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我的青春期 > 正文 第523章:疑云初现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延年循例的让警员给我录了口供,朱建辉遇害的时间刚刚好是我和张晴晴从月亮湾酒吧回到家之后的时间,而张晴晴又喝醉了,所以我没有足够的不在场认证。不过警方也没有证据证明朱建辉出事是我干的,录完口供之后虽然没有把我怎么的,但是我仍有嫌疑。

    会客室,箫媚和朱建堔都各自带着几个得力助手在等着我出来呢。秦延年听了那个给我录口供的警员汇报,然后在会客室的长形方桌前坐了下来,先是看了我和箫媚、朱建堔三人一眼,然后平静的说:“暂时没法证明朱建辉的死跟陈瑜有关系。”

    朱建堔一改往日温文尔雅的模样,变得咄咄逼人起来,他目光嗖的朝着我望来,冷冷的说:“那就是说他有可能是杀死我弟弟的凶手咯。”

    我还没有说话,我旁边的箫媚就已经冷哼一声,针锋相对的说:“朱建堔,你是属狗的吗,一口就咬定是陈瑜干的?”

    朱建堔端起桌面已经冷了的茶水抿了一口,然后又轻轻的搁回去,淡漠的说:“外面的人都知道陈瑜跟我弟弟有过节,陈瑜今天还扬言干掉我弟弟,今晚我弟弟就遇害了。你们怎么看待这事我不知道,但是我家族里那帮长辈和兄弟们都很愤怒,今晚得不到一个满意的交代,我的兄弟们一定会办事。”

    我听到办事之后心里就猛然的窜起了一股子怒气,因为朱建辉话中的办事就是复仇的意思。当然他们肯定是奔着我复仇来的,这分明是对我说如果我今晚不能证明这事情不是我干的,或者找出凶手的话,他们就要杀死我为朱建辉报仇。

    我今晚被人栽赃是一肚子的不爽,现在朱建堔说出这话,我当场脸色就沉了下来:“朱建堔,我在这里声明两点。第一你弟弟的死跟我没有一毛钱关系,不说我做的谁他妈的也别想坑我;第二是我陈瑜从来不怕事,你朱家如果想把这次的事情玩大的话,我龙盟就跟你们朱家玩玩,我就怕到时候你朱家输不起。”

    箫媚自从她上次诈死之后,知道我心里挺有怨言的,所以这些天她一直想补救和讨好我,这会儿立即附和说:“你们朱家要对付陈瑜,也得问问我陈家同意不同意!”

    朱建堔脸色也好看不到哪里去,龙盟是丽海市除了四大家族之外最强大的组织,现在我还有陈家的撑腰,再加上他朱家原有的宿敌林家。如果他真的要跟我全面开战的话,对他们朱家来说也不是一件什么好事。

    不过,朱建堔好像已经决意要替他弟弟报仇,他铁青着脸说:“那大家就等着玉石俱焚,同归于尽吧!”

    “没什么好谈的了,各自好自为之吧!”箫媚站了起来:“陈瑜,我们走!”

    秦延年一直坐在边上不说话,看见我们双方谈崩了,终于忍不住开口:“箫女士和陈公子稍等。”

    其实他是想让我和朱建堔把这事情谈妥,争取大事化小小事化无,双方不动干戈把这事情解决掉。毕竟他过不了多久就可能要坐正了,他可不想看到丽海市出现大规模的火拼。如果龙盟、陈家跟朱家真的打起来,上头肯定会觉得他治理不力,坐正的事情可能也会变悬,所以他现在也很着急。←百度搜索→x?阅ぁ屋.biqushuo.笔趣说

    秦延年喊住我跟箫媚之后,然后又看了朱建堔一眼,说:“你们火拼起来,只会让我最难做,你们让我难做我也不会让你们好过。丑话说在前,我不想看到火拼,谁敢乱来我就灭掉谁。朱建辉这事情,你们三方必须好好商量个解决的办法,要么等刑侦组的消息。”

    我和箫媚重新坐了下来,互相僵持不下的时候,我的手机忽然响了,竟然是章爱蓉打来的电话。我就跟秦延年打了个招呼,走出了会客室,来到少人的走廊外面接听电话。

    原来章阿姨也知道了朱建辉出事了,她还听说了这事情要变成龙盟、陈家和朱家火拼的导火索。于是就赶紧的打电话来找我了,叮嘱我要小心谨慎处理这事情,不能出现大规模的火拼,不然她也很难做。

    章阿姨的话我还是要听的,我沉默了一下就说:“行,我知道怎么办了。”

    我挂断电话回到会客室的时候,箫媚还在跟朱建堔对峙。秦延年脸上的表情也绷得紧紧的,看样子他也害怕忍摁不住我们。我走进去冷冷的说:“朱建辉的死跟我无关,给我一点时间,我去把这事情弄清楚。”

    箫媚闻言就皱起眉头:“陈瑜,凭什么咱们要给他们朱家证明什么,我们还会怕他们不成?”

    我摇了摇头说:“今天朱建辉买通狩猎场经理和饲养员放出狮子想害死我,我就隐隐约约的觉得这事情不对劲。今晚朱建辉的死更让我觉得这是一场针对我的阴谋,我不是怕了朱家,我只是想把陷害我的幕后手给揪出来。”

    朱建堔听了我的话,淡淡的说:“今天饲养员私放狮子的事情我回去之后问过我弟弟,他说这事情不是他干的。”

    我冷哼说:“狩猎场经理徐德喜可不这么说,人家说是你弟弟指使他这么干的。”

    秦延年说找徐德喜重新问话就知道了,说完他就叫来刑侦副队长秦箐,让秦箐去把观云山庄的徐德喜给抓回来问话。我不喜欢坐着等消息,就主动说跟秦箐一起去。而秦延年和箫媚、朱建辉几个也没有离开,全部都继续留在警局等结果。

    看来这事情今晚必须弄个水落石出,不然明天就真的要火拼了。

    我和秦箐双双出了警局,外面聚集了很多陈家跟朱家的手下,两帮人在互相敌视对峙,里面的老大在对峙,外面的小弟也没闲着。

    我和秦箐开车连夜去了观云山庄,但是却发现徐德喜和王继新居然都已经跑路了。我从观云山庄负责人口中得知这一消息之后,恨恨的说:“靠,这两孙子居然都跑路了。”

    秦箐毕竟是搞刑侦的,心思比较缜密,她说:“王继新和徐德喜告诉你说是朱建辉指使他们私放狮子的,但是现在看来他们很可能是诬陷朱建辉,故意挑起你跟朱建辉的矛盾。而今晚朱建辉遇害的时候,覃千雪也把凶手描述的跟你的形象非常相似,几乎让大家认定凶手就是你,覃千雪难道在诬陷你,故意挑起你跟朱家的火拼?”

    我吸了口冷气:“有人在故意挑起我跟朱建辉的仇恨!妈的,我要把幕后之人揪出来!”

    秦箐说:“现在徐德喜跟王继新都已经在下午就跑路了,覃千雪今晚在录完口供之后就回家了。现在我们赶去找她可能还来得及,抓到她就能顺藤摸瓜查出是谁指使他们几个这么干的。”

    我跟秦箐立即开车又赶到了覃千雪在河东租的房子,可是跟覃千雪合租的一个女子却告诉我们,覃千雪在十分钟之前刚刚拎着行李出门,说是回乡下一趟。

    不好,仅剩的一个覃千雪也要跑路了。

    我跟秦箐从出租屋出来之后就立即各打起电话来,秦箐让警方盘查追捕覃千雪。而我也打电话给箫媚、林峰、还有小刀会、忠义社、胭脂帮和鲨鱼帮几个老大,让他们告诉下面的手下,务必要把覃千雪给我找出来。

    河东是龙盟、陈家跟涂家的地盘,我在河东的控制力还是很强的,没多久就有了覃千雪的消息。忠义社老大廖华强打电话来告诉我,他有一个叫水蛇的手下是干偷渡活儿的。覃千雪刚好找水蛇想偷渡离开丽海市,却被水蛇跟他几个兄弟将她扣了下来。

    我和秦箐、林峰三个立即赶到了平江街的小码头,在一条柴油船上,果然见到了被几个地痞抓着的覃千雪。我见到这个诬陷我的女人之后,心里稍微松了口气,冷笑说:“覃小姐,大半夜这么晚急着去哪里呀?”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