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九十八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秦国的都城咸阳,那年觉得只要用四个字就可概括了,那就是气势磅礴。

    宽阔整洁的道路两旁每隔一段间距就栽种着郁郁葱葱的松柏,尽管已是初秋,却依然一片绿意盎然。就像史中所记载的一样:道广五十步,三丈而树,原筑其外,隐以金椎,树以青松。

    沿街两边商铺簇立,食坊,酒肆,当铺,打铁铺,首饰铺,应有尽有,还有一些零散的商贩兜售着小玩艺。路上行人也不少,男男女女,老老少少,满街都是宽袖连体的秦服,颜色各异,面对着如此真实的世界,那年不由感慨万分,一时之间竟说不出话来。

    “这就是咸阳城,”那年喃喃道。

    那年费了九牛二虎之力,总算找到了秦始皇办公休息的地方,阿房宫,真是不愧被誉为“天下第一宫”,是中国历史上第一个统一的多民族封建****国家——秦帝国修建的新朝宫。

    秦始皇统一中国后,在龙首原西侧修建阿房宫,于公元前年开始建造的天下朝宫,意在建成后,成为秦朝的政治中心。

    阿房宫听说与万里长城、秦始皇陵、秦直道并称为“秦始皇的四大工程”,它们是中国首次统一的标志性建筑,也是华夏民族开始形成的实物标识。

    阿房宫仅前殿就有.平方公里,相当于三分二的故宫总面积!(故宫总面积为.平方公里)年,联合国科教文组织就对阿房宫进行了调查和认可,将其认定为世界上最大的宫殿基址,认为阿房宫是当之无愧的“世界奇迹”。

    这表示,阿房宫不仅是中国历史上的一段传奇,更是世界历史文化遗产中的一块瑰宝。

    那年何曾见过此等雄伟瑰丽的气势,不由也感到内心发虚,小腿肚子发抖起来。

    “麻烦这位小哥,我想见一见你们大王,可否替我通报一声。”那年对那站在大门口的守卫深施一礼说道,就见人家目不斜视毫无反应就像对年视若无物一般。

    那年就感到奇怪了,又对着另外一个守卫说了同样的话办了同样的事,可是那个守卫也如同是木雕泥塑的一般,直直地立在那里,好象连眼皮子都不眨动一下。

    那年就有点感到奇怪了,心想大概这些只是个摆设,既然你们不闻不问,那我就直接向里闯闯得了,可是刚刚准备去跨那第一个台阶,就听见两声大喝:“哪里来的妖怪,难道你想找死不成。”说话的同时,各自手中的钢枪就飞快地向年刺了过来。吓得那年一个转身又退了回来,可是那两个守卫立马又恢复如初站在那里一动不动了。

    那年更是感到好奇,如此循环往复试了几次,几乎每次都是如此,反正是年只要去跨那个台阶,人家就会毫不客气的用枪刺你,但是你不去上那个台阶,守卫也不会管你。

    没有办法,那年就找了个地方,坐了下来,用心的观察。心想难到就没有人进出了不成,我到底要好好看看,你们又是如何对待别人的。

    好不容易看见有几个人走了出来,明明都是白白净净的大小伙子,可是穿的都是华丽的服装,打扮得就如同那花枝招展的女人一般,可是那些守卫一点都不闻不问,就好像没看见一样,待那几个人出来了,那年赶紧走上去打听道:“几位帅哥请留步,我想向你们打听一件事。”

    就见其中一人停了下来,好像非常留心的观察了年一会,虽呵呵笑道:“这位大师,我叫徐福,请问你有何指教,只管道来。”

    那年见此人不但长得俊俏,而且态度和善友好,虽就把自己心中的好奇疑问都说了出来,就见那徐福差一点笑出了鼻涕,遂掏出一块手帕,擦拭了一番,方正容说道:“其实阿房宫有好几道大门,而你走的这条大门是只可以出不可以进的,那些守卫都是一些经过专门训练有素的家伙,不过呆板得很,只知道各负其责,从不多言多语,大家送他们一个绰号,叫”兵马俑“,请问你是谁,又是从哪里来,想见我们的始皇帝,有什么事吗?”

    “我叫年,是从那大海上来,想见你们的始皇帝的原因是想向他传授一些长生不老的修炼之术,附带一些可保江山社稷万古长存的良策。”那年刚刚说完,就见徐福也不管地上干净不干净,那是跪倒就拜,口中连呼“拜见年上仙,你的大名真是如雷贯耳皓月当空,小生徐福今日得见那真是三生有幸啊。”

    说实话,那年未从来之前已经想好了,这次见到秦始皇以后,一定要把自己的本事吹上天去,一定要忽悠的那秦始皇能够听自己的话,所以现在既然有人来问,那年已经开始实施自己的行动了。

    “你们几个人先去,在同仁堂大药房门口等我,我和这位年上仙有点事,等事情办完了,我过去找你们。”几个正往前走的人,大概恍惚之间发现少了人,都赶紧的回过头来找,刚刚在徐福身边立定,就见徐福对他们吩咐道,那年多聪明,早已看出这个徐福其实就是他们的首领。

    待那几个人走后,那徐福才把年领到了一个私密住所,交代道:“这是我自己购置的一处私人房产,虽然简陋一点,但是一应生活用品齐全,你就先安心的住将下来,等我办完了事,到晚上回来和你详谈。”

    那年也感觉甚好,反正也无处可去,先有个安身之所是再好不过,那徐福又详细的交代了一些零星琐事,然后给了年房门上的钥匙,真的就匆匆地走了。

    等那徐福走后,那年才用心的观查起这栋房子来,说是简陋好像也并不是谦虚,里面的家具摆设确实简单,虽然说是三室一厅一厨一卫,可是除了一间供人休息的卧室还算整齐清洁之外,其他的地方,到处都摆满了一些坛坛罐罐,甚至都还能闻到一些奇怪的药味,那年现在就有点想不明白了,这个徐福到底是在搞些什么名堂,并且还对自己如此的信任,刚一见面就把房门钥匙交给了自己,他为什么要对自己如此之好呢?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