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七十六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怎么了,难道你哑巴了吗,还什么因果不昧灵应速效,我现在就不准你在这里宣传你的什么佛法了,我就看看你能给我啥个报应了,尽吹牛。”那个为首的城管对年撇着嘴说道。

    那年当然是无从应答,想当初只是对那如来佛祖的法力无边的传闻产生了浓厚的兴趣,本来也没准备奔赴灵山一探究竟,而是被那洞灵真人一芭蕉扇扇过来的,恰巧又遇到了那慈航道人,只是听他说了那关于如来佛祖的一些逸闻趣事,没想到自从上山以后,那些个佛教弟子一天到晚起早贪的都在唱嗷嗷的,并且还伴随着各种各样的敲打之声,刚开始还感觉到好奇好玩,但是时间一长,就难免让人心烦气躁,好在那如来佛祖的手段的确让年由衷的感到佩服,更何况对自己礼贤下士又比较的看重,所以那年才没好意思偷偷的溜走。

    两个山洞的火烤烟熏,虽然说也搞得眼泪吧查胸闷气短的好不难过,但是毕竟治好了自己的那老是好犯困的毛病,更何况还有一套如来神掌相传,可比自己对着那咆哮海浪瞎琢磨的乱拍的迎水掌的姿势要好看得多了,所以说那年对如来佛祖还是心存感激的,年就是这副性格,你敬我一尺,我自然要还你一丈,所以那如来佛祖让他和慈航道人到中原地带弘扬佛法,传经布道,那年已经暗下决心,一定不辱使命,保证出色地完成任务。

    可是几次的行动失败,那年的热火劲已过,只不过是心里边的一点不服气在支撑作怪,才没有中途退缩,本来还在为自己的聪明感到暗自得意的,没想到横空冒出几个小城管来作祟捣乱,眼看着这次行动又将告吹了,所以那年也就心灰意冷,又准备回到自己的山洞口睡觉去了。

    可是看着那城管首领的七个不服八个不含糊的得意劲,再加上对自己的小瞧轻视,那年真想对他来上一记如来神掌,试试威力如何,可是又怕这几天自己的修炼果真功夫了得要了他的性命,真就对不起那造人辛苦的女娲娘娘了,可是如果不给他一点颜色瞧瞧,让他知道知道自己的厉害,那年还真就咽不下这口气,眉头一皱,计上心来,那年决定逗逗他玩玩,因此大咧咧的说道:”不是我哑巴了,而是觉得和一个即将死去的人多费唾沫实在没多大的意思。”一句话说完,又憋住了笑,故意看也不看那人一眼。

    “你给我说说清楚,到底是谁即将要死了?”那个人走了过来,伸出一只大手,就准备抓住年的衣领质问。

    “别别别,孔老夫子说得好你,君子动口不动手。你听我给你慢慢道来,你看你印堂发暗,目露红光,你知道这叫什么吗,这就叫回光返照,就是那人即将死前最后的几下垂死挣扎,不服气的话,听我口令,往前大踏步的行走,要不掉一百步,你准玩完。”那年一本正经的说道。

    “好好好,我还就不信这个邪了,众位乡亲们都给我做个证,他说我走一百步就玩完,那么我就走上两百步给大家看看,我走完之后,如果不玩完的话,那么我可就对不起了,我就将这两个人抓起来游街示众,如果我真的玩完的话,那么就说明这个什么佛法的还真的灵验,那么以后你们再怎么宣传我也就不管了,怎么样?”好家伙,看起来这个小城管还是个蛮爽快人呢,为了走上几步,还竟然把胳膊上的袖子都卷得老高。

    “一,二,······”那真是一步一回头,小心谨慎的不得了,或者也怕那年跑了。

    说实话,那年真准备跑了,正在慈航道人小声地埋怨“你搞什么名堂”的时候,那年已经努了努嘴,做了个准备撒丫子溜之大吉的提示了。

    “唉唉唉。”

    “咣当。”

    “哎呀。”

    正在那年悄悄的抓起了慈航道人的手,准备高抬脚的时候,忽然身后传来了一连串的哎哎呀呀的声音,待那年定睛细看,就见那个正迈着大步的高大城管早已失去了踪迹,在那一个巷子的入口之处,早围上去几个人,还有不知从哪儿冒出来的一个青壮年汉子,扶着一根扁担,傻愣愣的站在那里。

    当然是人越围越多,忽然又听到一连串急促的哨声响起,呼啦啦跑过来十几个城管,就见那吹哨子的城管指着年和慈航道人对那跑过来的人说道:“这两个人就是行凶的人,当然还有那个愣头青,赶快把他们抓起来,去见大王。”

    那年是不明就里一头的雾水,为了了解详情,那年和慈航道人也不做反抗,任由那几个人跑将过来,五花大绑押解走了。当然跟随看热闹的人也是越聚越多,压压的一大片,待到押解进一个衙门里边,见到了一个穿戴讲究威武气派的人面前,那年才总算听明白了,原来是那个城管首领,迈着大步一走一回头的时候,不料撞在了一个挑柴担子的柴担上,不知道怎么那么寸,由于突然的撞击,后面一头滑脱了,这前面份量突然加重,那后面的扁担头就往前面打来,而且还正好打在了那个正迈大步的人的头顶上,不但是头破血流,而且还是霎那间就一命呜呼了。

    “这个问题还真有点复杂,不仅仅涉及到政治问题,可能还涉及到一些地方上的民族宗教问题,我看这样吧,大王正在操练场上看攻城演习,我们还是去请大王亲自评判吧。“那年心里不由感到佩服,人家这才叫会做官,事情推的一干二净,谁也不得罪。

    当然一群人又浩浩荡荡的奔赴训练场,那真是尘土飞扬,人欢马叫,喊杀声冲天,那个衙门里的官老爷先带着几个随从过去了,大概是提前先做个小汇报,请示一下如何处理吧。

    待到汇报完毕,就见那一身金盔金甲威风凛凛骑在马上的人,稍作沉思,厉声说道:”还有这等奇事,把他们都带将上来,让本王好好的瞧瞧。“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