麒麟小说网 > 科幻小说 > 关于年的荒唐故事 > 正文 第一百二十章
    那汉武帝因做了个怪梦,醒来之后,坐在那里是反复细想那梦中出现的情景,那是眉头紧皱深思苦想,随便怎么感觉到,也不能够理解其中会有何征兆。

    恰在这时,有江充者求见。

    这个名字叫做江充的人,其实是靠告密起家,那是心狠手辣,但是他又深得武帝的信任。

    江充原是赵王彭祖的门客,他曾经得罪了赵王,怕赵王治罪,便逃到汉武帝这里,揭发赵王与姐妹***赵王因此坐罪削爵。

    那汉武帝见江充形貌壮伟,言辞慷慨,便拜他为直指使者,专门督察近臣贵戚的过失。

    一次,江充跟随武帝到甘泉宫去,路上遇见太子家人驾车在中道行驶,便拦车扣截,太子知道后,急忙向他求情,要他不要报告,但江充还是报告了武帝。汉武帝以为他忠直,说“人臣正该如此”,便升他为衡水都尉。

    那汉武帝此时见了江充,就像见到了久别的亲人一般,那是赶快告知了他梦中的情景,这个江充现在那是深深地懂得了武帝的心理,便趁机断定是巫蛊所为。

    武帝一听,正中下怀,就派江充代为查办。

    这个江充那是正好乘机使奸,他先是引用几个胡巫,到处胡挖乱掘,一旦挖出木偶,即逮捕讯问。

    其实这个江充所挖出的木偶,那都是他让巫师们事先埋好的。

    为了体察主子的心意,以便邀功请赏,这个江充就用烧红的烙铁烤烙官民,逼迫他们承认埋藏木人,诅咒宫廷。

    起初,被捕的官民当然是不肯承认了,但是总因实在耐不住严刑逼供,最后大多自诬供认,这样,整个国都前前后后总共被江充害死的人数,达数万之多。这正应了年的那句话,叫到处腥风血雨,人心惶惶,不可终日。

    这时这个江充正在得势,他便要为自己的后路考虑了。那江充前思后想,自己也感觉到有多件事情那是都得罪了太子,一件是弹劾太子家人,另一件就是卖直取宠,再者就是他制造蛊巫冤狱,诛杀太众,据听说太子也是颇有怨言。

    江充知道,一旦那太子即位,自己非被扒皮抽筋诛戮不可,因此,他要趁自己得势的时候搞垮太子。

    此时的太子,名字叫做刘据,乃是那威震朝野的大将卫青的姐姐卫夫人所生,可谓是生性谨厚,愿意代人减罪免狱,颇有声名。

    那汉武帝起初很是喜欢他,但后来觉得他才具一般,行事作风不似自己,所以有点感到不太满意,太子刘据多亏母亲卫夫人提醒,要他曲承皇上的意愿,才没有被废除。这个江充就利用汉武帝的这种心理,伙同那黄门侍郎名叫苏文的,开始谗毁太子。

    有一次,太子进宫去谒见母后,过了很长的时间都没有出来,那个苏文就主动的对汉武帝说:“那太子终日在宫中不出,大概恐怕是与宫女们在厮混吧!”

    汉武帝没有答腔,只是把那东宫里的妇女二百多人都拨给太子。这个太子刘据这才感觉到事情有点不对,就开始安排人手留心调查,这才知道,自己是被那苏文谗毁,由此就更加注意检点自己的行为,那真是提心吊胆小心谨慎,丝毫不敢有稍微的大意。

    这个苏文还不死心,又开始与小黄门常融互相勾结,让他再伺机进谗。

    又一次,那汉武帝生病,就让这个常融跑去传召那个太子,可是这个常融回来禀报说,太子听后面有喜容,等太子进来,那武帝才发现太子的脸上尚存泪痕,这才知道是常融在陷害太子,便立刻命人把常融推出去斩首了。

    那个江充见自己的计谋屡屡受挫,便自认为更应该抓住这个汉武帝欲求长生、信奉神巫的心理去大做文章。他就暗中派了一个名叫檀柯的胡巫向武帝报告,说皇宫之中有蛊气隐现,如果不赶快清除的话,皇上的病是会很难好的。那汉武帝一听,果然就相信了,并立刻派遣江充进宫挖蛊治理。

    这个江充那是手持诏书得意洋洋,与那按道侯韩说、御史章戆、黄门苏文及胡巫檀柯进宫挖蛊,别处挖出的不多,唯独是皇后、太子的宫中,掘出了许多的小木人,特别是那太子的宫中,竟然还掘出了帛书,上面还写着一些邪乱难解的文字,显而易见这就是特制的符图,这个江充,那是不问青红皂白,就立马拿过来当做了证据,并扬言说要奏告皇上。

    其实太子并没有去埋藏什么木偶,但是如今既然被挖掘了出来,那就是百口难辩,他也知道那汉武帝的脾气,当即就手足无措慌了手脚,也不知该如何去做应付了。只好连忙召来少傅石德,赶紧的向他问计。

    这个石德那自然也是知道其中的利害关系的,当然也恐怕受到牵连而被诛,就向太子献计说:“前丞相公孙贺父子及两位公主就是因受此罪的牵连而被诛杀,现在从你的宫里掘出了木人符书,即使明知陷害,那也是无法辩明的了。如今之计,不如先抓住江充等人,问清事实,再想办法。”

    那太子不由惊问道:“江充等人那可是拿着皇上的诏书来的,难道能擅自逮捕吗?”

    石德就说道:“皇上在甘泉宫养病,根本就不能理事,那些奸臣才敢这样胡做非为,不用说那绝对是欺瞒蒙蔽了皇上的,你若不赶快从速的发兵,那岂不是要重蹈秦朝太子扶苏的覆辙吗?”

    太子听他这么一说,也深深觉得是非常的有理,只是未加任何的布置准备,就立即假传了圣旨,征调了大批的武士,立即捉住了江充。

    韩说等人战死,苏文、章戆等人却逃往了甘泉宫。

    话说那太子处死了江充以后,又用火烧死了胡巫檀柯,并派人持节入未央宫通报太后,打开宫中的武库,令人守备长乐宫门。

    可是这个苏文等人奔回了甘泉宫以后,立即说太子已经造反了,江充等人已被捉去处死了。那汉武帝此时还算明白,对苏文说:“太子生变,恐是为江充掘出巫蛊之事,快把他叫来,我要查问清楚。”

    那个使者临去之时,苏文却对他连连的使眼色,使者既明白苏文的意思,又恐怕被苏文杀掉,也不敢去传召太子,落得卖个情,就在甘泉宫外躲避了多时,又复回来对那汉武帝禀报说:“那太子的确已经谋反了,不仅不愿意前来,还差一点把我也杀掉呀。”