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七十九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哎”。人家是望洋兴叹,那年现在是望海兴叹。

    “怎么了?”那慈航道人关切的问道。

    “想我年自打出生以来,可以说独来独往潇洒自如不得了的快活,没想到现在要去宣传什么佛法,搞得真是头疼脑热心烦气躁,如今又成了过街的老鼠,人人讨厌,你说宣传这个佛法到底有什么好?”那年现在真是垂头丧气外加心灰意冷。

    “话不能那样说,其实我们这就是在修行,信佛的第一步就是要坚信,心诚则灵,然后就要想办法努力精进。”那慈航道人好像又准备给年来上一堂讲法课了。

    “好了,好了,我一听到讲法就犯困,不如我们到那岛上游玩游玩散散心如何?”那年有点小孩子脾气,又想去找点乐子了。

    一座孤岛远看不是很大,可是当两人同时展开水上漂的功夫,来到近边的时候,那就感到非同一般了。形似苍龙卧海,四面环海,风光旖旎,幽幻独特,可称得上是人间第一清净地,岛上树木丰茂,古樟遍野,鸟语花香,真称得上是海岛植物园,岛四周金沙绵亘、白浪环绕,渔帆竞发,青峰翠峦、银涛金沙环绕着大批农家香舍,构成了一幅幅绚丽多姿的画卷。

    “唉,如果此时此地,再有几个美女在此,那就再好不过了。”那年不由低头沉思,遐想连篇了。

    “呵呵呵。”那慈航道人一听,不由笑出了声,就问道:“你是来修行传法的,难道还想休回去不成,也像那凡间俗子一样,来个美女相伴,左搂右抱不成。”

    “本来还以为你的修为要比我高呢,你看你想哪去了,我是在想凡成大事者,必定会不拘小节,如今象我们的这种处境,必定得用奇谋奇策方可获取成功。”那年是一本正经的说道。

    “什么意思,难道你是在说我们传法的事吗?”那慈航道人有点模棱两可的大睁着两眼问道。

    “真是孺子可教呀,试想那世上的男人,不论是三岁的孩童,还是那八十岁的老汉,谁不喜欢那白白嫩嫩娇羞可爱的大姑娘呢,更何况当今之天下,那就是男人的天下,如果我们一举把那世上的男人都说服了,还何愁我们传扬佛法会不取得成功呢?”那年说道高兴出,真有点眉飞色舞得意洋洋起来。

    ‘我明白了,你是想利用那女人来大做文章。“那慈航道人并没有理会年对自己的戏虐,而是也陷入了沉思状。

    ”唉,可是又到哪里才能弄到几个美女来帮忙呦。“那年不由又是连声叹气的说道。

    ”其实要想弄到几个美女并不难,关键的是你说把美女弄来了怎么办吧?“那慈航道人好像是胸有成竹,似乎是已有弄到美女的确定把握,但是就是不明白那年的下面思路是什么。

    ”奥,想当年有个商汤就是利用了美人计而灭掉了夏,而改了朝换了代,后来那妖王妲己又是利用了美女的化身来迷惑住了纣王,结果为所欲为,因此我也想在这个岛上建他几座小屋,利用美女把那些男人引过来,听我们说法,既省力又省心。何乐而不为呢?“那年终于说出了自己心中的想法,感觉到很是舒服。

    ”这,这,这恐怕有点不妥吧。“那慈航道人有点犹豫不定不敢表态了。

    ”有何不妥,为了我们的佛法事业,身家性命都可不顾,还在乎别人说三道四吗?“那年好像是一副准备慷慨就义的架势。

    ”好的,我也豁出去了,其实那女人之事并不难,因为在我们来时,如来佛祖送给了我三根毫毛,说让我们在用得着的时后,可以让他们变化成人形,听我的命令。因此我想把她们变成美女可能也很容易。”那慈航道人好像是下着决心说道。

    ”那如来佛祖还送什么给你了?“那年阴沉着脸问道。

    “奥,还送了几个金刚圈给我,装在身上还怪沉的,要不我就送给你吧。“慈航道人不觉为意的说道。

    ”那么有没有再教你一点别的本事呢?“那年终于微笑了起来。

    ”教了,教的是千变万化的基本功,那就是十八变,还说必须要一定的功力修为之后方可施展,也不知道现在能不能施展得出来。那么佛祖有没有教你一点什么本事呢?“那慈航道人也是一时好奇心起,很自然的问道。

    ”那个臭佛祖,教是教了我一点工夫,叫什么如来神掌,不过要必须背诵那十万差一遍的心咒才可以具有一成的功力去施展发挥,你说这不是坑人吗,我哪有那个耐心?“那年有点愤愤不平的说道。

    ”应该恭喜你贺喜你才对,如来神掌,那是如来佛祖的看家本领,当然,要想有大成就,那就必须有更多的勤奋练习,功到自然成,反正我们有的是时间,那么你就说说我们目前该怎么办吧?“那慈航道人又开始请示了。

    ”当然是先盖房子,并且还要高大气派宽敞实用才行。“那年微笑着说道。

    “可是就我们目前的处境,恐怕说起来容易做起来难,按你所说的要求,恐怕很费人力物力,我们现在哪有那个条件。”

    “其实不难,请跟我来。”说完那年就拉着慈航道人向几艘打渔的小船走去。

    就见每艘小船上,都有那么两三个男人,当然有年轻的,也有看上去年纪稍大一点的,一个个晒得面孔黝,那种恨不得就是那种到肉里去的那种,并且大部分看上去都有点弯腰驼背的架势,那年纪大的甚至驼得还要厉害一些,就像一张快要老掉牙的箭弓。但是还要把那一张张的网儿吃力地撒到海里去。

    “老人家,请问这个海岛叫什么名字?”那年捡一只稍微大一点的船儿,几个纵跃跨了上去,刚刚开始说第一句话,就见那老者早已早已忘记了自己手中拉着的网绳,干瞪着两眼傻傻的看着年,两个负责划船的年轻人可能脑子反应得快一点,片刻之后总算回过神来,结结巴巴的说道:“这,这,这个岛叫普陀山,请,请,请问,你,你从哪里来,问,问这个干什么?”

    那年扑哧一下,笑出声来,又赶紧控制住了,继续说道:“请二位小哥不要害怕,我们是从那天竺国而来,是来宣传佛法,让大家脱离苦海的。”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