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 > 正文 第四章 准备开张
    第四章

    金色绒毛十分柔软细滑,还有着一股独特的味道,当然不是说狐狸精身上那所谓的骚味,蓝的尾巴上的味道我似乎有些熟悉,想到这里我又一次把脸埋在了她的九条大尾巴上用力的吸了一口。

    嗯,没有错,果然是我的洗发精。我说那时我的洗发精为什么用的那么浪费!原来全用在这里了么!

    “诶!?雨……雨铃!!!”狐狸蓝惊讶地转过身来把尾巴从我手里抽了出去后用两只爪子捧起了我的脸,仔细地观察起来。

    “好久不见啊,蓝”尽量自然的打着招呼虽然蓝现在的形象让我有些不知该把视线放在哪里。凹凸有致的身材是本子画家的最爱题材,我有时就在想,如果我是一个男生的话究竟能不能把持住自己。

    答案是我可以的,因为在我把持不住之前就已经会被这只卖福利的狐狸撕成碎片。

    “真是的,我就说紫大人最近怎么神神秘秘的老往神社跑,原来是这样啊!明明知道我很在乎这件事竟然还瞒着我!紫大人太过分了!”

    而在蓝不断的碎碎念中此时我满脸通红的说道“所以蓝你先把衣服穿上怎么样。”

    刚刚蓝背对着我的时候还好,有着那头金色的长发和九条大尾巴可以用来遮羞,但现在的我和蓝距离只有一个手臂的长度而已。可以真正的来说每一根毛都看的清清楚楚。

    “嗯?”她疑惑的低下头看到自己不着片缕的身体后呆呆的愣住一秒后直接把我推出了卧室。所以说你脱光了不让人看,脱光了还有什么意义么?

    “咳嗯!”卧室的门被打开了,蓝重新穿好了那套道袍和我们第一次相见时那样双手相互插在袖子里走了出来。

    “你刚刚什么都没有看到!”

    她的表情僵硬之中带着些许激动还有几分羞红。

    “嗯嗯,没有看到”我点了点头把视线从她那已经穿好衣服的身体上移开,环视这间一尘不染的屋子“话说回来,这两年都是你帮我在打扫房间么?”

    “大多数的时候都是吧,幽香大人偶尔也会来这里扫扫地什么的,还有人之里那个保安队长也经常来帮忙收拾的。”蓝身后的九条尾开心的到处挥舞着,让人怀疑它会不会缠在一起。

    “那真是谢谢你了,蓝”我冲着她歪着头笑了笑,从窗外射进来了一道阳光照在我的脸上,虽然给我的感觉只有刺眼,但在蓝的视角远远不是这样。

    曾几何时那个对待她永远都像是存在一道隔阂的少女冲她露出过这样的笑容,蓝一直认为除了神社的巫女没有人能够享受到这种在她看来至高无上的待遇。然而事实只是我单纯的被阳光晃的难受的半眯着眼睛仅此而已。

    “才!才不是专门来给你打扫的!我只是闲着没事做看你这里脏的太过分了才顺手做的!”所以这种时候你傲娇起来完全没有意义的啊,刚刚不都是已经承认了么?

    “啊哈……啊哈哈”我挠着那头被剪短的清凉短发颇有尴尬的笑着。

    “蓝~我饿啦!”而这时从蓝的身上传出了八云紫那独特的慵懒御姐音,而听到这个声音蓝把双手从袖子里拿了出来,在空气中划出了一道八云紫的隙间冲着里面喊到“紫大人不要学橙一样啃沙发!我这就回去做饭!!”

    八云紫她在家中原来是这幅样子的么?说着八云蓝抬腿跨进了那道不知通向哪里的隙间,在跳进入之后像是想起了什么又爬了出来。

    “怎么了?是先说好我这了没有油豆腐哦”她默默的来到了我的面前一把将搂在怀里,身体有些微微的颤抖。

    “欢迎回来,雨铃”说完不等我做出任何回应她充分发挥了犬科动物的习性,蹲在地上像是逃跑一样钻进了那道隙间。而我现在脑中只有两件事,为什么这个时候她是穿好衣服的蓝啊!所以说那时我为什么要提醒她嘞!总感觉我亏大了!

    还有……她果然在偷用我的洗发精。

    ========================================================

    八云蓝走了之后我也不得不面对一个现实的问题,我的晚饭该怎么解决。我身上的钱在幻想乡并不通用,而且我已经不是人之里的新人自然也没有办法去领那份低保。

    糟糕啊,一晚不吃饭对我来说并没有什么,关键是没有启动资金我的甜点屋该怎样运作?巧妇难为无米之炊,没有鸡蛋面粉牛奶怎么做甜点啊?靠信仰么?

    “铃~”甜点屋的风铃响起,跑进来的是风风火火的妹红,她的肩膀上扛着三袋面粉,镜一只胳膊下夹着一大箱的鸡蛋,嘴里则叼着一大桶的牛奶,幸好我的房门是向里面推的否则真不知道她该怎么进来。

    “唔嗯~丫头,给你送粮食来了啊!!!”我小心翼翼的接过了那一大箱的鸡蛋和牛奶把他们放在后厨。

    “谢啦妹红,等我开张了就还你钱”妹红把身上的面粉也同样卸到了后厨

    “说什么呢,这点小钱就不要在意了,一会给本少冲杯奶茶就行了”妹红冲着我狰狞一笑,如果不是熟知她的人肯定会下意识的认为她这是要来勒索的。没办法,谁叫妹红的笑容实在太挑战人类底线了。

    “嗅嗅!”突然我凑到了妹红的身上闻了几下。

    “诶?怎……怎么了么丫头。”她躲躲闪闪的样子让我更加确定了一件事。

    “你……又偷抽烟了吧!”是的,不知为何我一直以来都对烟味十分的敏感,曾经老姐尝试的抽了一口后足足一个星期我都没让她上床。

    “丫头你这什么鼻子啊!属狗的么,这都闻的出来!!”

    妹红不信邪的在自己身上闻来闻去的。于是妹红在心里暗自做下决定千万不能让我去帮助慧音老师监督她抽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