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甜点少女的幻想乡之旅 > 正文 开学前的番外
    一秒记住??笔趣说?.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接下来的是在同一时间的不同地点所发生着的无关索菲亚的故事,但是否和艾瑞亚有关?谁知道呢------------------------------------------------------------------------------------------------------------------------------------------------------------------

    “爱丽丝女王,先王近卫队长的家属已经全部抓捕。是否需要示众处刑?”华丽的王座上此时坐着个于其格格不搭的少女。金色齐腰的长发明显的经过仔细的打理,头上带着象征着权利的同样金色的王冠。

    “当然要,不过~~”脸颊还明显有些幼稚的少女露出了绝对不符合她年纪的阴笑。穿着长靴的左腿随意的搭在右腿上。右手同样放在王座的扶手上撑着自己的右脸。这时她不是一个年仅的公主,而是掌控万物生死的王者。没有人知道,皇上被刺杀的短短个月的时间里发生了什么?让处在豆蔻年华平日里天真浪漫的公主变成这个样子。是的没人知道那背后的阴暗和泪水。

    “这么简单的行刑未免太过轻松了,带本王去看看他的那帮家属此时咒骂的嘴脸。相信这是最好的下午茶点不是么。”站起来甩起披在肩上的金色斗篷。名为爱丽丝的王者自顾的走了出去。传令的官员对于少女的强势有些畏惧,哆哆索索的指引着前往皇城监狱。

    “咕~~~~~~”阴冷潮湿的监狱内,那象征着需求营养的声音格外刺耳。声音的来源来自更为阴暗的角落。那是一个小孩子,从蓝色的头发来看应该是女生。虽说整个人蜷缩在角落看不到全身,但明显年龄不会超过岁。

    “呐,小熊你也饿了吧。没关系,一会,只要一小会爸爸就会来接我们的。这可是他和克里斯约好的。爸爸从来都没有骗过我,他只是有重要的事当务了。一定是这样的。对了,对了等到爸爸来就让他请我们去吃大餐,小熊你说好不好。”寂静的监狱里女孩小声的自言自语格外明显。手中的玩偶熊被当成救赎一样被死死的抱住。她崇拜着自己的父亲。那个一直把自己护在身后的身影。她还依稀的记得记忆里穿着盔甲手持宝剑帅气的样子。虽说不知道国王近卫队长是干什么的。但是让自己父亲感到自豪的职业绝对不简单吧。克里斯如此的想到。

    “什么!?只有一个岁的女儿?你们确定么,如果出错的话后果你们知道的。”爱丽丝微微皱着眉毛说道。“属.....属下确定,前近卫队长是个孤儿,老婆生孩子时难产死掉了,只有这么一个亲人了。”刚刚引路的士兵跪在监狱门口的地上颤抖着回答着来自王的发问。

    “哗啦!”锁起来好几天的铁门被从外界打开,“是爸爸来接我们了,小熊!!”克里斯激动的跳了起来,因为长时间没有活动加上没有吃饭很明显的踉跄一下,但还是凭借着意志站到了们前抬起有些消瘦的笑脸迎接来者。

    进入视野的是好多天没有看到的阳光,还有......一只杀气腾腾的右手。

    “唔嗯!!”被卡住的脖子无法呼吸,从不离手的小熊也掉在了肮脏的地上。难受的蹬着双腿。双手更是握着那只像老虎钳一样的右手手指上。

    好难受,拜托,就算是这散发着腐臭的监狱空气也好,克里斯也想要用力的呼吸一次。

    爱丽丝并没有对克里斯难受的反应做任何表示只是注视着,淡淡的注视着。就像是观察小白鼠的科学家。观察目标一步一步的走向死亡,克里斯嘴角已经出现白沫,在这样下去估计短短的几秒克里斯就会结束短暂且幸福的一生。如果就这样结束的话无论对克里斯还是爱丽丝或许都是不错的结局。但命运就是这么不合乎情理,上一秒还坚如磐石的右手因为克里斯回光返照的一句喃喃自语而放弃侵犯。

    “爸爸你在哪?克里斯想你了。”

    “砰~”

    随手把克里斯甩在地上后,爱丽丝不可思议的看着自己那沾满了不知多少人鲜血的右手竟然因为小女孩的一句“想你了爸爸”而留情,那些被自己送下地狱的亡灵知道会哭的吧。要知道那些和自己有着一半相同染色体的同龄人可没少说求饶话的。

    “咳~~~咳~~咳嗯”克里斯一边抚摸着脖子上被握红的指印一边大口的呼吸着难闻的空气。“咚~咚~咚”爱丽丝踩着有节奏的脚步声接近还在喘息的克里斯。似乎源自生存的本能,发现自己被阴影遮住后,克里斯直接双手抱住头蜷缩在一起就像一只刺猬,但身为人类可没有刺猬那么方便保护自己的武器。

    爱丽丝看着小女孩害怕的模样这回并没有心软,她早已不是曾经那个只会喝茶看话剧的公主。回想起那个重男轻女的老爹,平日里对自己的关照少到几乎没有,凡事以国家为重。是个好国王但绝不是合格的父亲。

    即使是这样........她还是亲手手刃了那几个策划谋杀的几个名义上的兄长,登上王位。同时手刃的还有那位近卫队长。

    伸手抓住小女孩的头发强迫的使她和自己对视。那双墨绿色的瞳孔散发着恐惧同时,还反射着自己狞笑的嘴脸,意外的难看啊。

    “你就是洛基德的女儿吧。”看着那一边打着哆嗦一边点头的小女孩,一股强烈的破坏欲不知为何窜了出来。

    “我再问你话没听见么!?我可没听说你是哑巴!我不建议让你一辈子说不出话。信不信!”用力拉着那头蓝色的长发把克里斯从地上硬生生的拽了起来。“好疼!!”突如其来没有道理的发怒让克里斯有些不知所措。爸爸你在哪?克里斯害怕。快来救克里斯啊。一边默默的祈祷者,眼泪一边在眼里打着转。

    呵~要哭了呢。早知道这样就应该把他父亲的尸体带过来的。会坏掉么?大概吧。不过要知道苹果可是在坏掉之前才最甜啊。

    “我说啊,你刚才不会是在想你那废物的老爸来救你吧?”我的表情恶劣到了极点,那是对他人最重要事物的不屑一顾。我明明很讨厌这样的。果然和我想的一样呢,这个小女孩露出了吃惊的神色。墨绿的双眼也睁得很大,就像是在问我为什么会知道一样。

    呵呵傻孩子如果连你那么明显的神色都看不出来我还有什么资格去当女王。还有什么资格去报仇呢。现在,我的仇人也只剩下你了,那么就让我来慢慢体会吧。体会这复仇的快感。

    “爸爸才不是废物!爸爸是最强的!”克里斯愤怒的大喊。脸色有些潮红,也许是气的,也许是因为身体一半的重量集中在头发上痛的。

    霍拉,没看到她的双脚尖才能勉强的够到地面么。

    “你父亲不但是废物,还是个吃里扒外的小人!拿着父王给的工资吃饭,反而去和那些猪猡一样的废物狼狈为奸。他根本就是个没有下限的狗!不,狗的话是绝不会咬主人的。他连狗都不如。如果不是那畜生。城堡怎么能轻易被入侵。如果不是你父亲,我父王又怎么会死!?”

    爱丽丝放开了抓了很久的头发。但还没等克里斯喘匀气,又拽着她的衣领提了起来。“不过呢~恶人有恶报,你那**父亲啊~~~~”

    爱丽丝把嘴放到克里斯的耳旁缓缓说出了对一个岁孩子最残忍的语句。

    “死喽~”

    爱丽丝用着像是外出旅游出发时的欢快语气继续说着足以让克里斯疯掉的话“被我绑在柱子上,用餐刀一片一片一片一片的切死的哟。他一直都在请我给他个痛快呢。嘻嘻”爱丽丝嬉笑着说完后,克里斯那双漂亮的墨绿色眼睛早以失去了焦距成为了失神的空洞。

    “不~~不可能!你骗我!你绝对在骗我!”克里斯极力的否认着什么

    “如果~你真的这么想的话~”爱丽丝用食指和中指捏起克里斯的下巴“为什么哭的这么伤心呢~”泪水无声的一滴接一滴的划过。克里斯虽说年幼但她绝对不傻,不如说还有一些小聪明。虽说很奇怪为什么女性会带着那顶王冠。不过克里斯知道她口中那包含着强烈个人感情的话语恐怕是真实的。

    虽说感性上总在找尽一切办法来否认,但理性总是占据着上风。大概.....因为人类是理性的生物吧。

    明明~~明明说好的,说好会给克里斯买一个超大的草莓蛋糕。明明说好的,今年会和克里斯还有小熊一起过生日的。说好的,去陪我看无聊而且幼稚的话剧。说好的会看着我长大嫁人的。明明着一切都是说好的。为什么?为什么要食言?你不是总是教导我说做人要讲诚信说道做道的么?为什么会这样。爸爸你怎么可以说话不算数!

    不过呢,可爱的小天使克里斯小姐决定给你一个改过的机会。现在立刻马上出现在我眼前,你的不守信用就一笔勾消哦。怎么样?克里斯是不是很体贴呢。你还在等什么啊?

    呐~~爸爸克里斯以后会乖乖听话的哦,也会允许你在家里抽烟的。不会嫌弃你那扎人的胡茬,不会嫌弃你那不爱洗澡而出现的汗臭,更不会嫌弃你身为男人对女儿关照的不足。呐~~回来好不好?来接克里斯好不好?克里斯和小熊的肚子都饿了。

    我不要蛋糕了,不要看话剧了,不要大餐了,我.....我只想见你。爸爸,求求你,不要丢下克里斯一人。

    松开拽着的衣领克里斯像是被抽掉了主心骨一样瘫软在地上,地上的污秽蹭的满脸都是。但她别没有爬起或是擦干净,只是那样默默的爬着。看到这里,爱丽丝无声的走了出去,在次留下了克里斯一人在这漆的监狱里。她知道这种世界完全崩坏的感觉有多糟糕。她毕竟也是过来人。

    “阿拉、阿拉。又手软了呢,这可不应该啊。”爱丽丝一边像是感叹着什么一边回到了自己的寝宫。

    这一晚恐怕是克里斯年人生里最害怕的一夜,克里斯和一般的小女孩一样怕。尤其是在夜深人静的夜里。那种全世界只有自己一人的错觉,那看不清的阴影里永远都不知道会隐藏着什么,未知最可怕。

    睡吧,这一定是我在做的梦。醒来后一切都会好起来的。没有阴冷的监狱,只有温暖的被窝,没有肚子抗议的鸣叫,只有那悠扬的钟声。没有那危险的女王,只有.......那熟悉的臂膀。

    不知过了多久,克里斯醒了过来,因为在监狱里看不到外边,也没有打鸣的公鸡,时间的流逝全凭感觉。克里斯不知道自己到底睡了多久,一小时还是一天完全不记得。

    但是她醒来了,从那个梦中醒来了。梦中父亲还站在自己身后手忙脚乱的给自己打理着头发。毕竟这是要讲天赋的。记得那时自己要留长发,父亲他可是天天的往宫中的女仆那里跑,还曾被人们一度的怀疑要开第二春了。

    不过是该说黄天不服有心人么?谁能想到那平日里舞刀弄枪布满老蒋的双手竟会能做出编辫子这种活,虽说编的辫子有些惨不忍睹吧,这也是她喜欢披着头发的缘故。

    “哗啦!”监狱厚重的铁门再次被打开,这次克里斯并没有起身去迎接,始终默默的爬在地上连动作都没变,用像是死鱼一样的眼睛看着来人。不应该说是来人手中的食物。

    “最后的晚餐么,还真是吝啬啊,只有这么一块面包。”机械一样生硬的语气。无所谓了,如果饿着肚子上路的话是去不了天堂的吧。“阿拉~这么快就有死的觉悟了么?如果你跪下求我的话,有可能放你一条生路也说不定哦。”爱丽丝蹲在克里斯面前,完全不在乎那被地弄脏的华丽斗篷。

    “切!要杀就杀,少在这里假慈悲!呸!”克里斯用尽全力吐出口口水,天没吃喝的她虽说更加口干舌燥,但起码恶心到了杀父仇人,心情到也是畅快。想到这里克里斯露出了恶作剧得逞的笑容,空洞的双眼也有了一些神采。

    “哈哈~~”爱丽丝并没有想克里斯想象中的发怒,反而很开心的大笑起来。“呐~”爱丽丝像昨天一样用手捏起克里斯的下巴“我们打一个没有赌注的赌怎么样分钟只要分钟你就会自主跪下来请求我的原谅。信不信?”

    爱丽丝根本没有给克里斯回话的机会,从怀里掏出一张不大的纸片,上面写着的事克里斯熟悉的笔迹。

    (克里斯,当你看到这封姑且算是信吧的时候,我可能早已经不在了。老爸我食言了呢、估计是看不到你长大那天了。不要伤心,这是迟早会到来的一天,只不过提前了些而已。以后不再你身边记住要学会保护好自己知道了么。吃饭的时候不要挑食,青椒之类的蔬菜也要多吃一些。睡觉的时候不要踢被子小心着凉。哎呀,哎呀上了年纪就是喜欢啰嗦。估计克里斯你看着都烦了吧,不过这是最后一次喽。还有最重要的一点不要想着复仇之类的,好好的活下去。你虽说只有岁,但我知道你有一颗远比同龄人成熟的心。这是我作为父亲对你唯一也是最后的请求,不,这是命令。最后,果然还是有些放心不下啊,如果感到伤心无助的时候就抬头看看星星吧,我和你妈妈在天空会一直守望着你的,那颗最亮的就是我们哦。最后,好了好了这回是真的最后了。愿光明神与你同在,克里斯、我的女儿,我的.....天使>

    看着克里斯拿着纸条哭泣的样子爱丽丝知道,她赢了,非常漂亮的完胜。“那么,你的答案呢?还有秒钟哦”克里斯猛的抬起头像是被惊醒的梦中人一样,缓慢的爬了起来,用虚弱的身体跪在了爱丽丝的脚边。她承认自己输了输的一败涂地。不过,这要是爸爸的遗愿的话,无论如何都要完成。

    “对不起,请原谅我的无理”克里斯用和身体同样虚弱的声音谦卑的说道“哎呀~可是我不想原谅你,该怎么办呢?”爱丽丝用着蛮不讲理的口气道“我....我让你吐回来就是了”

    呵呵~还真是小孩子啊

    “不错的主意呢,不过~”前半句的话让克里斯挂着的心算是放回了肚子里。虽说不知道会提出什么要求,但至少有条活路不是么。“咚~”克里斯在一次的被推倒墙上“好痛”

    “阿拉~这就痛了好戏可还没开始呢。”爱丽丝露出了愉悦的笑容,那笑容背后藏着什么,明显不是克里斯能理解的。用随身携带的匕首划开了那单薄的连衣裙。看着那白嫩的锁骨,爱丽丝点了点头

    “就这里吧~”克里斯颤抖的闭上双眼,但作为女王的爱丽丝可不会轻易的放过她“不住闭眼哦,否则我会在来一次的。”听到这里克里斯颤抖的身体抖动的更加明显,但还是老实的睁开墨绿的瞳孔注视着那把尖刀。

    “啊!!”利刃在克里斯的锁骨下方划过。岁的孩子忍耐力终归有限,眼泪在此不自主的落下。“呵~哭了呢,放心很快就结束”爱丽丝伸出舌头舔下克里斯留出的眼泪,似乎这样能让她更多的品尝克里斯的痛苦和自己复仇的快感。一刀接着一刀,每一刀的伤口都很深,但都不会伤及性命就连出血量都不是特别的多。

    克里斯疼的有些麻木了,就算晕了个去,马上会被下一刀给疼醒。“好啦~完成!”爱丽丝欢快的拍了下双手并且拿出一面镜子放在克里斯的面前。克里斯看着面前的镜子不知在想着什么,但那咬牙的表情很明显不是什么好事。

    镜子里克里斯的身上被刀划出的伤口组成了一个名字“alice”

    “这是我的名字爱丽丝,怎么样,你在我的脸上吐口水,我在你身上做标记这不是很公平么”这根本就不是等价的好么,不过比起处死的话要好不少,这么想的克里斯心情也平复了下来。

    是啊,死了的话就什么都没有了,什么都没了。

    慢慢找机会在逃跑吧,只是身上有几道疤,没什么的。克里斯在一旁规划着逃跑的计划,漂亮的墨绿双眼打着转。呵~真是天真。看着克里斯的模样女王早已把她所想的猜出可七八。

    “对了!!”爱丽丝想起什么似得突然说到。“你父亲和手下聊天的时候经常会炫耀自己女儿有一双漂亮的双眼哦,所以~”爱丽丝就像是在和小伙伴分享糖果的语气说出了恶魔一样的话语“给我一半吧”

    “哎?什么意....啊啊啊啊啊!!!!”突然袭来的痛处和右面视线的消失把克里斯的话直接憋回了肚子里。她发出了比先前每一声都大的多的惨叫,眼睛上的神经密度绝对要比皮肤上高出不知多少。双手捂住空空如也的右眼处。倒在地上痉挛的抽搐着。

    而一切的罪魁祸首爱丽丝则看着左手上的眼球,又看了倒地的克里斯一眼。“果然很漂亮啊~”爱丽丝又一次的一边感叹着什么一边拿着完全可以当模型的眼球走了出去。

    “来人!!去叫牧师来给她治疗。”“是!”

    这回看你要怎么办呢,你永远也逃不出我的手心的克里斯。

    疼、好疼、右眼发空的触感一直在告知着克里斯发生的事情。不好办啊,失去右眼影响的不是视力这么简单,那让人产生距离感错觉才是头疼的。

    这下需要更改一下计划了。真是麻烦。“啧~”克里斯现在很冷静,那一波比一波强烈的痛感是最好的振奋剂,她的眼神越发的寒冷,就像....一台工作中的计算机。思考所有的可能性,所有的步骤,最后选取成功率最高的方案。

    很可怕啊不是么,岁的小孩子。你是在这么想的没错吧,艾瑞亚。“..........”

    ——————————————————————————————————————————————————————————————————————————————————————————————ps;这是开学前的番外,我今天更了足足五章加上这个千字的番外,啊~感觉燃烧殆尽了。最后还是q群号,,,,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