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 > 正文 第十三章 阿磷
    第十三章

    “笨蛋!笨蛋!那只笨鸟!竟会添麻烦!”

    这只红色的猫妖叫做阿磷,平日里经常到处收集尸体,刚刚她就是推着一车的尸体出现在我面前还好她用着一张白色的布单盖的十分严实。否则肯定会把我吓个好歹。

    在她看来应该是那只叫做阿空的笨鸟完全没有问我的意见就擅自把我带到了这里。虽然事实也差不多,不过这个样子让她误会的话有些对不起那只健忘的鸟呢,毕竟怎么说她救了我一次也是事实的啊。

    “啊……那个阿磷小姐不是这样的啦~刚才我不甚跌落山崖那个阿空小姐正好救了我一命的,所以你就不要在怨她了啊~”

    我转过身对着正在推车的阿磷说道。

    “雨铃你不用袒护她,她那脑袋还赶不上鸡的经常会作出一些……很白痴的事”看得出来。

    “啊哈哈~没事没事,刚好我也是来这旧地狱游玩的,来这看看也挺好的”

    好个鬼啦!这破地方热死我了!我擦了下巴额头上面的汗水继续说“那个,阿磷小姐,我们这是要去哪啊?”

    “先把车里的尸体送去烧了就去找觉大人,你放心好了,我们去见一下觉大人跟她打个招呼就没事了,你是住在人之里的吧,一会就让阿空……额算了,一会还是我送你回去吧”

    她似乎打算带我去见见她们的主人,也是地灵殿的老大,据她所说这里已经好久都没有来过人类了。

    (推车里面的尸体不算)那个叫做古地觉的地灵殿的主人是一个不管是和人类还是和妖怪都无法好好相处的主,原因的话还是她那来自觉的读心能力,除了动物外所有的生物见到她都要绕道走,想一想这确实是一件相当尴尬的事,不管你是脑补还是yy,就连你上厕所后洗没洗手,抠完鼻屎后抹在哪里都甚至是你上完厕所之后喜欢用几格的卫生纸被人知晓的一干二净。这已经不是尴尬了吧!这比不穿衣服站在她面前还要羞耻的多啊!

    “烧尸体?是指火化么?我还以为幻想里面应该都是会土葬呢~”

    “啊哈哈,确实是土葬的啦,想让村民们接受火葬的话可不是件容易的事,他们一直都在讲究着落叶归根这样的传统,明明那样做只会再给外面的野兽加餐而已的,人之里每年死去的村民下葬后没有两天就会被路过的野兽挖出来吃掉。”不是吧!这么惨?

    “啊?那你车里面的是……”如果是这样的话我就很好奇她是从哪里搬来这么一堆尸体的了。不会是偷的吧?

    “当然是偷得了啊,一般在村民们将死者下葬散去后我就会把坟头刨开把尸体挖出来,然后在把坟头恢复成原装,也好给他们留下一个可以烧纸祭祀的地方,不过那些被野兽刨开的就没那么幸运了,它们可不会管村民们的想法有时甚至还会把吃剩的残渣留在原地,那群顽固的家伙们也真是可怜呢,啧啧~要是交给我的话我还是会送回去骨灰的。”

    她露出像是偷腥猫咪一样的娇俏笑容。

    “诶?你能分的出来每一个人的骨灰么?”我惊讶地看向她,不过随后我释然了,也对她毕竟是妖怪嘛,肯定会有一些特殊本领地。

    “哈?为啥要分啊,那多麻烦,要是大人的就抓一把,小孩就抓半把反正他们也分不出来”看她那骄傲的模样我下定决心将来那宁愿被野兽吃掉也不要来这里火化。

    “笨蛋阿空!我把尸体放在这里了!”我们来到了一个印有核能标志的大门前,阿磷冲着门里面喊了一声后就把手推车丢在了那里,带着我离开了这个连汗都留不下来的闷热的地下锅炉房。

    “呼~好热好热,说起来雨铃你蛮列害的么,我记得上一个活人可没坚持多久就已经脱水了的。”阿磷用手扇着风看向我的眼神里充满了好奇。

    “……”这家伙明明知道这里不适合人类生存还带我来送尸体,不会是想多加一具吧?

    “哈哈,开玩笑的开玩笑~走走走我请你喝茶!”

    犹如妹红般的搂着我的脖子,你越这样越是可疑啊喂!

    “我能拒绝么……”

    “别这样嘛,我们地灵殿的凉茶普通人可是很少有机会品尝的~”

    ===============================================================

    “咕噜!咕噜!呼哈~怎么样我就说超好喝的吧~”

    阿磷将杯子里面的凉茶一口干掉后抖了抖头顶上的猫耳,打了一个寒颤。

    “嗯确实,多谢款待”虽然好喝的更大一部分原因来自于这远远高于地面的温度,但我不打算点破。万一把这只喜欢偷尸体的猫妖逼急了她自己动手制作尸体也不是不可能啊。

    “那走吧走吧!我们去找觉大人”

    “说起来,我刚才就想问了,直接让我离开不行么?还是说你们这里也要做人口登记的?”很难想像多少年都没有人来的地方还会这样控制人员进入。

    “不是!不是!不是登记,就是要确认一下你来我们地灵殿的目的啦,自从以前有过一次妖怪以参观的名义来我们这大肆破坏后觉大人就下令凡是进入地灵殿的人必须要与她见上一面,虽然我知道雨铃你没有恶意的,但规律就是规律啊,我们这些在手底下干活的必须要遵守的。”

    原来是这个原因啊,这样的话我确实没有借口不去见那个阿磷口中的觉大人,在百般推脱的话看起来也太可疑了一点,虽然我是被阿空带过来的,但想想阿空那比鱼强上一点还及其有限的记忆力我就不免有些头疼。

    指望她能给我解释清楚还不如我堂堂正正的站在那个觉面前让她的读心读个够呢!不就是昨晚自己不可描述了么!怕啥阿!这不是很正常的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