    秦少柏胸骨都要被压断了,气息不畅,依旧不肯醒来。我就在心中冷哼一声,手移到秦少柏心窝,表面是在施压,其实下面那只手的大拇指尖端对准他胃部的位置,上面那只手掌使劲往下一压。

    “啊——”

    秦少柏痛叫一声,终于不装了。被我硬生生破坏了他好事,还趁机整得他疼痛万分,他猛地坐了起来,一拳朝着我连忙砸来。

    我早有准备,轻易的避开了,望着恼羞成怒的他说:“秦少活过来了,还生龙活虎的能打人了呢!”

    周围的人面面相觑,张晴晴秀眉皱了皱,聪明的她察觉到了什么,看秦少柏的眼神也有了鄙视和厌恶。她没有多少什么,拎起手袋拉起我的手说:“陈瑜,我们走吧,懒得搭理这种人了。”

    “嘿嘿,好的!”

    我适时的时候搂住张晴晴的细腰,她有点儿不习惯的横了我一眼,不过却没有挣扎,就这么让我搂着她在周围男人艳羡的目光中走了出去。

    朱建辉跟涂文轩两个这时候走了过来,朱建辉望着满脸铁青的秦少柏,故意的说:“秦少,那土包子好像很嚣张啊?”

    “你不说话没人当你是哑巴!”秦少柏火大的瞪了朱建辉一眼,然后急步朝着电梯口追去:“麻辣隔壁的,今天如果让那混蛋就这么走了,我秦少柏的脸还往哪里搁!”

    朱建辉跟涂文轩对视了一眼,也跟随了上去。

    我跟张晴晴刚刚来到停车场,就听到身后有人森冷的对着我们喝了一声站住,我俩一回头,就看到秦少柏带着三个手下追了出来。

    我今天心情本来就不是很好,见这家伙阴魂不散的追出来,我心中就有些怒了,冷冷的回头说:“你还有事?”

    秦少柏火气比我还大,他这会儿也不装什么温文尔雅的绅士了,小霸王的性格暴露无遗,带着三个手下追出来之后都懒得跟我废话,直接就一挥手说:“给我打断这家伙的一双狗腿,有什么事情我扛着。”

    他身后几个男子毫不犹豫的就朝着我扑来,吓得张晴晴一声尖叫。

    “找死!”

    我一声低喝,面对扑来的三个打手,不退反进,嗖的一下蹿出去,迎上对方三人。

    冲在最前面的是一个剃着平头的男子,他没料到我爆发出来的速度会这么快,瞬间我就撞进了他怀中,拳头对着他的胸膛就是狠狠的一记窝心炮。那家伙闷哼一声,捂着胸口蹬蹬蹬的退出几步,一屁股蹲坐在地上,面如金纸,嘴角溢血,明显受了不轻的内伤。

    另外一个国字脸的打手趁机一拳挥向我的脑袋,我一低头避过,同时抓着他的胳膊转身背对着他,在他没有反应过来之前,我就干净利落的用了一个标准的过肩摔把他摔得四仰八叉。

    剩下一个比较瘦小的打手这时候倒是找到机会给了来了两拳,不过那拳头的力量对常年挨打而变得皮糙肉厚的我来说,完全不够看,反倒是我拧身一鞭腿扫在他脑袋上,他就直愣愣的轰然倒地。

    撂倒三个打手之后,我余怒未消的朝着叫嚣要打断我双腿的秦少柏走了过去,揪着这家伙的衣襟,在张晴晴的惊叫声噼里啪啦的就给了这家伙四个响亮的耳光,骂道:“刚才已经忍着气放你一马了,现在还敢在我面前蹦跶,不给你一点颜色看看你就不知道马王爷有三只眼。”

    “陈瑜,别打他了,他打不得的!”

    张晴晴这时候连忙的上来扯开了我,不过秦少柏那家伙被我扇了几个耳光,两边脸颊都轻微浮肿,嘴角也溢血了,狼狈的很。我这会儿气也消了一点,浑不在意的说:“不就一个纨绔弟子吗,打就打了,有什么了不起的?”

    张晴晴真是又急又气,刚想跟我解释这个秦少柏的身份来历,可是秦少柏这会儿已经像是被狠狠踹了几脚的疯狂一般,在哪里暴跳如雷的对着我咆哮:“你敢打我,你竟然敢打我,你死定了,我宣布你死定了!”

    这时候,涂文轩和朱建辉两人才带着一帮手下姗姗来迟的出现,他们搀扶住秦少柏,满脸关切的问秦少没事吧?朱建辉还装着盛怒的吩咐手下收拾我,给秦少报仇。

    但是秦少柏却让朱建辉和涂文轩滚开,他要自己整死我。他说着就拿出了手机,打了一个电话,叽里呱啦的对着电话里的人咆哮了一通,然后告诉电话里的人自己所在位置,要对方立即过来。

    我见到涂文轩和朱建辉出现,才意识到事情不简单。这里是河西,也就是朱家和林家的地盘,我见涂文轩和朱建辉的一帮手下虽然没有急着对我动手,但是却是拦住了周围,我跟张晴晴想开车离开已经是不可能。我就连忙的拿出手机先给河西的林峰打了个电话,然后又给李梦婷打电话……

    我刚刚告诉李梦婷我在河西这边遇到麻烦了,然后外面就传来嗡嗡嗡的警笛声,居然来了一辆警车,下来一个大腹便便的中年民警,后面还跟着个老民警和一个年轻的民警。

    原来来人的是附近派出所的所长刘山宝,和他的两个手下老赵和李辉。

    刘山宝带着两个手下急急忙忙的过来,见到秦少柏鼻青脸肿的模样,吓得脸都白了,急忙的问什么情况?

    秦少柏恨恨的伸手对着我一指:“这人打伤我跟我的朋友,你知道该怎么办?”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