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 > 正文 第五十九章 出去走走吧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第五十九章

    有些冰凉的手轻轻的抚摸着我的脸颊,这幅温柔的模样和我对她的印象简直天壤之别,我还依稀的记得她用不知多久没洗过的脚掐我脸的时候那幅理所当然的样子,嗯,和她现在摸的是同一部位。

    突然她站起身来弯下腰将那张冰冷几乎没有表情凑到我的面前,紧盯着我。

    那对浓墨一般的眸子像是能把人的灵魂吸入一样十分的吸引人,不知不觉中我看的入了神。

    四目相对,让我好生尴尬,病态白的脸上也挂上一丝红晕。

    在昏暗的灯光之下是如此的充满了诱惑力,虽然这么说自己有些不太合适,但事实就是如此,长发及腰的我加上虚弱的身体和细声细气的说话方式让我有了一种老娘我好美的错觉。

    “诶?”

    就在我思绪走神的恍惚之间那双如同般墨色的双眼正在缓慢的接近着。那幅冰冷的脸庞此时多了一丝沉醉感和暖意,挺巧的鼻子和樱色的嘴唇紧张的屏住了呼吸。

    她的鼻尖顶在了我的鼻尖之上,我们俩嘴唇的距离不足一厘米,她似乎在等待着我闭上双眼,放弃最后抵抗。

    但是……

    “我两年没刷牙了,你不嫌臭么?”

    这么说倒也不是很正确,因为在吃晚饭的时候与那个爱心泛滥的护士小姐聊天是知道的,她会定时用一些奇怪的机器来帮我清洁口腔,而且因为昏迷不醒而采用点滴输液的方式来续命的我根本与吃饭这种生理行为无缘。

    说了这么多我想表达的就是,虽然我两年没有刷牙,但老娘没有口臭!

    “哼~”

    她用鼻子发出了轻轻的一声不满后退了回去,看到她有些幽怨的松开了我的双手我安心的常输一口气。

    很久没有体会到这种体弱多病的无力感了呢,似乎从我来到这里之后一直扮演的都是女汉子小太妹的人物形象,人家明明只不过是一个宅女而已啊!

    “那个…能拜托你一件事么?”

    我有些突兀的说出了这样的话。

    “帮你刷牙么?”

    “才不是!”

    看到我有些炸毛般的反驳秦若雪没有什么反倒等待着我接下去的话。

    “帮我拿套衣服来,顺便带我出去走走,这个要求不过分吧?”岂止是不过分,对于秦若雪来说这才是她最想看到的!有什么比相爱?的两人在雪中漫步更加浪漫的事么?

    我当然不知道她到底在想些什么,在我的视角中她微微的点了点头带着一本奇怪巨大魔导走了出去。没有手表和手机,我不知道过了多久大概也就几分钟而已,秦若雪抱着一套干干净净的白色衣服走了进来。

    “用我帮你穿上么?”知道嘛,我其实很想说不!早在她刚刚出门找衣服的时候我就已经开始后悔了,躺在床上四肢都已经退化的我该怎么穿衣服?

    “啊…那就麻烦你了”她点了点头表示不用客气,即使是我也能从她那严重的面瘫脸上看出了那种跃跃欲试的兴奋,还有一丝……猥琐?

    她将盖在我身上并不怎么厚实的被子慢慢揭开。我的身上穿着是那套及其宽松的病号服。秦若雪将我扶起让我靠在病床上坐了起来,双手开始解我肚子前的两枚扣子,明明是病号服不知为何给我的感觉更像是浴衣?

    病号服的下面是我独特的色小背心,说起来明明都是高中生了竟然还用这种吊带的我未免太过可悲了一点。

    “不要毛手毛脚的啊!”

    在我短短走神的几秒秦若雪的双手就变得不老实起来,肩膀胳膊就算了,她竟然还想将手伸进我的背心中来!简直就是蹬鼻子上脸!

    “我没有啊,这不是帮你换衣服呢么?”她反倒与我装起无辜。

    “起码贴身的衣服就不用了吧,而且我们只是去简单的走一走而已啊,又不是出远门。”在我的强烈要求之下她放弃了换我**的想法,继续毛手毛脚的给我换衣服,秦若雪她一会在我腰上摸一把一会在大腿上掐一下。

    然而她的表情至始至终都是那幅死人脸。看着她顶着三无的脸耍流氓总有一种说不出来的异样感觉。

    很快在她自己有些恋恋不舍之中帮我换号好了这套衣物,看着我自己身上的衣服我不仅反思让她带我出去是不是一个错误的决定。

    “那个,护士服你从哪弄来的啊?”我早就该想得到的,这么个不靠谱的家伙怎么可能会帮我找来正常的衣服!

    “外边值班的小护士借给我的。”借的?你真的确定不是你从人家身上扒下来的么?为什么我能明显的闻到这上面有些属于少女的洗发精的味道,为加上这温度,怎么看都是少女经过一天的磨合才弄的上的吧!

    “那借给你衣服的人呢?”我现在只是希望她不会将那路过的可怜护士扒光后就丢在外边,这又不是什么时间停止的里番会突然在你面前出现一个肤白貌美的护士。

    “她似乎有些困了,我送她去职员室休息了。”是么?那就好,那就好。万一这家医院传出什么不好的都市传说就不好了,专门袭击美女护士将其扒光偷走衣服的变态女什么的。

    “好吧,那我们走吧。”虽然身上穿着这套护士服让我发自心底的不舒服,总有一种在玩什么羞耻的制服paly的错觉。

    但这大半夜的我想也不会一些闲的发毛的人去关注我,就算看到了也顶多认为是和恋人深夜出来调情的小护士。啧!所以说为什么是恋人这种东西啊?

    经过这一下午的恢复我想我现在虽然不能做一些过于激烈的体力活动,但只是简单走一走还是没有问题的。出奇的我们成功的避开了所有值班的护士,来到了医院之外。

    不知这个家伙她从哪里搞来了一个轮椅让我坐在上面。病号就要心安理得享受别人的照顾嘛~在表示了懒得表示的感谢后我大大方方的坐在了轮椅上让她当起了苦力。

    不过看她服样子似乎也蛮喜欢这份苦差事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