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 > 正文 新年番外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往日蔚蓝的天空此时飘散着鲜血混合着硝烟的刺鼻味。.biqushuo.笔趣说天空中快速驶过的铁箱和巨大的火鸟无时无刻都在从科学和神秘两方面打击着人类,教会说这不过是异端搞得小把戏,但也就是这些所谓的小把戏让无论平日无往不利的审判机构,还是圣骑士团,又或者是教主用神降术请下来的所谓天使。全都像是婴儿的手臂一样无力。然而在平民区生活着的人们倒是没有太多的恐慌,因为他们都知道来者的目的和首要目标都是那个明明出身高贵却意外让人怜爱的少女。

    随着那天空飞舞着的火鸟一声亢奋的鸣叫,从它身上跳下一个被阳光遮住面貌的.....从身材上看起来应该是一位少女。在重力的加速度下直直的砸在处刑台的中央翻滚起来的尘烟遮住了来者。不过无论是周围团团包围的骑士还是处刑台上邦着的少女都知道来者何人。

    “咕~”周围身穿华丽高贵铠甲的骑士不由自主的咽下一口口水。神色难看的有些吓人。这道是有情可原毕竟来人是整个大陆只有一个的屠龙勇者同时也是最强的骑士-艾瑞亚参上!!

    “久等了~公主殿下。”来人如此说道(这次我绝不会在放手了,我的公主。)————————————————————————————————————————————————————————————————————————————————————————————————————————————————————————

    清晨的阳光透过半开的窗子闯入了屋子里,轻轻的唤醒侧身躺在床上的蓝色长发少女“梦么~~”虽说在睁眼之前就早以料想道了。然而还抱有一丝希望的我还真是太甜了~~喔!!对了!!忘记自我介绍了~请原谅我在这自言自语半天我叫索菲亚,一个小国的便宜公主上又哥姐下有弟妹处在一个不上不下的尴尬地位,适中的排名让我不会被给予太过于沉重的期望同时也不会受到过多的关爱。

    说白了就是一个吃白饭的吧~很多地方官员似乎都不知道有咱这么一位公主。什么??认为我可怜?!才不呢!我又不是什么悲情故事的女主角,这种平淡暇意的生活我可是很享受的说~每天都睡到自然醒然后喝着红茶在那与其说花园倒不如说花丛里看着小说不是很悠闲么??比起那些主角们的惊天动地的历险我还是更喜欢老老实实的当个路人甲。就像是小说里对主角说“哪~哪~哪出现了无恶不作的巨龙请勇者大人务必帮帮我们”的npc村民,更何况无论是勇者还是被掠夺走的公主我都自认为没有那过人的勇气和花痴的潜质。所以量力而行适可而止是我的准则。那些让人羡慕的事还是让那些该做的人去做吧。

    哦!对了~对了不要认为我的年龄很大咱可是只有岁的少女或者说是大龄萝莉也不为过。你说说话老气横秋??拜托~这叫成熟你造么?没错是成熟。这很重要所以在此多强调一遍。

    皇宫里其实并不是向那些情窦初开的少女所想的那样美好到处充满了童话色彩。这里倒不如说是整个国家最暗肮脏的地方。因为害怕被查水表所以这里就不详细说明了!(不要在意是否有水表这种东西!在细节的都是不知道么?)但是有一点倒是和那些被骑士小说毒害的少女所想的差不多。民以食为天这可不是随便说说的。皇宫的饭菜到也对得起它的地位。

    当然了如果能忽视掉那些麻烦到另人发指的礼仪,忽视掉身边板着死人脸的男人女人。忽视掉同样板着脸的少男少女。还有板着脸的男童女童的话。好吧好吧我承认大脑有跑火车了。除了第一条外就是无视身边人。这可不能怨我吃独食,任谁吃饭的时候身边坐着威严满满的男女,和同样有点威严的少男少女,然后最后完全是装样子的熊孩子号和号。都会影响胃口的吧!你能想象出在你饥肠辘辘的时候一份鲜美的牛排放在你面前,你要板着脸和它较劲既要小心不把它挤出盘子同时也不能让刀叉和盘子的碰撞声过大。这还不算完最后切成合适大小的牛排吃下的时候不能咽出声音。这他喵的完全是受刑吧!!

    嘛~~总之皇宫的生活就是这样如果只是偶尔体会一下所谓的上流社会生活还好~~像我这种十几年如一日的坚持到现在的人难道不是生命的奇迹么??

    “索菲亚,你也不小了,找个骑士怎么样”

    “啊!?啊~哦知道了”完全就是通知的口吻啊!根本就没有我商量的余地么!当然这是无论如何也不能说出来的,在皇宫里无论心里有多不满多愤怒都不可以表现出的太过明显,这是就连国王也无法避免的潜规则。真是希望不要是个小说看多的中二少年才好~那种满脑子不知装的是什么的生物太难沟通了!

    所以说我更加喜欢女仆,原因的话能给我做饭算么?虽然我不是吃货啦~但有个萌萌的小女仆跟着总比带着个满身汗臭的臭男人要强的多的多的多吧!至于安全的话像我这种大门不出二门不迈的宅.....

    咳嗯~~我是说淑女出门遇到危险的概率绝对不会比我那国王老爹和教会的教主在国人面前来一发的可能性高到哪里去。

    喂!我说你们是不是把重点放错地方了??我这么说的意思只是表明我遇到危险的概率低~而不是国王和教主的基情ok?

    下一任的国王早已确定是大哥来当大姐是明火系魔法师据说等级还不低,而那熊孩子号倒是只能辅佐大哥或被驱逐。他们根本没有可能来和大哥抢王位。不得不说这老头子好算计,即可避免子女们因王位进行的内战所对国家造成的损失。同时也让下任国王身边的亲信变成亲兄弟额来阻止小人的奸计。但唯一不在他计划内的大概就只有我这个不上不下的魔武全废的二公主。

    按照他那鸡过都拔毛的性格,恐怕会把我送上联姻这条道上,大概这回选骑士的主要原因还是监视我吧~否则根本不会在即将成人礼快到时才选骑士。

    唉~~~真希望会是个女骑士啊~只要长的能看就算有块腹肌什么的我也不是不能接受啊~毕竟女骑士简直少的可怜,大多数都是那些贵族的女儿她们可都把它当成游戏的,指着她们保护你?还是那句话这不必国王和教主当众来一发的几率高。

    第二天,一大早咱这个便宜公主便在众多的女仆的伺候下装扮那些带着**边的公主裙。.biqushuo.笔趣说这样的装扮以我平常的行为是不会去穿的。先不说浪费时间,就因为太麻烦这点我就不去会去尝试,也许你会说女孩子什么的不都喜欢华华丽丽的裙子么?我敢说这么问的你绝b是个可爱的男孩子。你跟本理解不了在皇宫这种地方长期摧残下的女孩子心里是有多么的早熟。哪怕只有岁。

    “咚~咚~咚公主殿下陛下让你尽快到达竞技场观看你的骑士选拔。”平静的声音透过厚重的门传过来,来者用最少的话语表达来意而又表现了基本的尊重。嗯~~不错是个很有潜力的下人。额~也就是狗腿子。不过那老头子也未免太着急了吧,明明是昨天晚上才刚通知的我。今早便开始选举。是怕时间拖得太久出现什么意外么?拜托咱一女流之辈有什么能力去威胁到你们啊~

    不得不说这点倒把国王他平日的小心谨慎表现了出来。真是~对我用得着像阶级敌人一样么?但现在这都不重要。我更在意以后身边会跟着个满身汗臭的男人总会莫名的不爽。嗯~不爽到只能偷看身边女仆的胸部来缓解压力。

    切~~真大。糟糕啊~压力完全得不到缓解啊。片刻后.....

    看着落地镜里出现的少女连我自己不由的有些目不忍视,这么优雅的人怎么可能是我啊!镜中的少女墨绿色的瞳孔微张体现出了本人的惊讶。长达腰间的蓝色长发打理的没有一根杂毛。双耳的两侧点缀着红宝石的小巧耳环。头上带着同样小巧但更为精致的银色小王冠。活脱脱的从小说里走出来的公主形象。

    嗯~~化妆果然是门艺术,这身打扮是终于让我哪隐藏了十几年的公主气质得到了体现。说明白点也就是我终于找到了当公主的自信(注意是找到,而不是找回)果然人靠衣裳马靠鞍。这倒让我想起了邻国前几个月出道的舞团。舞团是“女人”组成的这本身倒也没什么个惊讶的。但是没错又是这个但是这些所谓的女人都是货真价实的雄性。最不能忍受的是化起装来竟比起大多数美女都有过之而不及。

    这表明了什么?

    化妆是门学问。

    我感受到了世界满满的恶意。

    他们的女友怎么活。

    最后一点让我很期待。嗯~~人活的久了有点**还不是很正常么?先撇开这些让腐女和有特殊爱好的哲♂学家门尖叫的舞团,还是看看国王口中的选拔吧。

    咱是个喜怒不形于色的人,及时小腿肚子抽筋但还是面无表情的看着下面的比赛。老套路的淘汰制一个人在台上谁不服上去单挑。输的下场,边上的牧师负责给胜者释放恢复术。这你妹的就是比武招亲吧!好待这也是个公主骑士选拔,最起码来个报名也行啊喂!这群花花绿绿的骑士得打到什么时候啊!还有你个老不死的给我个座位不行么!?明明是给我选骑士你和我那名义上的兄长倒是坐的心安啊。

    让我这个主角外加是个贏弱的女士站着真的合适么!?混蛋!在我完全沉溺在对国王的不满时,下方的选拔赛已进行有段时间了,台上的胜者换了又换。看着这帮跟打了两斤肾上腺激素的骑士不由得暗自苦笑。好烦啊~看着那一服服自傲的脸我还能心平气和的思考简直不可思议。

    不过毕竟国王在上边看着,拥挤虽拥挤但并没有发生什么口角,当然也没有一些随地吐痰和随地大小.....

    好吧好吧这条无视无视.

    “大小姐!大小姐!冷静一些。您可以等明年长公主的骑士选拔。别为了一个政治筹码当务自己啊。老爷何和夫人那里我没法交代啊。”人群中红发的少女皱起秀长的眉毛度仰望着台上明明是这场选拔赛的主角却战在阴影里的蓝色身影淡然的开口道。

    “王伯,财富,前程或是说权利真的就那么重要么。骑士之所以称为骑士的根本原因只不过是想要守护着值得并且是自己真心所珍惜的事物。即使是那些堕落的骑士也是同样的。”说道这里红发的少女瞳孔微聚注视着那阴影里的身姿。墨绿色的瞳孔反射着水莹莹的光亮,青涩但不显幼稚。成熟不显死板。那看破红尘的目光让少女有些心酸。

    “好了,王伯我父母那边不会责怪你的。你自己不也很清楚么。”头发有些发白的老让人脸上有些尴尬的挂不住“之所以说了这么多我真正想说的是索菲亚公主的骑士我当定了”一个上午都很温和的风此时变的有些清冷。吹动着少女红色的短发和身后的白色斗篷无形间为少女的发言增加了一些力度。使少女看起来就像是守护幼仔母兽。

    “索菲亚,这小伙子我看就不错”一直威严满满的注视着下方比赛的国王突然转身向我说道。嘛~他话里的意思是让我选这个么?台上的金色短发少年看起来比我大几岁连胜多人虽说有牧师给加状态但还有些气喘.额头上的汗水更是添加了他作为帅哥的闪光点。如果是一般的少女恐怕早就眼冒桃花的贴上去驱寒温暖了吧。

    “在等等吧,父皇。”什么嘛这才多大一会。就算一秒也好我也不想身边多个男人。我的不配合发言让国王不由的一愣,

    “哼~在等一会的话要没人能赢他我看就选他吧。今天有些累了”这才个多小时好么你身后站着个弱女子可还没怎么样,你个五大三粗的大老爷们喊毛累!还是说想在为皇宫新添个小生命?不应该啊~~那也就是说。想到这不由的把目光移向台上很阳光的少年后者对我露出外人看起来很有形的笑容,但我却觉的有些刺眼(内定么~)

    呵~真是具有皇宫特色的虚伪规则啊。嘛~这反正也是咱自作清高的感叹罢了。

    突然感觉有点冷了呢~缩了缩脖子。放在身前的双手偷偷的搓了搓来保持一些热量。什么吗~这不是给那老头子更好的借口提前结束这选拔赛么。边想边偷偷的瞄向前方的国王。嗯?他看起来有些惊讶双手死死的抓着座位的两个扶手,手上更是暴漏着青筋。怎么?看到教主了?

    吃惊的不止是国王下面的骑士也同样。不,可以说更吓人。场上静的甚至连呼吸都听不到。(本来我也听不到)所有人的目光都被台上的人影吸引住了目光。当然不是前面那个内定看起来很阳光的少年。他也同样张着嘴看着上台前来的挑战者。“学,学姐!!”

    “哦,是你小子啊。听说你毕业时取得的成绩不错么恭喜了。不过~”红色的短发少女的表情变的有些认真起来。一边说着道喜的话一边慢慢的脱下左手的纯白色手套露出纤细的手掌。“这可不会成为我放水的理由哦”看着那被丢在两人中间的印着花纹的手套少年脸色从开始的吃惊变成了如履薄冰的小心翼翼。

    他知道虽说在大陆排名第一的学校是以“优秀”得到的毕业证这足够他自傲了,但那句话怎么说来着人比人气死人??大概吧。和眼前这位身材高挑的学姐以首席生的成绩比起来无论用什么姿势看都让他抬不起来头。看着自己的学姐的手放在了别在腰间的骑士剑,双眼微微眯起就像是在笑。看起来很养眼。

    “咕~”咽下口口水(注:这是紧张的)“请多指教了学姐,啊!!!”少年身上裹着一层淡黄色的气团,哪怕是魔武全废的我也知道那是所谓的斗气。像是给自己鼓劲一样拎着剑大喊着冲了上来。面前的对手冲锋的脚步并没有让少女的身体有一丝的动作,不过那双越来眯在一起的眼睛就像是能看透人心一样让人心底发凉。

    明明是少年这面发起的攻击但自己却总是想着防守。两人距离越近这种想法便越发的膨胀。距离越来越近米米米最终生存的本能战胜了理智的束缚那把象征着荣誉的宝剑被自己不受控制的直接丢在地上。而红发的少女依旧保持着拔剑的姿势。在场只有我不懂得魔武。所以在我看来就是一二货不要命的去找死结果还没与目标接触变被吓的弃甲归田。

    看着被自己丢在台上的宝剑金发的少年苦笑道“学姐你还真不留情啊~本以为能坚持到第二招的。”“嘛~~你还很年轻,以后有的是机会超过我的加油吧”少女那说是安慰倒不如说是挖苦更合适的发言让少年嘴角的弧度更向上扬起。不过那是在明显不过的苦笑。但少年并没有想象中的愤怒,怨恨亦或者是悲痛欲绝。唯一的表情只有苦笑。

    “学姐啊~你安慰人的功夫还是和原先一模一样啊。”少女有些困惑的抓了抓自己红色的短发。“那总之学姐,回见了。”少年捡起被自己丢在地上的骑士剑,后者却“蹦~”的一声变的粉碎。少年的表情已经不能说是苦笑了(苦逼更为合适)。把只剩握柄的剑插回剑鞘中后,扬了扬身后的披风,给所有人留下一个印象报表的背影,让人有种好有形的错觉,没错是错觉。(早知道的话不应该把老爸的剑拿出来显摆的.那老东西会宰了我的。绝对会的!)

    这样选拔的结果显而易见,在众骑士眼中像boss一样的少年在少女手下根本走不过一回合。理所当然他们也不会上台挑战,骑士不畏惧失败,但没事找虐的话那不是骑士是**。少女和那位离场的路人少年一样扬了扬身后的披风。从台上一步一步的向我所在的台阶走来。

    诶!!??向我走来??

    红发少女径直走向蓝发的公主。身边的那摆出一服威严等着被搭话的国王瞧都没瞧一眼。嘛~~虽说这么不给国王面子我是很爽啦!看老不死那服尴尬的便秘样简直是kimochi。

    咳~~~好啦好啦又脑抽了。

    “谦恭,正直,怜悯,英勇,公正,牺牲,荣誉,灵魂!”红发的骑士单腿跪在了公主的面前右手放在胸前。

    “我发誓善待弱者。我发誓勇敢地对抗强暴。我发誓抗击一切错误。我发誓为手无寸铁的人战斗。我发誓帮助任何向我求助的人。我发誓不伤害任何妇人。我发誓帮助我的兄弟骑士。我发誓真诚地对待我的朋友。我发誓将对所爱至死不渝!”

    明明相似的场景经历无数次,同样言语的宣言我也一样是倒背如流。但这心里有些酸楚的感觉是什么?期待?开心?又或者是像小女孩一样的单纯的花痴?我不知道,完全一点不能理解。是谁说的最了解自己的人是自己?应该恰恰相反吧。

    “尊贵的索菲亚殿下,不知我可否有幸成为您的骑士伴你左右。”说道这里红发的少女抬起头来用红色的瞳孔直视着我。我甚至在她眼里都能看到自己的影子。

    这还用说么~

    “那我的安全就拜托给你喽。”“我的荣幸公主殿下”

    和以往骑士的封测步骤一样红发少女双手签过公主的右手轻吻带着戒指的中指。站起身来,左手轻轻的一拉右手放在索菲亚膝盖的下方,也就是所谓的公主抱。踏上早就准备好的没有一根杂毛的纯白色马匹渐渐远去~~~~

    这一切都和人们想象中的一样。美丽的公主,帅气的骑士。血统纯良的宝马,华丽的骑士剑。就和小说里的设定一样,虽说就如我希望的一样选中了位我还不知道名字的女骑士。不过呢,这是开始还是结束我可说不准。

    我很期待着后面的故事情节,你呢?艾瑞亚。

    “..........”

    ————————————————————————————————————————————————————————————————————————————————————————————————————————————————————————ps;这是我在暑假的时候某天晚上做的梦,很不可思议吧~然后我那天出奇的早早起来用电脑记了下来,修修改改好几次就成现在这样了。那时有过想要接着写下去的念头,但是在也没做过那样的梦了所以就此搁浅了。

    总之新的一年祝大家百年好合哈~妹子门要注意在你们弯掉之前都会误认为自己喜欢男人的,被伤到的时候要记得去找那个时刻都在你身边注视你的人哦~至于汉子的话~和我签订契约成为百合男子吧!!百合男子其实是一个伟大而不计回报的职业。他们一直都是在真正的用心守护着世间最为珍贵的东西,哪怕自己被周围人用着异样的眼光来看待,也不会轻易放弃。

    百合大发好!!!!!!!!!!!!!!!!!!!!!!!!!!!!!!!!!!!!!!!!!!!!!!!!!!!!!!!!!!!!!!!!!!!!!!!!!!!!!!!!!!!!!!!!!!!!!!!!!!!!!!!!!!!!!!!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