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一十九章
    世界之大无奇不有,可以说那汉武帝刘彻本人的经历也就具有一定的传奇色彩,可谓是见多识广履历不凡,再加上当年曾有一个奇人名叫东方溯的,往往在自己的关键时刻都能为自己出上一些锦囊妙计,可谓是神鬼莫测,自自己登基一来,又常派一些使者出使西域等国,更带回了一些奇闻异事,所以那汉武帝又从那年的神情上判定,他不像是在说假话,对年的身份地位来历都不感兴趣,那汉武帝是对年的长寿秘诀感到羡慕不已了,心想:”我也不想长生不老之术,如果能活它个百年几百年该有多好呀。“

    ”年哪,你说要我亲手为你治病,不知你又得了什么毛病,我又如何能为你治呢,只要我能办到的,我一定会为你去办“那汉武帝准备先拉拢住年,以便以后慢慢的套取他的养生之道长生之术。

    ”奥,呵呵呵。“一听说汉武帝答应帮忙,那年也有点小激动,呵呵呵笑着说道:”你如果能帮了我的忙,我保证可以保你大汉基业经久不衰,永世传承,因为我有一个特异功能,那就是我让你的天下兴盛你就兴盛,我让你国败你就国败,想当年那个秦始皇就是因为不听我的,结果只传了一个二世,而且他自己也回不去了,死在了出巡的半道之上,其实我的要求也很是简单,那就是请你颁下一道诏书,让普天之下的臣民都来信奉佛教,弘扬佛法。当然如果再能广建寺庙,布设道场,再去安排一些人做主持,做僧徒,为广大的信众讲解那就更好了。“

    ”搞了半天,你的目的就是想让我为你宣传佛教,还去吹嘘什么特异功能,真是胡说八道“那汉武帝不由心中冷笑,对那年的好感不由一下子减少了三分。

    但是那汉武帝嘴上可不这么说,真所谓大丈夫喜怒不行于色,还是继续微笑着说道:”佛教我也听说过,我自然也不会对他说长道短议论是非,但是他毕竟只是出于一个边陲小国,想我华夏,几千年的文明古国,历史文化悠久,不说远的,就说近几百年也是能人辈出,特别是孔圣人的儒家学说,那就是经典中的经典,它不但可以安抚教化天下的民众重礼仪守人道,而且对于提高我大汉民众的个人素质和思想觉悟以及良好的民风国风世风都能起到不可低估的作用,你说这么好的东西,我不去大力宣传和弘扬,为什么要舍近求远舍大取小舍我求他呢。“

    原来那汉武帝极力推崇的是儒家之风。

    俗话说得好,听话听音,那年听汉武帝说话的同时,就感到自己心灰意冷,原来自己的满腔希望又落空了,可是听人家说的也好像很在理,又不好强作要求,只好冷冷地威胁道:”你既然不愿意来帮我的忙,难道就不怕我也对你说上一些不吉利的话,让你大汉朝翻天覆地不得安生吗、“

    其实那汉武帝闻听此言,也不由得龙颜大怒,怒火中烧,怒发冲冠了,但是转而一想,我本来就是拿他找乐子的,大可不必去生无名之火,还是笑容可掬的说道:”俗话说得好,不可强人所难,更何况我大汉子民一向尊重礼法,人敬我一尺,我还人一丈,我又并没有得罪于你,你为什么就要对我出言不逊呢?“

    那年想想也是,人家从一开始就对自己和颜悦色笑脸相迎,自己又怎么好意思又去对人家下上什么咒语呢,但是没有人去为自己大力宣传佛法,靠自己一己之力,又治不好自己的毛病,不由也感到犯难起来,只好自我解嘲借坡下驴似的说道:”好,我也不为难于你,但是我如果不施展出一些真本事,亮亮我的一些手段,你定下来也不相信我的实力和我所说的话,现在我们就以五年期为限,不要看你现在的这个国都一派欣欣向荣和平安康的温柔气象,我现在就让他五年之后,立马变得腥风血雨,人心惶惶,不可终日,而且也让你家破人亡,妻离子散。好我走了,五年之后,如果我说的话不兑现,从此以后,我年再也不踏进你大汉朝的地界半步。“

    那年一口气说完,果然站起身来,气冲冲的走了,搞得汉武帝还真不知道该怎么样来对待他呢,只好任他扬长而去了。

    其实武帝年轻时就相信长生不老之术,如今到了晚年之际,特别是自从见了年之后,就更加迷恋。

    在太始和征和年间,他就数次东巡,企图效仿秦始皇派徐福去东海求仙,得遇神仙,但神仙缥缈,踪迹难寻,如今遇到了年以后,本欲讨教一些长生之法,但是不知怎么就把那年得罪了,而且临走还胡说八道了一番,虽然那汉武帝也认为那年是在危言耸听抒发牢骚和怨气,但是也把武帝弄得这几天心情更加的郁闷。

    汉武帝决定渡过黄河北巡,顺便也散散心。

    正巧在那渡船之上,那汉武帝就看见有青紫之气缭绕天空,武帝觉得奇怪,就找方士询问,方士说:“青紫纠结,此间必有奇女子!”

    武帝命人搜寻,果如其言,在河间查到了一个赵姓女子,艳丽绝伦,奇怪的是这一女子据说两手自胎中生下就不能伸开。武帝命人按摩推拿,无一人能使她伸开手指,武帝纳闷,就亲自动手。

    谁知无需费力,赵女的手指随着武帝的手一下子就伸开了,手掌中各握着一个玉钩。武帝非常惊奇,当即把她载在车后,带入后宫,并在宫中专辟一处,供她居住,称作钩弋宫,称赵女为钩弋夫人,亦名拳夫人。

    又过了一年多,钩弋夫人生下一子,取名弗陵,钩弋夫人即升为婕妤。据说钩弋夫人怀孕十四个月才生下孩子,上古时期的尧母也是怀孕十四个月才生尧,所以汉武帝又把钩弋宫称为尧母门。

    武帝因宠幸钩弋夫人,又兼年纪已大,渐觉病邪侵体,特别是前次见男子佩剑入宫,遍搜不得,至今不忘,再加上公孙贺案件,赐死亲生二女,更是心神不宁,如此一来,便觉精神恍惚。

    一天那武帝正在宫中睡午觉,忽然梦见许多木偶小人,手拿木棰舞动击打,把他吓出了一身冷汗,惕然而醒。

    醒后尚心惊肉跳,久久不能平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