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五章
    “寒夜几时,寥寥数言难尽,望断秋山,雁字锦书来回,红绣袄,束轻腰,两份情来一份娇,小炉酒煮好。喜来笑言轻似闹,好,好,好。

    月清明,仟云巧,归来好时最难消,相思绕,山无陵,天地合,此情不绝,但问君心。痴,痴,痴。”

    俗话说得好,世上无难事,只怕有心人,现在的那年就对这个传说中的孟姜女转世投胎变成的葫芦女感上兴趣了,所以那是到处四方打听八方询问。

    那是俗话又说,只要功夫深,铁杵都能磨成针,这年的几番功夫总算没有白费,现在可以说是消息确凿,这个葫芦女出生的孟家庄,就在那天府国都,几乎可以比美于天堂的苏州。

    上有天堂下有苏杭,并不是没有来由,但只见山青水秀,小桥流水,树木葱葱,鸟语花香,炊烟升起,一派安静祥和甜蜜的好去处。

    其实那年现在还打探清楚,这个大家所说的孟老头和姜老头,其实在人家本地不能称作老头,要喊老板或者尊称一生员外,因为这两家都在经商,而且还都有钱,孟老板加工制作带销售药才,手下的伙计杂役老妈子加丫鬟佣人也有好几十口人。

    那姜老板更是不得了,可能是时代祖传,那就是会酿酒,而且什么酒都会酿,包括粮食,水果,大豆高粱,甚至药材,所以不但开了个加工作坊,还几乎批发兼零售,销售到了全国各地,所以手下人更是多。

    也不知道是什么原因,两个人除了都是家大业大,那就是还有一个共同点,都已人到中年,可是都是无所出,大概是同病相怜,本又都是生意人,讲究的就是和气生财,所以两家处得关系本来就不错,如今天降奇女,两家关系就又更近了一层,所以就把那中间阻隔的围墙彻底铲除,并在那两家的中间位置特意建造了一座两层的绣楼供小姐以及侍候小姐的丫鬟和老妈子居住。

    绣楼周围环境优雅别致,既有小桥流水,又有亭台楼阁,除了到处播种了各种奇花异草,还特备考究的栽种了一些名贵的树木,就比如什么白果树呀,桂树呀,等等。

    主房间坐北朝南,自然是住这两位大老板,东西两面住着工人杂役,正前方还有一排房屋自然是两家的生意店面,这样的格局,更是衬托的那小姐的绣楼就如众星捧月一般,所以那一般人真要想见上小姐一面那还真是不容易。

    当然为了能使小姐不太寂寞,两个大老板还会不时的为小姐请上各种先生来教她琴棋书画,这个小姐也真不愧是天生丽质,那自然是聪颖过人,一点就会,过目不忘,再加上来历不凡,被方圆百里,唤作小神女。

    那年也终于见到了那传闻中的葫芦女,不过采用的方法可就有点不地道了,那是基本上都是趁着夜深人静,翻墙越户,趴在那窗户底下偷看的,就见她瓜子脸,杏核眼,一头乌发披到肩,肤色白,肉质嫩,既娇憨来又可人,不是那孟姜女再生还会是谁,所以那年不由得就看得如痴如醉。

    也许那年天生的就是做事荒唐的性格,几番相思,不由有点得寸进尺恬不知耻了,那就是这个孟小姐既然长得如此美丽,那她如果脱了衣服以后又会是什么样子呢。既然有了欲望和想法,那总归要采取一点办法去满足自己的好奇心吧,所以不由脑筋一转,就准备来个晚上过去找个好机会再好好的偷看一回。

    夜不太黑,又是风平浪静,天上繁星点点,也不过才是月上树梢头,那年就实在忍不住了,轻车熟路,翻过围墙,那年一个纵身就悄悄的来到了孟小姐的窗下,轻轻地伸出了舌头,在那窗户纸上用唾液沾湿,慢慢的就抠出一个小洞洞来。

    可巧那孟小姐正在准备换衣服,一件一件的脱去,那年不由感到呼吸急促,喘息声加重,不自觉的就狠狠的咽了一口唾沫。

    “咕咚”可能也就是这么一声轻响,就引起了那孟小姐的警觉。或许也是那少女天生的第几种感官起了作用,那孟小姐倏地转过头去,两只明亮的眼珠子就紧紧的盯住了那发出声音的窗户之处。

    白亮亮的一片酥胸,虽然被胸布包裹,那年也不忍放过,所以一只眼珠子恨不得就飞将出去咬上一口。

    “啊。”

    一声惊呼,尖细,刺耳,穿过了夜空,打破了寂静的夜晚,随即那院落之中到处人影晃动,都跑了出来询问到底发生了什么事。

    二位大老板都如同被针扎了屁股一般,那是更不敢怠慢,顾不得衣帽齐整,就冲到了小姐的楼上。

    “怎么回事?”两位老板几乎是同时到达,又几乎是异口同声的开口询问。

    “溜,溜·········溜忙。”那孟小姐惊慌失措之下,手指窗外,哪里还能说出一句完整的话来,其实她的意思是想告诉大家,有个溜得很忙的人。

    半夜三根竟敢调戏良家妇女,特别调戏的又是那大家都垂涎三尺心仪已久的女神,这还得了,一霎时消息传开,那是群情激奋,唾沫液子到处乱飞,讨伐声一浪高过一浪。

    那么大家就问,这到底是谁呀,竟然这么大狗胆,也就没有人能说出一个所以然来了,只知道孟小姐喊他流氓,

    所以大家就都记住了,来偷看孟小姐脱衣服的人,就是流氓。

    光阴荏苒,岁月如梭,转眼就是春暖花开,男人也好女子也罢,终于脱下了棉衣,换上了单身衣服,特别是那女孩子们更是打扮得花枝招展,招摇过市,甚至都有点招蜂引蝶之嫌。

    可是那孟小姐自从那晚被偷看之后,本来一个开朗大方的好女孩,一下子变得沉默寡言心惊胆颤起来,经常性的还有点疑神疑鬼,总感觉到有一双眼睛在时时刻刻紧盯着她偷看,所以每次走出房间的时候,都有点像在搞地下工作,先是警觉的四下张望一会,待到确信四下没人,才敢悄悄的走出。

    这一日中午,那孟小姐吃好了午饭,小睡了一会,可是迷迷糊糊有点感到内急,就匆匆的来到楼下的厕所,脱裤子方便,正在方便的中途,忽然又心生警觉,不由四下查看,这一看那还得了,就见自己正前方的花团锦簇之中正有一双贼亮的眼睛在盯着自己。

    “啊。”

    这一声惊叫就如在半空之中打了一个炸雷,那孟小姐也忽地站起身来,匆忙的提起裤子,就看见一个怪物头上顶着一个花圈圈,浑身上下也高得五颜六色花枝招展花里胡哨怪里怪气,如一道脱弦之箭飞奔着离去,那孟小姐当时就傻眼了,只感到眼前金星乱冒,脑子发晕,浑身抖动,瘫软如泥,就昏死了过去。

    待到众人赶到,总算是连喊带叫,把那孟小姐弄醒,只见她双眼紧闭,牙关紧咬,小嘴唇发青,除了会喊一句色鬼,别的什么话再也就不会说了。

    从此那人世间又多出来一种怪物,大家都知道,那就是色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