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08章:报仇不过夜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小宁!”

    我没想到唐大小姐竟然这么快就杀过来了,瞬间惊喜万分的推开九纹龙几个家伙,一下子来到拘留室的铁门边。本来想隔着铁门拉起唐安宁的手的,但是忽然发现张晴晴也在边上呢,吓得我忙不迭的把双手放在铁门上,掩饰了自己的意图。

    唐安宁和张晴晴见我没事都放下心来,而刘山宝和秦少柏心里的悄悄的松了口气。刚才章爱蓉亲自打电话过来过问这件事,一个处理不好,不但刘山宝要吃不完兜着走,就连秦少柏也会给他爸爸带了不小的麻烦。这会儿两人已经没有再考虑怎么收拾我了,而是想着怎么把这事情平息下去。

    没等唐安宁开口,刘山宝就很识趣的连忙开了铁门放我出来,同时亲自帮我把手铐打开了,嘴里一个劲的给我赔罪道歉说事情已经查清楚了,这事情有点儿误会。

    张晴晴冷冷的说:“误会是什么意思,就是说陈瑜是属于正当防卫咯?既然陈瑜是正当防卫,那秦少的几个手下打人是不是违法了,这事情应该怎么处理?”

    秦少柏闻言心里那个怒呀,暗暗的骂道:老子的人虽然动手了,但是都被陈瑜揍了好不好?就连我自己也吃了陈瑜四个耳光,你还想怎么处理?

    秦少柏怒归怒,他不怕我跟张晴晴,但是却是怕边上扳着小脸蛋的唐安宁。严格来说应该是怕唐安宁的妈妈,所以只能把目光投向身边的刘山宝,示意他想办法摆平这事情。

    刘山宝被迫站了出来,讪笑的说:“张小姐、唐大小姐,这事情我已经调查清楚了。←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秦少柏的几个朋友跟陈瑜发生了一点小冲动,而陈瑜跟秦少柏有一些小的肢体冲突,这件事大家都有不对的地方。今晚的事情是大水冲了龙王庙,自家人不认识自家人呀,要不这事情就这样算了吧?”

    刘宝山这话说的很委婉,不过话里的意思也很清楚。我打秦少柏几个手下算是正当防卫,但是我打秦少柏却不算正当防卫了,这算蓄意伤人。我跟秦少柏都有不对,他建议我大事化小小事化了。

    秦少柏的家庭背景不简单,据传他爸爸秦延年今年很可能坐正,就连林峰的林家或者朱建辉的朱家,都要巴结秦延年,甚至林峰和朱建辉不惜代价的拼命追求秦延年宠爱的侄女秦箐,企图跟秦延年攀上一丝不一样的关系。

    我考虑到自己没事,还有不能给章阿姨带来太多的麻烦,然后就同意了事情到此为止。不过,我有意无意的对秦少柏说了一句:“噫,涂文轩和朱建辉两个怎么不见了?”

    秦少柏闻言一愣,然后狐疑的望着我:“你认识他俩?”

    “认识”我笑眯眯的说:“我跟他两个也算是老熟人了,涂文轩的腿就是我不小心弄伤的,还有朱建辉上次骚扰你堂姐秦箐,被我打了两个耳光,我一直都没机会跟他俩说声对不起呢。”

    我故意的把我跟涂文轩和朱建辉的恩怨说出来,秦少柏当然也不笨,他突然听说我跟朱建辉和涂文轩竟然是仇家之后,就隐隐明白自己的被朱建辉当枪使了,同时他也睁大眼睛望着我失声惊呼:“你就是最近道上很多人议论纷纷的东星太子?”

    原来,秦少柏最近听人说过我的事情,但是他只知道东星老大外号叫太子,却不知道东星老大的真名叫陈瑜。←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如果他认出我是东星太子的话,当时就未必敢跟我作对了。毕竟我是龙盟老大,我妈妈是丽海市四大家族的家主,不是好惹的善桩。

    我笑道:“涂文轩和朱建辉两个都认识我的呀,他们没把我的身份告诉你认识?”

    “没有,这两个混蛋!”

    朱建辉故意对我的身份只字未提,又有意无意的用激将法刺激秦少柏来勾搭我的女伴,秦少柏现在回想起来,他就是再笨,也明白朱建辉想利用他来借刀杀人。秦少柏这种人把自尊心看得非常重,发现自己被人戏耍利用了之后,他一张英俊的脸就因为愤怒而变得扭曲起来,明显这家伙已经恨上了朱建辉跟涂文轩。

    我见我的话已经成功的让秦少柏把怒火投到朱建辉和涂文轩两人身上,目标就算达到了。这会儿我就不再说话,跟唐安宁、张晴晴还有唐家司机一起离开派出所,刘宝山带着几个手下一直送我们出门口才肯停下脚步。

    走出来的时候,唐安宁一边走一边说这些小民警真是太过分了,还说她认识秦少柏的爸爸秦延年,说到时候她去找秦伯伯告秦少柏一状,小妮子气愤吱吱喳喳说个不停的模样显得很是娇憨可爱。

    我们刚刚走出派出所门口,忽然街边的一辆大众辉腾喇叭响了两声。我们几个朝着那辆豪车看去,驾驶座坐着一个俊朗的男子,线条刚硬的脸庞上带着一抹邪邪的笑意,不是林家大少林峰那家伙还有谁?

    我就转身对张晴晴和唐安宁说我还有点事情,让她们先回去,张晴晴和唐安宁都有点不情愿和小失落。张晴晴估计是觉得我们今晚本来很浪漫的结婚一周年纪念日发生太多事情了,都没有好好的享受;而唐安宁是好几天没见我了,现在好不容易见着了立即又要分开,自然不舍。

    她们都回去之后,我就举步朝着林峰的豪车走了过去,打开车门在副驾驶位置坐了下来,林峰说:“你跟秦少的事情怎么样了?”

    我笑了笑说:“朱建辉和涂文轩那俩孙子利用秦少柏对付我,不过现在事情秦少柏已经弄清楚了。”

    林峰笑眯眯的说:“涂文轩和朱建辉两小子真是吃了熊心豹子胆,连秦少也敢耍,我猜测秦少这会儿一定满腔怒火。”

    我闻言忍不住上下的瞄了两眼他:“你这家伙又想干嘛?”

    林峰:“报仇不隔夜,我们可以跟秦少柏那家伙合作,一起去找涂文轩和朱建辉两家伙报仇。”

    我都没有表示同意不同意呢,这时候,一辆白色的雷克萨斯从派出所的停车场开了出来,开车的人是秦少柏。林峰就毫不犹豫的把车子开上去,从车窗探头出来,对雷克萨斯里的秦少柏打招呼说:“嗨,秦少,可以找个地方坐下来聊几分钟吗?”

    秦少柏自然也是认得林峰这个林家大少的,只是平日没有深交而已,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就指着对面街的一间咖啡店说:“那就到对面喝杯咖啡吧!”

    我们把车停好,然后三个人一起进了咖啡店。坐下来各自点了一杯咖啡之后,林峰也没有藏着掖着,直接开门见山的跟秦少柏说一起合作收拾涂文轩跟朱建辉,问秦少柏有没有兴趣?

    秦少柏被涂文轩和朱建辉两个当枪使了之后,心里正窝火呢,而且他知道我跟林峰两个人合起来的实力,不会比涂文轩和朱建辉实力小。他稍微犹豫了一下,就已经意动,问道:“怎么收拾那两个瘪三?”

    林峰似乎早有打算,就跟我和秦少柏说了。朱建辉跟涂文轩两人在河东河西交界的龙华街合伙开了一家金都夜总会,建议今晚带人过去把那场子给踢了,也让朱建辉跟涂文轩尝点苦头。

    秦少柏报仇心切,立即欣然同意,说道:“行,你们两个尽管给我放心的砸,民警方面我会搞定,保证你们砸的开心,不会有任何人来打扰。”

    林峰这家伙笑得跟我小恶魔似的:“好,我们立即叫人干活。”

    我见林峰这笑容,总觉得事情不太对劲,这家伙肯定有什么瞒着我和秦少柏。而且涂家最近收到章爱蓉的针对打压,一些夜总会的场子都自动放弃了,不想让章爱蓉抓到把柄打压他们,譬如酒吧街的几个场子当初就扔给了陈文。在这种情况之下,涂文轩为什么要跟朱建辉合伙开了一家新的夜总会?

    而且林峰和我再加上秦少柏,三帮人强强联手砸一间夜总会,这也显得有点杀鸡用牛刀了。我隐隐的觉得这家金都夜总会没那么简单,狐疑抬起头去看林峰,林峰这家伙正在笑眯眯的望着我,笑得很人畜无害。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