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 > 正文 第五章 幽香姐的拜访
    第五章

    由于妹红送来了足够我用上一段时间的食材所以我今天的晚饭也就同样有了着落,虽然妹红邀请了我去寺子屋吃晚饭,但我还是相当矜持的拒绝了,我的晚餐和我刚开业的时候一样,我不喜欢吃的甜点蛋糕,不同的是这回我并没有用来下饭的咸菜。

    越混越惨了啊!有木有!这样下去别说包养博丽了,我自己都快打包到处求包养了!

    “叮~”呼还好还好,看来我的那个傻瓜都能用的烤箱完好无损,还能用的样子。

    如果没有它的话我也就没有任何的经济来源了,厨房的鸡蛋牛奶也只能用来发毛了。

    时隔两年之后,这间曾经弥漫着香浓奶香味的甜点屋又一次被这我不是很喜欢的味道填满。看着眼前对于除我以外任何一个少女都有着致命诱惑力的甜点我深深地叹了一口气,哪怕换成馒头咸菜也好嘛。

    厨房的刀具还有餐具竟然也被狐狸蓝收拾的相当干净,没有一点灰尘。直接用叉子把整个蛋糕插起上口咬了起来。

    把鞋脱掉后整个人蹲在我那老板椅上掏出手机,一面看着我曾经缓存下来的动画一面毫无形象的啃着蛋糕。

    我知道此时这服模样被任何一个人看到她对于我的甜点屋的梦想都会就此破灭,而我这样肆无忌惮模样的根本原因就是老娘今天不开业!

    谁会没事去一个关门两年的甜点屋遛弯啊。

    “铃~”就像是在嘲笑我的愚昧无知,在我刚刚生出这种想法后在悦耳的风铃声中走来了一位女性。

    她不是人,我是说她不属于人类。她穿着红色的格子裙,手里拿着一把八云紫同款的阳伞,有着和我一样的其耳短发,不过她的却是代表着生机盎然的翠绿色。

    她把手里的阳伞收拢起来放到了门口,迈着用尺量过的步子向我走来。

    “晚上好啊~幽香姐”我恬着满是蛋糕的脸打起了招呼,语气十分的自然,就像是邻里之间见面总要问上一句吃了么?一样。

    幽香姐随手拉过来一把椅子坐到了我的面前,双眼眨都不眨一下的死死盯着我看。场面一度十分尴尬。

    我甚至连双腿都已经蹲麻了也不敢有任何轻举妄动,幽香姐强势的气场让我的视线开始左右不定的到处游荡起来。果然还是老样子啊,就不能不用这种观察有趣动物的表情来看我么?很不舒服的诶!虽然我的内心疯狂抱怨但表面还是那幅老老实实任人宰割的模样。

    开玩笑!和幽香姐装蛋那不是比去闻八云紫的袜子还要找死的行为么!

    “还行,没瘦”原来盯着我看的原因是这个?而且这种普通人都能一眼看出来的结果你一堂堂大妖怪竟然硬是眼巴巴的看了这么久?

    “当然的了,我还是能够照顾好自己的,起码饭还是会好好吃的”这时对面的幽香姐伸出手指来在我脸上滑过,将粘在我脸皮上的奶油抹下了一点含在嘴里。

    “嗯,你做的甜点果然还是这个味道”这句话是夸奖我做的一如既往的好吃呢?还是说我不思进取两年多没有丝毫长进?有些不好意思的挠了挠头

    “两年没有做了手有点生疏~”

    “嗯?我给你的护身符呢?怎么少了这么多。”幽香姐盯着我胸口处的那个绿色的护身符这样说道,当然是被我当做瓜子给吃掉了呗,这种话我可是不会不经大脑就说出来的。

    “额,这个说来话长,在外界有一次中了挺严重的蛇毒,然后它们就自己飞到我的肚子里了,对了幽香姐那里面是什么啊?看起来像是……”

    瓜子一样,有点咸味还是五香的。

    “那个啊,是我的种子”

    “种子是指??”我把两条腿放下盘着腿坐在老板椅上。

    “该怎么跟你解释呢~虽然是大妖怪,但我也是花啊,给你的护身符里装着的就是我的花种,你也可以理解为你们人类的(—哔—)吧。”原来真的是瓜子啊~诶等等!那不就是说我相当于吃掉了幽香姐的(—哔—)了么!我说怎么有点淡淡的咸味……

    停停!这个话题就此打住莫名其妙的工口啊喂!

    “对了对了,幽香姐我有给你带回来纪念品了哦!”从老板椅上跳下来到了我那巨大登山包前再三确认自己拿出的是一包百花种子而不是什么五香瓜子后把它送到了幽香姐的手里,据那个卖我花种子的老板所说这里面包括了外界大多数常见花种,还说那种不知道自己会种出来什么的神秘感才有乐趣。

    但我还是绝对他这是再给自己把所有花种不小心撒在一起后找的借口就是了。

    “谢谢你了,雨铃我很喜欢”幽香姐接过花种冲着我露出了那优雅到让人不忍直视的笑容,尤其是在我满脸奶油的情况下,某种自卑感油然而生。

    “毕竟我也受了幽香姐很多照顾的嘛~”我同样用笑容回应着,不过我的笑容看上去很傻很傻就是了。

    我为幽香姐沏上了一杯奶茶,我们坐在桌子旁边闲聊了起来,对于幽香姐来说我这两年的经历不过转瞬即逝罢了。

    长生者的浪漫之处就在于她们时不时就可以发出人是物非的反人类感叹。这天晚上我们聊到了很晚,虽然大多数都是我一直在一个人白话,桌子上的奶茶也已经不在冒着热气凉了下来。

    幽香姐她曾经没有一次是在我这里待到天黑之后的,每次都是踏着夕阳的余辉而去。

    “幽香姐要不今晚在我这住吧~”我看了看手机,现在的时间已经是午夜,其实我这句话有一些送客的意思,明天我可还是要早起开业呢,在这样聊下去明天我白天能不能起得来床都是个问题。

    “雨铃你,经常邀请别人在你这里过夜么?”幽香姐面色古怪的看着我。

    “怎么可能,我这是甜点屋又不是旅店,我除了幽香姐你以外没有邀请过任何人的。”这倒是实话,以前除了雷米那家伙偶尔半夜来吸血外我的卧室是不对外开放的属于私人空间。

    “那我就在这里打扰一晚吧”说着幽香姐向卧室的方向走去,总感觉有哪里不对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