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852章:盛大婚礼
    周末下午,倪安琪开着一辆粉红色的机车一路飞驰,她最近两个月心情实在太糟糕了,她也不知道是为什么,反正距离陈瑜跟张晴晴婚礼的日子越近她就越是暴躁,今天极度郁闷的她就开着一辆宝马机车出来街头飙车。() | (八)

    没想到在十字路口就跟一辆黑色的红旗小车差点给撞上了,倪安琪停下机车正要对着红旗小车怒骂,但是红旗车子后座车窗落下,一个穿着白色连衣裙的清纯少女却欣喜的探头出来:“倪安琪,真的是你!”

    “啊,是唐安宁!”

    倪安琪见到车里的唐安宁也是愣住,旋即露出惊喜之色,倪安琪知道唐安宁在这里念书,但是却没有见过几次面,这次见面距离上一次两人见面已经有几个月了,大家都是丽海市人,又曾经是同学,唐安宁还是在东星管过账的,算是东星的姐妹,所以倪安琪遇到唐安宁也是觉得特别的亲切。

    唐安宁从车上下来,甜笑着说:“安琪,你又飙车呀,在市区里玩这个多危险啊!”

    倪安琪嘟囔的说:“最近挺郁闷,所以开车放松一下心情。”

    唐安宁看了倪安琪一眼,似乎知道倪安琪心情不好的原因,她犹豫了一下还是忍不住问轻声的问:“我听我妈妈说,陈瑜跟张晴晴要举办盛大婚礼了?”

    倪安琪最近憋着一股郁闷之气呢,直接就脱口而出:“何止是张晴晴,我不小心听到别人议论说,还有李梦婷、颖儿跟杜若琪……”

    “啊?”唐安宁睁大了眼眸,她看看不远处有一间咖啡屋,然后就跟她的司机说了一声,接着对倪安琪邀请说:“安琪,我们好久没有见面了,不如到前面的咖啡坐下来聊一会儿吧?”

    记得当年,倪安琪就是因为对我有一丝爱慕和好感,才转校来二中的,当初唐安宁虽然嘴上不承认,但是心里也是对我有好感的,倪安琪跟唐安宁两人还因为我而互相暗暗吃醋闹别扭,但是没想到两年之后,她们两个都没有当成我的新娘子,所以两人都有点儿同病相怜的感觉,倪安琪也想找个人倾吐心事,于是就把机车停放好,跟着倪安琪去咖啡屋。

    唐安宁跟倪安琪两个小妮子躲在咖啡屋里互相窃窃私语了一个下午,两个小妮子似乎一起做出了什么重大决定。

    还有两天时间,我跟张晴晴的婚礼就要举行了。

    傍晚,我还在公司忙碌,李梦婷却来到了我家里,原来大魔女知道我最近苦恼的事情是什么,她看在眼里也替我着急,所以就偷偷的去见了张晴晴。

    张晴晴从李梦婷微微鼓起的肚子已经知道是怎么回事,不过她上次已经生气过,怨恨过,逃避过,但是最终还是舍不得,毕竟爱上一个人有时候只需要几分钟,但是要忘掉一个人,经常有时候一辈子都做不到。

    李梦婷跟张晴晴聊了很久,张晴晴才苦笑的端起一杯茶水抿了一口,轻声的说:“婷姐,你以为我真不知道你跟颖儿小姐的事情吗?我只是故意装着不知道而已,你在生死关头为了成全我跟陈瑜宁愿牺牲自己的性命,甚至原意不要名分默默留在陈瑜身边。我虽然接受不了,也挣扎过,埋怨过,逃避过,但是最后陈瑜从丽海市追到这里来,我没法逃避自己的本心,我的一颗心已经满满的全是他,再没有爱别人的余地,没有他我的生命全是灰白……所以,可能是我上辈子欠这家伙的吧。”

    李梦婷欢喜的望着张晴晴:“晴晴,你这是默许了?”

    张晴晴看看李梦婷微微鼓起的腹部,苦笑说:“我倒是不想默许,但是我更不想跟我心爱的男子分开,如果我不答应,可能最后伤心的是一帮人吧?”

    李梦婷咯咯的笑道:“晴晴你放心吧,陈瑜妈妈已经说了。以后你就是陈氏集团的管理接班人,你的孩子也是陈家第一继承人,嗯,晴晴你就是东宫娘娘啦……”

    张晴晴俏脸微红,同时有些愠恼的说:“哼,那家伙还真成了太子,三宫六院吗,真是想想的气人!”

    ……

    我从公司回来的路上,受到了李梦婷给我的一条信息,说烦恼她帮我搞定了,但是又没有说帮我搞定了什么烦恼,我回复电话问她怎么回事,她神秘的说我自己晚点就知道了,就是不肯告诉我是搞定了什么事情,把我给郁闷的。

    回到家之后,张晴晴已经做好了晚饭,准备的是西餐,虽然只有罗宋汤跟牛排,但是开了一瓶波尔多酒庄的红酒,点上蜡烛之后显得还蛮有情调的。而且让我目瞪口呆的是张晴晴今晚似乎刻意精心打扮过,她穿着一条粉色紧身包臀裙,脚上穿着一双系带细高跟鞋,手腕上戴着一直精致的女表,秀高高挽起盘在后脑勺,两耳边垂下两缕丝,配合着她那张标准的瓜子脸,还有漂亮的五官,真是比显得既知性又美丽,同时还有一股高贵的味道,看得我有有点儿痴了。

    张晴晴撩了撩耳边的秀,宜嗔宜喜的白了我一眼:“笨蛋,还不赶紧去洗手准备吃晚餐,傻乎乎的看什么?”

    “噢噢”

    我连忙的答应着,然后去洗手,心里有点儿有点想不明白,张晴晴这娘们平日挺凶的呀,今天晚上怎么变得这么温柔贤淑了,难道太阳打西边出来了不成?还是,今天是什么纪念日,比如亲吻多少天纪念日,或者拉手两周年纪念日还是我说我爱她多久纪念日什么的?天阿,女人最在乎这个的了,如果我记不起今天是什么纪念日,张晴晴会不会杀掉我呀?

    我怀着忐忑不安的心情洗完手出来,然后跟张晴晴隔着餐桌坐下,其实吃西餐隔着桌子用餐,吃东西的时候时不时的交谈两句,或者偶尔一个心领神会的目光对视,是蛮温馨浪漫的,但是我跟张晴晴这样子坐着用餐没两分钟,张晴晴就觉得不好,她直接挪动椅子做到我身边,跟我肩并肩的吃东西,说还是这样比较好点,比较亲密。

    我觉得她是为了坐近一点,如果我回答不出是什么纪念日就收拾我吧,但是我实在想不起今天是什么纪念日,就哭丧着脸跟她说:“晴晴,对不起……”

    张晴晴见到我这样子,就哼了一声,轻嗔薄怨的说:“你也知道对不起我呀?”

    我耷拉着脑袋:“嗯!”

    张晴晴抬起穿着细高跟鞋的脚不轻不重的踢了我一下,哼哼的说:“李梦婷跟我谈过心了,估计是我上辈子欠了你这家伙的,这两年来我们闹过分开过伤心过,但是在一起的那种开心真是任何东西都无法代替的美好,所以你跟李梦婷、颖儿跟杜若琪她们三个女人的事情,我只能默认了,当时你以后最好宠着点我,不然我吃醋的话,我就咬死你。”

    我特喵的以为张晴晴说我对不起她是因为记不起今天是什么纪念日,没想到她说的我对不起她竟然是李梦婷三个女人的事情,更加让我震惊的是张晴晴居然默许了李梦婷几个女人的存在,我震惊得嘴巴张开能塞下两个鸡蛋,怪不得李梦婷说麻烦帮我搞定了,原来是李梦婷终于把张晴晴给说服了。

    我又是心酸,又是感动,千言万语,只汇成了一句话:“晴晴,你……你干嘛……对我这么好?”

    张晴晴故作幽怨的叹了口气,用漂亮的桃花眼斜了我一眼说:“谁叫我喜欢上你这花心大萝卜呢,我张晴晴就这样子,对自己心爱的男子,恨不得把他当成宝贝般呵护着。你命好,偏偏就成为了那个人。我命苦,偏编就喜欢上了你。”

    我闻言内心早已经柔软成一片,控制不住就放下餐叉,直接伸手就抱着了张晴晴,然后强势的朝着她嫣红的嘴唇亲吻了下去。

    “嗯”

    张晴晴嘤咛一声,双手勾住了我的脖子,没有任何抗拒,稍微有点儿生涩的回应着我,尝到她丁香小舌的味道,我整个人浑身的毛孔都爽的张开了。

    这个亲吻一直维持了好几分钟,分开之后,张晴晴脸色娇艳,宛如三月的桃花瓣,眼睛也变得水汪汪的,眼角含着无限春意,傲人的胸口因为喘气儿急的起伏,让我又变得口干舌燥起来。

    当初我们说好重新举办婚礼再那啥的,但是我这会儿已经有点儿忍不住了,而且张晴晴跟我早就有夫妻之名了,在丽海市乡下也举办过婚宴,算是我的老婆,心想还等什么重办婚礼才能那个,于是直接就用了个公主抱的姿势把张晴晴给抱了起来。

    “哎呀,陈瑜你这家伙干嘛,晚餐都没有吃完呢。”

    “我不吃晚餐了,我要吃你!”

    张晴晴已经意识到我要干嘛,她粉面通红,紧张兮兮的说:“不行不行,我还没有准备好呢。”

    我粗着脖子急吼吼的说:“不行,都准备了两年还没准备好,全天下就张晴晴你最任性了。”

    张晴晴被我抱进了房间放在大床上,她伸手微微推搡着我,声音既羞涩又紧张的说:“陈瑜,等一下,今天真的不行。”

    我瞪着她:“怎么不行?”

    张晴晴说今天不是安全期,当然说得简单点今天就是危险期,有个更容易理解的说话叫受孕期,就是今晚如果做那种事情怀孕的几率很大。让我哭笑不得的是张晴晴说的还没有准备好不是指把她第一次交给我,而是说她还没有怀孕的思想准备,她觉得怀上孩子会变丑而且生孩子也很痛苦的,她要一点时间做好心理准备。所以她粉面通红,变戏法似的从床头柜里拿出一盒杜蕾斯,目光害臊得都不敢看我了,用蚊子般细小的声音说:“陈瑜,如果你真的想爱,那还是戴着这个吧?”

    “张晴晴,想都不要想。”

    我伸手就把那盒小玩意给扔垃圾篓里了,然后直接就朝着张晴晴给扑了过去,张晴晴嘴里说不要,但是只是用双手轻轻的拍打我,不像反抗更加像挑逗……

    这一夜,我跟张晴晴来了好几次,还提了好多个姿势要求,有些张晴晴涨红着脸死活不同意,有些羞羞答答的同意跟我进行了……

    两天之后,我跟张晴晴的婚礼如期在石室圣心大教堂举行,参加婚礼的宾客如云,除了我们东星的兄弟姐妹之外,张晴晴的同学朋友同事,丽海市的四小龙的龙头、林家朱家、杉口组的人,还有章国涛、秦伟庭、章爱蓉、秦延年、吴青山郭祥麟等大人物都有到现场,道上的人物跟商业界的商人,以及娱乐界的霍英豪等著名明星都有来捧场,现场可以用人山人海来形容。

    大家背地里都知道今天只有新郎新娘、伴娘,没有伴郎,大家都心知肚明的知道伴娘其实就是小老婆,不过我跟张晴晴来到婚礼两个来到教堂现场的时候,这才猛然现今天的伴娘不止李梦婷、颖儿跟杜若琪三个,另外有一个红着脸低着脑袋的美女伴娘竟然是秦箐,另外还有两个同样穿着伴娘裙子的小女生,一个是倪安琪另外一个是唐安宁。

    倪家跟唐家还有秦家的人看到自己家的女生跑去当伴娘,这不是表示要当小老婆嘛,顿时三家的人都气得脸绿了。

    我跟张晴晴步入教堂的时候,看到多了秦箐跟倪安琪、唐安宁几个,真是震惊我眼睛都差点掉地上了,张晴晴脸上带着微笑,手却偷偷的拧了我一下,压低声音以为我说:“怎么多了三个,七个女人,你当你是韦小宝呀,回去我再跟你算账。”

    一番仪式之后,牧师望着我说:“陈瑜先生,你原意娶眼前这个女子为妻,并且一生爱护着她吗?”

    我笑着说:“我愿意!”

    牧师望向张晴晴:“张晴晴小姐,你原意嫁给眼前这个男子,并且跟他厮守一生吗?”

    张晴晴含笑脉脉的望着我:“我愿意。”

    ……

    盛大婚宴接着在二沙岛我们新买下的一栋价值三亿元的别墅举行,这所别墅有个古香古色的名字叫铜雀台,珠三角的人老实说什么铜雀春深藏七娇。

    搞定婚礼之后,新人就去欧洲环游度蜜月,不过几个伴娘也跟着一起去了……

    全书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