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零二章
    一秒记住小说网..biqushuo.笔趣说,為您提供精彩小说阅读。

    “报,大事不好了。”正在那众人为年又重新长出了一颗新的头颅而感???大惊失色好奇不已的时候,有那负责传递信息的快马邮差闯了进来,等见到了秦始皇那是扑通跪倒,口中连呼道:“启禀吾皇,大事不好了,长城边关发来急件,有一个女人不知是用了什么妖法,在那长城之上嚎啕大哭,流出来的眼泪就如一条条河流,那是流到哪里长城就倒到哪里,大家现在是心急如焚手足无措无可奈何,还请大王定夺。”

    那秦始皇恍恍惚惚之中好像也听了个明白,细细回想好像这个年刚才就说过,用人的眼泪就能把这个长城淹没浸倒了,没想到兑现的也有点太快了,再看那年手臂头颅也已基本上长的完好如初,不由对着年扑通的跪下,磕头如捣蒜一般的说道:“我嬴政不遗余力花这么大的代价去修建长城,并不是为了扬名立万千古留名,实在是因为那北方的胡人时常来扰我边境害我百姓掠我财富,只求上仙心生慈悲为天下苍生着想,能够保留住这条长城。既然是因为我一人惹恼了上仙,那所有的罪过都让我一人承担吧。“

    ”哈哈哈。什么人这么配合我的行动,我倒要去好好的看看热闹。“那年才没有心思去管你什么秦始皇呢,因为他的所有注意力现在都被那个哭倒长城的女子吸引了过去,那是抖落了身上的绳头,稍微整理了一下衣衫,迈开脚步走了。众人自然也不敢上前打搅阻拦,只好目送着年远去了。

    原来那能够哭倒长城的,还真有其人,后来还被人们改编成了一个美丽的故事。

    说秦朝时候,有个善良美丽的女子,名叫孟姜女。一天,她正在自家的院子里做家务,突然发现葡萄架下藏了一个人,吓了她一大跳,正要叫喊,只见那个人连连摆手,恳求道:“别喊别喊,救救我吧!我叫范喜良,是来逃难的。”

    原来这时秦始皇为了造长城,正到处抓人做劳工,已经饿死、累死了不知多少人!孟姜女把范喜良救了下来,见他知达理,眉清目秀,对他产生了爱慕之情,而范喜良也喜欢上了孟姜女。

    他俩儿心心相印,征得了父母的同意后,就准备结为夫妻。成亲那天,孟家张灯结彩,宾客满堂,一派喜气洋洋的情景。眼看天快了,喝喜酒的人也都渐渐散了,新郎新娘正要入洞房,忽然只听见鸡飞狗叫,随后闯进来一队恶狠狠的官兵,不容分说,用铁链一锁,硬把范喜良抓到长城去做工了。

    好端端的喜事变成了一场空,孟姜女悲愤交加,日夜思念着丈夫。她想:我与其坐在家里干着急,还不如自己到长城去找他。对!就这么办!孟姜女立刻收拾收拾行装,上路了。

    一路上,也不知经历了多少风霜雨雪,跋涉过多少险山恶水,孟姜女没有喊过一声苦,没有掉过一滴泪,终于,凭着顽强的毅力,凭着对丈夫深深的爱,她到达了长城。

    这时的长城已经是由一个个工地组成的一道很长很长的城墙了,孟姜女一个工地一个工地地找过来,却始终不见丈夫的踪影。最后,她鼓起勇气,向一队正要上工的民工询问:“你们这儿有个范喜良吗?”民工说:“有这么个人,新来的。”

    孟姜女一听,甭提多开心了!她连忙再问:“他在哪儿呢?”民工说:“已经死了,尸首都已经填了城脚了!”

    猛地听到这个噩耗,真好似晴天霹雳一般,孟姜女只觉眼前一,一阵心酸,大哭起来。整整哭了三天三夜,哭得天昏地暗,连天地都感动了。

    天越来越阴沉,风越来越猛烈,只听“哗啦”一声,一段长城被哭倒了,露出来的正是范喜良的尸首,孟姜女的眼泪滴在了他血肉模糊的脸上。她终于见到了自己心爱的丈夫,但他却再也看不到她了,因为他已经被残暴的秦始皇害死了。

    然而这段故事并没有说出那长城被哭倒的真实原因。

    其实那孟姜女和万喜良本是在那一座石灰洞中形成的两个鬼魂,真是经过几千年的修炼,早已成了那幽冥界的精英,可是再厉害的鬼魂也要顺应那新时代的潮流,那就是要到人世间去轮回,不然的话也会像那人老死一样,最终魂飞魄散化为灰烬,但是那孟姜女和万喜良因为要好,就搞了点关系走了点门路,让那掌管尘世姻缘的月下老人答应他们到了人间以后能够结成夫妇。

    月下老人是答应了,可是世事难料,就赶上了秦始皇修长城这一节,偏偏那万喜良也是在劫难逃,就被抓了过来,并活活的累死了,这孟姜女不但是个痴心的女子,那更是个烈性的女子,等到追了过来发现那万喜良的惨状,不由心痛不已,急火攻心之下,一下子燃起了凶性,所以就施展了前世里修炼的眼泪大法,那真是如同在喷射两道水箭一般,直向那城墙射了过去,巧就巧在这些个城砖以及用以连接起来的灰浆,主要成分都是那糯米加工而成,与那孟姜女的眼泪正好起了酸碱中和反应,所以那长时间被眼泪冲击的城墙,就又变成了粉末一样,根本就不堪一击,那是唏哩哗啦的往下倒。

    当那年急匆匆赶到的时候,那秦始皇自认为牢不可破坚不可摧的城墙其实都被冲倒了好几个缺口了,就见那孟姜女披头散发暴睁双目真就如那凶神恶煞一般,周围还拥了很多的民工和看护施工的士兵,有的人惊慌失措,有的人是摇头叹气,那年也感到无可奈何。

    “阿弥陀佛,冤家宜解不宜结,浪子回头金不换,我不下地狱谁下地狱。”那年看着那孟姜女发狠的凶样不但不感到害怕,相反倒感到很是伤心可怜,又看着那即将倒塌的城墙也感到有点可惜,心想,听说为了修建这个万里长城已经累死了不少人了,你如今把它们都哭倒了,万一以后还要去重建不又要累死很多的人,所以就一个飞跃来到了那孟姜女的身后胡乱的喊了那么几句,希望能分散一下那孟姜女的注意力,也许就能停下了。手机用户请浏览m..biqushuo.阅读,更优质的阅读体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