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 > 正文 第十一章 鬼王萃香
    第十一章

    旧地狱我曾经来过一次,那时因为被路边的酒鬼萝莉莫名的灌醉之后我就被抬这里,旧地狱的景色还是和我记忆中的一样,太阳还是保持着快落山,但却对着美丽的世界恋恋不舍迟迟不肯离开的样子。

    此时我们站在一座断崖之上,这里可以将旧地狱的景色收入眼帘一大半。

    “怎么样,很美的吧~”茨木华扇满脸的自豪。

    “你看!那里就是我们鬼族居住的居民区,虽然他们平时里除了喝酒就是打架的,不过骨子里可都是好人呢。”

    “确实呢”我想起了那个不知道用了什么妖术灌我喝酒还被博丽狠狠教训一顿的翠香。如果她能改一改一见面就劝人喝酒的毛病的话还是蛮不错的一只鬼。

    “你也居住这里的么?”昨天听小町所说,她似乎并不是一只合群的鬼。

    “我阿,以前在这里住过一段日子,后来因为各种各样的原因就离开了”说罢茨木华扇嘴角轻轻勾起,把目光看向了鬼族聚集地的最华丽的建筑物上面,似乎在回忆着什么。

    “我说阿……老朋友这么久才来一次不喝一杯么?嗝!”

    此时身后的昏暗小树林里面传来了一个稚嫩小女孩的声音,还打了一个十分没有形象的酒嗝。

    “额,她是萃香鬼王之一,放心她不会伤害你的”

    不用茨木华扇多做介绍我也知道是谁,单单看到那一对像是麋鹿一样巨大的鬼角我就已经明了阿。

    “我说你们怎么又在我面前说悄悄话阿~”

    萃香摇摇晃晃的向我们这里走来,身上的锁链拖在地上发出哗啦哗啦的声音。

    说起来似乎所有的鬼族身上都或多或少会佩戴着一些锁链,这算是鬼族的标志么?

    “阿!那边小姑娘放心吧,这次不会劝你喝酒的~这届的博丽巫女竟然比我们鬼族还要暴力,我可不想惹到她~”

    听到萃香这么说我才放心从茨木的身后钻了出来。

    完全不担心萃香她会使诈,因为鬼族从不说谎的设定即使是我也十分清除。也是她们这不说谎的性子让她们得罪了不少人。

    “阿?虽然我也有所耳闻她那打破历代传统的战斗方式,不过她应该不是那种不讲道理的人吧?”茨木华扇对于翠香的评价显然有些不能认同。

    “我是说真的啦,你是没有看到她把我按在地上说要掰下我的角拿去串糖葫芦时的样子,那才是真正的恶鬼阿~”

    那次对于萃香来说似乎是一个不小的打击呢,对于以力量著称的鬼王被一个人类打的起不来地还真的不是什么值得回味的体验。

    萃香拿着酒葫芦抬头咕噜咕噜的喝着。

    “给!”

    萃香突然把手里的酒葫芦丢给了茨木华扇。

    “你酒虫怎么没有戴在身上阿?难道忘记了?”

    茨木华扇并没有像是萃香那样抬头就灌,她抽了抽鼻子小心的将盖子盖好拧紧,把酒葫芦放在自己的面前“因为我正在尝试的忌酒了”

    她平静的这样说。

    听到茨木华扇的话后萃香瞪大了眼睛,一脸的蒙蔽,加上不可置信,一个说要忌酒的鬼族怎么看都有些有违常理不可思议,虽然幻想乡就是以非常识著称,但对于鬼族来说你可以杀了他也不能不给他酒喝。

    “我说你这家伙没毛病吧?”似乎是这个消息太过惊人,萃香她走起路来也不在是一步三晃酒鬼步,她一个箭步冲到了茨木华扇的身前。

    即使是在旁边的我也闻到了一股浑厚的就差达到以肉眼可见程度的酒气扑面而来。萃香不信邪的在茨木华扇身上闻来闻去的,可是她除了那一股甜到腻人的奶油味外并没有其他的异味。

    “什么嘛!你这家伙!!!来单挑阿!”

    阿?怎么刚刚一副老友相见泪千行的模样,现在怎么要打起来了?鬼族都这样喜怒无常的么?茨木华扇点了点头答应了下来并嘱咐我不要乱跑。真是的,这么精彩的动作大片我怎么可能错过。

    ================================

    似乎是怕波及到我的样子,她们一大一小两只鬼选择的战场距离我还是挺安全的。这是我第一次旁观的到幻想乡里面非人的战斗方式,俩个鬼在相距一百米外相互握紧了拳头,鬼的战斗方式简单粗暴没有任何套路,可以说就是力量的比拼。

    首先发起进攻的是不知为何而怒火中烧的萃香,她的小巧的右脚在地面上用力一踏,刹时那坚固的土地以她为中心呈现出了一个方圆十几米的龟裂。

    几乎是眨眼的空隙她娇小的身躯就冲到了茨木华扇的面前,和身体同样娇小但却包含着恐怖力量的拳头呼啸而出直攻对方的面庞。

    面对萃香先手的进攻茨木华扇眼神一冽右脚向后微撤一步,在萃香必杀的小拳头到达之前用那只没有缠着绷带的左手抓住了她的手腕。

    “萃香你还是这么大意鲁莽阿”

    借助萃香的冲击力又加上自身那股从脚底酝酿已久的破坏之力将她重重地摔在身后的地面上。

    “碰!!!!!!!!!”

    震天动地的响声回荡在旧地狱的天空中,远处的鬼族们兴奋的望向这里,他们崇尚力量,能引出这样动静的人只有那几位很少一见的鬼王,而鬼族不屑于欺负弱小,能与鬼王战斗的起码也是鬼王级别的人物。

    四散而起的尘土遮住了我的视线,我看不到里面具体的情况,但我脚下那差点让我摔倒的裂纹我敢断定这一下绝对不轻,而且茨木华扇那熟悉的样子,她应该用这种方法让萃香不止一次吃亏了。

    卷起的尘埃久久没有散去,虽然那一记重击的威力着实大的吓人,但这里的风可一直不小,没有理由这么久无法吹散。

    “大意鲁莽的家伙是你吧!”

    萃香的声音从这一片浓雾之中传开,时近时远让人无法判断出她的具体位置。

    两人的战斗果然不会就这样轻易的收场。

    而躲在远处的我此时格外的需要一桶爆米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