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都市言情 > 九死医生 > 第五百二十三章 嚣张的病人家属
    幸亏许卓医术高超,没花多少功夫便救醒了警察,这才没延误飞往杭城的航班。他来不及打出租车,直接一个隐身诀,然后御剑腾空,丝毫不受晚高峰影响,径直到了机场,很快就过安检,上飞机。

    安检的设备对许卓是没多大用的,许卓想让工作人员看什么,他们才能看到什么。什么飞剑啊,空间手链里的物品啊,对方一个都探测不到。若是许卓想运毒的话,分分钟可以运数百吨。当然了,这是不可能的。像他这种人才,怎么可能干那种低级下贱的事情呢?

    许卓到杭城的时候是夜晚十点左右,直接回了自己的别墅。艳鬼牡丹见到他的第一眼,就忍不住打了个寒噤,往后直退,许卓不禁无语,说道:“你这么怕我干啥啊?莫非是做了什么对不住我的事,心虚么?”

    许卓也有几分开玩笑的意思在内。不过,随后出来迎接他的小鬼童渊渊和优优也忍不住后退,显得很害怕的时候,许卓就感觉到没那么简单了。

    “你们都怎么了?”许卓看了看这三头犹若惊弓之鸟的厉鬼,一脸的狐疑,自己也没干什么啊,还是和以前一样和蔼可亲啊,况且你们是厉鬼,还有什么是能让你们害怕的。

    牡丹深吸了一口气,这才大着胆子靠近了些,幽幽说道:“我生是主人的人,死是主人的鬼,怎么敢做对不起主人您的事呢?让我感到惧意的是,你身上有一股气息,相当克制我们。”

    说到这里,小鬼童渊渊和优优也连连点头。两个小家伙一个很恐怖,渊渊的脸铁青,嘴角眼角还流血,优优却是相当精致的面孔,只是肤色偏白,没有活人的红润。

    “一股气息?”许卓稍微一想,忽然恍然大悟,将那摄魂铃给取了出来,戴在了手腕上,然后轻轻一摇,立刻,三头厉鬼就大叫,飞遁逃跑,飞天的飞天,钻地的钻地,躲墙角的躲墙角,可是,这全然没用,须臾之间,三头厉鬼就被吸入了摄魂铃,被镇压起来,他们在里面惨嚎阵阵,声声催人泪下。

    在他们百般哀求下,许卓赶紧将他们抖落了出来,三头厉鬼好像遭受了什么酷刑一样,纷纷瘫软在地,惊呼道,太险了,太惨了,没想到主人你还有这么厉害的专门克制鬼物的法宝,我们以后再也没有耍小心思的机会了。

    许卓说道:“难道你们还打算耍什么小心思吗?”

    三个厉鬼连连解释,说道绝对不敢。他们的意思是以前还有能力搞小动作,虽然他们都服气许卓从来不干那事,但现在有了这青铜铃铛,他们就连那个能力都失去了,分分钟要被许卓随意收拾。

    而且,这青铜铃铛很是厉害,将它们拘禁进去后,也留下了控制烙印,让他们只要做鬼一天,就无法反抗。

    许卓惊奇,还有这能力?他又仔细琢磨,把玩这套铃铛,发现果然如此,铃铛内留下了三头厉鬼的一缕本源魂光,能牢牢地控制住他们。不过先前那个女秘书,还有那些毒虫的魂光却是没有能留下,想来对方是活物的缘故。

    许卓对那个泰国降头师口中的那个地点更感兴趣了,打定主意过几天就去看一看。那个地方厉鬼遍地,犹若炼狱,许卓觉得将三头厉鬼带上作伴可能更好一些。他暂时没通知他们,打算临出发前再告诉他们,给他们一个惊喜。三头厉鬼帮他看家护院这么久,一日都不敢或离,可谓兢兢业业,是该带他们去放放风,度度假了。

    那个遍地厉鬼,犹若炼狱的地方,对旁人来说可能环境恶劣,无法生存,但也许对三头厉鬼来说是找到了组织,回到了“家乡”,犹若如鱼得水呢。

    第二天,许卓就去了银杏医院,好久没回来,就先去拜访了楼银杏楼院长。

    楼院长一见到许卓简直跟见到了救星一般,跑过来热情握着他的双手,十分激动地说道:“盼星星盼月亮,总算把小许你给盼回来啦!”

    许卓略有几分愕然:讪讪道:“你也不用这样热情吧,您好歹是一院之长,长辈。”虽然许卓是大股东,但是,他仅仅是副院长,平时也懒得管医院的事情,都是做惯了甩手掌柜的,平素医院的大大小小事务可都是楼院长在打理的许卓平素对楼院长也很尊敬。

    楼院长道:“我可是真想你了,没有你,我们医院……”楼院长还未说完,办公室的门便被一脚给踹开了,走进来好几个男女,其中有一个五十多岁了,是个十分泼辣的中年妇女。

    那中年妇女怒气冲冲,一进来就指着楼院长的鼻子,大声骂道:“你们医院到底行不行,再不救醒我母亲,我就将我母亲转院,同时拆了你们这破医院,你信不信?”

    楼院长连连道歉,态度放得很低,许卓却是看不下去了,当场就说道:“那你们还是转院吧。”对于这样的病人家属,许卓想说,能有多远就给我滚多远,咱不伺候。这种人一看就是背景不凡,平素颐指气使惯了的。这是病,得治!

    他这话一出,对方顿时愣了,随即里面的一个年轻男子就冲许卓喝道:“你什么人啊?你知道你在跟谁说话不?这是我妈,也是你能这样挤兑的?”

    许卓轻轻撇了撇嘴,不以为意。任你背景在硬,老子也不怕。这是实力强大之后的一种底气。许卓没有背景,他自己就是背景。

    那中年妇女也毫不客气地冲楼银杏道:“楼院长,这年轻人谁啊?你儿子吗?可得好好管教一下,没大没小的这样跟我说话成何体统!”

    许卓顿时无语了,我哪里长得像楼院长了?楼院长那儿子可比我丑多了好吧。再说了,你自己那么嚣张又成何体统了?

    楼院长连忙道歉,说道:“这不是我儿子,这是我们医院的大股东,同时也是银杏医院的副院长,许卓。他年纪轻,性子耿直,您千万别跟他一般见识。”

    这话说的把许卓都气到了。凭什么向对方道歉,还说别跟我一般见识,我倒要跟你们见识一下。不计较还真当我不懂事,二愣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